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12.巴县天花
    数日后,一行人终于到夔州路境内。

    赵洞庭在路途中领略到古代山水之瑰丽,君天放伤势渐渐好转。

    只是因为韵锦和吴阿淼都不曾修习内功,君天放又有伤,在路上的速度愈发慢起来。

    如此过个把月,才终于到接近重庆府的巴县。

    此时虽然重庆府战火已歇,但仍是满目苍凉。巴县城外,山村荒废,连城墙都已坍塌不少。

    君天放四人牵马,赵洞庭走在前头,步行入巴县城内。

    沿途瞧见的百姓多是神情木讷,脸上满是苦色。而且,整个巴县城内,行数百米,竟是只见到十余人。

    道路两旁,客栈、商铺多是关门歇业,连游侠儿都见不到几个。

    偶尔有人眼光掠过赵洞庭几人,都带着古怪神色。

    这让得赵洞庭感叹战争残酷之余,也不禁觉得有些不对劲。君天放几人显然也是如此。

    直到走进城内深处,才终于遇到开门的客栈。

    门口倚靠着一个肩披抹布的茶博士。

    瞧见赵洞庭几人走过去,也不问他们是打尖还是住店,而是匆匆往后退开数步。眼神直勾勾瞧着赵洞庭几人。

    过十余秒,才稍稍松口气,问道:“几位客官住店?”

    赵洞庭几人把马拴在客栈外马厩里,走到客栈门口,赵洞庭问道:“茶博士,怎么整个巴县内都怪怪的?”

    茶博士满脸惊惧,“不瞒客官说,周围几个县现在正患天花呢!”

    “天花!”

    君天放、乐无偿等人皆是微微色变。

    这个年代,天花这种传染病可是没得治的。只要染上,任你是江湖绝世高手亦是没辙。

    天花虽然未必致死,但就算侥幸痊愈,也会留下满脸的疙瘩。

    吴阿淼倒是不怕,大大咧咧,“管他什么花,先好酒好菜的上来。”

    说着他笑眯眯回头看赵洞庭,“洞庭小哥儿,你会请客吧?”

    赵洞庭发笑,也迈步走到店铺里,嘴里道:“知道你是穷光蛋,我不请,难道你请?”

    吴阿淼嘿嘿得笑。

    这夜,几人在客栈内住下。

    然而,翌日正打算离开时,原本起得极早的吴阿淼却是迟迟未见起床。

    赵洞庭到吴阿淼的房间里找他,只见得吴阿淼躺在床上呻吟着,地上有滩浑浊的呕吐物。

    吴阿淼看到他,当即道:“别过来,我可能感染上天花了。”

    他的脸上满是苦色,却还强撑着对赵洞庭露出个笑脸。

    不怕天花的吴阿淼却染上天花。

    赵洞庭也没想到会这样,不知道吴阿淼是在哪里感染的,但怔神后还是向着他走去。

    吴阿淼道:“洞庭小哥儿,你拿不拿我当朋友?”

    赵洞庭在他床前两米多处停下,“当然拿你做朋友。”

    这个多月来,两人下河摸鱼,上山逐兔。虽然吴阿淼不知道赵洞庭的身份,赵洞庭也不清楚吴阿淼的过往,但两人却真真正正算得上是朋友。对眼的人,总是容易交心。

    吴阿淼露出苦笑,“那我要是死了,你能不能帮我把骨灰带回吴家村去?”

    赵洞庭沉默,然后忽道:“你在这里等着我。”

    说罢拔腿又往客栈楼下跑去。

    君天放、乐无偿和韵锦已经在等着赵洞庭,见他下来,韵锦问道:“吴阿淼呢?”

    赵洞庭神情有些凝重,“他患了天花。”

    “啊!”

    韵锦捂着嘴,花容失色。

    旁边的茶博士听到,更是面如土色,喊道:“天、天花?你们的同伴患了天花?”

    他急得抓耳挠腮,“这可怎么得了?这可怎么得了?”

    说着往客栈后头跑去。

    很快,衣衫不整的客栈东家从里面跑出来,嘴里还是嘀咕:“亏咧亏咧,早知道还是不开门的好。”

    等走到赵洞庭几人面前,他极不客气道:“几位,你们的同伴你们可得带走。”

    赵洞庭冷冷道:“谁说我们要走?”

    冰冷的眼神将掌柜的刺退数步。

    他瘫倒在地,哭喊道:“你们将患有天花的人留在我店里,可不是害我们全家么?”

    赵洞庭不理他,对君天放和韵锦道:“君前辈、韵锦,你们两留在这里,别让吴阿淼出什么事。”

    他担心他们全部离开,这掌柜的会直接将吴阿淼给赶出去。

    “不用。”

    这时,楼梯上却是传来吴阿淼有气无力的声音,“你们走罢,等我死了,来给我收尸就好。”

    他本是个极为乐观的人,可这个时候却也乐观不起来。

    掌柜的和茶博士如同见到鬼,连忙躲得远远的,还对吴阿淼摆手,“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赵洞庭冰冷的眼神又刺过他们两,然后对吴阿淼道:“你好好到房间你去躺着,天花又不是必死。你还欠着我的大餐,可不能这么轻易就死了。”

    说着,又问茶博士,“这附近可有人家养牛?”

    茶博士见着几人都是剑客,不想惹却又不敢不惹,答道:“有,有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赵洞庭道:“带我去。”

    现代社会天花早已被彻底消灭,但他记得自己在网上看过,牛痘可以预防天花。吴阿淼这时才是刚刚发病,说不定还有得救。天花会不会致死,还是和人体的免疫力有关的,有不少人患天花后仍然活着。

    茶博士瞧瞧乐无偿背后的剑,不情不愿地起身。

    其后,赵洞庭、乐无偿两人在茶博士的带领下,到城内各处去敲门。

    君天放、韵锦两人留在客栈内看着掌柜的,防止他将吴阿淼给扔出去。

    只是赵洞庭去找牛做什么,他们却也不知道。

    巴县空荡荡的街上,茶博士整张脸都是垮着。他们刚刚敲过几家门,里头的人却是连门都不开。

    天花横行,人人自危。

    好不容易有人开门,去看过里面的牛,赵洞庭却又只是摇头叹息。

    这让得茶博士好生恼火,若他会武,定然要将这脾性古怪的家伙大卸八块才好。

    幸得这年头养牛的人多,茶博士又对这片熟悉。瞧过十余家门后,赵洞庭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牛。

    此时,他们站在牛棚前,里面有两头牛。其中有头牛的乳房部位已经发生溃烂。

    赵洞庭露出喜色,道:“就是这头牛了。主人家,我将这头牛买下来可好?”

    这户主人稍作思量,开出个稍高于市价的价钱。

    赵洞庭什么也不说,给过钱,让茶博士牵着牛走人。

    到外头,茶博士实在忍不住,问道:“客官,你要这牛做什么?”

    赵洞庭道:“治天花。”

    茶博士和乐无偿都是惊讶,“牛能治天花?”

    赵洞庭却也不多说,回到客栈,用剑在牛乳房溃烂的地方刮下来些许溃脓,往楼上跑去。

    吴阿淼躺在床上,满脸忧郁,嘴里还在嘀咕,“看来我这辈子是做不成第一剑客了。”

    看到赵洞庭又开门进来,他惊讶道:“小哥儿你怎的又来了?快些出去,天花这玩意儿可染人呢!”

    赵洞庭不说话,提着剑走到他面前。

    吴阿淼大惊失色,“小哥儿你不会是现在就要杀我?”

    “滚犊子。”

    赵洞庭没好气道:“老子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给你治病。”

    说着他拽住吴阿淼的手,然后在他胳膊上划了一剑。

    吴阿淼微微痛呼。

    赵洞庭又将剑上的溃脓抹到他的伤口上。

    吴阿淼耸耸鼻子,“什么玩意?这么臭。”

    赵洞庭道:“你先别管,这几天你的天花症状应该会急剧加重。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即可。”

    说着,他便又转身往屋外走去,到门口,忽又回头,叹息道:“若没治好,你也别怪我。”

    他确定牛痘可以预防天花,却也不知道,牛痘能不能治好已经染上天花的吴阿淼。

    到得楼下,茶博士和掌柜的悄然离赵洞庭远些。他刚刚明显去楼上接触过那个染上天花的人了,他们也怕被传染上。

    赵洞庭也不理睬,又在牛身上刮下些溃脓,割破自己手臂,抹在上头。

    君天放道:“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预防天花。”

    赵洞庭道:“你们也都过来。”

    他说得轻松,可是连君天放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样能预防天花?”

    赵洞庭重重点头:“嗯。”

    君天放、乐无偿和韵锦这才走到牛旁边,赵洞庭一一划破他们的胳膊,抹上脓浆。

    再问茶博士和掌柜的要不是试试,两人死命摇头。赵洞庭便也不强求。

    过两天,赵洞庭、君天放、乐无偿、韵锦四人都出现有些不舒服的症状。而患上天花的吴阿淼更是如赵洞庭所预想的,全身长满脓包,病情已是重得连床都爬不起来。

    掌柜的和茶博士不赶赶走几人,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上楼去。

    赵洞庭知晓君天放他们也害怕天花,每顿都是自己亲自上楼给吴阿淼送饭。

    吴阿淼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自是对赵洞庭感激得不行。

    在他看来,自己是条贱民,可赵洞庭这公子哥,却甘愿为他犯险。而且,说到底两人并未认识多久。

    这年代患上天花,莫说寻常朋友,便是亲人也未必会悉心照料,多数是关起来让其自生自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