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锦鲤的败家日〕〔合租房长公主〕〔皇家炼丹师〕〔重生甜心已上线〕〔掌家小萌媳〕〔福妻临门:农女巧〕〔进击的赘婿〕〔五代梦〕〔豆家媳妇〕〔万灵苍穹〕〔东风知意〕〔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第一战王〕〔杀神赘婿〕〔刘备的日常〕〔我有壹本恐怖书〕〔都市超强霸主〕〔神道帝尊〕〔史上最强狂帝〕〔地球穿越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15.蜀道剑门
    离着年关还有半个月。

    赵洞庭四人走遍成都府,发现城内果然是守军足备,官吏满员,不再多呆,往北面剑门而去。

    他们还要在年关之前赶往嘉定府。说不得这个年关便要在嘉定府度过。

    不过再赶往嘉定府之前,剑道圣地藏剑阁却是无论如何也得去瞧瞧。

    从利州东路绵延到成都府外,杳杳近千里的剑门蜀道,自三国时期就闻名天下,承载着无数的古老故事。

    剑门虽常被江湖人认为是成都府之地,但实际上,在南宋路制中,属利州东路,只是接壤成都府路。

    赵洞庭四人沿着蜀道往北,路上剑客络绎不绝。做为川蜀之地的交通屏障,虽地势高绝,但对于这些剑客们来说却是算不得什么。虽常常有人抛尸荒野外,但仍是止不住他们往剑门朝圣的决心。

    仅仅五日,在全速赶路之下,赵洞庭四人到得剑门下。

    剑门有大剑山、小剑山、剑门关、七十二峰,又以剑门藏剑阁为首,占据整个剑门最为高绝之地。这样的山中多有剑客潜修习剑,藏剑阁两侧俱是高耸入云不见顶的雪峰,藏剑阁横亘两山中间,好似天门。

    在藏剑阁下,赵洞庭仰看千米高处云雾缭绕的亭阁楼宇,心中也不禁是震撼。

    藏剑阁的确有着俯瞰天下剑客的气势。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可藏剑阁中不仅仅有挂誉剑神名号数十年的空荡子,本身的这番气象,也不简单。

    来往的剑客到山下,皆是自主下马,牵马上山。

    赵洞庭四人也没有特立独行,牵马牵着狭窄的山道往上行去。到狭窄处,马匹只能堪堪行过。

    千山万壑,剑山林立,常见仙鹤飞鸟振翅而过。

    有功力不俗的剑客背负长剑,身轻如燕,极速掠向藏剑阁。

    也有一心求剑道,三拜九叩,沿阶慢慢往上的剑客。

    赵洞庭算算时间,以吴阿淼的脚程,这个时候应该还未到藏剑阁下。只可惜,在路上并没有能够遇上。

    离着藏剑阁的亭台楼榭还有近千米,前面不再是蜿蜒难行的山道,而是气象巍峨的白玉阶。

    传言这白玉阶共有万阶,也有诛心的人刻意说成是九千九百九十九阶,但历代南宋皇帝,谁都聪明的没有选择真正来查这件事。以朝廷之力,要灭藏剑阁不难,可要灭天下剑客的剑心,却是不大可能。

    只是个台阶而已,就为这和藏剑阁刀枪相向,显然极为不智。

    但赵洞庭,却是一路往上,一路在心中默数着白玉阶的阶数。

    这甚至让他没有太多心思去看周遭难得的美景。

    到白玉阶的顶端,是方圆怕莫得有数里的白玉广场。广场上匍伏着无数的背剑剑客。

    而在广场正中,是一高有百米的巨大青石,青石上刻有两字,“剑道。”

    这两个字有痕无锋,一气呵成。

    君天放低语道:“皇上可知道这剑道两字空荡子是如何刻上的?”

    赵洞庭道:“用剑?”

    君天放点点头,“却是用剑,不过,却是离着这青石百米开外刻的。”

    赵洞庭怔住。

    他很难想象这得是有多深的内力,多强的剑意才能够做到的事。

    可再细细看那剑道两字,从其中,却是又琢磨不到其中玄奥的意味。只觉得有一力破百巧的强横肆意。

    在白玉广场的尽头,便是藏剑阁的诸多楼阁。

    没有道门祖庭中那样的飘渺堂皇,全是白墙黑瓦,倒更像是人间仙境。

    整个看下来,也只有最前面的“藏剑阁”能够称得上是气象无量四个字。

    藏剑阁高有十八层,传言,剑神空荡子便是常年在藏剑阁顶层闭关。

    乐无偿眼神扫过整个藏剑阁,背后长剑忽地微微嗡鸣,复又平静,然后问赵洞庭,“皇上可数清了白玉阶共有多少阶?”

    之前登白玉阶的时候,赵洞庭始终没有说话。他却是看出来他在数白玉阶的数量。

    赵洞庭点点头,“若是最上面这白玉广场算是一阶,便是一万阶。”

    乐无偿若有所思,“难怪江湖中始终为这事存着争议了。”

    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模棱两可。

    然后,他又问道:“咱们要不要上十八楼见见空荡子?”

    藏剑阁十八层,除去最上面那层是空荡子闭关之所外,下面十七层都有藏剑阁的剑奴守关。历年来无数信心勃勃的武夫想要登顶挑战空荡子,夺剑神名头,但大多数都是败在下面的剑奴手上,能登顶者寥寥可数。不过乐无偿此时已臻真武境,又有君天放在侧,对于登顶,自是颇有信心。

    赵洞庭抬头看看宝塔似的藏剑阁,突然有种感觉,仿佛那顶端有着洪荒凶兽盘踞似的。

    刚刚看还没有,现在看却有了。

    这让得他改变主意,道:“算了,还是不要引人注目的好。”

    他修剑道,但并不是剑神空荡子的崇拜者,是以不愿意花大力气冒险。

    而就在他话音落的瞬间,在藏剑阁顶端,却是忽有两人从中疾射而出,飞跃到藏剑阁最顶端上。

    两人在倾斜的屋顶上分立东西两角,对峙而立。

    一人穿着灰白麻衣,鹤发披散,一人魁梧如魔,猩红长刀分外显眼。

    晨一刀!

    赵洞庭惊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晨一刀。

    看情形,他显然已经是打败下面十七层的剑奴,成功登顶。

    而他对面的那人,身份也呼之欲出。

    下面无数剑客注意到这幕,纷纷呼喊起来。只是人多嘴杂,也听不清到底喊的什么。

    大概是乞求空荡子收他们为徒。

    空荡子衣袂飘飘,手中却是无剑,也不低头来看下面众多朝圣的剑客。

    晨一刀缓缓将背后的长刀拔将出来,直指空荡子,“你不用剑?”

    空荡子不语。

    这自是激怒正是气盛的晨一刀。

    双足猛地踏在黑瓦上,瓦屑飞溅,他双手持刀爆射向空荡子,一刀直直劈下。

    空荡子却是并不抵挡,身形飘忽,接连避过刀芒。

    晨一刀冷着脸,一刀胜似一刀,如同大雨倾盆般不断斩下。

    下面朝圣的剑客都已忘记呼喊,全部抬头凝视着。赵洞庭几人也是如此。

    君天放突然感慨道:“不愧是刀冢刀奴。”

    大概,晨一刀真的要比他强些。

    猩红的刀影不断在藏剑阁顶端闪烁着,锋芒几乎将整个藏剑阁顶都笼罩在内。

    如此过数十招。

    剑神空荡子还是一招未出。

    晨一刀忽地收刀,然后大喝:“尽八荒!”

    他的气势在这刻攀至绝颠,刀意如匹,赵洞庭站在白玉广场上,都好似赶到心神微微恍惚。

    这一刀,莫非能破天?

    空荡子终于不再一味的躲避。

    他忽地轻飘飘落足在藏剑阁顶的角檐上,灰袍猛地鼓荡起来。

    这瞬间,下面白玉广场上的众人骇然发现,自己的剑竟是微微嗡鸣起来,在剑鞘中不住的晃动。

    空荡子剑意冲云霄,这刻不再像是垂垂老者,而是一柄锋芒尽露的天剑。

    赵洞庭伸手握住自己肩头上的剑柄,嘴里嘀咕,“我滴个乖乖!这还得了?”

    他的剑意应心而动,但刚出,却是如遭锤击,让得他面色惨白。

    他不动剑意还好,因为,他的剑意根本经不住空荡子剑意的侵袭。

    旁边,君天放突然伸手搭住赵洞庭的肩膀。

    看他和乐无偿两人,到底不愧是真武境的绝强者,在这样如潮的剑气中,仍是满脸风轻淡然。

    “我的剑!”

    忽地,有一剑从某个不知名的剑客背上飞射而出,直往藏剑阁顶端射去。

    晨一刀长刀堪堪劈到空荡子的近前时,这柄剑,落到空荡子的手里。

    他的剑意在这刻更是强盛到绝颠。

    几只欲要从藏剑阁顶飞过的仙鹤颤颤往下落去,不住悲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