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谋诡计:薄先生〕〔前妻太动人,复婚〕〔大隋第三世〕〔三宝难养:总裁老〕〔帝爵豪温暖〕〔全职武神系统〕〔钟浈封北宸〕〔爱的纠结方程〕〔食物链顶端的忍者〕〔乱世小郎君〕〔超强驯兽师〕〔我家二师兄运筹帷〕〔逃命吧作者君〕〔逆流纯金年代〕〔极品佳婿〕〔重生军嫂初养成〕〔总裁表示:夫人够〕〔透视神婿〕〔西游大妖王〕〔五零俏花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439.黄教和尚
    元真子带着众道士跑到后山,在张天洞的草庐前面停下。

    整个龙虎山上风声鹤唳。

    张天洞、赵洞庭、洪无天等人此时都在草庐内。

    元军攻山,传功之事说不得要拖延。龙虎山生死存亡,不能缺少张天洞这个极强的战力。

    屋子里,气氛难免显得有些沉重。元军攻山是早已料定的事,可事到临头,任谁想到龙虎山即将血流成河,心里都不是滋味。

    元真子让众道士在外等候,和元袖子等元字辈祖师走到草庐房间内。

    元真子道:“师兄,咱们现在下山吧?”

    元军从四面合围,越早突围越好。

    “不。”

    张天洞却是摆手道:“元军未动,我们绝不能先动。先动手了,不是错也是错。”

    “可是”

    人群中元袖子忍不住皱眉道:“师兄,现在元军已经准备攻山了,难道咱们非得要等到他们先动手吗?到时候弟子们”

    张天洞叹息,“公道自在人心,还有天下人在看。我们龙虎山的血不会白流。”

    他这是宁愿付出更大的代价,也不愿落人口实,真正背下刺杀伯颜、也速儿的罪名。

    赵洞庭在旁边听着,忍不住嘴角直抽。

    天师不愧是天师,这心性非同小可,竟然真是将自己都骗过去了。

    真要论起来,伯颜、也速儿的确是死于柳飘絮之手,龙虎山难辞其咎,但现在听着,倒纯粹是元军栽赃嫁祸似的。

    不过,赵洞庭心里没觉得有半点不好,而是觉得暗爽。

    龙虎山遭了劫,但天下人都会说元朝无道,届时,整个南方抗元的力量将会更大,呼声将会更高。

    这于大宋而言,显然是有利的。

    “确实不宜先动,元军先动,是逼龙虎山反。到时候民心是向着龙虎山的。”

    赵洞庭出声道。

    众元字辈祖师微微恍然。

    之前元军围山时,张天洞只是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他们现在才终于明白张天洞的打算。

    龙虎山可以输,但必须要站在道德的正立面。因为,这是龙虎山传承千余年来,始终恪守的东西。

    只是,这却势必会让龙虎山付出更大的折损。

    回过神后,元真子等人心中都不禁叹息,悄然又往屋外走去。

    这时,躺在床上重伤未愈的柳飘絮突然开口,“天师,将弟子交出去吧!伯颜、也速儿是弟子杀的,理应由弟子来承担责任。”

    这句话,她已经藏在心里许久了。如今元军要攻山,柳飘絮心中对龙虎山充满自责。

    “傻丫头。”

    元袖子眼眶微红,摇着头道:“将你交出去,那我们龙虎山的血就真的白流了。我们不承认行刺伯颜、也速儿,张夔寺都能找人假扮成你,以此为理应攻山,你要是承认伯颜、也速儿是你杀的,那岂不是更给他们口实?”

    她抢在张天洞等人之前说这话,显然是有要护住自己这亲传弟子的意思。

    元袖子没有道侣,终生修行,对柳飘絮这个亲传弟子,是当做亲闺女看待的。

    本来有些意动的元字辈几个祖师们,听到这话,眼中光芒也隐匿下去。

    交出柳飘絮,不仅仅没法让龙虎山免遭劫难,反而会让龙虎山陷入更为难堪的境地。

    赵洞庭在旁边却是沉吟起来,“若是将我们全部交出去呢?”

    有洪无天、许夫人、铁离断在,再加上柳飘絮,四个刺客都在。元军的确没有理由再血洗龙虎山。

    他的话,让得众元字辈天师都是怔住。

    张天洞轻笑着摇头,“若是如此,龙虎山岂不得受万事唾骂?”

    这时,屋外突然传进来声音,“密宗法王弟子罗宗武巴拜会张天师。”

    草庐外。

    赫然已经有不少元军压上来,就在数百米开外,大树后、灌木丛后,到处可见箭矢冒出来的寒光。

    个个龙虎山弟子铿锵将长剑拔出来,神色愤愤。

    山风徐徐而过,却刮不走这里凝聚的杀气。大战,好似随时都要降临。

    张夔寺带着几个将军也赶到了草庐前,在离着道士们两百余米处立足。

    头戴着鸡冠帽的中年喇嘛就站在张夔寺的旁边,瞧瞧众道士,缓步上前,他刚刚的声音并不大,很沉稳,但却是凝而不散,好似带着魔力,传荡开去。

    黄教,属密宗分支。

    密宗法王弟子?

    屋内元字辈祖师们都是露出些微惊讶之色。

    对那随着元朝水涨船高,以至于声名压过密宗正宗的喇嘛教,龙虎山虽处中原,但也有耳闻。

    如今在北方,也就是原北宋被金国掠夺的,后又被元朝侵略的那片土地上,喇嘛教独尊无上,已是将各教派都压得抬不起头。

    密宗法王的弟子在这个时候赶来,莫不是想趁火打劫,先压下龙虎山这南方道教的扛鼎仙山?

    这样想着,众元字辈祖师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有元字辈天师走到屋外,很快又折身回来,对张天洞道:“师兄,再不突围,我们怕是很难突围得出去了。”

    以他们的武道修为,或许能冲得出去,但那些龙虎山弟子们,却势必损失惨重。

    元真子抬头看向张天洞。

    张天洞道:“师弟,你先出去见见罗宗武巴。龙虎山可以亡,但天师道不能亡。”

    他这后半句话,已然表明他的态度。

    元真子点点头,带着众元字辈祖师们往屋外走去。

    他们的出现,登时让得气氛更为凝重起来。不过站在双方中间空地上的喇嘛罗宗武巴仍是面带着微笑,仿佛并没有感应到周遭杀气。

    元真子越众而出,走到罗宗武巴近前,“贫道天师道元真子。”

    “贫僧见过张天师。”

    罗宗武巴持晚辈礼节,揖礼道:“再代法王问候张天师。”

    元真子却没得和他虚与委蛇的心情,眼神扫过近前的元军,直接道:“有什么事,便直说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天师,显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面色黝黑,看起来便是正统蒙古人的罗宗武巴汉语并不是很纯正,笑容缓缓收敛,“法王听闻龙虎山不仅道法精深,当为中原诸教派中的泰山北斗,于武道亦是有着极深造诣,特遣小僧来向龙虎山诸位道长讨教。”

    他前面的话还算客气,可后面这“讨教”两个字就显得很是无礼了。

    这分明是来踢馆的。

    有龙虎山道士气不过,出声道:“我们龙虎山岂是你们这样的化外教派可以讨教的?”

    罗宗武巴豁然偏头,眼中有两道精芒闪烁而过。

    紧接着的瞬间,那刚刚出声的道士竟然是忽的惊呼,而后瞪眼,就软绵绵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无数道士色变,心中惊道:“这化外和尚好高的意境!”

    刚刚,罗宗武巴分明就是以意境将这出声的道士给震慑得晕了过去。

    龙虎山为道教祖庭,山上道士心气高傲无可厚非,可这刻,众道士再无人敢小觑罗宗武巴这个来自黄教的喇嘛。

    看他年岁,不过中年,可修为,已着实能让人心惊了。

    此刻,便是连元真子等人,眼中都是闪过异色,然后脸色悄然变得沉重。

    元真子缓缓道:“道友好深的意境修为,只不知道,道友想要如何讨教。”

    罗宗武巴脸上又浮现高深莫测的笑容,“龙虎山是道,我教是佛,若论法,难免牛马不相及。小僧,便斗胆向龙虎山诸位讨教武道吧!”

    他揖佛礼,看似祥和,但话语和眼神却是咄咄逼人。

    张夔寺在后头眼中闪过几许不满之色,但是,没敢出声说什么。

    如果不是这和尚赶到,说不得他现在已经血洗龙虎山了。

    “好!”

    元真子点头,“不过,胜了又如何?败了又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