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历〕〔诸天尽头〕〔一人之力〕〔医武高手闯天下〕〔不可思议的奇幻之〕〔万界玄修群〕〔万古第一龙〕〔精灵之我的亲和力〕〔上门女婿的逆袭〕〔帝都狂仙〕〔异界至尊妖圣〕〔盖世天帝〕〔大帝纪〕〔半缘修道半缘君〕〔神话少女〕〔采集万界〕〔撞鬼后我能回档〕〔乱世婚宠:少帅,〕〔最后一个起灵人〕〔天降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395.直闯府衙
    各衙门才到各地不久,竟然就发生这样强区强占的事,这还了得?

    就连洪无天和许夫人两人眼中都满是怒意。

    岑溪位于滕州,而在这滕州之地,大宋军卒和元军交锋时,折损十余万,可谓处处都有军卒的血。

    这里淌着无数宋军将士的血与泪,是他们用血肉打回来的,怎能容这些家伙如此亵渎?

    赵洞庭猛地站起身,道:“马老爷稍安,待我去府衙看看。”

    马老爷道:“老朽随公子前去。”

    他还算是个厚道人,没想全靠着赵洞庭出头,将自己给摘出去。

    但赵洞庭却是道:“无妨,马老爷你们就留在家中便是。”

    他可不愿让马老爷知道他的身份。

    说着他对洪无天和许夫人打个眼色,便往外面走去。

    马家小辈们只隐约知道赵洞庭有些身份,现在见他这样,不禁微愣。

    直闯府衙?

    赵公子的家室怕是还要在他们的想象之上。

    李狗蛋跑到赵洞庭面前,“洞庭哥哥,我也跟你去。”

    他眼中有些担忧,显然是极为在乎赵洞庭的。

    赵洞庭眼中怒意稍散,摸摸李狗蛋的脑袋,“狗蛋你就在马老爷家等着哥哥回来。”

    说罢,便在李狗蛋稍微失望的眼神中,带着洪无天和许夫人往外走去。

    出了马家宅子,赵洞庭浑身已是杀气汹涌。

    大宋这都还未安定,府衙内竟然就有人助纣为虐。这简直出乎赵洞庭的想象。

    一路气冲冲到府衙,赵洞庭无视府衙外看守的数个士卒,直接往里走去。

    他在朝中有严令,任何府衙都不得将百姓拦在外头。有要刻意营造官亲于民的意思。

    但是,还没踏上府衙门口的台阶,就有士卒忽在旁边喝道:“做什么的?”

    赵洞庭停下脚步,眼睛微眯,“几位可是这岑溪县本地人?”

    士卒们不解,有人道:“这该是你问的?”

    个个趾高气昂。

    赵洞庭自顾自地点头,“听你们的口音像是岑溪的,在府衙中当差多少时日了?”

    但得到的结果,却是众士卒不耐地冲着他挥手,“滚滚滚!”

    赵洞庭冷笑。

    洪无天身影突然掠到,形如飘絮。只是短短数秒,数个守门的士卒便都躺在了地上。

    他们哼哼唧唧,看向洪无天的眼神中露出极为惊惧之色。

    腹部剧烈的疼痛,已是让得他们连喊都喊不出来,额头直冒冷汗。

    赵洞庭道:“我问你们在府衙中当差多少时日了!”

    有个士卒哆哆嗦嗦答道:“有、有七八个年头了。”

    赵洞庭眼中闪过厉芒。

    原来他们竟是老卒,也就是说,在广西沦陷以前,他们就是府衙内的人。

    新到的县令将从海康带来的士卒派去守城门,却让这些老油子在这里守府衙,其心何意?

    冷哼两声,赵洞庭向着府衙里走去。

    府衙里很冷清,颇有侯门深似海的凝重感。

    赵洞庭便又退出来,到府衙门口大鼓旁,拿起鼓槌,将大鼓敲得咚咚作响。

    如此,足足敲了数分钟,里面才有人气急败坏跑出来,“谁他妈的击鼓?找死啊?”

    赵洞庭道:“我击鼓,有冤情请县太老爷定夺。”

    来人也是个小吏,穿着捕快服饰,不耐烦地摆摆手,“老爷没空,滚吧!”

    赵洞庭连再说话的心情都没有,迈步向着里头走去。

    “你聋了!”

    捕快挡到他面前,竟是用手推他,“老子让你滚!”

    一窝的老鼠屎!

    赵洞庭怒至心头,眼中怒意汹涌,豁然出手。

    “啊!”

    随着声惨叫,捕快被赵洞庭双掌拍在胸口,向后飞跌而去。

    他足足飞跌出数米远,到府衙内,胸膛都已是肉眼可见的塌陷下去,鼻子和嘴巴里汩汩淌着血,眼看就是要不活了,眼睛却还瞪着赵洞庭,满是惊惧,他显然没有意料到赵洞庭竟然会悍然对他下杀手。

    门外众守门士卒也是面色惨白。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赵洞庭背负着双手又往府衙内走去。

    连穿过几座门楼,两旁房屋外虽挂着各部牌匾,但并看不到人影。

    直到最里头,面前的房屋较之前面的要更为华丽,门楼也要高些。显然这里是县太爷办公的地方。

    大堂门没有关,还可隐约见得里面悬挂着的“明镜高悬”的牌匾。

    “明镜高悬?”

    赵洞庭嘴角扯出冷笑,“我这倒是选了个好官。”

    大宋最初的这批官员,都是他从陆秀夫等人呈上来的推荐书上面挑选出来的。只是,这岑溪县的县令是谁,他倒是也没有印象了。

    终于有捕快从左侧的房间走出来,“做什么的?”

    赵洞庭偏头看过去,从他出来的那房间里,隐然有闹哄哄的声音传出来。

    好似有人在喊着下注什么的。

    赌博?

    赵洞庭转身向着捕快走去,“光天化日,你们拿着朝廷的俸禄却不当差,居然在这里聚众赌博?”

    捕快乐了,肆无忌惮,“你敢管老子们的事?”

    赵洞庭衣服因为赶路已是颇为邋遢,看起来和难民都没有什么区别。自不会被这捕快放在眼中。

    “呵呵。”

    赵洞庭道:“这世间还没有我不敢管的事。”

    说着,他从衣袖中掏出块金灿灿的金牌出来,伸手举在捕快眼前。

    捕快盯着金牌,眼睛逐渐瞪得滚圆,浮现浓浓惊恐。

    古代金牌分为若干种,最为著名的无疑是免死金牌,其余还有诸如钦差所持的“代朕巡察”,皇室宗亲所持的龙令、凤令等等。这些金牌又分等级,代朕巡察分为三品,而龙凤令则分为九等。而在这些金牌之上,还有代表赵洞庭身份的五爪金龙令。

    这种令牌,从不赐人,向来都是由皇帝亲自执掌。

    九龙令,也只是刻着九条三爪蛟龙而已。

    赵洞庭此时所持的,并非是五爪金龙令,却也是九龙令。

    这代表着最为高等的钦差,说是皇上亲临都不为过。这捕快怎能不惊?怎能不怕?

    咽了口口水,捕快当即就要跪倒。

    不过,他却是被赵洞庭给拦住,道:“带我去见你们老爷!”

    哼,他现在还不想打扰那些衙门小吏们的“快活。”

    “老爷他”

    捕快有些迟疑。

    赵洞庭从腰间拔出湛卢,“不带,立斩!”

    中年捕快脸上都见不到血色了,连忙向着旁边左侧鹅卵石路走去,“钦差大人请随我来。”

    他极尽谄媚之色,怕是知道自己这回讨不到好,还想求条活路。

    赵洞庭也不说什么,只是跟着他往里头走去。

    过县令正堂,后头是县令的居所。衙门中,只有县令才被赐予宅子在府衙内。

    其余,如县里提刑、监察等各部长官,另有衙门,却不是在这里办公。

    转过弯,眼前竟是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假山绿植,竟是被马老爷的宅子还要显得奢华许多。

    赵洞庭不禁又是轻轻冷哼了声。

    才到岑溪不过短短两个来月,这个县令竟然就捞到钱将府衙布置成这样,也算他本事。

    这里简直就是个豪门大院。

    沿着光滑圆润的鹅卵石小路足足走数分钟,才终于到后面的居所。

    红墙绿瓦,梨树成群。

    才走到房屋前,就听到里面隐隐传来笑声。

    “老”

    捕快刚要出声喊,就被赵洞庭捂住嘴,道:“休要出声。”

    随即他步步向着房屋走去。

    到门口,便看到大堂里正坐着两人。这两人得有五旬左右,可他们腿上,竟然都还坐着千娇百媚,穿着性感暴露的妙龄女子。

    捕快跟在赵洞庭旁边,老老实实不敢出声。

    赵洞庭见着两个饮酒作乐的老家伙,幽幽道:“两位大人好高的雅兴啊!”

    两个老家伙这才发现他,有个皱眉道:“你是何人?怎敢直闯后院?”

    另外那个则是瞪着捕快,“你怎的什么人都往后头领?”

    捕快满脸苦涩,结结巴巴地张嘴,“老、老爷,这、这位是钦差大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