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少的闪婚新妻〕〔终极特种兵〕〔都市极品医神〕〔影后的咸鱼男友〕〔爆笑Z班〕〔非洲农场主〕〔热血降临〕〔天才校医〕〔王牌宠妃惹君心〕〔绝品豪婿〕〔八零炮灰大翻身〕〔楼乙〕〔都市少年狂兵〕〔一位女帝的自我修〕〔贵女重生:侯府下〕〔重生之神级投资〕〔柯南之毛利姐姐〕〔超神纪元〕〔重生之先声夺人〕〔四爷是棵摇钱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37.娇羞的夜
    室内的灯火熄了。

    似乎连月亮都觉得有些羞涩,悄然从窗棂外飘过去,所在云层中,再也不露踪迹。

    房中术似乎真有奇效,赵洞庭虽然年纪不大,但那方面实力却远超他的武功造诣。房间内,那让人不能平静的古怪声音久久不息,直到深夜才突然静止。

    颖儿从女孩蜕变成女人,沉沉睡去。

    赵洞庭拥着浑身浸满汗水的颖儿,心中也是感慨良多。

    从今往后,这里真的是他的家了。

    只是隔壁房间住的乐舞和张茹,还有不远处房间的宫女太监们却是都没能睡好。

    张茹、乐舞两女大眼瞪小眼,都是面红耳赤,久久不能安睡。乐舞已经不知道不满的哼过多少次。

    她问张茹,“张茹姐姐,皇上怎么会将颖儿姐姐折磨成这样?那种事情这么痛的么?”

    张茹俏脸通红,眨巴眼睛,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乐舞嘟着嘴道:“太后娘娘不是也让你去那地方了么?”

    张茹实在羞不可抑,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虽然她被带过去培训过,也对那种事情有个大概了解,但她到底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

    她又没试过,怎的会知道颖儿为什么会这样?

    翌日。

    赵洞庭和颖儿都比往常要起得晚了些。

    他们两走出房间时,乐舞和张茹已经是在院子里。乐舞在练武,张茹在作画。

    颖儿刚看到院子里的太监宫女们,脸色便是有些羞红起来。

    她也知道自己昨晚有多么疯狂。可是实在抑制不住。

    她眸光如水,悄然看了眼旁边的赵洞庭,眼中满满的都是柔情蜜意。

    赵洞庭脸皮厚,倒像是没事人似的,道:“颖儿,朕先去练剑。”

    说着便握着湛卢剑越上屋顶。

    乐舞瞧见颖儿,连功都顾不得练,跑到颖儿近前,“咦,颖儿姐姐你好像更漂亮了呢!”

    这话直让颖儿羞得差点从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她从女孩变成女人,自然会有不同的风情蔓延出来。这种风情,却是青涩少女时绝对无法具备的。

    别说是乐舞,其实连颖儿自己,在早上照镜子时也感受到自己的变化。

    这是种气质上的轻妙变化。

    自己是真正的女人了呢!是皇上的女人。

    乐舞眼中贼兮兮的,见颖儿羞涩,又轻声道:“颖儿姐姐,你昨晚好吵哟!”

    “你这妮子!”

    颖儿再也忍不住,跺跺脚,羞不可抑地又跑回屋子里去了。

    以她的性子,哪里能经得住乐舞这样的话?

    乐舞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赵洞庭在屋顶上看着乐舞顶着两黑眼圈调侃颖儿,很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故意的。

    她是因为昨晚上没睡好,所以故意来调侃颖儿吧?

    赵洞庭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等以后条件允许了,定然要将寝宫建大些。嗯,要特别大。

    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会这么强悍,简直就是牲口。

    张茹没有瞧向这边,但也听到乐舞说的话,俏脸也是悄然有些红了。

    她昨晚可也没有睡好,颖儿的声音,她都听在耳朵里呢!想不听都做不到。

    赵洞庭在屋顶上见乐舞好似还有追进房去的意思,咳嗽两声,示意乐舞适可而止,才又继续练剑。

    乐舞对着房顶上吐吐舌头,便也跑回院中继续练武。

    时间缓缓流逝着。

    等得赵洞庭从房顶上下来,乐舞不再练功,颖儿也从房间内走出来,都陪在他的身边。

    她们都知道赵洞庭要走了,嘴里没说,但都想再多陪着他会。

    只有张茹和赵洞庭还算不上是特别亲近,是以眼中虽有意动,但仍是呆在原地作画。

    不多时,小道士白玉蟾来向赵洞庭告辞,准备回去无量观。

    他本来只是说些场面上的话,直到走到院落门口时,才又回头,“贫道会养些珍珠鸡,等皇上回来。”

    赵洞庭咧开嘴点点头,“成,记得养肥些,你无嗔子师叔的那些珍珠鸡太瘦了。”

    小道士眼角抽了抽,不再说话,转头离去。

    珍珠鸡可是无嗔子师叔的宝贝,咱冒着生命危险偷出来,你还嫌三嫌四的?有你这样的么?

    中午,赵洞庭带着颖儿、乐舞还有张茹到杨淑妃的寝宫中用膳,正式向杨淑妃辞行。

    杨淑妃是太后,却也是母亲。等到赵洞庭要离开时,抱着赵洞庭,终究还是没忍住落泪。

    大概在南宋历代皇帝中,赵洞庭是最为不幸的。因为他这般年纪,就要东征西战。

    以往的皇帝,在赵洞庭这样的年纪,谁不是在宫中吃香喝辣?

    刚回寝宫,赵大、赵虎和乐无偿便来到寝宫,向赵洞庭禀报飞龙军和武鼎堂已经准备就绪。

    就要到赵洞庭决定的要出发的时辰了。

    赵洞庭心里微微叹息,经过昨晚的事情以后,其实他也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

    谁愿意离开刚刚成婚的妻子呢?

    但是,他不得不离开。

    他若不去,大宋纵是有热武器,只怕也没有多少胜利的希望。

    乐舞抱着乐无偿痛哭,嘴里却是连连叮嘱让乐无偿照顾好赵洞庭。这无疑让得乐无偿脸色有些古怪。

    你这到底是舍不得你爹,还是舍不得皇上呢?

    女大不中留?

    乐无偿心里边有些不妙预感,该不会自己两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都看上皇上了吧?

    他轻轻咳嗽两声,道:“小舞,父亲这回离宫,顺便帮你打听打听玉林的消息。”

    玉林,就是乐舞未婚夫的名字了,肖玉林。

    然而,乐舞的情绪却是不高,连应答的兴趣都欠奉。

    这让得乐无偿心里微突,渐感不妙。

    虽然他对赵洞庭极为中意,但若是大小两个女儿都被他收走,却总有种被别人将家里花园都搬空的感觉。

    而且,在没有得知肖玉林具体下落的情况下,他是做不出来那种背信弃义的事的。

    这个年代,大多数人将婚约看得极重,甚至重于性命。

    赵洞庭抱着颖儿,并不知道乐无偿此时心中浮现的复杂心思。

    和颖儿说过几句悄悄话,让她照顾好自己和杨淑妃后,他又偏头看向张茹,点点头,然后离开。

    乐无偿也松开乐婵,跟着赵洞庭离开院落。

    这回,赵洞庭特意叮嘱她们,不让她们再送到城门口去。连群臣,赵洞庭也都已打过招呼。

    他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离别的场面。

    每每离城,数百人在城头上挥手以别,那种滋味并不好受,反正没法让人心里高兴。

    离开寝宫后,赵洞庭到议政殿,和陆秀夫等众臣辞别,然后带着飞龙军和武鼎堂众供奉走出行宫。

    将近两千人的军伍,也算是浩荡了。马队中,还夹杂着数十辆运粮车。

    这些运粮车里放的并不是粮食,而是掷弹筒和炮弹。

    这是宋朝真正的大杀器。

    从海康到吴川,大概四五天。军中将士携带的都是干粮。

    赵洞庭坐在车辇里,回首望城头,也不知道,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海康了。

    夔州、广南东路两处元军几乎倾巢而出,挥军足足五十万,这场战斗十有八九会耗日长久。

    这无疑是将会影响整个南方的一场决战。

    若是元军被灭,那元军在南方的兵力便会空虚,到时候,赵洞庭完全有机会挥军北进,势如破竹,拿下临安,真正完成无数人的复国大愿。

    而宋军若是被灭

    那也就是被灭了。

    南宋估计也就得彻底玩完了。

    赵洞庭恍然发觉,其实从翔龙县直到现在,南宋都依旧没能走出真正的险境。任何哪场战争,都关系着他们的存亡,任何哪场仗,他们都输不起。

    或许,只有歼灭也速儿和伯颜,这样的局面才会改变。

    他眼神渐渐坚定。

    三年多了,南宋,也该摆脱苟延残缺的困境了吧?

    阳光照射在飞龙士卒们整齐的枪刃上,闪闪发光,看似明亮,却又有些清冷。

    近两千人带着一系黄尘远去,却不知何时能归。

    乐舞、颖儿,悄悄在城头上露出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