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要做阎罗〕〔重生宋末之山河动〕〔萌宝来袭:薄先生〕〔邪肆太子妃〕〔神魂丹圣〕〔神秘豪婚:老公轻〕〔最佳上门女婿〕〔我们的青春不加糖〕〔我的无限怪兽分身〕〔我成了小乌鸦嘴他〕〔神魔之上〕〔绝顶战神〕〔后青年时代〕〔妃倾盛世〕〔承微妙笔〕〔大道浮图〕〔名门宠婚:重生娇〕〔从今天开始做女婿〕〔替嫁娇妻:神秘老〕〔重生甜妻:傅少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499.诛心为上
    无数元军震惊抬头,怔怔看着赵洞庭。

    此时面目狰狞的他,真的恍若魔神。

    三人挡万军,这个经历,怕是这辈子也不会在这些元军士卒心中被遗忘。

    城门下上千具破碎的尸首,也能让得这些元军士卒不敢再有半点小觑江湖高手。

    但厮杀,还是继续延续了下去。

    在诸多将领的呼喝声中,又有元军冲向甬道。

    赵洞庭三人再度蹿下城头。

    只是之前轰天雷没能立功,元军低阶将领们也没谁再打算用轰天雷去炸他们了。

    赵洞庭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眼下,似乎真的只有活生生将他们耗死这一种办法。

    城门外,地上的尸首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而元休子、元淳子、元离子三人跑到其余三面城门外后,也俱是已一人之力拦下了数千元军。

    他们冲到元军阵中大肆斩杀。

    道道剑芒如同白驹过隙,几乎无迹可寻,但总总能伴随着元军的死亡。

    日头渐渐向西沉去。

    在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人后,赵洞庭的内气终究是枯竭起来。

    没有内气的江湖高手便如同寻常人,空有精妙的剑法,却也难以再像之前那样所向披靡。

    赵洞庭不愿冒险,在内气将要枯竭之际,飞身跃到了城头上去。然后跑到远处,盘膝打坐起来。

    元真子、熊野两人挡在城门外,仍在厮杀。

    元军一波接着一波的涌上来,然后一波接连一波的倒在地上。

    只不多时,各城门外,元真子、元休子等人,身上都各是能滴得出血来。

    即便是真武境强者,在这样的厮杀中,也不能做到血不沾身。

    看着他们在元军中不断厮杀着,到后头,甚至连他们的手臂都有些微微颤抖,城内众百姓终是动容。

    他们知道,几个绝世强者这般死死拦在外头,都是为保护他们。

    不知何时,有人突然喊叫起来,“乡亲们,我们难道就这样在城内让诸位大人保护吗?我们的武艺都是白练的吗?”

    这个年代,民间练武的大有人在。

    “杀出去!”

    “咱们去帮大人们的忙!”

    “和这些元贼拼了!”

    无数人动容,无数人纷纷站起身来,发出一声声怒吼。

    有人抄着锄头,有人抄着菜刀,跑向甬道外。

    然而,城外元休子、元淳子等人都是大喝:“不要出城!”

    他们现在还没有到内气枯竭的时候,而且,元军中有轰天雷。这些百姓们冲杀上来,只有送死的份。

    而就算元军不用轰天雷,不入元境的人,在乱军厮杀之中也难以自保。

    民间多武夫,可能入元境的又能有多少?

    百姓们怔住,看着城外染血的人,眼中神情荡漾。

    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元休子等人名字,但这几人,将永世被他们铭记。

    闽清,城外。

    荒草蔓延。

    数万畲民大军就在荒草丛中官道上蔓延前行,接近闽清。

    数日前,文天祥得知江南西路元军兵到邵武军境内,知道福建路战事已经迫在眉睫,于是稍作休整后,便发兵闽清。

    他务必要在江南西路元军攻破邵武军和南剑州以前打败高兴大军,如此,福建路大局可定。

    虽然闽清县内聚集着无数元军,要攻破实在不易,但战争,有时候总是会受到多方面影响,哪怕明知难为,也必须为知。

    宋元之战不曾停歇,争分夺秒,没有人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城头,旌旗飘扬。无数元军已经严阵以待。

    投炮车、火油柜等等都已经被推到城垛旁,箭垛内,也是冒着箭矢的寒光。

    元军斥候自是早已经探到畲民大军赶来的消息。

    元将高兴,亲自立城头。

    他颇为高瘦,神情古板,看起来便是那种不苟言笑的人,眼中,时不时有精芒划过。

    他不是那种有背景的人,家中也无长辈在朝中为官,能有今天的地位,都是他自己用军功拼回来的。

    以前做小卒时,他身先士卒,奋勇冲杀。后来做将军,他苦读兵书,从大字不识的白丁变成元朝中颇有名气的善战将军。

    没有几个人能体会,他爬到现在这个程度有多么不容易。

    而高兴自己对此,也是无比的珍惜。

    他绝不容许福建之战以失败告终,因为,那不仅仅将会是他人生中的污点,也会让得他在朝中的地位大为降低。

    估算时间,畲民大军应该已经接近闽清了。

    高兴突然出声,对着周围士卒们说道:“诸位弟兄,你们的家小、亲人,有很多都在城内吧?”

    旁边没有士卒答话,只是眼神稍稍变幻。

    他们中间有很多都是这福建的本地人,就是在闽清入的军伍。

    高兴再度大喊:“告诉本将军,你们会让乱民入城,杀你家小,辱你妻儿吗?”

    “誓死挡住乱民!”

    “誓死挡住乱民!”

    一波波高喊声,在城头上蔓延开来。

    每次逢战,高兴将军都会用话语激励他们。其实士卒们也知道,这不过是将军提高士气之举,但总总忍不住热血沸腾或是义愤填膺。

    他们的家小妻儿,真的在城内。不说为国,只是为家,他们也绝不会放畲民入城。

    高兴轻轻点头,神色重归严肃。

    他和畲民部族其实已经打过许多次仗,但是,从未这般凝重过。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文天祥到了。

    他深知,这个老对手有多高的能耐。永福之失,便是个沉重的教训。

    论兵法谋略,文天祥不在他高兴之下。而若论爱兵如子,文天祥更是胜过他高兴,以前兴国军之团结,天下闻名。

    那样的团结,是文天祥牺牲无数才换来的。他将整颗心都扑在了军中,甚至,连家中亲人都死伤殆尽。

    所以,哪怕文天祥只是带着飞天军和飞龙军,高兴亦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如果只是畲民大军赶到,他高兴,怕是都不会亲自赶到城头上来。

    黄昏了。

    西边的云开始泛红。

    而文天祥的大军,也开始在蜿蜒的官道上现出身影,向着闽清县城而来。

    高兴大喝:“全军将士!备战!”

    他知道文天祥现在定然急切地想要拿下闽清,说不得根本不会扎营,会立刻就开始发起攻击。

    无数元军士卒在城头上跑动起来。

    而文天祥,也果然率着大军直接赶到城下。

    离城近千米处,大军停下。有斥候驰马上前,向着城头大喝:“元将高兴可在?”

    高兴眼中闪过厉芒,“要战便战,不必多费口舌!”

    他一句话,就将下面斥候的话给堵死了。

    但是,斥候还是喊道:“我们大宋皇上有好生之德,不愿生灵涂炭。知晓你高兴将军也是有本事的能将,劝你开城投降,我们大宋皇上必将重用于你。而一旦大军攻城,便将死伤无数,如此罪责,你高兴可愿担之?”

    “哼!”

    高兴冷哼,却是懒得再回话了,“放箭!”

    他是元将,岂能降宋?

    虽然听闻大宋皇帝年少英武,但高兴,心中从未升起过这样的念头。

    嗖嗖声响。

    道道冷箭射向城下。

    斥候却是有所预感,一溜烟儿地拍马就跑了回去。

    到军前。

    文天祥坐在马上,不等斥候说话,自顾自道:“高兴是个好将军啊,可惜,不能为我大宋所用。”

    旁边任伟道:“军机令,那咱们是否现在攻城?”

    “嗯。”

    文天祥轻轻点头,“任将军你先率飞天军打头阵,顺便观察观察城内的元军布置。”

    任伟微愣,“可是高兴应该不会给我们飞天军机会吧?”

    毕竟在永福的时候,元军就已经开始用百姓做人质,掣肘他们飞天军了。

    文天祥却是轻笑,“如果他们再以百姓为质,你无需管,勘察过城内布置后便回来便是。”

    说着,他看向畲民将领们,“诸位将军,开始扎营造饭吧!”

    众畲民将领领命,向着后头跑去。

    文天祥抬头看向城头,嘴角缓缓露出笑容,“诛心为上,诛敌为下。”

    这话,却是赵洞庭告诉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