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爹地,妈咪生气要〕〔修仙十万年〕〔聊斋假太子〕〔神山圣尊〕〔血红轨迹〕〔异界先遣队〕〔好莱坞传奇导演〕〔强宠撩爱:厉少的〕〔一剑长安〕〔大明英侠传〕〔先婚后爱,宠婚甜〕〔绝色美女的极品保〕〔美食小饭店〕〔绝地求生之谁主沉〕〔催更大魔王〕〔穿到七年后我成了〕〔影后常年热搜〕〔双世宠妃,误惹妖〕〔死神的微笑之人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474.无偿蛊解
    又不多时,熊野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出现在前头的山路上。

    他的腿伤显然还没有,走路一瘸一拐,走到赵洞庭面前,喊了声皇上,便再无话。

    作为三水苗族领袖的他,显然短时间内还没法习惯对别人太过尊敬。

    赵洞庭心里也没什么不舒服的,道:“熊供奉,你可否现在就给我们武鼎堂中这位前辈解蛊?”

    对乐无偿、洪无天、铁离断、元离子,他都称前辈,但熊野这样的人,还配不上这个称呼。

    他们两之间,说白了,只是种交易而已。熊野注定没法真正成为赵洞庭亲近的人。

    熊野已经决定投了赵洞庭,对供奉这个称呼也没觉得有什么,僵尸脸上不见什么表情,点点头,解下了腰间的竹筒。

    有很多苗民都喜欢用这种竹筒盛酒。

    他抬手掐住乐无偿的下巴,任由乐无偿挣扎嘶吼,将竹筒中的水倒进了乐无偿的嘴里。

    这不是酒,有着种好似酱油的味道,颜色碧绿纯净,倒是颇有看相。

    约莫灌进去两百毫升这碧绿色的液体以后,熊野才收手,将竹筒重新挂在腰上。

    乐无偿的眼睛渐渐鼓瞪起来,好似有什么在胸口起伏,不过数十秒,猛然弯下腰去。

    “唔”

    极为污秽的东西从他嘴里最吐出来,登时让得空气中弥漫起腥臭的味道。这股味道,直欲让人作呕。

    里面有着黑色的小东西,竟是一只只蛊虫,而且,还有很多褐色的密密麻麻,长得和蝌蚪卵差不多的虫卵。

    连赵洞庭、洪无天几人看着,都不禁将眉头皱起。

    很难想象,竟然会有这么多的蛊虫在乐无偿体内滋生。这实在是太恶心了。

    而这些东西,乐无偿足足呕吐了数分钟之久。

    最后,他终于抬起头。原本有着不正常灰暗的脸色,此时变得有些苍白起来。眼中,却是有极为暴怒的光芒浮现。

    赵洞庭刚要解下腰间的水壶给乐无偿漱口,乐无偿就大叫着,浑身内气汹涌,气势冲天而起。

    他身上捆着的那些藤蔓结成的绳子,在瞬间竟是被他硬生生崩断。

    “啊!”

    怒目圆瞪,睁开绳子的乐无偿两步蹿上前,双掌直直向着近前的熊野拍去。

    地上的落叶随着他的气势纷纷向着前头飘飞去。

    但熊野似乎早有预料,单腿使力,飘然间向后退却而去。眼睛,直勾勾盯着赵洞庭。

    “前辈且慢!”

    赵洞庭不得不出声。

    他最担心的情况终究还是发生了。

    乐无偿还记得自己中蛊术的这段时间内的经历,要不然,他不会刚刚清醒就要这般和熊野搏命。

    “受死!”

    乐无偿却并未将赵洞庭的话听在耳力,仍是追向熊野而去。

    他这辈子从未做过什么恶事,在江湖中享有郎朗名声,但这回,在这武夷山中,他却是不知道取下多少人的性命。

    脑子里,那些杀人的场景不断闪烁着。

    乐无偿清清楚楚的记得疯狂时的自己,是如何将那些苗民们残忍杀害的。连那些襁褓中的婴儿,都被他硬生生的给打死了。

    一张张惊恐、绝望、痛恨的脸,让得他心中升起无限的自责和愤怒。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熊野撕成碎片才好。

    这种情况下,他真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熊野终究被追上,和乐无偿交起手来。黝黑的指甲在阳光照射下,折射着诡异的光泽。

    霎时间内,两人身旁便是飞沙走石,打得砰砰作响。

    熊野虽然大腿受伤,但怎么说也是真武境修为,且修行功法颇为诡异,乐无偿短时间要拿下他,也不是容易的事。

    赵洞庭偏头向着旁边洪无天看去。

    洪无天会意,轻轻叹息了声,蹿上前去加入战团。

    他拦到两人中间,真武中期的气势汹涌而出,拦下乐无偿,道:“乐兄,你且休怒。”

    可乐无偿已是红了眼睛,拳脚仍是不停。

    赵洞庭站在圈外,连三人都拳脚都看不太清楚。只见得落叶、碎石不断随着他们的身形而滚荡着。

    那无形的气劲,好似寒风,刮得脸上都有些热辣辣的疼痛。

    他没有再出声阻止乐无偿。

    因为他很清楚,现在的乐无偿需要发泄。

    谁遇到这样的事,心中都会有无穷的怒火。

    “乐兄,住手!”

    直到数分钟过去,洪无天不断劝说,乐无偿才总算是稍稍平缓,住了手。

    但他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盯着面无表情的熊野,道:“我必取你性命。”

    洪无天稍稍松了口气,叹息道:“乐兄,能否移步说几句?”

    乐无偿又恨恨盯了熊野几眼,才跟着洪无天往旁边走去。

    两人直走出数百米远,到得山边,洪无天才停下脚,叹息道:“乐兄,你不能杀熊野。”

    乐无偿神色冰冷,只道:“我必杀他。”

    洪无天瞧瞧后头,又道:“但你现在还不能杀他。我们都知道你心中愤怒,若是乞丐我遇到这样的事,也必然是不杀熊野此人决不罢休。其实我们,包括皇上在内,早就有想杀熊野的心思了,他以蛊术控制你,杀害那么多的苗民,我们心中都对他有恨意。可为解你的蛊,皇上只能和这熊野虚与委蛇。皇上已经答应他,只要他在武鼎堂内效力,等到大宋光复以后,便封他做苗族的苗王。”

    “这!”

    乐无偿眉头凝起,“皇上怎能答应熊野这样的事,若是如此,乐某宁愿永远不解这蛊。”

    洪无天拍了拍乐无偿肩膀,“你也别急,皇上心中有数的,熊野纵是做了苗王,也不过是个没实权的苗王而已。”

    乐无偿眉头仍旧紧皱,“这样的人,纵是只入武鼎堂,我也不愿。”

    “可难道你要让皇上食言么?”

    洪无天刚说出这话,却是想到赵洞庭诓骗苗民的事,差点忍不住露出笑来,连忙又绷住脸,接着道:“虽然这也没什么,但熊野此人怎么说也是个真武境的强者。有他入武鼎堂,武鼎堂实力能强不少。这样的人,能为皇上所用,也算是为他以往的恶性赎罪,你说是也不是?”

    “可那数百条性命洪兄,我我连那些嗷嗷待哺的孩子都杀了呀!这都是因为熊野!”

    乐无偿声音低沉,脸上的表情都因此而扭曲起来。每每想到这,他就有种难以抑制的自责和恨意汹涌而出。

    “人在做,天在看。”

    洪无天指了指天上,“此事都是熊野造的孽,他会遭到报应的。现在杀他,何不让他为社稷立些功劳呢?”

    可无偿道:“可他这样的人,只能值得皇上信任?”

    洪无天轻笑,“要是他再有恶行,咱们到时候再斩杀他又有何妨呢,如此,皇上也不算食言吧?”

    乐无偿缓缓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他很想现在就杀掉熊野,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洪无天说得有几分道理。

    现在杀了熊野,心里定然能爽快几分,可武鼎堂就会少个大高手。与其杀他,还不如利用他为大宋效力。

    只要熊野呆在武鼎堂内,要杀他,还有的是机会。

    虽然心中难免不甘,但乐无偿睁眼后,到底没有再说要杀熊野的事。

    赵洞庭可以为他而选择向熊野这样的人妥协,而他,又何尝不会因为赵洞庭、因为大宋,选择藏下自己的个人恩怨?

    只是日后熊野若敢有什么歹意,他乐无偿定然是第一个冲上去斩杀他的便是。

    洪无天又拍拍乐无偿的肩膀,道:“这山中的事,非你所愿,别太往心里去了。人生一世,总有些事情控制不了。”

    乐无偿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这辈子杀的人不少,但从未杀过无辜之人。这件事,怕是永远都不能被他淡忘。

    洪无天搭住乐无偿的辈,两人又向着来的方向走去。

    赵洞庭、铁离断、元离子、熊野还在原地。

    见得两人回来,熊野站在十米开外,僵尸脸冰冷。赵洞庭匆匆走上前,到乐无偿面前,“前辈”

    乐无偿神色复杂,“皇上,我拖累你们了。”

    如果不是他,赵洞庭不会这个时候还留在武夷山内,更不会主动跟熊野说日后让他成为苗王。

    赵洞庭露出笑容来,“前辈何须和我这么见外。”

    对乐无偿,他比对洪无天都还要亲近不少。毕竟,他现在还惦记着人家的女儿,眼前这位,以后十有八九是他的岳父。

    没有再多说,六人继续向着山外走去,只有熊野落在后头十余米。

    不过以他性子,自然也没有要融入赵洞庭他们这个圈子的意思。他也知道自己不受待见。

    六个人,五个真武境高手,这样的阵仗,可谓是吓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腹黑女帝择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