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剧透诸天万界〕〔伦敦桥〕〔曙光守望者〕〔凡尘劫之灵珠〕〔邪世帝尊〕〔量子意志〕〔落难公主复仇记〕〔光耀艾泽拉斯〕〔快穿:这个女配很〕〔顶级演员〕〔超幻想大爆炸〕〔辉煌从菜园子开始〕〔为成神而向前〕〔不朽者联盟〕〔我的父亲叫灭霸〕〔仲夏夜的秘密〕〔穿越之厨神影后〕〔重生之兵哥的娇萌〕〔直播之极限巨星〕〔纵横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92.韵锦拜师
    紧接着,他刚回过神来,便道:“皇上已有乐兄在旁指导,何须君某相教?”

    他果真选择婉拒。

    赵洞庭心里咯噔,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好。

    幸得乐无偿在旁边开口,“君兄武艺胜我百倍,逍遥游、归元剑法皆是武林绝学。乐某至今也只是教导皇上基本剑术而已,还请君兄为大宋社稷,教导皇上习武。”

    他说得很诚恳,话音落下,甚至躬身作揖。

    赵洞庭也忙跟着作揖,“请前辈成全。”

    此时此刻,面对的是君天放这样的人,他自然不会摆皇上的架子。

    对付雷州那些贵族,需施威,而对类似于君天放这样在某个领域达到顶尖的强者,只有以诚相待。

    君天放坐到石墩上,有些左右为难。

    以他的性子,根本就没有打算过要长时间呆在宫内,只待张珏离开,他便也会跟着离去。再者,他对赵洞庭并不是十分知根知底,更不清楚赵洞庭武学天赋如何,是以实在不愿意随意收下这个徒弟。

    可是,赵洞庭毕竟是皇上,此时以大宋社稷来说事,他又不好怎么拒绝。

    好在张珏是了解他的,这时候出声解围道:“君兄,既然皇上有意,你试试又有何妨?若是皇上天赋不合你的功夫路数,到时候咱们再为皇上寻求别的高手便是。”

    “好。”

    君天放略微沉吟,终于点头。

    他心里却是想着,先对付几天,然后等到张珏离开时,说自己的武学路数不适合皇上,自行离开便是。反正两人之间没有正式拜师,这也没什么。

    赵洞庭只是欣喜,“多谢前辈。”

    当下他对君天放更是热情洋溢起来。

    这时候,乐舞和颖儿从房间内走出来,赵洞庭让乐舞去叫韵景和张茹,使得院子里很快热闹起来。

    四女各擅胜场,美颜不可方物,在这冬日为院内凭添几分春色。

    颖儿虽已是准皇妃,身份尊贵,却仍是习惯性地在旁边端茶递水,尽显温柔贤惠。

    乐舞笑眯眯缠在乐无偿旁边,时不时灵动的双眼瞥向君天放,满怀崇拜,一口一个君伯伯甜得腻人,让得君天放都完全绷不住脸。

    张茹安安静静立在张珏后头,给自己的爷爷按着肩膀。

    韵锦悄然立着,恍若山谷白兰,微笑动人。

    这样悠闲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眨眼便到中午,有太监请示赵洞庭是否用膳,得到肯定答复后,立刻有数十太监、侍女端着菜碟排队从院门外走进来。

    菜,是御膳房的菜。

    酒,是从临安皇家私窖中带出来的美酒。

    赵洞庭安排着众人各自落座,自己和颖儿同座,满脸笑容,举杯示意,“来,诸位共饮。”

    然后仰脖子把整杯酒灌到喉咙里。

    这个年代的酒和后世的比不得,酒精含量不高,和饮料啤酒差不多,只要不是酒精过敏或是身体格外虚弱的,喝个几斤真不在话下。

    君天放和张珏也很是豪爽地将酒饮尽,连张茹、韵锦等都不在话下。

    很快,酒过三巡。

    酒精含量再低的酒也能醉人。

    喝着喝着,满脸通红的君天放忽然站起身来,醉步踉跄,眼神迷离,拔剑在殿内挥舞起来。

    殿内登时寒芒涌现。

    张珏摇头晃脑,嘴里咏颂着一首气势恢宏的曲子,桌案上碗碟倒扣,用筷子有节奏的敲击起来。

    南宋重文,文化底蕴深厚,朝中大臣诗才、画才、棋才、音才不计其数。张珏虽出自军伍,却也是精通音律的词曲家。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颇为动听。

    君天放更是舞得畅快肆然。

    乐无偿醉眼微醺地看着,不时鼓掌。在君天放的剑舞中,他好似回想起当年自己快意江湖时的场景。

    仗剑恩仇,那真是段热血如洗的岁月。虽然他已过知天命之年,但至今回想那段岁月,仍是止不住的热血沸腾。

    江湖,封存着太多豪杰的过往与热血。

    赵洞庭在君天放看似没有行迹,如同魔舞的剑舞中,也好似感动某种情绪。

    他端着酒杯,眼睛微眯,怔怔出神。

    独坐的韵锦眼中忽地爆发出摄人光彩。

    等到满殿的剑光忽然敛去,君天放收剑回鞘,似醉非醉地抱起酒坛狂饮。

    张珏敲打瓷碗发出的响声愈发急促,便好似决战之前双方的震天鼓响。然后,也猛然停歇。

    举殿突然沉寂下来。

    这是赵洞庭初次感受到古典音乐那并非靡靡之音的魅力。

    他张张嘴,正要说话,却见到韵锦忽地从桌案后站起身来,跪到君天放面前,“求前辈教韵锦舞剑!”

    君天放深深看着韵锦,神情恍惚,缓缓道:“好,我教你。不过,这是剑舞。”

    赵洞庭瞠目结舌。

    这就答应了?

    相较于答应自己时的不情不愿,君天放现在显然太过爽快了。

    至于这么男女歧视么?

    韵锦恭恭敬敬叩头,“韵锦拜见师父。”

    乐舞也是跃跃欲试,却被乐无偿给拉住,“剑舞不适合你的性子。”

    乐舞撇嘴,“怎的就不适合了?”

    乐无偿却并不再答话。

    等到宴席过后,君天放带着赵洞庭和韵锦到院子里,对韵锦说道:“你以后便跟在为师身边。”

    韵锦微微怔然,向着赵洞庭看去。

    赵洞庭知晓她是什么意思。

    君天放可能会要离开宫中,而她,却是说过以后这条命只为李元秀而活。如果自己不松口,她怕是宁愿呆在宫中做只金丝雀,也不会选择跟君天放离开。

    想到此处,赵洞庭轻笑道:“如此也好。”

    韵锦如释重负,如月的双眸中露出感激之色。

    君天放又看向赵洞庭,“皇上既然跟着乐兄习过剑术,应该有些功底吧?”

    赵洞庭点点头,让太监拿来剑。猛然将剑拔出剑鞘,整个人的气息便陡然变化起来。

    院内杨柳如同被风拂过,微微摇曳。

    君天放怔住,张珏怔住,然后惊呼,“剑意!”

    乐无偿在旁边道:“皇上在剑意之道天赋出众,不过一年,便已领悟出了剑意。”

    君天放和张珏的神情更为惊讶起来。

    韵锦、张茹她们不懂这是个什么概念,但他们却是清楚的。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领悟剑意,堪称在剑意之道上面的绝世大才。这样的人,纵是不修任何剑法,将来在剑道上的成就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君天放忽道:“本以为皇上只是瞧中君某的逍遥游和归元剑,现在看来,倒是君某的庆幸了。”

    赵洞庭收剑,谦虚道:“朕也只是偶然领悟剑意而已。”

    君天放微微摇头,“天下剑客,谁人领悟剑意不是偶然?”

    就这样,赵洞庭开始跟着君天放学习逍遥游和归元剑。他在剑意方面的天赋让得君天放都无比惊讶,甚至连韵锦都暂且顾不得教导,只是全力教导赵洞庭。

    而赵洞庭根底打得不错,在剑道上又的确颇有天赋,只是刚学,便大有初露峥嵘的势头。

    转眼便到大年初三。

    天还未亮,无量观便已派遣百余道士前来行宫恭请赵洞庭、杨淑妃及文武百官前往无量观祭祀。

    颖儿正式穿着妃子服饰,任由赵洞庭牵着,在众太监、侍女的跟随下,盈盈走出寝宫。

    院外,八百飞龙士卒严阵以待,墨甲红披,头戴红缨,旌旗招展。

    赵大、赵虎两人见到赵洞庭出来,和众士卒翻身下马,齐声跪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洞庭摆摆手示意他们起来,和杨淑妃、赵昺、颖儿先后走进车辇。

    车辇由八匹骏马牵头,金黄嵌彩的帷幔,显得很是华丽威严。

    众飞龙士卒又上马,各持着龙旗,拱卫在车辇周围,向着宫外浩浩荡荡而去。

    无量观百余道士在前领路,车队后头,还跟着数百等候在旁的太监、宫女,可谓浩荡。

    而此时,宫门前,已是汇聚着大宋朝廷此时的文武百官的车马。

    黄龙禁军更是早已戒严,从行宫门外直通往海康县城门,再通往无量观。

    南宋朝廷初步立足,皇家威严也逐渐彰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