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耻术士〕〔大魔王又出手了〕〔九叔之极品弟子〕〔二世祖又追来啦〕〔萌妻宠妃〕〔仙界黑客〕〔超神学院之诸天霸〕〔马上超人〕〔灵元灭世〕〔锦绣田园:骗个夫〕〔万象之主〕〔千亿宠婚:重生娇〕〔我和二哈共系统〕〔余生皆是喜欢你〕〔重生之美利坚反恐〕〔重生空间:豪门辣〕〔猛卒〕〔承包大明〕〔盛总,你老婆又闹〕〔弃女轻狂:毒妃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95.胸前玉坠
    她刚睁开眼,看到车辇内众人,眼神微微荡漾,紧接着又重归于平静,像是一潭古井。

    赵洞庭这时候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直接问道:“是谁让你们来行刺朕的?”

    离歌意料之中的选择闭口不言。

    赵洞庭也不在乎,又道:“听说你们听雨阁只为钱卖命,出得起价钱请你们的,应该不多吧?”

    离歌还是不答,薄薄的双唇紧闭。

    赵洞庭稍稍俯下身子,脸离离歌更近些,意味深长道:“要不然朕也给你们银子,你们去杀那个雇佣你们杀朕的人?”

    离歌仍是连个表情都欠奉。

    “你不怕死?”

    乐无偿拔剑,横在离歌脖颈前。

    离歌眼神微起波澜,但转眼,又冰冷沉寂下去。

    她怕死,但不畏死。作为杀手,她显然早已经有失手被杀的心理准备。

    乐无偿愤愤地哼了声,看向赵洞庭。

    谁都看得出来,用死威胁离歌并没有什么用。

    赵洞庭不再言语,只是从乐无偿手中拿过剑。然后,剑尖竟是向着离歌的胸前挑去。

    锋锐的剑尖很快刺破离歌裹体的粗布衣。

    离歌愣了。

    乐无偿愣了。

    君天放愣了。

    颖儿和杨淑妃也是愣了,随即脸色微红,轻啐着偏开头去。

    赵洞庭面带邪笑,缓缓挑开离歌胸前衣襟,“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在你死前,朕好好看看,闻名江湖的离歌到底是男儿身还是女儿身。”

    离歌无法再平静下去,气得簌簌发抖。

    这个年代,女人对贞操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特别是离歌这种常年女扮男装的,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挑光光,绝对比杀死她还难受百倍。

    但赵洞庭却是不管,剑尖慢慢往下滑落,衣衫裂开,露出里面白色的裹胸。

    “原来真是个女人。”

    赵洞庭嘴里说着,满脸若无其事的模样,长剑继续往下缓缓划去。

    “无耻之徒!”

    离歌俏脸通红,愠怒不已,终于开口。

    赵洞庭淡漠道:“和你比起来,朕这又算得什么?”

    女扮男装的女刺客羞愤冷笑,“没想到堂堂大宋皇上,竟是如此放荡的登徒子。”

    赵洞庭撇嘴,“可谁又能知道呢?”

    他猛的将离歌的衣服全部划开,只剩裹胸,露出大片雪白和纤细腰肢。

    随即赵洞庭声音变冷,“你若再不说,朕就废去你的武功,将你卖到县城中的妓院去。啧啧,以你的姿色,再加上你大名鼎鼎的江湖第一杀手名头,想必探香闺者定会络绎不绝,生意火爆得紧啊”

    乐无偿和君天放两人也都已偏开头,此时眼中微微泛出笑意。

    他们自然听得出来,赵洞庭这是在吓唬离歌。

    但离歌却真正被吓住。

    她虽说是江湖第一杀手,但说到底,也还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没谈过恋爱,更遑论嫁人的姑娘。

    她死死盯着赵洞庭,简直恨得咬牙切齿,“你到底想怎么样?”

    赵洞庭耸耸肩,“不想怎么样,朕只要知道是谁雇佣你来杀朕,你们听雨阁的老巢又在哪里而已。你告诉朕这些,朕可以给你个痛快。”

    至于饶过离歌,他却是根本没有这个想法。

    女的又如何?

    长得漂亮又如何?

    离歌几次差点取了赵洞庭的命,早已是让他极为忌惮。这样的人,赵洞庭自然不会再纵虎归山。

    离歌闻言冷笑,“你根本就不懂听雨阁。听雨阁耳目堂口遍布天下,便是我们这些杀手,也根本不知道听雨阁阁主是谁,总堂在哪。平时我们接取任务,只到各地分堂接取,雇主是谁,我们也从不知情。”

    她轻蔑看着赵洞庭,“我这样的人,和听雨阁也只是雇佣关系而已。我杀人拿钱,他们接发任务,从中拿取好处。平时,我们和听雨阁根本没有任何关系,或许哪个在田中耕种的老伯,都是听雨阁的杀手也说不定。我们,只为钱。”

    赵洞庭惊讶,“这不是和屯兵制差不多?”

    他听明白离歌的意思,说白了,听雨阁更像是个杀手中介机构。

    这样有尾无头的组织,显然要比秀林堡那样的势力更难对付。

    赵洞庭微微眯起眼睛,“朕怎知道你有没有骗朕?”

    “爱信不信。”

    离歌嗤笑,“既然不信,又何必发问?若是汉子,赶快给我个痛快吧!”

    赵洞庭撇嘴,“可惜,朕还只是个孩子啊!”

    离歌眼神中更是充满不屑。在她看来,赵洞庭就是个无耻好色到极点的小屁孩。

    赵洞庭也不管,收回长剑,道:“仅仅为些银钱,你们就要行刺朕,难道就没有半点报国之心?”

    离歌冷冷道:“朝廷腐朽,你这等昏君,除了劳民伤财还会做甚?杀了你,才算是报国。杀了你,百姓们才有活路。”

    “哼!”

    赵洞庭听到这话,脸色猛地沉下来,“朕登基以来便不断流离,何时做过于百姓不利的事?你看看这雷州,朕可有残害百姓之举?”

    离歌微微怔住,然后道:“但天下涂炭,饿殍遍野,还不是因为你们皇室昏庸无道而造成的?”

    赵洞庭冷笑,“先皇们的过错,都要由朕来背负。那你祖上若是有十恶不赦之人,他的罪过,也该由你来背负么?”

    离歌哑口无言。

    好半晌,她才道:“像你这样在宫中从小锦衣玉食,万人伺候的皇帝,根本不懂百姓饱受战乱之苦,饿着肚子流连奔波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根本不懂那种饥饿的感觉会让人心中对朝廷、对皇帝生出多大的怨恨。更不懂,眼睁睁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亲人因饥饿而死,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赵洞庭沉默半晌,“不过这些朕自认为都非朕之过错。你屡次行刺朕,就要受到惩罚。”

    他听出来,离歌应该是有不堪回首的过往。但是,那些都不是他原谅离歌的理由。

    如今这世道,可怜人还少?

    若是因为可怜就能肆意妄为,那这世上还要公道何用?要律法何用?

    “赵大、赵虎!”

    赵洞庭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对外喊道:“将她拉下去,斩了!”

    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女刺客此时正是冷笑与鄙夷,眼中没有半点惧意。

    赵大、赵虎两凶汉满脸的凶神恶煞,从外边走进车辇来,将离歌给往外拽去。

    可就在这时,却有意外发生。

    离歌胸前的裹胸因为没有束缚,好似包裹不住里面的雄伟,忽然崩散开来。

    “啊!”

    冰冷的女刺客惊呼,满脸羞愤。

    赵大、赵虎怔住。

    杨淑妃、颖儿也是低呼。

    连君天放、乐无偿都有些害臊,闻声偏头看过来,瞥见雪白,又连忙别过头去。

    但赵洞庭,却是直愣愣看着离歌胸前,面露惊色。

    在那沟壑间,俨然有红绳垂挂着一枚玉坠。

    这玉坠本应该是平安扣,却被摔成两瓣,如同月牙。离歌胸前只是挂着其中一瓣。

    赵洞庭惊呼道:“你是何人?”

    然后他从软榻上扯下丝被,扔在离歌的身上,遮住她胸前雪白。

    女刺客眼中直欲喷火,恨不得咬死赵洞庭才好。他刚刚那直勾勾的眼神,简直太放肆了。

    赵洞庭却是又问:“你胸前的玉坠是从哪里来的?”

    他见过这样的玉坠,挂在岳鹏的胸前。岳鹏说过,他的玉坠本是个平安扣,但后来家庭离散,他到临安军中投武,他父亲带着母亲、妹妹等亲人离开,为以后相认,便将平安扣摔为两瓣,一瓣挂在他的胸前,另一瓣留在他父亲手上。

    赵洞庭不知道离歌的这枚玉坠是否就是那另一半,但越看,却觉得形状和岳鹏的那瓣极为吻合。

    离歌冷冷道:“关你何事?”

    赵洞庭挥挥手,让赵大、赵虎出去,道:“你是否还有个哥哥,也有这样的玉坠?”

    离歌俏脸上瞬间花容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黎明之剑〕〔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