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从特种兵开始崛起〕〔娇妻很拽:隐婚老〕〔抢救大明朝〕〔我的传说遍布世界〕〔超品小神农〕〔商海风云〕〔狂帝的一品魔妃〕〔圣手玄医〕〔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全职国医〕〔快穿:我家宿主超〕〔傅寒铮慕微澜〕〔庶门风华〕〔天渊路〕〔未婚美妻超级甜〕〔自强人生系统〕〔铭心刻骨傅少的心〕〔大明之雄霸海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32.光学运用
    在杨淑妃的寝宫内用过晚膳,赵洞庭才带着颖儿和乐舞回自己的寝宫。

    颖儿的父母,杨淑妃早已经让太监去给他们安排住处。心中的怨怒消去后,杨淑妃对颖儿的疼爱更甚以往。

    路上,赵洞庭忍不住问颖儿,“颖儿,太后娘娘怎的就没生你的气了?”

    颖儿红着脸道:“颖儿只是和太后娘娘说及颖儿的身世而已,还有”

    赵洞庭道:“还有什么?”

    颖儿娇羞满面如红霞,“颖儿还说这辈子都只想陪伴在皇上身边。”

    以她的温和性子,能够说出这样露骨的话,已经是鼓足全身的勇气。

    最难消受美人恩,赵洞庭心中微微感动,没有说话。但这辈子只要颖儿不负他,他定然也不会负颖儿。

    可以说,是颖儿用她自己的行动打动了赵洞庭和杨淑妃。

    如果说当时颖儿选择继续将身份隐藏下去的话,或许会和赵洞庭过上比较漫长的平静生活,但是,只要她的身份败露,且不说赵洞庭如何,便是杨淑妃,也决然不会让她继续活下去。

    宫内的贵妃娘娘是细作,这还得了?

    而颖儿自己主动和赵洞庭坦诚身份,虽然赵洞庭当时恼火,但回过神来,却是极为感动的。

    杨淑妃也是这样。

    他们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

    甚至,这发生在任何哪代皇帝身边,颖儿都只有身死的下场。以往的皇帝,和赵洞庭的思维是不同的。

    皇帝威严,容得不任何亵渎。要不然,也不会有“欺君之罪”这种杀头的大罪。

    乐舞在旁边悄然偏头看满脸娇羞的颖儿,眼神有些复杂。

    她忽然想起自己那个还从未谋面的未婚夫,渐渐出神。

    她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赵洞庭长得玉树临风,且武功不俗,虽是皇上,待她却是极为温和,乐舞的心中怎能没有半点意动?

    每个少女的心中都有个英雄梦。

    她不禁在想,若是自己的未婚夫突然出现,那自己该怎么办?

    离开皇上么?

    想着想着,乐舞的脸上也不禁是布满娇羞起来。

    夜里,乐舞和颖儿还有张茹都在寝宫中陪着赵洞庭。赵洞庭修习过房中术,又在油灯下写写画画。

    军科部的工匠受这个年代的知识禁锢,想要研制出威力极大的武器颇为不易,还得依靠他自己。

    宵练给过他灵感。

    对光学的应用,在这个年代的军中还并未普及。

    赵洞庭在他的纸上画出面盾牌,然后轻轻用毛笔敲着额头,却是在想,如何才能让这些盾牌反光呢?

    他以前好似在某部电影里面见过这样的场景。

    虽然盾牌反光阴天没有什么用,但若是艳阳天,却绝得能够让元军的骑兵措手不及。

    想想小时候用镜子折射太阳光去照别人眼睛时候的场景,那叫个犀利,简直瞬间能将人给闪瞎了。

    马军冲锋靠的就是阵势,若是前面的马受惊慌乱,那场景,赵洞庭想想都觉得振奋。

    用玻璃?

    这个年代的玻璃显然还无法达到反光的效果。因为玻璃反光,其实也是靠的后面那层膜。

    用银子?

    赵洞庭想想都觉得牙疼。

    他可以想象到,要是自己跟陈江涵说,拨些银两出来用在盾牌上,陈江涵怕不是得当场就哭起来?

    而且,以现在南宋的财政状况,国库里面怕是也挤不出多少银两。就算有钱,也还得用去买粮食呢!

    那只有用铜了。

    铜的反光效果虽然肯定不如银子好,但说起来也还算不错。只要太阳足够大,肯定还是能够取到不俗效果的。

    赵洞庭打定主意,在纸上盾牌上又画下数个菱形图案,心满意足。

    颖儿在旁边瞧着他将毛笔又悬挂在笔架上,问道:“皇上,您这是画盾牌做什么?”

    乐舞和张茹也在旁边瞧着。

    三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着实让得这屋子里堪称是满园春色。

    赵洞庭闻着淡淡的女人香,心旷神怡,笑道:“这是朕用来对付元军骑兵的利器。”

    想想,在这些盾牌反面渡上菱形的铜片,等到元军骑兵冲锋的时候,众盾牌兵忽然将盾牌反过去,万千豪光照马阵,那不得是个人仰马翻?

    颖儿三女自是不懂,左看右看,仔细打量,也没觉得赵洞庭画的盾牌有什么特别。

    赵洞庭也不和她们详细解说,站起身扭了扭腰,道:“好了,你们也都早些回去歇息吧!”

    乐舞和张茹都是躬身施礼,盈盈退出赵洞庭的房间去。然而,颖儿却是没动。

    她满面通红地看着赵洞庭,道:“颖儿给皇上暖暖被子吧”

    说出这话,她脸色已是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也不等赵洞庭答话,便慌乱地往床榻旁走去。

    赵洞庭傻眼看着颖儿褪得只剩下抹胸钻到被窝里,傻眼了。

    现在是五月天,雷州的天气已经颇为炎热,这样的天,暖被窝?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颖儿是什么意思。瞧她都害羞成那样了。

    迟来的洞房花烛夜。

    眼下两人已经是明媒正娶的夫妻,赵洞庭也没有打算再逃避。

    他站在原地愣了一小会,便往床榻走去。

    到床边坐下,颖儿又是娇羞地坐起身来,“颖儿替皇上宽衣。”

    说着,她缓缓替赵洞庭褪去龙袍。

    其实宋朝的龙袍远不如前代,也不如后代那么复杂,上面并没有多少花纹,更没有龙,算得上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清新奇葩。赵洞庭在寝宫中穿的常服,就是简单的绛红色长袍而已。

    感受到耳畔颖儿的温热呼吸,他的心跳也是缓缓加快起来。

    人都有欲望,是个男人,在这种时刻只怕都忍不住。

    而且,颖儿不仅仅长得绝美,还带着天然的体香。

    这在人群中是极为罕见的,当初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被选为赵洞庭的暖床丫鬟。

    赵洞庭忽然伸手握住颖儿正在替他解亵衣的纤手,直引得颖儿嘤咛出声。

    “皇上”

    赵洞庭回头,看着眼眸中荡漾出水波的颖儿,眼神愈发火热。

    他伸手缓缓将颖儿搂住。

    颖儿伏在赵洞庭怀里,紧张得不行,娇躯微微发抖,“请皇上怜惜颖儿”

    这话,却是宫中负责教她房中事的老宫女告诉她的。

    成为贵妃之前,颖儿在那个特殊的部门里曾经受训半个多月。

    嗯其实韵锦、张茹也训练过,因为那个时候杨淑妃还没有决定让赵洞庭纳谁为妃。只有乐舞因为年岁最小,又生性跳脱,才“幸免于难”。

    赵洞庭轻轻点头,向着颖儿的额头吻去。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却是忽然响起侍卫的声音,“皇上,军工部遭刺客袭击!”

    这话如同一盆凉水,霎时间便将他心中的火焰给全部浇灭。

    颖儿也如同受惊的小兔儿,虽然门外侍卫没有进来,但也仍是忙不迭缩到被子里。

    赵洞庭脸色冰冷至极,沉默数秒,对颖儿道:“颖儿,你先睡,朕去看看。”

    颖儿轻咬着红唇,有些不愿,但还是点头,“皇上小心些。”

    “嗯!”

    赵洞庭点头,往屋外走去。

    说实话,便是他自己的寝宫遭刺,也不会让他这么震惊、生气。

    军工部是什么地方?

    眼下还有无数火器堆积在军工部里,那些刺客闯军工部,目的简直太明显了。

    赵洞庭不得不怀疑那些刺客应该对军工部有些了解。他们闯军工部,便是在抓宋朝的七寸。

    走到门口,他的内心不禁涌现出浓浓的后怕。

    以现在军工部的地雷、炸弹储备,要是被点着,怕是连旁侧的行宫也得被夷为平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王爷,你的肋骨掉〕〔言神,你辅助掉了〕〔炮灰无限试炼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