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下一秒〕〔开启黑科技时代〕〔无心若为君怨唐暖〕〔婚途陌路〕〔贴身狂医混都市〕〔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梦想是做条咸鱼〕〔重生兵奶爸叶凡〕〔成年人是没有爱情〕〔捡个古人当特助〕〔都市之我是武神〕〔谍海争渡〕〔华娱小生日常〕〔这个海军不正经〕〔农家小福女〕〔重生之财气冲天〕〔陆言遇白葭〕〔美食供应商〕〔全球首富〕〔绝品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77.匪寇夜袭
    而在平南热火朝天时,毗邻广西南路北面的荆湖南路、夔州路,和东面的广南东路元军都没有什么动静。广南西路之战,阿里海牙全军覆没,广西、湖南两地被掏空家底,广东孔元出征伤亡惨重,伯颜也是伤到元气。夔州路元军刚刚拿下重庆府,怕也是忙于休整。

    这个年代打仗不是说打便能打的,往往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做准备。

    是以,广西短时间内倒是无忧。

    相较起来,倒是雷州和琼州的危险性比较大。

    现在距离张弘范、李恒败退碙州岛已经一年多的时间,元军很可能再整旗鼓,从海路进军。

    当然,这种可能性也比较低。按着局势,元军最大的可能便是等到各路大军都准备好,然后同时攻宋。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不得不防。兵者诡道,谁也摸不准元皇帝忽必烈到底会怎么打算。

    眼下距离年关又只剩下半月时间,赵洞庭终于是打算回到雷州去。

    这些天来,雷州行宫中杨淑妃已经连遣数波使者催促他回去,毕竟他是大宋皇帝,年关之时,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处理。

    以前情况特殊,朝廷有很多事情都是能省则省,可现在不同,朝廷在雷州立足,那些事情就被大臣们再度提上议程。朝廷内,几乎个个大臣都讲究那些繁文缛节,因为他们就是受那种教育长大的。

    这让赵洞庭颇为苦恼,有些古法,在他看来真是没有必要,譬如祭天什么的。但是,要想改变臣民们数百年来已适应的古法旧俗,这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甚至比抗元更难,更需要水磨工夫。

    打比方说,这个年代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是赵洞庭忽然颁发命令,提倡自由恋爱,真就能说提倡便提倡下去?

    且不说民众们如何,光是那些士大夫们的口水就能把赵洞庭给淹死,说不得还会有几个直臣为劝谏而撞死在大殿上,死给赵洞庭看。这个年代的人太尊崇古法,正是如百草谷主坚守谷中祖师遗训那样。

    说起来,这导致近代闭关锁国,酿成大祸的不求思变的想法,其实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在臣民中普及了。而蒙古人不是受到的这样的教育,所以他们猛如虎,不断进取。

    这样说,南宋亡,其实亡得不冤。不求进取者,迟早被人超越。

    赵洞庭想变,但得慢慢的变,潜移默化的变。民众们的思维其实是最难控制的东西。

    所以,赵洞庭虽为皇帝,但现在却也不得不按着原来的古法行事,这是他的无奈。

    在离着年关还有刚好半月之际,赵洞庭从平南县城出发了。

    他身边仅率着飞龙士卒,还有刚刚成立的武鼎堂那些个江湖高手。

    而殿前司禁军、侍卫亲军等,都被赵洞庭留在平南。

    广西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劝降卒、聚百姓、收纳投诚义军、江湖好手等等,以文天祥为首的武将只能全都留在平南,全权代理赵洞庭,处理因颁布三令后而衍发的实际问题。

    天色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赵洞庭便已率着数百人到平南县城城门处。

    此行回雷州,他不想大张旗鼓,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文天祥等人将车辇送到城门口,和赵洞庭依依惜别。

    张茹、乐无偿和赵洞庭同坐在车辇内。周遭是赵大、赵虎等飞龙士卒还有那些武鼎堂高手拱卫。

    时至今日,加入武鼎堂的高手共有四十七人。其中虽没有顶尖高手之列,但也着实有身手极为出众者。

    眼瞧着天色渐亮,赵大大手一挥,喝道:“走!”

    数百人各是拍马,向着雷州不急不缓地行去。

    车辇内,赵洞庭忽然笑道:“前辈,也不知道乐舞那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还别说,离开雷州这么长的时间,现在想起乐舞、颖儿她们,他心里还真有点暖洋洋感觉,很期待回去。

    乐无偿眼中也是露出柔和笑意来,道:“那丫头没心没肺,还能怎样?”

    赵洞庭笑道:“哈哈,前辈,要是乐舞知道您这样说她,肯定得揪您胡子。”

    乐无偿也是笑出声来,不置可否。

    如此很快过去四天的时间,一行人到得广南西路偏南方的郁林州博白县城。

    按着这种行进速度,再有得六日左右的时间,便可以到雷州海康县。

    而此时,距离年关已经只剩下十天的时间。

    夜色深沉时,在赵洞庭的命令下,数百人不再行军,就在山脚下扎起营来。

    众人就是吃干粮对付,有飞龙士卒在不远处溪流边取水,赵洞庭洗漱完,便在车辇内又看起兵书。

    他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不想浪费丁点时间。

    时间缓缓流逝,众飞龙士卒和武鼎堂高手也逐渐睡去,只剩下几团篝火,有十余人守夜。

    夜风徐徐而过,凭添几分诡秘。

    这日却是并不平静。

    深夜时,忽有马蹄声响,而且是越来越近,直直向着赵洞庭他们扎营的地方而来。

    守夜的飞龙士卒蹭的从篝火旁站起,喊道:“戒备!戒备!”

    在营帐内睡觉的众士卒和武鼎堂高手瞬间都是惊醒过来,原本的鼾声霎时就没有了。

    赵洞庭还未睡,见得乐无偿翻身而起,两人都是脸色深沉。

    赵洞庭道:“前辈,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乐无偿耳朵微微颤动着,过几秒,说道:“马蹄声杂乱,应该不是军队。”

    “嗯。”

    赵洞庭放下手中的兵书,“听说郁林州这地方盗匪横行,说不得今夜咱们可以见识见识。”

    “咦?”

    说着,他眼中忽然放出亮光来,“前辈,要真是匪寇,可否让朕也试试身手?”

    如今他内力小成,剑术也有精进,更悟得剑意,却是也想试试和人搏杀的滋味。

    想想那夜率着飞龙士卒趁夜袭营,当时害怕,但现在想来,却是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

    赵洞庭心里很清楚,高手并不是修炼就可以修出来的。只有实战,才能让剑术融会贯通。

    乐无偿微微沉吟,道:“若是匪寇中并无强者,皇上试试倒也无妨,到时候老夫护在你旁侧便是。”

    而在他们交谈的这时候,那些马蹄声也已到营帐近前,而后忽然止住了。

    夜风中可以听到马的哼哧响鼻声。

    众飞龙士卒已经戒备。

    赵洞庭掀开车帘,看到外头有不少火把,粗略数数,得有上百个,显然对方人数不少。

    赵大在车辇外喊道:“尔等何人?”

    众骑士中有个人高声喝道:“老子们是旁边挡风山上的好汉,你们这些人从老子们的地盘上路过,招呼都不打,是不是想找死?”

    “好汉?”

    赵大狂笑,“就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也敢自称好汉?”

    他现在是飞龙军统帅,在军中冲杀无数次,眼界高了,自然不会将这些匪寇放在眼中。

    “好胆!”

    匪寇头领怒喝,旁边的匪寇们更是怒骂纷纷,什么难听的话都有,也将手中弓箭对准严阵以待的飞龙军士卒和众武鼎堂高手。

    “喝!”

    飞龙军士卒们自然不惧,都将盾牌举起来。

    那些武鼎堂高手神态悠然,更是没将这些区区匪寇放在心上。

    匪寇中有高手不假,但很少,绝大多数都是些走投无路的百姓。

    匪寇们见他们这般强硬,倒是有些滞住了。

    在匪寇头领旁,有个狗头军师模样的人轻声道:“头领,点子硬,怕是扎手。这些人看起来像是当兵的。”

    匪寇头领也是心里没底,但转头看看自己后面的数百人,眼中却是有着掩饰不住的贪婪之色。

    他低声道:“有那个高手跟着老子们,老子们未必打不过他们。那高手可是说这支车马中携带着无数的财宝,他只要这些人的命,财宝归我们。只要抢了那些财宝,老子想拉多少人马拉不到?”

    狗头军师听到“高手”两字,眸光微缩,露出极为忌惮之色。

    那个人单人匹马闯他们的山寨,却是将他们全部人都杀得心惊胆寒。

    那一柄长剑,在众匪寇还有他的心中都种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想到此处,他不敢再多言。若是不和这支人马厮杀,便是那人,怕也会要他的命。

    他隐晦地向着马队的后面看去。

    稍显暗淡的火光中,有张极为冷峻的脸若隐若现。

    若是赵洞庭和乐无偿看到,自然认得出来,这张脸,又是离歌。

    他竟是还没有放弃暗杀赵洞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