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门法则〕〔长宁帝军〕〔首辅家的长孙媳〕〔傲月天章〕〔千亿甜妻:总裁老〕〔九天〕〔全能妖孽神医〕〔弃女轻狂:毒妃狠〕〔仙帝归来当奶爸〕〔医品太子妃〕〔我和黑粉结婚了〕〔无敌外挂系统〕〔武道霸主〕〔独步九天〕〔盛世娇宠:废柴嫡〕〔修真大工业时代〕〔都市医武狂龙〕〔我就是卖猪肉的〕〔香港1968〕〔万兽朝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21.北山秋死
    真武境也是人。

    这个年代的武学虽然已是神乎其神,但想要将人变成如绿巨人那般刀枪不入,还是不太可能的。

    幸得北山秋的浑身造诣多在剑术上,此时左手被废,倒也不至于折损多少实力。要是能寻得灵丹妙药,他要再重至巅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显然再没有去找灵丹妙药的机会。

    泷欲身随剑动,在长剑斩落北山秋四根手指头的瞬间,又将长剑握住,继续往前刺去。

    这一剑,却是有进无退,气势无两。

    连旁边君天放如满天星光般肆虐的剑芒都似乎被泷欲的这一剑盖住。

    北山秋深邃的瞳孔中都是这一剑剑芒。

    而后,他眼中神采忽然顿住。

    他挡住了君天放白驹过隙般的十余剑,却终究没能挡住泷欲的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

    长剑穿胸而过。

    莫说是真武境,便是真有那极境者,被长剑穿胸而过,内气紊乱,也没有多少可能还能够活。

    一剑,北山秋陨。

    新津县注定要在江湖中蹿起名头,因为江湖榜排名第八的北山秋死在这里。

    没多少人知道他听雨阁阁主的身份,但这个江湖榜第八,已经足以让他在江湖上拥有偌大的名头。

    赵洞庭在夜色中没能看到泷欲的长剑刺入北山秋的胸膛,但看到北山秋的尸首倒地,然后轰然滚下屋顶。

    他重重松口气。

    有真武境强者死了。

    那些绿林营的高手大惊,不敢再留,纷纷隐去。

    君天放收剑,飘然从对面屋顶掠到赵洞庭面前来,道:“皇上无碍吧?”

    赵洞庭道:“没事。”

    他觉得自己命还是挺硬的,虽然吓得不轻,但总算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北山秋死,以后应该不会再有听雨阁这个麻烦了。

    他看向还立在对面屋顶的泷欲,道:“多谢泷欲前辈出手相助。”

    “皇上亲至蜀中,破军学宫自当护得皇上安危。”

    泷欲语气平淡,说完这句,身形忽动,却是在屋顶上几个起落,很快消失在夜色中了。

    走了?

    赵洞庭有些发懵。

    他感觉自己身为皇帝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救了皇帝,不说进来邀功请赏,总得进来聊几句吧?

    赵洞庭觉得自己这个皇帝身份真是太鸡肋了,对这些江湖高手好像根本没有多大的威慑力。

    他砸吧砸吧嘴,不满道:“我还要很多事想要问你呢”

    但显然,泷欲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或者说,破军学宫不想和他牵扯过深。

    赵洞庭收回目光,看向君天放,道:“君前辈,他这是几个意思?”

    君天放也是有些尴尬,道:“可能可能是他不想和皇上过于亲近吧!”

    赵洞庭这个皇帝身份,让得许多人趋之若鹜,但同时,却也让许多人如避瘟神。

    他喃喃道:“既然不想和朕过于亲近,又来救朕做什么?”

    破军学宫的态度,和空荡子的极为相似,这让得他有些琢磨不出他们到底是什么想法。

    难道整个蜀中之地的势力都只想明哲保身么?

    不过眼下来看,破军学宫起码不是敌人。

    君天放又掠回对面屋顶,将北山秋的剑捡起,又到街道上,然后提起北山秋的尸首再度上楼。

    赵洞庭看清楚北山秋的长相,很平凡。只是人虽然死了,但眉宇间却好似还有着很深的戾气。

    这让得赵洞庭有些不解。

    就算是为钱,也不应该有这么深的戾气吧?难道是因为听雨阁以前折损的那些杀手?

    他对北山秋的尸首自然没什么兴趣,看向北山秋的长剑。

    这柄剑剑身不如湛卢漆黑纯净,但也是柄黑剑,篆刻着许多奇异纹路,看起来便知道已有许多年头。

    在剑柄下,篆刻着两个工整的字,如同甲骨文,却又有些不同,像是春秋时期的文字。

    赵洞庭还没博学到无所不知的地步,问道:“君前辈,这是什么剑?”

    他看得出来这剑不凡。再者,以北山秋的身份,想必佩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英雄配美人,宝剑配英雄。真武境强者的佩剑能够差到哪里去?

    君天放的春雪,位列神兵榜第六十九。再有乐无偿的工布,虽没被列入神兵榜,但也是江湖难得的神兵利器。

    而北山秋,排名可还要在君天放之上。

    君天放甩手将北山秋的尸首又抛落到大街上,抬抬手中的剑,道:“此剑,名为宵练。”

    赵洞庭并没有惊讶,只是大喜,“原来是宵练。”

    他上辈子没有听说过宵练,可在江湖神兵榜上却看到过宵练这个名字。排名五十四。

    君天放又道:“古传刺杀圣剑有三,上品含光,中品承影,下品宵练。含光白昼无形有影,承影傍晚无形有影,宵练夜色无形有影。只是含光在江湖中已早不见消息,承影”他微微皱眉,“承影好似就是泷欲手中的那柄剑,这柄宵练,已是杀剑中难寻的神兵了。”

    说着,将剑递给赵洞庭。

    赵洞庭接过剑,抖出两朵剑花,发现果然看不清楚多少行迹,在夜色中几若无物。

    这简直就是古时候的隐形技术啊!

    他的湛卢虽然通体纯黑,但在些微灯光下,都会露出行迹。很难想像,宵练怎会有这样的神奇。

    大概也是炼制宵练的金属有关吧!

    只是不知道,能在白昼中都无形的含光是以怎样的金属炼制而成。

    想到这,他不禁是忽地怔住。

    吴阿淼的那柄剑

    赵洞庭当初偷看吴阿淼的剑时,也只是将剑柄拔出来,没看到剑身,便没有再去细看。

    莫非

    他觉得还真有这种可能。

    难道吴阿淼还真的能傻到背着柄没有剑身的剑装腔作势不成?

    他随手将宵练放到旁边,心中却已是想好要将这柄宵练赐给谁。

    有湛卢在手,他自然是不再需要宵练这柄剑。而且,宵练这柄剑也未必适合他。

    夜色愈发深沉。

    赵洞庭、君天放两人盘坐修行。

    街道上,有士卒涌上来,将那些绿林营高手的尸首和北山秋的尸首抬走。

    赵洞庭、君天放两人也没有去管,君天放只是将室内的几具黑袍人尸体也抬手扔了出去。

    到现在,听雨阁阁主北山秋死,下面大元境的高手也被灭掉数个,听雨阁应该是没有再兴风作浪的本钱了。

    只是遗憾的事,终究还是没能弄清楚北山秋为何这么执着地要取赵洞庭的性命。

    翌日清晨,赵洞庭赔给客栈老板些银两,四人继续往嘉定府而去。

    接连四天都在赶路中度过,途径彭山、眉山、青神四县,终于是快到嘉定府。

    赵洞庭本来还想去鬼谷学宫瞧瞧,但眼下显然已经再没有那个时间。

    这四天里,泷欲不知道有没有跟着,始终没有再露踪迹。

    他显然打定主意不想和赵洞庭牵扯过深。

    而绿林营的人,也不知为何,没有再上来送死。

    下午约莫四点左右,四人到嘉定府。

    嘉定府做为中都督府,又是军事重地,气象自是不俗。

    且不说别的,光是城墙,便只有成都府能够相比。而且这里还有丰远监,负责督造铁钱。

    能够有这样重要的部门,可想而知嘉定府在成都府路有多么重要的地位。

    白马七军中的龙游军,便是驻扎在嘉定府。

    然而,赵洞庭四人从城门入,却只看到懒散的士卒,和成都府无异,并没有见到想象中军容齐整的白马军。

    当年闻名天下的蜀中白马军,好似已尽数在蜀中消失了。

    城内行人熙熙攘攘,有的牵着马,有的挑着担,有的行色匆匆,很是热闹,还有着年的味道。

    赵洞庭到蜀中这么多天,却不见官府中有任何官僚来见,对这里的军队已是不抱希望,拽住一个行人问清楚天仙楼在何处,然后四人直往天仙楼而去。

    天仙楼早早就在朝廷中安插眼下,纵是龙潭虎穴,他却也是要去探一探。

    既然天仙楼这么关心南宋朝廷的情况,那便说明,天仙楼绝不仅仅只是青楼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