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落落晋绍承〕〔最强武皇〕〔第一妖主〕〔游戏花都之全能高〕〔废婿神医在都市〕〔我叫狐白〕〔银龙的黑科技〕〔回到过去当特工〕〔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焚天吞星〕〔青龙传纪〕〔明日浩劫〕〔近身妖孽兵王〕〔奇门医仙混花都〕〔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贴身狂少〕〔武神主宰〕〔超品渔夫〕〔骑士的路〕〔八岁帝女:重生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420.观剑子邀斗
    洞庭祖师和青荟子师祖之间的事,表面上就这样平息下去。

    洞庭师祖是被小三儿带着去后山捉野兔的“事实”在观内传扬开来,大多数道士自也不会再将赵洞庭当做是淫贼。

    只是,赵洞庭难免还是有些被孤立出去。

    众道士见到他,都会喊祖师,但却不再有人对他很亲近,连搭话的都没有。

    观内那些小娃娃道士们,兴许也是受到长辈们嘱咐,也都不再过来找赵洞庭讲故事。

    赵洞庭显得形单影只。

    幸得他也不在乎这些,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修行修行。

    这日很快过去。

    到翌日,赵洞庭在院内修习过剑意后,自顾自到食堂用过早餐,然后便独自去了崖边。

    柳飘絮总是来得很早,赵洞庭到时,她已经在崖畔打坐。

    听得脚步声,两人眼神对视,目光都不怎么友善。

    “哼!”

    柳飘絮冷冷哼了声,偏回头去,继续入定。

    赵洞庭也不理她,自顾自抱起石墩,然后又在崖边跑起来。

    他自然不会因为昨天的事就可以回避柳飘絮,那样只会显得做贼心虚。昨天那事,根本就不是他的过错。

    其后,陆续有道士来到。

    见到赵洞庭和柳飘絮相安无事,他们都是微怔,然后看向赵洞庭的眼神又悄然有了些变化。

    连青荟子师祖都不追究了,看来真是误会。

    很多道士还是心性很淡然的,当下心中对赵洞庭的偏见全然消散,有人甚至心中有愧,给赵洞庭揖礼,“祖师。”

    汗流浃背的赵洞庭自也不会和他们计较,点点头,继续跑。

    这日,昨天挨了斯顿打,脸上如同开了染坊的元真子天师没好意思出现。

    至于为何是四顿,因为在他向道侣玉湘子坦白后,又被玉湘子狠狠收拾了顿。

    赵洞庭自制力极强,在练到实在动弹不得之后,才躺在地上,吞服下复元丹,等体力稍微恢复,便又离开。

    这人忙碌惯了,也很难适应悠闲的生活。

    到房间里洗过澡后,他背负着湛卢剑在龙虎山内转悠起来。只是,没有再去后山,不想再遇到有女道士在水潭里洗澡。

    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那就真是百口莫辩了。

    在前山,他找到处风景秀丽,有瀑布悬下的地方,褪掉外套,走进了瀑布下。

    时间紧迫,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体质提升上去。而这,恰恰是他的短板。

    内气强,不代表体质就也很强。以前这副躯体实在太过脆弱,到现在,在同级强者中,理应是属于落后的。

    垂流直下的瀑布撞击在赵洞庭的背上,很快将他背部的皮肤打得通红。

    身前,数米下头是清澈的水潭。潭中,有许多石头,还能看到鱼儿在其中摇曳着尾巴。

    赵洞庭咬牙坚持着,看着潭中的鱼儿,思绪渐渐飘远。

    他在努力,也不知道,现在吴阿淼那个家伙现在怎么样。

    对于这个立志成为天下最强剑客的有趣的家伙,赵洞庭心中始终有着几分牵挂。两人相处时间不长,但友谊是真实的。

    还有韵景,也不知道她跟着君天放学剑舞,现在学得怎么样。

    她说以后只为李元秀活着,那应该要活出她的精彩才是吧?

    仅过去十余分钟,忽然有人接近这瀑布。

    “祖师。”

    冷淡的喊声打断了赵洞庭的出神。

    赵洞庭偏头看过去,没有说话。

    对于这个青松子最小的徒弟,他并不喜欢。这个家伙嫉妒心太强了,根本没有个道士的样子。

    年轻道士却也不以为然,只冷着脸道:“观剑子向您讨教。”

    这个“您”字,他咬得很重。

    赵洞庭走出瀑布,“理由。”

    剑眉笔挺显得很是刚毅的年轻道士道:“我想看看您比我强在哪里。”

    赵洞庭轻笑,“这很重要?”

    观剑子的直率倒是颇为出乎他的意料,“我曾想拜元真子天师为师,可被元真子天师拒绝了。”

    赵洞庭撇撇嘴,“所以你想证明你比我更强?让我师尊知道他错了?可龙虎山收徒,向来不都是讲究缘分的?”

    观剑子揖礼,“请您赐教。”

    他的执念很强,似乎不和赵洞庭分个高下,便永远没法过去心中这个坎。

    赵洞庭却是摇头,“不打。”

    观剑子皱眉,“为什么?”

    赵洞庭道:“打输了,丢脸的是我。打赢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观剑子嗤笑,“你连这点胆色都没有么?”

    他已是连敬语都懒得用了。

    赵洞庭摆摆手,“滚蛋吧,别打扰本祖师修行,不然本祖师让你师傅教训你。”

    “你!”

    观剑子登时脸都气红了。

    他显然没有料到赵洞庭竟然会这样回答。

    赵洞庭却是懒得再理他,又走回到瀑布下。

    观剑子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你躲不掉的。”

    说完扭头就走。

    赵洞庭嘴里轻轻吐出三个字,“有毛病。”

    但他也知道,估计自己以后会被这个家伙给缠住。真不明白,明明是道士,怎么争强好胜的心思会这么强。

    很快过去数天时间。

    观剑子倒是没有做出格的事,只是每天都会向赵洞庭讨教,然后,被赵洞庭用话怼走。

    赵洞庭原本细腻的皮肤以极快的速度变得粗糙起来。

    这日,龙虎山上却是迎来贵客。

    有数百轻骑快速驰到山下,然后步行上山。这支军卒,打的是元朝旗号。

    在他们还没有到正一观内时,就有道士跑回观中报信。然后,这消息被层层传报上去,最终惊动元真子。

    伯颜和也速儿两位元帅前来龙虎山祈福。

    青松子亲自到元真子院外求见,将这件事告诉元真子,直将元真子给吓得不行,“他们两怎的来了?”

    伯颜和也速儿的突然来到龙虎山,让他不得不怀疑是否是赵洞庭来到山上的消息走漏了。

    想到这里,元真子忙又问:“有多少人?”

    青松子从未见过这位懒散天师露出过这般凝重的神色,道:“约莫五百左右士卒,全是轻骑。”

    “那应该真是是来祈福的,你速速去牌坊相迎。”

    元真子悄然松了口气,对青松子吩咐道。伯颜、也速儿到底是元朝位极人臣的大臣,龙虎山不能失了礼节。

    “是。”

    青松子答应了声,往院外走去。

    他前脚刚走,元真子也跟着离开了院子。

    他以极快的速度跑到赵洞庭居住的地方,却没找到赵洞庭,又忙去其余地方寻找。

    而这个时候,赵洞庭已经在瀑布下炼体。他的这个习惯,除去观剑子外,很少有人知道。

    元真子这边漫山遍野地寻找,那头,青松子带着数个同辈师兄弟也很快在龙虎山牌坊处等到了上山的伯颜和也速儿。

    两位元帅都是步行上山,看神态,精神倒也还算不错。显然,忽必烈那边应该是默认他们两人呆在江南西路了。

    “青松子等恭迎两位元帅驾临龙虎山。”

    等得伯颜、也速儿带着人道牌坊前十余米,青松子便带着人往上迎去。

    中原不是大理,如道教、佛教,都需得倚仗皇权的鼻息。

    看着伯颜、也速儿只是带着数十亲卫上山,青松子等人也悄然松口气。只要不是来找麻烦的便好。

    他们虽然并不知道赵洞庭的真实身份,但说实话,也并不想朝廷中人来到山里,特别是伯颜、也速儿这样连招呼都没有打的。

    伯颜、也速儿自然也听说过青松子的名字,拱手客气道:“掌观小天师客气了。”

    青松子请两人沿着石阶往观内去,不忘询问:“两位元帅怎的突然到访了我们龙虎山?”

    伯颜笑道:“大军准备出征,前来祈福。”

    这话,让得不少道士都稍微变了脸色。

    虽然江南东路处在元朝治下十多年,但他们都是汉人,还是有不少人对元朝颇有不忿的。

    此时,伯颜竟说又要出征,他们心里头怎会没有半点波澜?

    青松子的笑容也是微微僵住,然后便不再说话,只是向着山上走去。

    伯颜眼中掠过深沉笑意,却是又道:“还得有劳诸位道长替我和也速儿副帅开坛祈福呢!”

    他显然是故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