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超神慈善家〕〔这个海军不正经〕〔布莱肯林场〕〔震痛随笔〕〔我真不想吃软饭〕〔地表超能保镖〕〔宿主快去收废品〕〔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的动漫聊天群〕〔终极学生高手〕〔妖孽龙皇在都市〕〔我被时间回旋踢〕〔花掉1000000亿〕〔抠神〕〔这个明星有些咸鱼〕〔翊坤宫微风沉醉的〕〔首富悍妻有空间〕〔我家夫君真好看〕〔重生八零甜如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446.民心所向
    往东。

    塔河逐渐变得宽敞起来,周围群山围绕。

    两侧,是绿油油的长在水中的芦苇。

    这真是片山清水秀的地方,可是,眼下谁也没有心情来欣赏这处的美景。

    众道士眼中泪花闪烁,看什么都是迷蒙不清。

    “羽化”的张天师没有羽化,可仅仅过去这么短短的时间,他竟然真的羽化了。

    龙虎山数十年来的顶梁柱,轰然垮塌了。

    元真子虽然也是天师,但要接张天洞的班,显然还有段漫长的路要走。

    后头,隐隐可听见呼马声。

    元军的追兵过来了。

    众道士光靠脚力,显然没法跑得过元军铁骑。

    再往前,塔河仍旧不见尽头。

    河水涛涛,怎么渡河?

    元真子看向赵洞庭,道:“皇上,天师道教给您了。”

    说完,他忽的大喝:“龙虎山上元境以上子弟,随我阻击元军!”

    说着又眼神在众道士脸上扫过,“上元境死绝了,中元境抵挡元军。天师道万事永昌。”

    “尊天师令!”

    龙虎山众人轰然应诺。

    “是龙虎山诸位道长吗?”

    就在这时,自深深的芦苇荡中却是响起呼喊声。

    众人都是偏头向着芦苇荡看去。

    密集的芦苇荡被拨开,一艘艘小船出现在众人眼前。船上,都是寻常百姓打扮的船夫。

    见得龙虎山众人都穿着道袍,这些船夫们脸上各是露出喜色来。

    为首是个年约五旬,虽然精瘦却显得极为精神的船夫,“诸位道长快快上船,我们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元真子等人都是惊讶。

    赵洞庭眼神凝重地盯着这些船夫。细细看过几眼,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些人,应该是真正的船夫。

    元军士卒多时青壮,而这些船夫中有老有少,甚至还有女人。

    这时为首的船夫又道:“听得元贼围了龙虎山,我们知道诸位道长可能会下山,这周围村镇的渔船都在这了。诸位道长快快上船吧!”

    旁边的船夫们也都纷纷开口。

    有的是让龙虎山道士们上船,有的,是说自己曾经在龙虎山受到的帮助。

    人群中,赫然还有人和龙虎山上的道士认识。

    他们真是周围村镇的百姓。

    元真子神色复杂,对着这些百姓们揖礼道:“贫道元真子多谢诸位了。”

    然后回头对着众道士们喊道:“速速上船,先让小娃娃们上去!”

    后头元军追兵的响动越来越大,离着这里显然已经越来越近。但龙虎山数千道士,在这刻都并未露出慌乱。

    数百艘渔船从芦苇荡中划出来,那些背着娃娃们的道士走到河边,将娃娃们放了上去。

    元真子又喊道:“会水的下水,不会水的上船!”

    他和元袖子等元字辈祖师,却是根本没有移动脚步的意思。

    数千道士聚集在河边,有的上船,有的直接往水里面跳去。

    一艘艘渔船载着数人,接连往河对面划去。

    河面上船和人涌动。

    越来越多的人离开。

    等到渔船已经不多,元真子对赵洞庭道:“皇上,请上船吧!”

    后头元军的响动已经很大,马蹄阵阵,渔船肯定没有时间到河对岸后,再划过来载人。

    “我会水。”

    赵洞庭听得元真子的话,却是一头跳进了水里,然后往河对岸游去。

    坐在船上的道士们连连对百姓们道谢。

    这些百姓们则少不得要骂元军几句,听得龙虎山遭劫后,骂得更是凶狠。

    在他们心里,龙虎山就是神仙住的地方。可今天,被十恶不赦的元军给破坏了。

    很快,岸边就没有多少道士的身影。

    会水的都到了河里,不会水的,都到了船上。

    艘艘渔船穿进了芦苇荡,然后又从芦苇荡中穿出来,摇摇晃晃向着河对岸而去。

    到最后,岸边只剩下元真子等数十人。

    他们个个都是浑身沾血,全是龙虎山上最顶尖的高手。

    元真子回头看了看龙虎山,道:“我们也走!”

    数十人踏水渡河。

    这少不得要引起划船的百姓们连连惊叹。

    他们心里想着,原来龙虎山上真有神仙呢!

    作为寻常百姓,他们以前哪里见过能够踏水渡河的高手?

    这样的人,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仙。

    等到众人都快到河对岸,元军铁骑才如同黑云般杀至。

    战马停在河岸边,元军铁骑们看着河对岸密密麻麻的船和人,都傻了眼。

    他们有马,却不能渡河。

    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多的百姓来帮助这些龙虎山道士?

    纵容他们兵强马壮,此刻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不多时,罗宗武巴、张夔寺和不少元军将领也赶到这里,看着已经有不少人上岸的龙虎山道士,只差没有吐血。

    塔河从龙虎山北面的金沙渡分流,蔓延到福建路深处。虽然有的地方能过河,可距离这里还不知道有多远,怎么追?

    张夔寺气急败坏,对着河对岸大吼,“你们这些刁民,竟敢助纣为虐!”

    可划船的百姓们哪里会有人理他?

    一艘艘渔船停靠岸边。

    众龙虎山道士们下船上岸,又对着划船的百姓们揖礼道谢,然后便匆匆向着北面而去。

    之前率先划船出芦苇荡的老汉愤愤看着河对岸的张夔寺等人,道:“乡亲们,咱们的船,都不要了!看他们怎么过河!”

    说着,他在河边抱起一块大石头,直接砸在自己那艘渔船上,将渔船底砸了个通透。

    就这般,在张夔寺等人的目瞪口呆中,一艘艘渔船向着河底沉默而去。

    一众百姓将船砸沉后,也很快消失在了河岸边。

    张夔寺看向罗宗武巴,“法师,这下咱们可如何是好?”

    罗宗武巴冷冷盯了他一眼,“贫僧已是误了师尊的大事,这便回去向师尊请罪。”

    张夔寺嘴巴张着,久久没有合拢。

    罗宗武巴回去请罪?

    这纯粹是扯淡!

    他回了中都,到时候是非黑白还不是全凭他那张嘴?

    有法王站在后头,罗宗武巴能遭遇什么责罚?

    张夔寺知道,龙虎山的道士们跑了,这个锅,十有八九得由他背着。

    没吃着羊肉,反倒惹得一身骚。

    这刻,张夔寺心里头是又憋屈又愤怒,看着罗宗武巴淡然走远的背影,他眼中有着杀意划过。

    但是想到之前罗宗武巴在龙虎山上和青松子等人交手的场景,张夔寺终究还是没能兴起让士卒杀他的胆子。

    而且,他也明白,纵是他下令,这些将军们也未必肯听他的。

    “法师!”

    几经挣扎,张夔寺迈开腿向着罗宗武巴追去。

    罗宗武巴驻足,等张夔寺跑上前,操着别扭的汉语道:“张大人还有什么事?”

    张夔寺低声道:“微臣这就领兵前去追击龙虎山那些道士,还请法师在朝中为微臣多多美言几句,微臣日后法师若有交代,微臣定唯法师马首是瞻。”

    罗宗武巴轻笑,“张大人这是要向贫僧效忠?可贫僧,并不是朝中大员啊!”

    张夔寺嘿嘿赔着笑,“龙虎山道士们跑了,可龙虎山还在。微臣日后再龙虎山上为法师立庙,书法师连败龙虎山青松子、青云子之功德,如何?”

    罗宗武巴微微怔神,然后道:“龙虎山内的东西,得留着。为贫僧立庙没有必要,为我们佛宗诸圣立庙吧!”

    “好。”

    张夔寺微微弯下腰。

    “放心,伯颜、也速儿两位元帅乃是被宋朝洪无天和许夫人斩杀,这事,皇上怪不到你头上。”

    罗宗武巴轻飘飘又说一句话,然后便继续向前走去。

    张夔寺没再追,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一颗心终于是落回肚子里。

    在朝中为臣,可谓是不容易。

    等罗宗武巴走得远了,他再看河对岸,却只依稀能看到龙虎山众人的背影了。

    这让得张夔寺又是恨得直咬牙,而后跑回到军中,喝道:“回军!”

    有元军将领疑惑,“张大人,咱们这便不追了?”

    “还追个屁!”

    张夔寺心里暗骂,嘴里道:“没得船,怎么追?咱们即刻回城整顿兵马,发兵福建!”

    他是个小人,却也是个聪明人,知道龙虎山众道士要去,也是去往福建。因为,南面的江南西路现在还是元朝控制范围。

    是以不管是追龙虎山众道士,还是去帮助福建路的高将军,他都只有发兵福建这条路可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