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风与你入罗帷〕〔报告总裁爹地,妈〕〔爷是病娇,得宠着〕〔法师的宿命〕〔名相〕〔一把砍刀平大唐〕〔帝少你被拉黑了〕〔烽火战国志〕〔剑起苍溟〕〔冰魂王座〕〔脑界传奇〕〔卫勤尖兵〕〔我的物品能升级〕〔夏虫何以语冰〕〔玉人来〕〔时之道境〕〔从召唤哥布林开始〕〔天命神魔之战〕〔我走错了重生门〕〔斗圣逆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367.乐舞哭了
    她在海康行宫内,还并未听说肖玉林的事。此时忽然听说,只觉得整颗芳心都乱了。

    肖玉林功力不俗,听清楚赵洞庭刚刚的话,眼睛看向乐舞。

    只是他的眼神中倒是没有什么波动。

    这年代指配为婚实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肖玉林看乐舞,眼神中也只是带着打量意味而已。

    以他的为人和身份,自然不会见到乐舞长得漂亮就欣喜若狂,他显然并没有那么肤浅。

    如此,过去几秒。

    乐舞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俏目瞧瞧肖玉林,却是向着殿外跑去,裙摆飘扬。

    “这丫头。”

    赵洞庭轻笑出声,还以为乐舞只是害羞。

    他看着肖玉林,道:“肖指挥使,舞儿是个好丫头。等有时日,朕必然要亲自为你二人赐婚。”

    肖玉林脸色并无变化,只是跪到地上,叩谢道:“臣多谢皇上。”

    赵洞庭将他扶起来,笑道:“好了,这几日肖将军也疲乏了,这便下去休息吧!”

    肖玉林告退离去。

    刚刚还热闹的大殿瞬间显得空旷起来。

    洪无天带着许夫人去了武鼎堂。

    赵洞庭也带着图兰朵、杨淑妃、颖儿以及张茹离开,往寝宫而去。

    到外头,却并未见到乐舞的身影,赵洞庭轻轻嘀咕,“这丫头,跑到哪里去了”

    走到寝宫院落外头,守门的侍卫连忙跪倒在地,赵洞庭问道:“乐舞可回来了?”

    几个侍卫点点头,欲言又止。

    赵洞庭察觉到他们脸色的不对劲,问道:“怎么了?有话便说。”

    这些侍卫自大军从碙州到海康以来,就负责守卫赵洞庭寝宫,自然也算是亲信,和赵洞庭之间虽是君臣,但也颇为熟络。侍卫统领轻声道:“乐舞姑娘也不知道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是哭着回来的。”

    “哭着回来的?”

    赵洞庭脸色颇为诧异,然后便向着寝宫院落内走去。

    他后头,颖儿和张茹对视,眼神都是有些复杂。她们和乐舞朝夕相处,却是明白乐舞的心思。

    本来以为战乱之年,乐舞的未婚夫应该不会再出现在她眼前了,没想到,她的未婚夫不仅仅出现,而且是随着皇上回来,且已被皇上封为指挥使。这注定是个难解的事。

    赵洞庭走进寝宫院落后,也终于不用再保持皇上威严,对众太监、侍女点点头,往乐舞卧房而去。

    只是,卧室门被锁上了。

    他轻扣几下门,道:“丫头,把门打开。”

    其实,他心里现在已经也察觉出些苗头了。这让得他不禁微微叹息起来。

    卧室中并无动静。

    赵洞庭又连喊几声,乐舞却始终没有将门打开。

    张茹走上前来,对着赵洞庭做出几个手势。示意赵洞庭先离开,她进去和乐舞说。

    赵洞庭挠挠头,只得向着自己的卧房走去。

    杨淑妃跟着赵洞庭走向卧房,颖儿却也留在乐舞的卧房门外。

    到赵洞庭卧室里,杨淑妃在座位上坐下,轻声问道:“皇儿,那肖指挥使真是乐舞的未婚夫?”

    赵洞庭点头道:“是的,他也是丐帮新任帮主,朕在绣江镇时,他和洪无天前辈率着丐帮子弟赶往驰援,对大宋可谓忠心耿耿。同时,他也是个将才,出自名门之后,行军打仗本领颇为不俗。”

    “这”

    杨淑妃微怔,随即叹息,“你这孩子,这般早早将他身份告诉乐舞,未免也太急躁了些。”

    赵洞庭有些讪讪。

    他之前并不知道乐舞对自己有好感,在他心中,始终都只是将乐舞当成妹妹看待而已。

    杨淑妃俏丽双眸轻瞟了赵洞庭一眼,又道:“你该也看出来乐舞那丫头心系于你了,难道你真的打算给她和肖指挥使赐婚不成?”

    赵洞庭苦笑:“母后,他们本已指腹为婚,朕赐不赐婚,并不重要吧?”

    杨淑妃闻言,又是叹息,“唉,怎么会是他呢”

    在她心里,自然也不希望乐舞的未婚夫出现。乐舞乖巧,她是有意让赵洞庭纳乐舞为妃的,现在

    赵洞庭则是心中古怪。

    他和乐婵能够算是私定终身了,想想乐舞丫头刚刚的表现,心中就有些不得劲。

    从关系上论,乐舞就是他小姨子啊!被自己的小姨子喜欢

    虽然这在这个年代其实不算什么,但从现代穿越过来的赵洞庭,还是没法那么坦然接受的。

    只是,自己竟然还说要给乐舞和肖玉林赐婚,也不知道乐舞丫头知道后,心里会怎么想。

    赵洞庭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草率了。

    等过去十几分钟,颖儿才走来赵洞庭的卧房,盈盈对着赵洞庭施礼,“妾身见过皇上”

    赵洞庭哭笑不得道:“颖儿,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便不要讲这些俗礼了。”

    他还真有点不习惯自己的女人对自己这般恭敬。

    颖儿对着赵洞庭笑笑,走到赵洞庭背后,帮他揉捏着肩膀,仿佛这已经成为某种本能。

    赵洞庭享受着颖儿的按摩,问道:“乐舞丫头怎么样了?”

    颖儿轻声道:“难道皇上真不知道乐舞妹妹的心意么?”

    赵洞庭苦笑,说不出话。

    他此时是真正感觉头疼了,原本还想去劝劝乐舞的,现在,都想躲着乐舞了。

    杨淑妃和颖儿也没有再出声,显然都知道这事情难办。

    且不说赵洞庭对乐舞到底是何种情感,光以他和肖玉林的关系,就不可能纳乐舞为妃。

    皇上抢臣子的未婚妻,那将叫个什么事?

    乐舞丫头或许真的没有选择。

    其后,颖儿巧妙将话题转移,问及赵洞庭这些日子以来在外行军打仗的经历。

    如此直到傍晚,杨淑妃在寝宫内用过膳后才离开。乐舞和张茹都未从卧室中出来,连晚饭都没有吃。

    夜里,赵洞庭和颖儿躺在床上。

    颖儿绝美的容颜上满是娇羞。

    自从被赵洞庭正式纳为妃子以后,她这才是第二次和赵洞庭同床呢!

    以她的性子,自然是很难主动做出某些事来。

    见赵洞庭始终未眠,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事情,她轻声问道:“皇上为何事烦忧?”

    赵洞庭偏头,见到颖儿眼中关心之意,心中触动,翻身向着颖儿搂去。

    小别胜新婚,这夜自是不用多说的。

    翌日,颖儿更为光彩照人,等赵洞庭起床后,带着浅笑亲自给他梳妆打扮。

    她以前是赵洞庭侍女,贤惠这两个字似乎已经植入她的根骨。

    她从不奢求什么,只是默默地付出着。而也是她这种付出,才最终打动赵洞庭吧!

    赵洞庭上辈子经历情商而死,心扉其实是很难被撬开的,但颖儿做到了。

    其后,等赵洞庭到大殿时,众臣都已在殿外等候。

    赵洞庭连大殿内都没有走进去,直接率着众臣离宫。

    大街上又是军旗招展、大军绵延的场面。

    各军中皆有士卒代表,接近两万人,在海康东面海滩处登船,往翔龙县而去。

    大海茫茫,数十艘海战船乘风破浪。

    赵洞庭立于战船甲板上头,目光远眺大海无尽远处,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翔龙县原行宫山头上,数百伤残士卒远远看到大船驶来,匆匆跑向渡口。

    有人看到船阵最前头那艘海战船上飘荡的龙旗。

    皇上来了!

    皇上刚刚凯旋就来了翔龙。

    他们虽然呆在岛上,但却知道赵洞庭广西大捷的事。

    想来大宋距离收复全部失地也不远了吧?

    他们始终都记得皇上对他们的承诺,皇上说过,有朝一日定然会再带他们重登临安城头。

    当船阵离着渡口还有数百米时,众伤残士卒俱是跪倒在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人声音竟是有些哽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