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修仙武神〕〔日夜双生〕〔我拍的片子都很猛〕〔我在鬼市摆地摊那〕〔一念圣邪〕〔位面随机穿越〕〔美剧世界有点乱〕〔诡妻一枚〕〔最强之军火商人〕〔皇上,我们可以和〕〔星空最强大圣〕〔真武仙尊〕〔我有一万个技能〕〔李逵的逆袭之路〕〔行尸腐肉〕〔苍穹之脊〕〔神运仙王〕〔魔兽之神豪战士〕〔名校养成系统〕〔物咏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90.天下道门
    全真道果分天师位、小天师位、真人位、居士位,遍数天下,天师位者不过武当、终南、昆嵛、景福四座仙山祖师,寥寥数人而已。小天师位者也是屈指可数,多是各地德高望重的道门祖师。

    遇到天师,便是连赵洞庭也得客客气气。

    雷州这地方,无量观能有五位真人,已是殊为不易,堪称雷州道门之首。

    当然,龙虎山天师道素来和全真教全真道分庭抗礼,争夺道门魁首之位,无量观也并非尽得雷州香火。

    只是天师道重生道、教人道、行真道,对门下弟子的规矩并非是那么严格,连带着,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道观也不如全真教的那般威严有气势。只有数座祖庭雄踞仙山,气势巍峨,才能与全真教祖庭平分秋色。

    以往,朝廷大祀之时,或是选全真祖庭,或是选龙虎祖庭,难分高下,但怎么着也轮不到无量观这种分支道观头上来。但现在,朝廷留居于雷州之地,无量观却是得到这个机会。

    天师道在雷州也有数座道观,可那些道观,却都没有无量观的威严气象。

    这个机会可谓难得。

    是以,当听闻朝中有意在无量观举行祭祀大典时,只差点没将五个真人给乐坏。

    皇朝争的是国运,而他们道教,争的是气运。

    何为气运?

    福泽绵延,万世不朽便是气运。

    香火鼎盛,万民朝拜便是气运。

    只要皇上亲临无量观主持祭祀大典,想必以后全真定然可以在雷州这地方稳稳压天师道一头。

    是以,两位真人在天色还未亮时,就披星戴月地往行宫赶来了。

    行过礼,师兄弟中排名第二的无源子便道:“贫道奉掌观真人之命,前来恭请皇上于正月初三移驾无量观主持祭祀大典,以求国运。另外,掌观真人还命贫道带来我无量观紫气丹两瓶、清净丹两瓶、入虚丹两瓶,进献皇上。”

    全真教注重丹药,修内丹,炼外丹,讲究个内外合一。

    无量观虽不是全真祖庭,但观内炼出来的丹药在雷州也是千金难求。

    无源子掏出六瓶丹药递向赵洞庭时,眼角还忍不住微微抽搐,实在是心疼得厉害。

    殊不知,他心疼,赵洞庭其实也嫌弃得很。

    丹药?

    该不会就是那些道士乱七八糟炼出来的东西吧?这里面得有多少铅、汞等金属?

    名字听着唬人,又是紫气、又是入虚的,但赵洞庭还真没那个勇气敢吃。

    他不着痕迹将丹药递给旁边的太监,道:“无量观有心了,朕当率群臣前往无量观祭祀天地。”

    无源子、无虚子两人心中微喜,如同吃下定心丸,又是施礼,“贫道等在观内静候皇上。”

    说完,两人也不再多留,来得潇洒,去时亦不带走云彩。满满的出尘气象。

    赵洞庭也没送,又往寝宫屋顶上爬去。

    太监们已经习惯皇上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捧着丹药的太监只是问道:“皇上,这些仙丹”

    赵洞庭随意摆摆手道:“先放在朕的房间里吧!”

    他还真没将这几瓶丹药当回事。

    又爬上屋顶,他抽出剑,浑身的气息缓缓荡漾开来。

    赵洞庭的剑意不同乐无偿的那般凌厉,却如同潮汐,不断鼓荡间,往往有愈来愈强之势。

    太监们在下面瞧着,只崇拜如天人。皇上又会打仗,又会治国,还会武艺,当真是真龙之子。

    颖儿、乐舞也站在下面。

    颖儿妙目中满是柔和之色,而乐舞,则是有着浓浓的羡慕,还有些不忿。

    本姑娘这般聪明伶俐,修剑比皇上更要早得多,怎么连皇上都修出来剑意了,本姑娘还琢磨不到呢?

    不到片刻,却是又有侍卫匆匆跑来。

    到得寝宫外面,跟太监轻言几句,太监跑到房顶下面,对着赵洞庭喊道:“皇上,侍卫来报,宫外有名老道士求见,自言为天师道元真子。”

    天师道?

    赵洞庭微怔,浑身剑意散去,“天师道也来了?”

    他沉吟着道:“去请进来吧!”

    这个年代,道教在民间有着极高影响,赵洞庭也想和这些道派交好。

    太监传话给侍卫,侍卫又匆匆往宫门跑去。

    赵洞庭盘膝坐在房顶上,不多时便看到那侍卫领着一老道士往寝宫走来。

    相较无量光无虚子和无源子两人清净整洁的出尘装扮,这个老道士的装扮,实在是有些不入眼。头发凌乱,只是以发簪斜插着,身上道袍也是邋里邋遢,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不过也算他本事,面红如玉,有几分异象,竟是硬生生将这身邋里邋遢的道袍都传出世外高人的感觉来。

    到得寝宫院内,身形有些枯瘦的老道士抬头,见到盘膝坐在屋顶上的赵洞庭,微微愕然。

    紧接着,他想赵洞庭作揖道:“天师道元真子,见过皇上。”

    赵洞庭也不知道他是什么道果,只道:“前辈无须多礼。”

    元真子轻轻地笑,也不见有什么动作,整个人竟是飘然而到屋顶上,落在赵洞庭面前。

    他这手,可是着实将赵洞庭给镇住。

    且不说这老道士在天师道中地位如何,光是这身轻功,怕就非同凡俗。

    下面,乐无偿在屋中该是感应到老道士气机,跑出屋来,然后也是蹿身到屋顶上。

    元真子只是冲着他作揖,“元真子有礼了。”

    “元真子!”

    乐无偿惊呼,“前辈是元真子?”

    老道士只是笑而不语。

    赵洞庭自然听出来这个老道士身份非同小可,站起身道:“不知前辈见朕何事?”

    乐无偿则是浑身气机敛去,立在旁边,不再说话。

    元真子道:“老道前来,是为与皇上解一善缘,又要与皇上结一善缘。”

    赵洞庭摸不着头脑,也不瞎猜测,老老实实道:“朕不是很明白前辈的意思。”

    元真子脸色带着浅笑,忽地身手扣向赵洞庭的右手手腕。

    赵洞庭条件反射般地撤手,可元真子的手却是如影随形,只是瞬息,就将他的手腕捏住。

    这让得赵洞庭又是大惊。

    这个元真子的功夫要远远超过他不知道多少倍。

    而不等他再有所反应,元真子又已是松开他的手,道:“皇上修的果真是乾坤一气功。”

    “前辈!”

    赵洞庭大惊,“前辈怎的知晓乾坤一气功?”

    “福生无量天尊。”

    元真子又是施礼,道:“这便是我教天师和皇上的善缘了。”

    他缓缓道:“我教龙虎山祖庭掌教张天洞天师数十年前游历俗世,曾将乾坤一气功传授于一孩童,如今,老道奉张天师托付,前来解下这一善缘。”

    “李公公。”

    赵洞庭心中剧烈跳动,没曾想,李元秀修行的乾坤一气功竟是出自张天洞之手。

    可是

    赵洞庭奇怪道:“张天洞天师不是已经羽化么?”

    “非也,非也。”

    元真子笑道:“此番善缘解下,但我教却还有一善缘未曾和皇上结下,天师怎会就此登仙?”

    赵洞庭道:“什么善缘?”

    元真子道:“临行前掌教师兄于老道说,龙虎山以接济天下苍生为任,奈何势力单薄,抗元之事有心无力。唯有此身登峰造极的内功修为可赠予皇上,希望皇上能够受纳,大乱之世,留龙虎山一丝气运。”

    说到此处,元真子面色也是难得的有些微微泛苦。

    他自己亦是天师道当世祖师级别人物,可掌教师兄要传功于皇上,他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掌教终究是将宝压在大宋了。要以全身内功与朝廷结个善缘,以期龙虎山能够不在乱世中消弭。

    赵洞庭闻言,怔住许久。

    张天洞没有羽化?

    百晓生江湖榜上的消息是假的?只是张天洞为掩人耳目?

    李元秀的内功得授于张天洞,最终成全他赵洞庭。而眼下,张天洞竟是也有意将内功传输给他。

    这道善缘,赵洞庭心知自己拒绝不得。

    从李元秀死的那刻起,他便已经和龙虎山结下不可解的善缘了。这个人情,是他赵洞庭欠龙虎山的。

    眼下,只是选择是否将这个人情欠得更深而已。

    赵洞庭心里不禁想,张天洞位列高手榜第五,必然功参造化。有他传输内功,自己的内力修为定然会再度突飞猛进吧?

    元真子无疑来得很是时候,因为,这时赵洞庭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乐婵,想要再闯百草谷。

    他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武学修为。

    沉思半晌之后,赵洞庭才问道:“张天师功参造化,舍得那身修为?”

    元真子道:“掌教师兄舍得,在龙虎山静待皇上。”

    他心里却是叹息,想起掌教师兄说的那句话,“我这身修为,和龙虎千年基业相比,又算得什么?”

    大概,掌教师兄心中也不是真舍得。只是掌教之位压着,却让得他不得不如此选择。

    赵洞庭对元真子深深作揖,“请前辈传话张天师,朕感激涕零。”

    元真子还礼,“老道先行告辞。”

    他脚下轻点,飘然落地,往院外走去。明明浑身尘埃,却又似身如明镜,不染尘埃。

    赵洞庭远眺向东北方向,心中喃喃,“看来龙虎山这个人情,我定然是要欠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农女不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