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想要幸福〕〔宠妻攻略:神秘老〕〔总裁大人,矜持点〕〔我的光影年代〕〔都市无敌战神〕〔我的重生不一样啊〕〔诈尸农女:带着萌〕〔日暮乡关归何处〕〔逍遥弃妃〕〔重生2004〕〔纪少在线撒狗粮〕〔娘子又被系统欺负〕〔一世悟道尽沧桑〕〔玛法传说之惊天阴〕〔下岗豪婿〕〔超神大掌教〕〔从氪金开始修仙〕〔赝太子〕〔总有人逼我当大侠〕〔丹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41.梧桐岭之战(一)
    远在宣化的张珏飞鸽传信信宜,请示赵洞庭是否率军往东,收缩防线。

    赵洞庭只是让他再等等,明确元军动向再说。

    又过六天,伯颜大军从肇庆府压到德庆府主府端溪,这里距离梧州、岑溪都已是不远。

    也速儿大军也已到荆湖北路地境,似有直接挥军到广南西路静江府的打算。

    静江府依山而立,城墙高耸,着实是个可攻可守的军事重城。

    张珏调动冻州、太平寨的天贵、天富两军往宣化聚集,收缩防线,欲往文天祥防线靠拢。

    而就在双方紧锣密鼓行军之时,伯颜终是率先向宋军发起攻势。

    元将阿剌罕率五万军卒从端溪赶往最接近梧州城的封川府,兵压梧州,距离梧州不到百里。

    元将孔元率兵两万,在端溪城外横渡郁水,直奔岑溪。

    双方的探目来来往往,在荒野中川流不息,到现在,自然都已是对对方的动静了于指掌。

    宋军知道元军的动向,元军亦是知道宋军的防御布置。

    说到底,还是得在战场上见真章。

    赵洞庭和秦寒等人在信宜研究局势,都很清楚,阿剌罕的五万军卒大概没有胆气进攻梧州,突然进军封川府,只是为牵制梧州府的天魁军而已。天魁军不过万人,岳鹏不可能有多余的兵力驰援岑溪。

    而岑溪有天罡军驻扎,这点元军应该知晓。孔元做先锋,大概也只是探宋军虚实而已。

    就在得到这个消息的当天,赵洞庭信鸽传令苏泉荡,让他务必击退孔元,打好这第一仗。

    双方大摆阵势,这第一仗的胜负,对士气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将近十天过去,孔元两万大军到岑溪县外二十余里处山丘上安营扎寨。但是,却并未向岑溪发起进攻。

    也速儿大军接近静江府。

    张珏麾下五万大军齐聚,放弃原本驻扎的城池,到宁浦,和天满军汇合。六万大军驻扎宁浦。

    赵洞庭夜里和秦寒、东河里、赵与珞继续探讨局势,忽然发觉有些不妙。

    阿剌罕五万元军牵制岳鹏,似乎是想给兵发岑溪的孔元制造机会,但是孔元却按兵不动,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在房间里,赵洞庭用手指点着地图上的岑溪,问道:“孔元按兵不动,到底想作何打算?”

    因为也速儿这个时候还未到静江,伯颜的每个举动,便都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也速儿不到,不正式摆开架势,实在让人无法预料元军到底打算如何突破赵洞庭的防线。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大军接近静江府,便绝不可能再从广南西路的西边迂回进攻了。他的后勤补给线无法延续这么远,而且,他也不可能这样浪费时间来故布疑阵。

    秦寒、东河里、赵与珞都是低头看着地图沉思着。

    过数分钟,秦寒忽然道:“要是元军先围后攻,我军怕是就麻烦了。”

    赵洞庭的眼眸猛然凝缩起来。

    秦寒这句话如同针似的直直插在他的心里。

    他脑海中极速盘算着双方的兵力配比,是啊,如果孔元并不是欲取岑溪,而是牵制岑溪呢?

    只待伯颜将岑溪往南的宋军全部牵制住,也速儿再分兵牵制张珏和文天祥,梧州岂不是危矣?

    宋军要守城容易,可要出城突破元军防线,驰援其余城池,可就有些难了。

    秦寒这时候看向他,道:“皇上,看样子我们只能将天机、天闲的军马全部调往岑溪了。然后再看元军如何应对,如果他们继续向岑溪城外增兵的话,那肯定就是欲要切断我军七寸,大举进攻梧州!”

    不得不说,元军如果真的是打算先牵制其余城池,然后主攻梧州的话,确实正好击中赵洞庭铁桶防线的短板。秦寒的这个提议极为中肯,赶在元军彻底牵制住岑溪以南的各城之前合军岑溪,到时候兴许还能突破元军,赶往梧州。

    然而,赵洞庭沉吟过后,却是道:“纵是赶往岑溪,又能如何?”

    元军终究是兵力太盛,即便他将全部兵力都调去梧州城,也未必能守得住。

    即便守住,又得有多少损失?

    那样的损失,是现在的南宋根本难以承受的。

    秦寒叹息道:“选择和元军正面开战本来就是个错误。”

    他到现在,都还不任何赵洞庭的对战方阵。以眼下局势来看,宋军完全应该避开元军锋芒才是。

    赵洞庭摇摇头,“不,朕说过,朕不会再做老鼠皇帝。”

    “两万元军就想牵制住岑溪,引我军北上么?”

    他眼睛微微眯起,沉声道:“让张红伟率军往岑溪。同时,命苏泉荡歼灭孔元的两万元军!”

    东河里三人听到这道命令都是懵了。

    赵与珞道:“皇上,天罡军不过万人,让他们主动进攻孔元两万元军?”

    元军骁勇是众所周知的,除去赵洞庭碙州、广西之战以少胜多外,还几乎没有宋军完成过这样的壮举。

    在赵与珞心里,若是有三万宋军,兴许可以歼灭两万元军。但一万宋军,却有送羊入虎口的感觉。

    而秦寒则是沉吟着,道:“或许可行。”

    他可是见识过赵洞庭的火器。

    赵洞庭不再犹豫,看向东河里,道:“东河大人,去传令吧!”

    “臣领旨。”

    东河里拱手,匆匆离开房间。

    秦寒道:“皇上这又是打算用广西之战的老法子?”

    赵洞庭坐回到椅子上,“元军兵锋太盛,只能慢慢消磨他们的兵力了。真要让他们把架势完全摆开,双方决战的话,你觉得我军能够有多少胜算?”

    秦寒道:“接近于没有。”

    “嗯。”

    赵洞庭点点头,“所以咱们不能给他们决战的机会。”

    秦寒深深看着赵洞庭,“皇上现在越来越像是个大将之才了。”

    赵洞庭不再说话。

    他心里很清楚,大将之才他绝对算不上。因为要是让他去排兵布阵,他只能抓瞎,但是这个短板,他却也不愿意告诉秦寒。他现在对秦寒和蜀中都有着极深的防备,若非万不得已,他不想在秦寒面露暴露太多的东西。

    将秘密深藏起来的人,往往才能活得更长。势力亦是如此。

    从信宜到岑溪,不过百多公里的距离。仅仅是在两个小时后,信鸽便到苏泉荡军中。

    负责接收命令的军卒见到信鸽腿上以黄色小布条绑着的信件,不敢怠慢,连忙求见苏泉荡。

    以黄色小布条绑的信,那是皇上谕令。

    苏泉荡在睡梦中被侍卫叫醒,拿过信后,在油灯下看信。

    信只是上小纸条,而上面写的,都是如拾伍、贰陆肆、叁拾柒这样的数字。

    苏泉荡将信摊开在桌上,走到床边,从他的床铺底下箱子里拿出本约莫数十页的线装本书籍来。

    这本书只是以牛皮作为封面,封面上什么字都没有写。

    这自然是出自赵洞庭的手笔。

    暗令。

    飞龙军中传信便是用的这样的暗令,而现在,已经普及到岳鹏、苏泉荡、文天祥、张珏等数人。

    至于其余将领,还没有到让赵洞庭完全信任的地步。是以,赵洞庭也并未给他们派发这本暗令书。

    苏泉荡打开书,第一页。

    书上面的字很齐整,十行十列,都是单独的汉字。

    第十行第五个字,攻。

    这个字应对的便是暗令中“拾伍”这个数。

    再到第二页,第六行,是个孔字。

    这样的暗令,便是被元军截取,也没有泄露军机的危险。

    苏泉荡找到一个字,便在纸上写下一个字。不过数分钟,他的纸上便已写下一条完整的命令。

    攻孔元,尽力歼灭。

    苏泉荡看着这七个字,神色逐渐凝重。

    足足看了有数分钟之久,他才忽对房间外的侍卫喊道:“令,让诸位将军到正殿议事。”

    “得令!”

    门外的侍卫不敢怠慢,也不敢多问,脚步声很快远去。

    苏泉荡眼神又重新移回到纸上,嘴里喃喃,“全歼孔元两万元军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