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34.三种法门
    宣旨的太监到无量观,没有直接去找白玉蟾,毕竟不知道白玉蟾在那个疙瘩角落里,而是找无量观的主持道士。

    主持道士不敢怠慢圣旨,又连忙带着宣旨太监一群人去找无妄子。

    这可是皇上离开青云峰后首次传旨无量观,可能是降下皇恩,无量观上下丝毫不敢怠慢。

    于是,五个德高望重的无量观真人全被惊动,在无妄子居住的静室外眼巴巴等着传旨太监宣读旨意。

    太监慢悠悠道:“皇上口谕,宣无量观白玉蟾入宫觐见。”

    无妄子师兄弟五个都懵了。

    就这?

    无量观又是送丹,又是送饭菜的,皇上不应该降下什么恩泽吗?

    愣神好半晌,见太监好似没什么再开口的意思,无妄子忍不住道:“公公完了?”

    宣旨太监倒也没过于怠慢他这个无量观掌观真人,笑盈盈道:“皇上还说,让白玉蟾带几只竹鼠去。”

    无妄子差点吐血,浑身温和的道家内气都有逆流的迹象。

    带几只竹鼠

    他满心的怨念啊!

    感情自己无量观内的灵丹妙药还不如竹鼠是吧?

    皇上不降恩泽也就罢了,竟然连别东西都不要,只要自己那徒儿带几只竹鼠去。

    这摆明是瞧不上他们无量观的丹药啊!

    他不知道的是,赵洞庭还真没将他们的丹药放在心上。毕竟他不需要。

    而宣旨太监已是又道:“皇上旨意已经宣读完了,真人快些让白玉蟾去宫内觐见皇上吧!”

    说完他也不多呆,带着几个随从扭头便走,回宫复命去了。

    无妄子师兄弟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无妄子咬牙道:“去将蟾儿叫来。”

    无源子满脸古怪地离开。

    不多时,被严令闭关的白玉蟾被无源子带来无妄子的房间。

    他在路上已经听无源子说及赵洞庭的旨意,到无妄子面前时虽然是低眉顺眼,但眼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开心和向往。

    虽然他生性平淡,但到底年岁不大,被禁足闭关这么久,也是有些寂寞难耐了。

    而且,他也实在很渴望再次品尝竹鼠的美味啊!

    见着无妄子冷着脸不说话,小道士试探性地问道:“师父,那那徒儿去竹林了?”

    去竹林做什么?

    自然是捉竹鼠。

    这是皇上的旨意,师父也不敢不遵吧?

    无妄子的胸膛如即将喷发的火山,剧烈起伏几下,舌灿惊雷,吐出一个字,“滚!”

    小道士如逢大赦,屁颠屁颠地扭头就走。

    无妄子师兄弟看着小道士匆匆跑远的身影,神色一个比一个复杂。

    他们感觉,原本那个灵性十足,唇红齿白的超有天赋的掌观接班人好像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造孽啊

    好好的灵性小弟子就这般误入歧途。

    无妄子愤愤看向无源子,因为当初让白玉蟾去陪赵洞庭修行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如果不是他的馊主意,自己打算用来接掌衣钵的弟子会变成这样?

    据说,这日在无量观中辈份高到让人咋舌的无源子真人被揍了个鼻青脸肿,以至于其后数天,原本最喜欢以仙风道骨模样出现在徒子徒孙面前,享受徒子徒孙们喊师伯、师祖的无源子师祖突然在无量观中销声匿迹了。

    而小道士白玉蟾离开无妄子房间后,也并未直接去竹林,而是在无量观内偷偷摸摸地晃悠几圈,然后才去竹林。

    这天,小道士扛着麻布袋下山,然后以这般奇异的装扮入宫。

    无量观内鸡飞狗跳。

    养着十来只珍珠鸡当宝贝的无嗔子师祖在这日傍晚发疯似的到处寻找他的珍珠鸡,“我的鸡,我的鸡啊”

    也不知是哪个缺德的人或兽,竟是将他的珍珠鸡直接弄走大半。

    而观内负责豢养仙鹤的小道士则是哭喊连天,因为仙鹤又丢了两只。

    上回为丢仙鹤的事,他们可没少被师父责罚。

    不过奇怪的是,这回观内师祖们却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

    无量观内很快又恢复平静。

    五个无量观师祖又聚集在无妄子的静室内,人人眼中喷火,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苦笑。

    仙鹤丢了,珍珠鸡也丢了,观内除了被皇上蛊惑的掌观真人的关门弟子,谁还有这泼天的胆子?

    宫内,在门口等候的侍卫瞧见背着麻布袋的白玉蟾,也是傻眼。感情您进宫来见皇上,还带土特产?

    鹅?鸡?

    听着麻布袋里面传出来的珍珠鸡和仙鹤叫声,侍卫更懵。

    那像老鼠的叫声又是什么玩意儿?

    不过白玉蟾是皇上亲宣,他们也没敢让白玉蟾打开麻布袋,就这样满带着疑惑带白玉蟾往赵洞庭寝宫走去。

    赵洞庭已经在寝宫等候多时了。

    见着白玉蟾,他露出喜色,“捉了多少竹鼠?”

    正要行礼的白玉蟾僵住,“皇上您您不会就是让贫道来送竹鼠的吧?”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

    他以为赵洞庭是让他来宫中吃香的喝辣的,以两人在青云峰“大被同眠”的交情,皇上总不会亏待他吧?

    可看眼前这情况,皇上该不会让他放下麻布袋就走?

    这样回去,他不得被师父还有师叔伯们给揍得开花?

    还好,赵洞庭道:“没有,朕宣你来,是想向你请教冲破虎柱之事。”

    这总算让小道士松口气。

    冲破虎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完成的,他完全可以在宫内多呆些时日。到时候再回去,师叔伯们还有师父的怒气也该消了吧?

    小道士将麻布袋打开,给赵洞庭看,“贫道捉了些竹鼠,还有两只仙鹤,六只珍珠鸡。”

    他笑得有些贼。

    在赵洞庭的影响下,他越来越像是个寻常少年,不再如以往那般出尘脱俗。真正回归少年本性。

    赵洞庭拍着小道士肩膀,咧嘴笑道:“上道,上道,你越来越上道了,朕心甚慰啊!”

    他只让小道士捉几只竹鼠,小道士却已经会举一反三,连带着偷来珍珠鸡和仙鹤,不是上道是什么?

    以前在青云峰赵洞庭就听小道士说无嗔子养的珍珠鸡是美味,可怎么怂恿小道士,小道士也不敢去偷,如今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其后,两人压根没有说冲虎柱的事,而是在院子里忙活起来。

    不多时,院内飘香四溢,让得院内的太监宫女,还有门外的侍卫暗流口水。

    可惜他们不是颖儿、乐舞、张茹,不能享受到皇上亲制的美味。

    赵洞庭和白玉蟾吃着香喷喷的不过鸽子大小的珍珠鸡时,这才说起冲虎柱的事。

    旁边三女除去大快朵颐的乐舞外,颖儿和张茹并没有吃多少,更多时候都是在帮着烧烤、倒酒。

    小道士本不想喝,却没耐得住赵洞庭的劝说。等到品味到美酒和烧烤更配哟的魅力时,更是停不下来,此时已是喝得面红耳赤。

    “虎、虎柱,自古以来冲虎柱,有、有上中下三种法、法门。下下法以丹、丹药辅助,中中法纯以内气突破,下法以以意志突破。皇、皇上若选下法,我、我师父那里有丹、丹药,待贫道去为你取、取来。”

    饶是坐在地上,白玉蟾也已是摇摇晃晃,他实在有些不胜酒力。

    赵洞庭听他说还要回去为自己偷丹药,不觉好笑,道:“那中法呢?”

    小道士道:“以内气冲虎柱,当以全真金丹虎门经和龙虎玉丹经中的法门为最,只可惜,可惜无量观内并、并无这两种法门。”他面上露出些微可惜之色,“无量大洞经虽然出自虎门经,但、但较之虎门经还是差了不少”

    赵洞庭又道:“那以意志冲虎门呢?”

    小道士打着酒嗝,道:“以意志冲虎柱,便如领悟剑意,需、需得皇上自己去悟了。”

    “那以上中下三法冲虎柱有何不同?”

    小道士道:“根基不同。”

    赵洞庭沉默。

    无疑,按小道士的说法,以丹药辅助内气冲虎柱无疑是速成之法,但根基会最为浅薄。然后纯以内气冲虎柱稍好,以意志冲虎柱最好,不过,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冲破虎柱就很难说了。

    他在掂量,自己选那种法门最好。

    最差的法门肯定不能选。

    中层次的全真教金丹虎门经弄不到,但龙虎山的玉丹经应该还是弄得到吧

    可是要做,就应该做最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楼主大人求放过〕〔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给我一张复活卡〕〔抱定大佬不放松〕〔快穿:反派女配,〕〔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生命法典〕〔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