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只愿与你共白头〕〔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生卿未生〕〔苏爽世界崩坏中[综〕〔笑傲仙缘〕〔毁天屠帝〕〔七等分的未来〕〔枭雄〕〔近卫高手〕〔无上神王〕〔将军他怀了龙种〕〔都市妖孽狂兵〕〔娇妻捧上天〕〔田园小针女〕〔陋俗之婚闹〕〔南风过境乱我心曲〕〔终是繁华如梦〕〔大宋枭途〕〔神级女婿何金银〕〔我的房分你一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356.大军近海康
    海康县城北面数十里。

    黄尘漫天,数万大军浩浩荡荡向前而行。前头马军惊起这黄尘无数。

    赵洞庭亲率大军近十万,如今终于接近海康。

    琼州军,天闲、天魁、天罡等十五军,再有丐帮新立天捷军数千人,宋碧涛两千人,已是共计四万五千有余。而除此之外,还有蒙托降卒三万余,托合尔、王雷、杨帆麾下降卒一万六千有余,另外,原来从端溪带往绣江镇的元军降卒五千有余。

    大军距离十万之数,仅差数千。

    军队蔓延开去,看不到尽头。

    前头马军开口,后头步卒随行。宋军和降卒交错,以防降卒哗变。

    以这等军力,本完全可以不将那五万大理军放在心上。但可惜,元军降卒此时显然无法堪受大用。

    蒙托虽已降宋,但谁又能断定他不会再趁着大理、大宋交锋之际,再行倒戈呢?

    若是能助大理军灭宋,那他之前的过错都可以抵消掉。说不得,元朝皇帝忽必烈还得重赏于他。

    于是乎,大宋军中,不管是赵洞庭,亦或是文天祥等人,都对这些降卒保持着防备心理。

    鬼才秦寒已是极为让人忌惮了,若是蒙托再行倒戈,那他们真的极可能阴沟里翻船。

    降卒倒戈的苦头,赵洞庭已是尝过两次了。

    大军行进时,降卒们被手持利刃的宋军时刻看守着,不着甲胄,只是分担着押运辎重的任务。

    赵洞庭坐在龙辇内,仍是忍不住时不时回头,生怕后边降卒生起哗变。

    只是偶尔回头时也会远眺北方,想着,也不知道乐无偿这个时候安然将乐婵送回到百草谷去没有。

    蒙托驰马亦步亦趋,跟在龙辇的旁边。

    龙辇内,除去赵洞庭外,还有文天祥、洪无天,以及元朝明珠公主图兰朵在。

    赵洞庭没打算杀图兰朵,在绣江镇折磨过她以后,对她其实颇为客气,连大军行进中也让她坐在马车内,没让她受那战马颠簸之苦。这图兰朵毕竟还是有大用的,他和李望元之间的约定,完全是建立在这明珠公主身上。要是明珠公主死了,李望元还会不会举兵助宋抗元,会难说得很。

    明珠公主逐渐恢复性子,常常会忍不住掀开龙辇窗帘。

    只是掀开窗帘后,她却只是对着外头骑马的蒙托怒斥,狗奴才、贱奴才等等。

    蒙托降宋,这无疑是让得她这位元朝公主极为生气。

    而蒙托,往往对此只能面红耳赤,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终究还是顾着主仆情分的。要不然,怕是能将明珠公主骂个狗血淋头。

    要不是她出的什么行刺宋帝的主意,要不是她刺杀不成反被乐无偿擒住,他蒙托何以落到如此境地?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她被擒而导致元军投鼠忌器,延误战机,现在大宋兴许已经名存实亡了吧?

    蒙托心中未免对图兰朵就没有恼怒。只是,顾及年纪,不好和图兰朵计较而已。

    赵洞庭在车辇内,听得图兰朵时不时怒斥蒙托,倒是悠然自得。

    如果蒙托忍不住反骂这位明珠公主,那他倒真要对蒙托请看几分。

    降宋他是迫不得已,可要是他还还嘴骂图兰朵,那就只能说明他心中没有多少忠义了。

    忠义,是这个年代的人最可爱的特点,也是最为让赵洞庭在意的东西。如果连忠义之心都没有,那不管蒙托率着多少元军降宋,那赵洞庭都不会将他放在心上。因为没有忠义的人只会是墙头草,很可能做出今天降宋,明天又继续归元的事。

    日头渐渐偏西,阳光也不再那般刺目,悄然间泛黄了。

    大军每过半个时辰便休息,如今距离海康已是更近。后头步卒终于不再汗流浃背。

    凉意似乎渐渐在这片大地上蔓延开来。

    大军前头忽有数十骑驰马而回,径直到赵洞庭龙辇旁侧。

    为首者乃是岳鹏。

    到龙辇旁后,岳鹏对着龙辇内喊道:“皇上,前面数里处有峡谷,咱们是否在此扎营?”

    他建议在此扎营自然是有根据的。峡谷之地,往往是最为适合埋伏的地方。

    而大理军,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

    赵洞庭闻言沉吟数秒,拉开窗帘瞧瞧外头天色,道:“可已派斥候去探?”

    距离天黑应该还有段时间,他却是不想在峡谷这边扎营。

    若是大理军就在这日夜里赶到,然后埋伏于峡谷两侧呢?

    届时,纵是他们知道大理军就埋伏在那里,想要剿灭大理军,或者冲过峡谷,都不是容易的事。

    岳鹏微愣,随即意会到赵洞庭心思,连忙答道:“末将这就派人去探。”

    他勒马,又向军前驰去。

    大军仍旧缓缓前行。

    很快,数十骑冲出军伍,快马向着前头而去。

    过数十分钟,大军离着那峡谷已不过两里路远。远远看去,可以看到两座高山如同门神般分立左右。

    数十斥候在这个时候也探路完毕,这个时候再度赶回到军伍中。

    岳鹏匆匆问过情况以后,再度驰马到龙辇旁,“皇上,峡谷两侧并无大理军埋伏。”

    “看样子大理军应该还未赶到,又或许,并非选择埋伏在这里。”

    赵洞庭的声音从龙辇中传出来,“传令大军加速前进,在日落前穿过峡谷,再行扎营。”

    这事,他已经和文天祥商量过。文天祥亦是觉得早些穿过峡谷为好,免得生出变故。

    岳鹏驰马向前,大喝:“皇上有令,大军加速前行!”

    黄尘再度扬起,马军率先加快了步伐。

    后头步卒小跑起来,龙辇亦是开始摇摇晃晃。

    赵洞庭却是满脸享受表情,忽然对图兰朵道:“小丫头,朕放你回大都去如何?”

    图兰朵差点张牙舞爪。

    除去那几个最为亲近的人,谁敢叫她小丫头啊?

    而且赵洞庭自己还这般稚嫩。

    但想到赵洞庭在绣江镇将她捆在大柱上,不给她饭吃。她愣是没敢给赵洞庭摆什么脸色看。

    那几日的苦头,已经是让以刁蛮任性闻名的明珠公主都对赵洞庭生出浓浓惧意了。

    以前谁那么折磨过她啊?

    而心头怒意闪过之后,她的眼中便放出亮光来,“你愿意放我回去?”

    “没啊。”

    赵洞庭却是笑道:“我就是问问你而已,可没有说真的要放你回去。”

    图兰朵登时如泄了气的脾气,又倚在窗口处,无精打采。

    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又戏耍她。

    只是,她连瞪赵洞庭的兴趣都已经欠奉了。或者说,不敢再瞪了。

    谁知道这家伙又会用怎样的言语刺激她?

    这些天来,赵洞庭虽然没再折磨过她,但言语中,却是往往刺激她。早让图兰朵心中麻木了。

    她说不过他,骂不过他,只觉得以前自己的蛮横本事都被这宋皇帝给碾压了个体无完肤。

    人在屋檐下,有理没理都得低头。如今明珠公主终于尝到这种无奈。

    赵洞庭见她这样,却是觉得百无聊奈,“怎的不说话了?说不定朕又会改主意呢?”

    行军途中是极为无聊的,而赵洞庭却又并非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是以,只能从图兰朵身上找点乐子。

    但可惜,图兰朵似是打定主意不理他,只是掀开窗帘又对蒙托骂了声狗奴才聊以泄愤。

    大军缓缓穿过山谷。

    视野再度开阔起来。过这两座山,前面是平坦草原。

    荒草原中,官道绵延向远方,好似能直接通到那太阳落山的地方。

    大军前头马军已经立马,拱卫在周围,准备扎营。

    等到赵洞庭的龙辇离着峡谷有数百米远,在军前的岳鹏大声喝道:“大军依河扎营!”

    这道命令被层层传达开去。

    连日奔波的将士们如逢大赦,分队列向着不远处黄草原中的河流旁走去。

    但谁也没有注意到,荒草中藏着数人,看到宋军赶到,很快匍伏向着右侧那山脉阴面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