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继承人〕〔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不是兵王〕〔一眼定情:冷少甜〕〔愿无来生〕〔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都市战神无双〕〔吾家娇女〕〔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萌狐悍妻〕〔阿加斯特的魔石舞〕〔盛宠小淘妻:总裁〕〔我真没想有天后姐〕〔真五行大陆〕〔心魔狩猎者〕〔抢救大明朝〕〔征服新大陆〕〔我要死七次才能回〕〔打穿西游的唐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377.大庾之悲
    江南西路边境,过横亘于边境处的大庾岭,接近大庾城。

    这里的气候较之大理、雷州都要清冷许多,到这年关将近时,已是寒气袭人。

    远处山头白雪皑皑,天地共色。

    地面上还残留着积雪,薄薄的,已接近透明。这让得道路极易打滑。

    有十余万大军绵延不见尽头,就是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中缓缓前行。

    士卒们将帽檐压得极低,用以挡住扑面而来的冷冽寒风。全军将士没有任何人骑马,都是牵马步行,战马马蹄用布裹着,但即便如此,也仍是不断有战马或士卒滑倒。

    这样行军显然并不好过。

    军中有车辇,车辇外军旗飘扬,数千士卒团团拱卫。

    车辇内,伯颜和也速儿两人脸色却是比外边的天气还要更冷几分。

    攻宋之战至此地步,他们彻底败了。

    元军近百万人,到头来,竟然被苟延残喘的大宋打得如此大败亏输,甚至连副帅阿里海牙都死在乱军之中,军中大将死伤、投降者更是不计其数。这场仗,可谓败得极惨,是能写到史书上的反面战例。

    纵观伯颜行军打仗数十年,从未这般窝囊过。

    只是以他们现在兵力,想要再扳回胜局已是不可能了。

    将近两个月前,绣江镇战役过后,赵洞庭率军回返雷州,伯颜、也速儿则在梧州广招各路人马前往援助,打算趁着张弘范攻雷州的机会趁机联合取雷州,反败为胜,达到灭宋目的。

    其后,再得知大理军到雷州,更是让他们觉得这是个反败为胜的千载良机。

    可结果,等到数万援军赶到,两人还没有来得及挥兵出梧州,张弘范和大理军兵败的消息就接连传到了梧州城内。

    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没了。

    这让得伯颜和也速儿大恨,连带着对那些原南宋降军都恨上了。

    他们可真是些墙头草!

    元军还气盛时,个个溜须拍马,只恨不得把脸都凑到他们俩的屁股腚上。现在他们两战败了,其中大多数人竟是对他们的命令不闻不问。

    南宋旧地投降的宋军原有过百万之多,光是广南、荆湖南路等几个离广西不远的地方就有足足数十万,可结果,开投他们的却只有区区数万人。

    这点儿兵力,想要取下雷州根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伯颜和也速儿两人只得弃守梧州,干脆率军赶往江南西路。

    他们两很清楚,他们在大宋境内已经是彻底没法掌控局面了,就算驻守梧州,也坚持不住多久。

    梧州城城墙虽高,四面虽险,但挡不住宋军的热气球。

    好不容易打下的地盘,竟然只能这般还回去。这也是两人脸色难看的原因。

    而且可以想象,那些南宋降军怕还是会都回到宋朝怀抱去,以后要灭宋只会更为艰难。

    他们两这个篓子,可谓是闯大了。

    回大都,肯定再也别想出来。

    两人早已讨论过这个问题,最终还是决定率军先驻守江南西路。

    江南西路东临福建,南接广南动力,北对荆湖南路,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因为可以预料,用不得多少时日,宋朝廷就会将荆湖南路、广东、广西、福建全部收回囊中,到时候,江南西路会处于三面包围之中。但两人,还是选择这里。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车辇内,伯颜叹息道:“也速儿副帅,皇上的圣旨怕是也快到了吧?”

    也速儿点点头,“未必元帅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看表情,她这位巾帼,此时较之伯颜还要坚定些。

    女人狠起来比男人更狠,这话还真是没错。

    伯颜喃喃道:“违抗圣旨终究是死罪。”

    也速儿道:“可回去大都,能够不死,但会比死还要更为难受。我们两人会彻底失势。”

    “也罢!”

    伯颜又是重重叹息,“那就先守在这江南西路,静观其变。”

    他们两其实还可以选择继续北上,撤往江南东路甚至两浙西路、淮南西路,那样大军将会更为安全。因为这两路已经极为接近元朝边境,忽必烈绝对不会坐视他们这十余万大军被灭。但是,要是撤往那里,他们两人就没有理由不接忽必烈的圣旨了。忽必烈为稳朝纲,肯定会将他们两人召回去治罪的。

    留在江南西路,他们还能以抵抗宋军为由,将在外不受君命。

    到时候,忽必烈再怒,也拿他们两人没有办法。甚至,说不得还得褒扬他们两人为朝廷甘愿置之险地。

    杀与不杀他们两人,忽必烈不会在乎。他只需要对朝野有个交代而已。

    伯颜、也速儿兵败,但仍然留在江南西路,精神可嘉啊!

    而且,到时候再度和宋朝厮杀起来,朝野中也没人能再声讨两人。

    甚至,他们可能还能得到覆灭宋军的机会。

    宋军十余万能败他们数十万大军,他们十余万大军,为何就不可能东山再起呢?

    将近傍晚时,大军终于到达大庾城外。

    此时距离元军攻破大庾城已经过去数年时间了,是以大庾城内也算安定。

    在元朝治下,原南宋百姓们虽然是四等民,但倒也勉强活得下去。起码没有造反的事情发生。

    大庾县城现在的县令还是当初大宋时的那个县令,元军大军到江南西路时,当初的大宋南安军主将率众降元,这大庾县城就在南安军境内,也很果断率着城内守军降元。是以,大庾县城沦陷以后,城内各宋臣官职并没有什么变化。县令还是县令,主簿还是主簿。

    虽然元军大败,但这区区大庾县令,还是没有胆气抵抗伯颜、也速儿的。

    在城门口,他率着大庾城内数十官员站在官道上,顶着冷风,等候伯颜、也速儿大军赶到。

    当大军到近前时,这县令便向着大军躬身拱手,行起了礼。

    不是谁都打算反元再度归宋的,起码,南安军的主将李响就没有这种打算。连带着,他治下众臣也没有。

    降元后,他们的日子还是像以前那么滋润,干嘛费力气再度投宋啊?

    宋朝现在兵锋极盛,但谁说得清楚到底最后是宋赢还是元胜?

    等到大战休止,说不定都过去数十年,他们都成为黄土了。

    伯颜、也速儿的车辇缓缓到城前,两人掀开车帘走出车辇。

    大庾县令跪倒在地,叩首道:“微臣大庾县令刘子琪恭迎两位元帅。”

    他后头大庾诸臣跟着跪倒:“微臣等恭迎两位元帅。”

    如果说伯颜、也速儿在元朝是大象,那他们这样的级别,只能算是蚂蚁。

    两人眼睛轻飘飘扫过诸臣,伯颜道:“都起来吧,城内大军驻扎之地可以准备好?”

    刘子琪答道:“回元帅,接到军令以后,我等已清理出民宅,等待大军驻扎。”

    “嗯。”

    伯颜轻轻点头,“这件事你做得不错。”

    然后,他便和也速儿向着城内走去。后头亲卫们连忙跟上。

    刘子琪和大庾城诸芝麻官恭恭敬敬让到两旁,让开道路让大军入城。

    等到伯颜和也速儿走到甬道内,刘子琪才连忙追上去,却是打开两把纸伞,为两人撑伞。

    旁边县丞本打算帮着撑伞,却是被刘子琪用眼神给刺了回去。

    不识趣。

    为两位元帅撑伞的机会岂是你能抢的?

    县丞终究只是二把手而已,虽然心中不忿,却也只得老老实实退开。

    这就是原来南宋的官。刘子琪和这位县丞算是鲜明代表。

    上梁不正下梁歪,陈宜中当宰相的时候,宋朝上下就已极流行这样的溜须拍马。有些官员为争夺溜须拍马的机会,其作为简直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

    谁都想在上司面前争个露脸的机会,而伯颜、也速儿两人,更是元朝顶天的大官儿。

    刘子琪老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满脸谄媚,像朵雏菊。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也速儿对他的举动,却是嗤之以鼻,走出雨伞覆盖范围去。

    也速儿虽是女人,但生自草原,是很有个性的,最瞧不得这些大宋旧官的溜须拍马。

    刘子琪面色微愣,后头,县丞眼中却是露出些微幸灾乐祸之色。

    勾心斗角可谓无处不在。

    后头,十余万大军缓缓入城。而刚入城,就兴起了大乱。

    他们跟着伯颜、也速儿吃败仗,心中已是极为憋屈了,有人看到城中有女子,甚至有将军带着士卒就向着那些女子跑去。

    城门口顿时慌乱起来。

    刘子琪听到后头响动,回头去看,脸色微变,“元帅”

    伯颜回头,却道:“任由他们。”

    他根本没有将宋朝的百姓当成人看。而在元朝中,大多数大臣都是他这样的态度。

    汉民只是劣等民族而已,在他们眼里,和猪狗无异。

    刘子琪轻轻低下头去,却是什么都不敢再说。

    跟在他们后面的大庾臣子中,有人眼中闪过极为痛恨之色。不是人人都像刘子琪这般没心没肺。

    声声女子尖叫和元军将士的猖狂笑声,让得大庾城在这刻仿佛沦为了人间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