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狂医〕〔日娱之花未眠〕〔蓝脑世界〕〔超级海岛大亨〕〔那一抹醉人的红〕〔至尊不朽系统〕〔侯府小哑女〕〔赘婿修真在都市〕〔重生八五,霸道军〕〔元阳道君〕〔封神之灶王爷奋斗〕〔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史上最难开启系统〕〔微尘传〕〔盖世群英〕〔他走在人间〕〔婚后相爱:总裁太〕〔情深入骨,傅少的〕〔影后来袭:国民女〕〔前妻太动人,复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94.活擒离歌
    他藏身在飞龙士卒中,就是在等待离歌的出现。而离歌刚刚这声低吼,显然已暴露自己的身份。

    君天放飘逸之极,浑身青衣鼓荡,脚下连踩众听雨阁刺客,在他过后,那些刺客竟是纷纷软倒在地。

    看他们七窍流血,分明是六腑都已被雄浑内力震碎。

    不愧是剑仙,连杀人都这般飘逸。

    可惜的是,赵洞庭在车辇内并未看到这幕。

    君天放只是几息,便掠到离歌近前时,长剑寒芒乍现,直取离歌头颅。

    “青衣剑仙!”

    离歌脸色再度大变。

    如君天放这般轻功飘逸,剑术、剑意尽皆精湛,又浑身青衣的,江湖中再无他人。

    而紧接着,离歌面上表情突然凝住。

    君天放位列高手榜第十,自是剑意也极精深的极强者。

    只在这刹那,离歌感受到一股震慑心神的气息向着自己扑面而来。

    他剑术精深甚至犹在慕容川之上,但终究不曾领悟剑意。在这瞬间,即便是他,也不禁感到肝胆俱寒。

    这让得他刹那分神,直到君天放剑尖递到他脑袋近前时,他才兀自凝神,忙挥剑将这剑挡住。

    可是,君天放的剑气却也同样是凌厉无匹。

    他的内力之雄浑,远远超乎离歌的想象。

    两柄剑电光火石般接触的瞬间,离歌脸色苍白几分,踉跄而退,又泛起潮红。

    他虽是顶尖高手,但顶尖高手和绝世高手之间却也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如君天放这种,几已超脱凡俗之列,堪称人间谪仙。

    离歌在这刻再也兴不起任何抵抗的心思,将胸膛内涌乱的内力强压下去,转身奔逃。

    君天放神色清冷,却是根本没有将这江湖第一杀手放在眼中,长剑纵横,剑意、剑气肆虐间,不过瞬息,便有数名听雨阁刺客倒在他的剑下。

    杀人几近无形。

    听雨阁刺客无人能挡。

    他们往往能杀人于无形,在这刻,却也亲身体会到这种感受。剑光到近前,还来不及反应,便已气绝。

    “好!”

    乐无偿眼中爆发出精芒,这时候也驰马到近前来。

    他双脚蹬在马镫上,亦是飞身而起,长剑持在手中,身随剑动,向着身前一听雨阁刺客刺去。

    那听雨阁刺客完全被他的剑意摄住,还未回神,剑尖已是从他的胸膛直穿而过。

    乐无偿脚下不停,抽剑继续掠向他人。

    剑芒上荡漾的清冷寒芒,他身形在听雨阁刺客群中不断掠动,总是有人应声而倒。

    这便是江湖顶尖高手的实力。

    他虽然不如君天放那样飘逸如仙,但斩杀这些听雨阁刺客的速度却是不慢几分,如同斩杀草芥。

    君天放身形更是如同魅影,即便是在这白日里,竟是也有残影浮现。

    他转眼间掠过数米,又追上离歌。手中剑影更是快得让人捉摸不到行迹。

    离歌感受到身后杀机,连忙回身抵挡。

    叮的声响。

    君天放身后,数个听雨阁刺客同时倒地。他们在刚刚君天放掠过的瞬间,喉咙都已被割破。

    离歌堪堪挡住这剑,已是嘴角溢血,气血翻涌。连头上冠饰被君天放长剑挑落。

    在这瞬间,他的长发飘散下来。

    君天放微微怔住。

    离歌本就长得俊俏,原本看着倒也只觉得五官精致,可在长发散落的这刹那,却是突然横生几分媚态。

    因为惊惶,他的眼中荡漾出的几分身材,更是如同被风拂过的青莲。

    君天放手腕扭转,长剑忽地扭转势头,疾刺而下,将离歌手中长剑挑落在地,惊问道:“你是女子?”

    “是又如何?”

    离歌嘴角勾勒出一抹极为复杂的笑意。

    她的声音不再如之前那般带着些嘶哑,清亮悦耳,如同清泉。

    她果真是个女的。

    君天放看出来离歌眼中的几分灰暗之意,眼神微凛,豁然出掌。

    “嗯!”

    离歌闷哼,在咬碎嘴里毒牙之前被拍飞出去,倒飞数米,晕倒在地。

    君天放也不管其余还在厮杀的众人,走上前,将离歌提在手上,往赵洞庭车辇走去。

    而这时,乐无偿和众武鼎堂供奉也几已将那些听雨阁刺杀斩杀殆尽。

    两旁山脚下的厮杀声也渐渐微弱下来。

    赵洞庭身边精锐尽聚于此,若是连这样的阵仗都不能对付,那武鼎堂和飞龙士卒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那些个刺客哭爹喊娘,死伤殆尽,只有少数被活捉。

    君天放走到车辇前,将离歌放在地上,声音有些古怪:“皇上,离歌已被擒住,却是个女子。”

    车辇内,赵洞庭听到这话有些发懵。

    离歌是个女的?怎么可能?

    回过神来,他忙将开关拉回去,待得车辇四周的钢板又升上去,他匆匆走出车辇。

    低头看到躺在地上的离歌,他露出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离歌不仅仅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女人。

    他实在不敢相信这般棘手的离歌竟然会是个女人。可眼下,已晕厥过去的离歌乱发遮掩着面庞,五官精致,小嘴樱桃,再无杀意,却是怎么看怎么像个女人。

    赵洞庭霎时间还真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挠着脑门,“怎么会是个女人呢?”

    这女人也太过强悍了些。

    君天放皱起眉头,“皇上,怎么处置?”

    江湖人皆知,青衣剑仙君天放从不杀女人。

    赵洞庭沉吟几番,挥挥手,召来士卒,道:“将她嘴里的毒牙拔去,朕要审问她听雨阁老巢在何处。”

    士卒领命蹲到地上,将离歌嘴里的毒牙给拔了出来。而后又上来两人,用钢索将她牢牢缚住。

    像是离歌这样的顶尖高手,便是麻绳,也未必能困得住她。

    赵洞庭看着玉体横陈的离歌,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不过,纵是离歌是女人,却也并未减少他的杀心。

    这样的刺客实在太危险了,若是不除,寝食难安。

    没过几分钟,鬼荡谷内沉寂下来。

    厮杀歇了。

    山谷中隐隐飘荡着血腥味,尸体横陈。

    闯进谷来的刺客没有任何人逃脱,除去被活捉的以外,尽皆伏首。

    他们虽然都是练家子,但显然远远不是飞龙士卒的对手。那几个身手高强些的,也被武鼎堂高手击杀。

    赵大、赵虎哥俩意气风发,走回到赵洞庭车辇前,“皇上,全都解决了。”

    “嗯。”

    赵洞庭偏过头不看他们的脸,声音中带着几分杀意,“不留活口!”

    赵大惊讶,“不留人审讯?”

    赵洞庭道:“审不审都没有什么用处。”

    赵大挠挠头,还是不懂。但他有个优点,就是弄不懂的也不追问,当下扭头对着后头飞龙士卒喊道:“全部斩首!”

    山谷内登时又有惨叫声迭起。

    乐无偿长剑染血,也带着武鼎堂众供奉回到车辇前,“皇上,听雨阁刺客都已伏首。”

    说完,看到地上躺着的离歌,也不禁是露出惊色来,“她是女的?”

    君天放微不可察地点头。

    乐无偿脸上的惊色完全不比赵洞庭少。

    他和离歌交过手,自然认得出来离歌。真难想象,剑术那么狠辣果决的杀手竟然会是个女人。

    离歌在江湖上成名已数年,还从未听人说过她竟然是个女人。

    赵洞庭看到山谷内已无人再抵抗,吩咐道:“将尸体全部焚烧,士卒遗体送往义士祠安葬,继续前往无量观。”

    话音刚刚落下,前面无量观的道士中也有人走来。

    这人穿着黄色道袍,虽然并非五真人之一,却也是现在无量观的主持观主。

    “福生无量天尊。”

    观主走到赵洞庭近前,行了道礼,问道:“皇上,今日血染鬼荡谷,祭祀之事是否改日?”

    这终究是有些不吉祥的。

    赵洞庭却道:“不改。就以他们的血祭祀天地又如何?”

    他现在心中还是止不住的杀意。若非是祭祀事大,他断然已经带着军队杀回海康县去了。

    听雨阁杀手且不说,其余的杀手,定然是那些贵族雇佣来的。他们眼中已经没有大宋朝廷,留之无用。

    观主瞧赵洞庭杀气腾腾的样子,不敢再说什么。

    他只是无量观主持观主而已,还是无源子等人的后辈,虽在雷州道门算个人物,但在整个道门中,却根本排不上号,也没有改变赵洞庭心意的资格。

    等到众黄龙禁军将谷内的尸体收拾好,车队继续前行。

    鬼荡谷内,只剩下尸体焚烧后灰烬和满地的血迹。

    君天放、乐无偿都坐到赵洞庭的车辇里,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离歌也被扔在里头。

    行出鬼荡谷不多时,无量观下的牌坊便已出现在眼前。

    正匾上刻“功德无量”四字,两旁坊柱上也刻有对联。身立红尘积功德,心坐仙山寻无量。

    赵洞庭的车辇微微颠簸,这个时候,离歌终是悠悠醒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