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历〕〔诸天尽头〕〔一人之力〕〔医武高手闯天下〕〔不可思议的奇幻之〕〔万界玄修群〕〔万古第一龙〕〔精灵之我的亲和力〕〔上门女婿的逆袭〕〔帝都狂仙〕〔异界至尊妖圣〕〔盖世天帝〕〔大帝纪〕〔半缘修道半缘君〕〔神话少女〕〔采集万界〕〔撞鬼后我能回档〕〔乱世婚宠:少帅,〕〔最后一个起灵人〕〔天降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383.赵昺求封
    军人就是军人。

    民间百姓赵洞庭不想去禁锢他们的信仰,但军中士卒信佛,这于他而言并非是什么好事。

    要是士卒都去吃斋念佛了,谁来打仗?

    赵洞庭还真感受到点威胁。因为,他恍然发觉,其实他并没有太多凝聚人心的手段。

    现在雷州百姓们感激他给予他们安稳的生活,那日后呢?

    当平稳的生活已经成为常态呢?

    所有的感恩,都往往会在岁月的流逝中缓缓归于平静。

    可是能怎么办呢?

    赵洞庭站在甲板上,看着无得泛金光的背影怔怔出神。

    船队很快便到了碙州岛。

    数百伤残老卒没有再在渡口相迎,而是在定军山上严阵以待。

    这次祭天祈福,他们作为单独的方阵出席。

    赵洞庭带着众臣和士卒们步行上山。

    原本埋藏无数尸骨的碙州岛,这时也早已再没有任何的血腥味漂浮了。

    杂草将曾经厮杀的痕迹覆盖。

    但赵洞庭从山路上走过,脑海中还是不禁浮现当时的种种。

    迫杨淑妃让权、提拔岳鹏、乐婵姐妹的行刺、小金的灵性,历历在目。

    这里是大宋的中兴地,亦是他的发源之地。也是他新生的地方。

    对于碙州岛,赵洞庭心中始终保持着别样的感情。于他而言,这里才是他的故土。

    在这里,总有种亲近的感觉。

    到烈士碑前,赵洞庭步步登天坛。雷州各道士、僧人,还有无得紧随其后。

    老龟果真神异,爬起阶梯来竟然都是如履平地。

    道士队伍中,无量观五位真人悉数到齐,仙风道骨,但却总盖不住白玉蟾的灵性。

    这小道士在人群中总是那般扎眼,仿佛自带光环。

    道、佛分左右盘坐。

    无得与世无争般地坐在众僧盘坐之处的最角落里,却仍是仿若中心。

    众僧都连连向他投去虔诚目光。

    能成在世佛的,已有资历在个寺庙中塑造金身佛像。在佛门弟子心中,那就是佛。

    礼炮声响。

    有道士送上来冗长的祷文,赵洞庭照本宣科。

    鼎声响。

    钟声响。

    场面恍然间变得颇为浩瀚。

    这些声音,冥冥中好似天音。

    道士、僧人们都已入定,嘴里念念有词。这些声音好似具备魔力,在人耳畔不断回旋。

    而念着祷文的赵洞庭却是忽地眼中发亮,好似醍醐灌顶。

    他突然想到该如何凝聚民间和军中的向心力了。

    国旗、国歌啊!

    大宋军旗繁复,但却并没有正式的国旗。

    国歌就更不用说了。

    中国最早的国旗,还是在明朝时才出现的。

    在朗诵经文声中,赵洞庭处于半出神状态的将祷文念完,向着烈士碑和义士祠跪倒。

    他心里已经在琢磨将国旗设计成什么样子了。

    天坛下,大宋将士、群臣尽皆跪倒在地,连杨淑妃、颖儿、赵昺都跪倒。

    他们对天有着格外的虔诚。

    众道士、僧人的念诵经文的声音嘎然而止。只有无得不为所动。

    他虽然仍然盘坐在老龟背上,但仿佛灵魂已经飘荡到空中,整个人如磐石般没有丝毫颤动。

    低沉的经文自他嘴里念叨出来,有着直润人心的力量。

    这是内力高深至极的表现。虽是念经,但已经算得上是种音功了。

    九叩首。

    当赵洞庭站起身来时,祭天祈福便算是完成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振奋人心的话,径直走下天坛,而后率众臣往山下而去。

    定军山上很快空荡起来,仅于数百伤残老卒和无得。

    无得始终没有睁眼,似乎真要将滞留在这里的亡魂全部超度了去。

    但到底有没有亡魂,谁又能说得明白呢?

    赵洞庭也没有去打扰他,请他去宫中做客的意思。

    他不懂那些高深莫测的东西,光是想想,也不觉得和无得会有什么共同话题。

    他超度他的亡魂,他做他的皇帝,互不干扰,这样就挺好。

    再回到海康,已是正午了。

    众臣散去,赵洞庭带着杨淑妃、颖儿、张茹、赵昺回到寝宫。

    有宫女端着膳食到寝宫内。

    赵洞庭匆匆用过膳,就准备回房间去画他的国旗。但这时,赵昺却是突然将他叫住,“皇兄。”

    他较之赵洞庭也就小两岁,现在看起来虽然仍旧稚嫩,但倒也能勉强算是个成年人了。

    皇室的孩子都早熟,赵昺也这样。表情严肃,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赵洞庭见他郑重其事的模样,微愣,“有事?”

    赵昺躬身道:“赵昺请求皇兄赐予封地。”

    “嗯?”

    赵洞庭露出惊色,随即皱眉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看向杨淑妃,发现杨淑妃也是讶然。显然,这事赵昺并没有和杨淑妃提及过。

    或许这终究是因为杨淑妃不是赵昺的亲娘吧,赵洞庭心里微微叹息。

    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他岂能没有半点了解?

    赵昺平时话不多,行事间有板有眼,很是正经,但心思却是较之同龄人要深沉许多。

    赵洞庭不由自主的想,赵昺突然想要封地,是什么想法?

    脱离行宫这个大牢笼么?还是脱离自己的羽翼?

    他眼睛再度落到赵昺的身上。

    赵昺道:“赵昺年岁不小,自觉该是时候出去历练了。”

    历练么?

    赵洞庭微微沉默。

    其实,赵昺纵是不提,他也没打算让自己这弟弟在宫中做个安乐王爷。他出生皇室,那位大宋出力只是早晚的事,只是赵洞庭见他年岁小,暂且还没有让他出去历练的心思而已。现在,赵昺自己提出来,赵洞庭心中免不得有些失望。

    这是不安分的表现。

    而对于皇上而言,皇室中任何哪位皇亲的不安分,都是种危险信号。

    可要是不让赵昺去,兄弟俩之间怕是会生间隙。

    赵洞庭不想赵昺对自己心存怨恨。

    沉默过后,他点头道:“如此也好,朕本也有打算让你出去历练历练的,毕竟在宫中看再多的书,也不如出去见见世面。你现在自己提出来,足以说明你有为大宋出力的心,朕很高兴。”

    他走到赵昺身前,拍着赵昺的肩膀,道:“现在咱们赵家就剩下你我兄弟两个了,你要和朕齐心,大宋才能复兴。”

    赵昺躬身,“臣弟多谢皇兄。”

    杨淑妃眼眶微红。

    赵洞庭点点头,松开按在赵昺肩膀上的手,“你想去哪?”

    赵昺道:“臣弟想求皇兄将邕州赐给臣弟做封地。”

    “邕州?”

    赵洞庭皱着眉头,干脆坐回到椅子上,“你怎的会想去邕州?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邕州位于广南西路最西侧,各民族混居,又临近大理、越李朝,离蜀中都不远,其局势可以说是整个广南西路最为复杂的。现在,广南西路各地府衙都已安稳,唯独邕州、自杞、特磨道那边还有乱民为祸,民间的势力和之前官府的势力始终阻碍着大宋朝廷在那里安下府衙。

    赵洞庭倒不是舍不得将那地方给赵昺,只是以赵昺年纪,他真担心他能不能管理好那里。

    赵昺到底年岁不大,治理地方,又岂会是他想象的那般容易?

    赵洞庭这样说,其实已经有劝赵昺改个地方的意思。甚至,要雷州做封地,赵洞庭都会答应。

    然而,赵昺却是说道:“臣弟想为皇兄分忧。”

    见他这样说,赵洞庭便不好说什么了,偏头看向杨淑妃而去。

    杨淑妃张张嘴,却也不知道怎么说。她不是赵昺亲娘,又知道赵昺心里敏感,有些话的确不便出口。

    赵洞庭见杨淑妃不开口,又看向满脸诚恳的赵昺,只得道:“既然你坚持,那便好吧!朕明日早朝时向朝臣宣布将邕州连带着自杞、特磨道两地都归于你的封地,由你兼任邕州、自杞、特磨道的知州。不过朕先和你说好,要是你管理不好地方,那朕可会再将你宣回来,到时候,你先给朕在朝中历练几年再说。”

    说出这番话时,赵洞庭的语气还是很平和的,很有做兄长的样子。

    其实在他心里,也是真正将赵昺当作弟弟看待。在这个年代,他的血缘亲人亦是不多了。

    赵昺跪倒在地,“臣弟叩谢皇上。”

    “起来吧!”

    赵洞庭笑笑,向着卧室里走去。但转身后,脸色却是有些凝重起来。

    赵昺选择邕州做封地,这让得敏感的他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