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在神医逍遥客〕〔都市狂神〕〔穆玄景顾青辞〕〔最强神医〕〔夜少的二婚新妻〕〔万界圆梦师〕〔绝世兵王王旭东〕〔凌天凡〕〔重生之都市修仙洛〕〔秦风李秋雪〕〔镇世武神〕〔乾坤剑主〕〔近卫高手〕〔权少,一吻成瘾〕〔晚安,总裁大人〕〔绝世兵王〕〔重生五零巧媳妇〕〔极品贤婿〕〔极品贤婿韩东〕〔嫡女医妃沈清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13.世外蜀中
    又过两天,赵洞庭、君天放四人不舒服的症状全然消去。

    茶博士、掌柜的见到赵洞庭天天和吴阿淼接触,却并未感染天花,也开始有些啧啧称奇。

    吴阿淼的天花症状重到极限后,也是以极快的速度好转。

    他又恢复活力,赵洞庭看着也稍稍松口气。

    过几日,当吴阿淼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痘痘,活蹦乱跳的下楼时,掌柜的和茶博士懵了。

    君天放、乐无偿、韵锦也是满脸不可思议。

    谁也没有想到,吴阿淼的天花竟然真的能够完全治愈。

    “这这”

    茶博士张着嘴,好半天没能说出句完整的话来。

    赵洞庭知道这会对众人造成多大的惊讶,心情也是不错,道:“牛还在这,你要预防,可以趁早。”

    有他和君天放等人做例子,茶博士哪里还会迟疑,当即就跑到厨房里抄出把刀,向着养在门外马厩里的那头牛跑去。

    掌柜的回过神来,也连忙跟上。

    吴阿淼感激地看着赵洞庭,然后摸摸自己的脸,“真可怕,未来的天下第一剑客差点就英年早逝了。”

    赵洞庭没好气地踹他,“你还得瑟,说不定你染上天花就是因为太得瑟。”

    吴阿淼又是嘿嘿地笑。

    其后,赵洞庭也没有急着带君天放他们离开巴县。既然遇到天花这种事,他不想不管。

    等到掌柜的和从茶博士都出现不适症状,然后又很快好转后,这日的巴县敲锣打鼓。茶博士和掌柜的两人走遍大街小巷,向街坊们传扬已经找到预防天花的办法。

    有人不信,有人将信将疑,但最终还是有不少人聚集到客栈里。

    掌柜的将各家各户患有牛痘的牛都找来,费尽唇舌,说服众街坊邻居接种牛痘。

    其后十余天,这些接种牛痘的人里面有人和天花患者接触,但并未感染天花。牛痘溃脓可预防天花的事在巴县渐渐传开。

    只可惜巴县已是处于没有官府管制的状态,要不然,消息应该还会要传得更快。

    有些刚刚感染天花的患者,也被牛痘治好。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接种牛痘。

    有人听闻是赵洞庭发明的预防天花的办法,到客栈门前叩谢。

    而在这种时候,赵洞庭悄然带着君天放四人离开了巴县。

    现在夔州路境内有许多地方都流行天花,他不想引起元军的注意。要是因为发明预防天花的办法而被元军请到重庆府去,那可就真是送羊入虎口。

    至于这种方法能不能很快传到别的县城去,他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乐无偿说,赵洞庭这已是积下天大的功德。

    赵洞庭只是笑笑,没往心里去。他只求问心无愧,至于功德不功德,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他不懂,也没打算懂。

    这日夜里,五人就在离重庆府外不过数里的山上过夜。

    赵洞庭、君天放两人远眺着重庆府内的灯火。有片地方灯火通明,显然是元军的军营。

    赵洞庭喃喃道:“好山好水的好地方,可惜落入了元军之手,生灵涂炭。”

    这方天地,要毁去,容易。要让它焕发生机,却是要难许多。

    君天放在旁边没有说话。

    后头不远,是吴阿淼如惊雷般的鼾声。

    赵洞庭几人终究没敢入元军重兵驻扎的重庆府,在翌日绕过重庆府,继续往西,深入蜀中。

    成都府路和潼川府路是真正的蜀中之地,群山萦绕,剑客迭出,充满神秘气息。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因为这个年代交通不便,长久以来,蜀中都是朝廷掌控极为薄弱的地方。

    按理说,元军现在还未禁军成都府路、潼川府路,但是自赵洞庭执政以来,两路却从来没有任何奏章传到大宋朝廷。驻扎在这两地的厢军就好似是凭空消失似的,甚至连旁侧的夔州路都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缘由。

    重庆府就在潼川府路旁侧,可张珏执掌重庆府多年,也没有和潼川府、成都府两路的官员取得任何联系。和元军作战时,更不见两路有派兵马来援,只是偶尔有小股元军军队绕过夔州路前往潼川府,会传出来元军被覆灭的消息。

    张珏自是派遣探目前去刺探过,得到的结果,是潼川府、成都府两路仍在官府治下。

    也就是说,两路的官府并未瘫痪。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好似独立出宋朝廷去了。

    大概是有人想自立为王。

    这是赵洞庭心中的猜想,也正是因为这个,才想过来蜀中看看。

    如果真如张珏所说,那蜀中之地或许会是天下局势的变数。毕竟,这两路虽然地盘不大,但以往西拒吐蕃,南防大理,可谓拥有精兵无数。蜀中白马军,以往在整个大宋都是极为出名的。

    只可惜这匹白马,却未必是南宋的白马。

    赵洞庭广发勤王令,潼川府、成都府两路都不见一兵一卒赶往平南,心中对这两地已是不抱有期望。

    入蜀中后,是和夔州截然不同的景象。

    群山环绕的蜀中可谓是这乱世中的世外桃源,田野荥沃,百姓多悠然自得,仿佛丝毫不受外面战乱影响。山野间,常常能听到有农夫隔山传唱山歌,山径小道上,在外地并不是特别多见的剑客在这里也是多如牛马。

    立志要做天下第一剑客的吴阿淼心情激动,觉得来对了地方。

    赵洞庭也是喃喃感慨,“不愧是出剑仙的蜀中。”

    五人四马走在盘山小道上,虽都带着剑,却并不能引起谁的注意。

    赵洞庭甚至看到有农夫持着木剑在家门前练剑,且剑术已是颇有韵味。

    君天放就是从这里出去的,此时再回蜀中,却是突然变得更为沉寂。

    如此在蜀中之地翻身越岭又是二十余天,五人穿过潼川府境内,终到成都府路成都府。

    南宋的县分等级,府也是如此。

    府、州是同级,由上而下依次是京府、次府、辅州、雄州、望州、紧州、上州、中州、下州。成都府作为次府,有着远超雷州的繁华。便是现在的雷州,也远远无法和成都府相提并论,不论是人口、兵力,还是城池地域,都是相去甚远。

    旁侧潼川府路的主府潼川府也只是紧州,较之成都府还要差上不少。

    这里可谓是蜀中之地最为繁盛之地,也是整个蜀中的中心。

    藏剑阁,就在成都府北面外数十里处,雄踞于剑门之上。

    这也让得成都府成为天下剑客朝圣之地。

    往南,则是上州嘉定府,也就是颖儿现在呆的地方。

    赵洞庭和吴阿淼说过他要前往嘉定府,这里,大概是两人的分别之地。

    傍晚时分,夕阳挂在矮山头,五人牵马入城。

    城门两侧守卫显得有些懒洋洋,也不盘问。

    如赵洞庭他们这种牵马入城的剑客、游侠儿还有不少,显得极为热闹。

    若在雷州,大概这个时候街上已是人流稀少,可赵洞庭等人入城,却是见得街上行人摩肩擦踵。

    吴阿淼和韵锦都像是好奇宝宝,东张西望。

    乐无偿年轻时来过蜀中,此时不禁感慨,“重庆府较之三十年前又繁盛了无数啊”

    君天放道:“是灯会要到了。”

    成都灯会,本是于元宵时放花灯的习俗,后逐渐发展成为为期近月的盛大节日。

    便是赵洞庭自后世而来,也听说过成都灯会。后世时,每到等会期间,便会有我要是许多民间曲艺、杂技、杂耍表演者汇聚街头、公园,还有有各种地方风味小吃、铸糖人的担子、卖风车的草把子等等,热闹非凡,据说每届灯会游客都在百万人次以上。

    这个年代虽然没有多少游客,但却也有无数蜀中人汇聚成都。

    正如诗人陆游在丁酉上元诗中所述,“突兀球场锦绣峰,游人仕女拥千重。鼓吹连天沸午门,灯山万炬动黄昏。”

    看着城内已经挂起的不少彩灯,这时候,君天放的神色显得更为复杂。

    他从未说及过他的过去,但赵洞庭等人谁都看得出来,他心中怕是也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往。

    剑仙出自蜀中,却又离开蜀中,这其中不可能没有缘由。

    背井离乡,往往只有两种原因,要么是迫于生计,要么,是物是人非,不愿再睹物思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金珠传说〕〔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我为人类谋长生〕〔神级上门女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一世独尊〕〔永恒国度〕〔你的爱如星光〕〔鬼手神医:王妃请〕〔高冷老公,抱一抱〕〔黄小仙的狐朋狗友〕〔神魂丹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