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是我的小思念顾〕〔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奥林匹克〕〔重生我要当学神〕〔鬼命阴倌徐祸〕〔骁勇强护〕〔地球最后一条龙〕〔嫁我不吃亏〕〔天降独宠:邪君惹〕〔梦魇速递〕〔宠后来袭,实景红〕〔我在作死边缘疯狂〕〔君倾心与卿〕〔锦绣农家女〕〔极品天医〕〔妙女多娇〕〔我家大神竟然是个〕〔叹重生〕〔暗恋成欢,女人休〕〔蜜宠前夫请止步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433.元军围山(上)
    在张天洞的草庐中,赵洞庭等人并没有停留多久,便就离开。

    也速儿、伯颜被刺的事在龙虎山刚刚掀起轩然大波,然后便又以极快的速度悄然沉寂下去。

    赵洞庭跟着元真子到山门处,不多时,洪无天也回来了。

    他已经将赵洞庭的命令传达下去,留仙镇暗堂已放出信鸽前往海康。

    信鸽只能单程送信,终究不便。是以,非是紧急军情,通常都不会用信鸽传信,拿之前海康传往留仙镇的那些信来说,因为并不是特别紧急,所以便都是以快马传信。

    海康好似中转中心,赵洞庭的命令,要先以信鸽传到海康,然后才能以信鸽传到福建路去。

    不过虽然时间上大概是赶不及的,但赵洞庭也不那么担心了。

    张天洞拿定主意以后,龙虎山上下显然打算抵死不会承认他们和伯颜、也速儿的死有关,元军也未必就拿龙虎山有办法。

    龙虎山代表的不仅仅只是数千道士而已,还有无数信奉道教的百姓。现在元军在南方形势并不乐观,想必并不愿意看到民间再兴起反元义军。

    其后时间过去五天。

    赵洞庭仍是每日炼体,日日都要脱力无数次。

    观剑子还是如同跟屁虫那样跟在他的后头,这让得赵洞庭有些哭笑不得。

    垂流直下的瀑布中,赵洞庭坚持不住,被冲到水潭里,然后从水潭中冒出头来,浑身湿漉漉爬到岸上,看着抱剑而立的观剑子,“你真想要和我打?”

    观剑子道:“你能被天师看中,想必有过人之处。”

    赵洞庭摇头笑笑,“现在元军对龙虎山虎视眈眈,随时可能赶到龙虎山下,等过段时间,我满足你的愿望。”

    “好。”

    观剑子得到这个答复,淡漠点头,不再缠着赵洞庭,转身离去。

    赵洞庭看着他的背影,露出玩味笑容。

    而就在这日的下午,有道士惶惶跑上山,边跑边喊:“元军上山了!元军上山了!”

    在伯颜、也速儿遇刺过去两天的时候,从金溪、抚州就已经有消息传过来,元军大军从两个县城中出发了。

    这道士的呼喊声,再度让得龙虎山上惶惶起来。

    鲜少有人能够在危机面前做到泰然自若。

    这五天来,已经有不少道士下去了。龙虎山没有多少戒律,他们有很多人在俗世都有自己的家庭。

    对于这些人,元真子、青松子等人并未阻拦,只是持默认态度。

    任何哪个地方都有糟粕,哪怕是龙虎山这样的道教圣地,门下弟子也不可能谁都愿意和龙虎山共存亡。哪怕观内并未露出大劫将至的景象,也总有些人会诞生离去的心思。

    不过这些人日后再想入龙虎山,怕也难了。

    整个龙虎山都被惊动,很快,连赵洞庭都收到消息。

    他从房间里走出来时,已有许多青松子下面的观字辈弟子匆匆向着外头走去。

    众道士如临大敌。

    他也跟着观海子等人往外头跑去。

    到得前殿前头的广场里,这里已是汇聚着上千的龙虎山弟子,个个穿着青色或是杏黄色道袍,手持长剑。

    元真子和观内十余位元字辈祖师亲至,这些人里,最低也是小天师位,都是道门声名显赫的人物。

    赵洞庭走到元真子面前,轻声道:“有信心挡得住他们?”

    元真子竟是咧嘴笑了,“他们要真打算攻山,行军就不会这样缓慢了。师兄猜得没错,他们不敢直接攻山的。”

    对此,元真子显得十分自信。

    赵洞庭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这些天来多少有些消息传到龙虎山上来,那些住在各地的香客们便是最好的耳目。

    元军虽然声势浩荡,但并没有遣先头军直接兵发龙虎山,而是数万大军齐至山下,这不像是要直接进攻的样子。

    不过,最终元军到底会攻还是不会攻,现在显然还没法下定论。

    越来越多的道士汇聚在广场上,很快便有数千之众。

    他们虽然都是修心养性之人,但此时龙虎山受险,也是个个都面色清冷,隐隐有怒容浮现。

    不是人人都知道柳飘絮刺杀伯颜、也速儿的事的,有很多人只是以为是元军来找龙虎山的麻烦。

    对那些生性残暴的元人,有很多道士早就看不顺眼了。

    接连有道士跑上山,说元军离山门越近。

    数万大军蔓延到山脚下,而且从四面八方都有士卒上山而来,呈现合围龙虎山之势。

    这到底还是让得不少道士再度露出忧心之色。

    这到底是数万元军,而不是数万只蚂蚁。不过要走的都已经走了,这时候留下的,自然也不会再走。

    等到有道士前来禀报元军离山门不过数百米时,元真子轻声道:“诸位师弟在此等候,贫道前去迎接元将。”

    说罢,他偏偏然向着山门外走去。

    这个时候,他的背影再也看不到半点吊儿郎当的气息。

    这刻,他恍然真是神仙中人。

    赵洞庭看着元真子背影,眼中有着复杂之色浮现。这才是真正的大修士。

    元真子或许不如张天洞,但也绝对相去不远。

    他们那辈天师府张家,可谓是出现了两个惊才绝艳的弟子。

    元袖子、玉湘子等人眼中露出担忧之色,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跟上前去,只是放眼看着山门前。

    牌坊下。

    元真子孤身而立,眼睛看着山下。

    很快,就有密密麻麻的元军上山。前头,是数个领兵大将。

    才刚刚出现在众人面前,其中有个将领便大声喝道:“众儿郎,备战!”

    不计其数的元军士卒如潮水般涌上,将整个正一观前门都围起来。

    这幕,让赵洞庭恍惚看到自己当初兵围秀林堡时的场景。只是,那时候是他大军围山,现在,却是被元军围住。

    元军的弓箭手们单膝跪在前面,搭箭上弦,高高举起,大有对着观内广场进行抛射之态。

    元真子道袍随风而动,脚下不动,揖礼道:“张大人,贫道龙虎山元真子有礼了。”

    元军为首将领是个粗犷大汉,满脸络腮胡须,面色黝黑。这人却并非是伯颜、也速儿军中之人,而是江南西路、东路两路的参知政事,名为张夔寺。当然,从行政级别上来说,他仍然是伯颜属下官员,毕竟以前伯颜乃是元朝中书右丞相。

    伯颜、也速儿死了,整个南方,张夔寺已经是最为顶级的官员。按元朝律例,在新任元帅未到之前,便是由张夔寺掌兵权。

    他本来呆在隆兴府,听得伯颜、也速儿被刺的消息,火速赶往抚州,然后追上已经出发的军队,掌了兵权。

    见得元真子孤身立在牌坊下,张夔寺眼中泛过阴狠光芒,道:“元真子,你们龙虎山为何刺杀我朝伯颜、也速儿两位元帅?”

    他先声夺人,竟是才刚刚开口,就要将伯颜、也速儿的死怪罪在龙虎山头上。

    这显然是有他自己的心思的。

    伯颜、也速儿已经死了,是谁杀的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将那个“凶手”揪出来。

    对于张夔寺来说,只要揪出凶手,并且让凶手付出代价,为伯颜、也速儿报了仇,那他就挽回了元朝颜面,赚得了功劳。

    伯颜、也速儿死之前传令大军兵围龙虎山,这个锅,不让龙虎山背,让谁去背?

    是以其实在来的路上,张夔寺就想得很明白,先将罪名安在龙虎山头上,然后再血洗龙虎山。

    之前他和元真子还见过面,只是现在,自然不会卖半点情面。

    而他的态度,的确让得元真子颇有些惊讶。

    而后,元真子道:“张大人,伯颜、也速儿两位元帅虽死在龙虎山境内,但大人也不能说两位元帅之死就和我们龙虎山有关吧?”

    他显然打算将张天洞的“赖”字诀进行到底。

    长相粗犷不似文臣的张夔寺冷笑,“两位元帅出事前,命大军兵围龙虎山,不是你们,还能有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