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霄江惜月〕〔重生狂妻,慕少花〕〔琴定山河〕〔顶级演员〕〔超级无敌强化〕〔邪王轻轻爱:王妃〕〔漫威里的赛亚人〕〔墨玉本佳人〕〔乡村透视仙医〕〔一梦来到青春时〕〔一场繁华一场梦〕〔妈咪抢手,爹地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沧元图〕〔重生九零逆袭娇妻〕〔至尊龙婿〕〔总裁爹地请温柔〕〔全京城都盼着我克〕〔丹青不知岁月老〕〔我在古代嗑CP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23.必取蜀中
    他意味深长道:“希望你们真是为这蜀中的百姓才好。”

    玲珑香又是施礼,并不答这话,和空荡子、泷欲的态度如出一辙。

    赵洞庭很明白,自己想要从她的嘴里问出来主掌蜀中的人到底是谁,怕是不太可能了。

    他也没打算再追问,此趟蜀中之行,能够探知蜀中的这些情况,他已经是心满意足。

    蜀中有人欲称王,或者,静待天下平静,继续坐镇蜀中。

    可让他微微疑惑的是,鬼谷学宫的态度。

    秦寒出山相助,难道也是“蜀中王”的授意?还是真的如他所说,谷中有大能看出来赵洞庭有帝运?

    蜀中,真的如团迷雾。

    赵洞庭此趟蜀中之行,虽然隐约对蜀中有所猜测,但终究还是没法将这团迷雾彻底拨开。

    见着玲珑香不再言语,他知晓继续留在天仙楼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说到底,人家压根没有将他的皇帝身份当回事。他要想在这里施为,几乎没有可能。

    赵洞庭可不信天仙楼中没有高手。

    他看向颖儿,道:“颖儿,随朕回宫?”

    颖儿泪如雨下,重重点头。

    她被人带回到天仙楼中后,有人问过她为何会离宫,她什么也没说。只想留在这里等待红颜老去,却是怎么也没有想过,赵洞庭竟然会到这里来寻她。

    虽然从玲珑香的话里她也明白,赵洞庭是用她做饵,但这仍旧让得她对赵洞庭大为感激。

    若是皇上不在意她,完全没有必要亲自来天仙楼接她的。

    玲珑香微笑道:“恭喜皇上、惠妃娘娘重聚。”

    赵洞庭道:“不用,希望你告诉你背后的人。再安排细作到宫内,朕查一个,杀一个。”

    他的杀意在这刻瞬间迸发出来。

    玲珑香花容微怔。

    大概,她也将赵洞庭当成小孩子看待,从没想过,以赵洞庭的年纪,竟然会有这样的杀气。

    赵洞庭不再说完,牵起颖儿的手,带着颖儿往楼下走去。君天放背剑走在旁边。

    到天仙楼的门口,已有两个中年一男一女微垂着头在门口等着,看起来和寻常的百姓并没有什么两样。

    颖儿小跑过去,脸上还有泪水,“爹、娘,咱们离开这里。”

    颖儿的父亲、母亲都是抬起头,眼中有着希翼神色,“咱们可以走了?”

    自从在颠沛的路上被添香阁的人带来这里以后,他们便长居蜀中,再也没有能离开过。

    颖儿重重点头。

    玲珑香跟在赵洞庭的后头,轻声道:“添香阁恭送皇上。”

    她说的是添香阁,而不是她自己的名字。显然,这句话是代表着添香阁说的。

    赵洞庭没做任何回应,带着颖儿和她父母径直走出大门。

    乐无偿和韵锦还在外头等着,见到赵洞庭和颖儿出来,韵锦跑过来,有些惊喜,“颖儿!”

    颖儿轻轻点头,“韵锦妹妹。”

    在宫中,她们已经是很好的姐妹。可因为添香阁的事,颖儿难免觉得有些愧对她们,尤其是赵洞庭。

    不过赵洞庭来到天仙楼接她,已经是让得她甘愿将这条命奉献给赵洞庭都好,是以也将这份愧疚化为感激深深压在心里。她知道,自己作为细作,赵洞庭却还选择带自己回宫,这需要多大的魄力。

    大概以往的任何哪位帝王,都绝不会如此做。

    帝王身边是容不得任何奸细的。

    只是她并不明白赵洞庭的想法。赵洞庭想的是,颖儿都已经主动坦白自己的身份,怎还会背叛自己?

    如果颖儿真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她完全可以继续在宫中隐藏下去的。谁也不会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一行七人牵马走出天仙楼所在的大街。

    赵洞庭回首再看了一眼天仙楼的招牌之后,便不再回头。蜀中这个地方,他迟早要弄明白。

    到嘉定府临近城门的街道旁找到一家客栈住下,到房间里,君天放道:“皇上,明日君某送你离开蜀中。”

    赵洞庭知道他的意思。大概送他离开蜀中以后,这位剑仙便不会继续跟随在他的身边了。

    剑仙是属于江湖的。

    而且,他还有自己的事需要去做。

    当年君天放的女儿喜欢剑舞,想要做天下剑舞最美的女子,但她还没有来得及成长,便已凋零。

    如今君天放将这份对女儿的愧疚,还有未完成的夙愿都转寄在韵锦的身上。

    这也是他当初为何那般轻易就肯答应收韵锦为徒的缘由。

    剑舞,在深宫中,是练不出夺天地之灵秀的剑舞的。那样的剑舞,没有灵气。

    赵洞庭轻轻点头,“好。”

    如今乐无偿已真挚真武境,只要回到大军之中,他倒也不是非得君天放守护在身边不可,是以也不强求。

    他终究做不来那种以人情挟人的主动。再者,若说人情,也应该是他欠君天放的才是。

    这夜,客栈中很是平静。

    没有绿林营的人来送死,也没有添香阁、破军学宫或是其余势力的人来见赵洞庭。

    翌日清早,赵洞庭又在嘉定府中买下三匹马,而后七人出城而去。

    来蜀中,泷欲还未露面时,听雨阁、绿林营的杀手层出不穷。如今,他们从嘉定府往东南方向行,以不同的路线离开蜀中,路途中却是异常的平静,没有任何人来找他们的麻烦。

    路上,也没遇到什么有趣的事。

    乐无偿曾问赵洞庭,为何不再有绿林营的杀手来行刺了。

    赵洞庭说:“泷欲救了我的命。”

    是啊,有这点就已经足够了。

    空荡子送了他湛卢,泷欲救了他的命,添香阁放了颖儿自由。他们的态度都已经摆出来了,再帮助赵洞庭收拾些路上的宵小,显然就没有必要让赵洞庭知道了。而且泷欲已经说过,在蜀中,他们破军学宫当护赵洞庭的安危。

    这是句客气话,也是句威慑。

    细思极恐,泷欲这句话未免没有破军学宫在蜀中武力称雄的意思在里面。

    如听雨阁、绿林营,大概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只可惜时间紧迫,要不然,赵洞庭势必是要去鬼谷学宫和破军学宫看看的。领略领略这自春秋时代以来,便以文武惊艳世间的两大学宫。

    如此,过两个多月。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清明将过,赵洞庭终于接近广西南路地境,离广西南路最西侧的自杞已是不远。

    因为行踪已经彻底暴露,他们没有再从夔州路经过,而是走的夔州路和大理的边境线,耽误些许时间。

    途径之处都是偏僻的荒野之地,长时间在荒野中风残露宿,也着实让赵洞庭和颖儿等吃了不少苦头。

    这年头的荒野可不像后世那么安全,毒虫猛兽多得很。稍有不慎,夜里被大虫叼走都说不定。

    不过这终究是省去不少麻烦。

    夔州路的元军多驻扎在重庆,鞭长莫及,自是不可能派兵到大理边界来。

    而接近自杞以后,就得更加小心了。

    自杞是苗族居住地,这个地方民风朴素,而且因为以前的南宋朝廷对这种少数民族居住地多有恩泽,是以心还是向着大宋朝廷的。天猛军都指挥使刘勇便是苗族其中一支的领袖。但是,这个地方的百姓多是以打猎为生。山林间,到处都放着捕猎的匣子,挖了捕猎的陷阱。赵洞庭有两次都差点跌到陷阱里。

    终到自杞时,君天放和韵锦在深山中向赵洞庭辞行。

    到这里,赵洞庭也算是安全了。

    元军大军不可能杀过来,而小股军队,大概也不敢来触苗族的霉头。

    赵洞庭没有依依不舍,只是在临分别时,他面朝着蜀中而坐,又让韵锦给他抚了一曲满江红。

    琴音瑟瑟,山风呼啸。这夜,赵洞庭纵剑狂舞。

    等到君天放和韵锦离开时,在山中一石壁上,留下赵洞庭的一串字。

    蜀中若有称王心,朕必取蜀中!

    乐无偿看到这句话,眼中闪掠过惊色,“皇上,蜀中有人想要称王?”

    赵洞庭微微摇头,道:“有可能如此,但他们现在还不具备称王的条件。如今天下想称王的人多了去了,可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乐无偿不解道:“为何?”

    “因为他们不姓赵!”

    南宋未亡,这个天下,名义上终究是赵家的天下。

    这夜,深山中并不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