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全能高手〕〔古武狂兵〕〔总裁大人,矜持点〕〔都市之绝代战神〕〔总裁校花赖上我〕〔偷爱〕〔王倔头的幸福生活〕〔这个明星有些咸鱼〕〔阎王驾到〕〔重生之时代先锋〕〔美食从和面开始〕〔影视世界当首富〕〔都市异能伪高手〕〔我什么都懂〕〔农门悍妻太嚣张〕〔我真的只想跟个风〕〔乡间轻曲〕〔游戏王之传说再临〕〔超级度假村大亨〕〔重生后我有了锦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27.断义三剑
    中年人,破军学宫泷欲。

    青年人,要做天下第一剑客的吴阿淼。

    大概赵洞庭也想不到,这个自己琢磨出剑意却丝毫不懂剑术的家伙,在短短两年过去后,就会于剑道上有如此的造诣。

    以下元破中元,非江湖顶尖的武学奇才不能做到。

    黄六甲眼中流淌浓浓惊色,沉声对着旁边的几个持剑供奉吩咐,“你们先带她离开。”

    而后步步向着泷欲走去。

    纵对真武,亦不退。

    几个持剑供奉将图兰朵从桌上拽起来,面有惶惶之色,转身往客栈外走去。

    有的供奉微微退却,眼神荡漾。但有的供奉,却跟着黄六甲步步走向泷欲和吴阿淼。

    武鼎堂让他们重新意识到生命的意义,不是所有人,都会在死亡面前选择退却。

    泷欲嘴角微抿,终是拔剑。

    身影突然掠到客栈门口,挡住图兰朵和数个持剑供奉,“踏出门者,死。”

    吴阿淼惊叫,“师傅,那几个交给徒儿我啊!这些人我可应对不来。”

    然后他忙不迭向着客栈门口跑去,假装惊慌的模样,却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在故意搞怪。

    他背后还是那柄剑,始终没有出过鞘。他似乎也没有让其出鞘的意思。

    泷欲脚下不动,眼睛只是盯着穿灰色袍子的黄六甲,“生、死,你们自己选。”

    几个持剑供奉带着图兰朵悄然退回到黄六甲身旁。

    黄六甲在泷欲气势笼罩下,额头已是微微冒汗,“等下你们找机会带着公主走。”

    说完这话,他的气势便是陡然拔升起来。

    “杀!”

    喝声冲云霄。

    剑光乍现。

    黄六甲一剑惊鸿。

    这一招,大概凝聚着他全部的胆气还有精气神,直取泷欲喉咙。

    客栈纸糊的窗户上乍然出现无数破洞。

    这都是被剑气所创。

    然而,泷欲却只是轻飘飘将剑掠动,就让得这些剑气全然消散。

    “唔!”

    黄六甲闷哼,捂着手腕,长剑跌落在地。

    泷欲位列真武境中期,以他上元境(大元境)初期的修为,和泷欲相比起来,实在相去甚远。

    哪怕黄六甲这一招已经穷尽他数十年之所学,甚至尤有突破,但仍不能对泷欲造成丝毫的威胁。

    旁边武鼎堂众供奉们正准备动手,却全是被泷欲这轻描淡写的一剑摄住。

    一招败黄六甲。这是他们所不能想象的境界。

    泷欲淡淡开口,“以上元初期境界,能使出这一剑。你还有潜力可挖掘,此生或许有望真武,莫要自悟。”

    他显然不想对黄六甲等人斩尽杀绝,到现在,已是数次劝他们投降。

    黄六甲手腕处有血滴滴落到地上,因为疼痛,额头上微冒冷汗,“老夫这条命,生于大宋,归于大宋也是无悔。”

    他左手不再捂住右手手腕,蹲下身去,以左手将长剑再度持在手上,指向泷欲。

    “黄老!”

    “黄前辈!”

    周遭武鼎堂供奉尽皆动容。

    这种时刻,他们难免生出自惭形秽之感。黄六甲舍生忘死,而他们,刚刚却是被泷欲的气势给摄住,不敢出手。

    一众供奉都将手中武器对准了泷欲。

    “也罢。”

    泷欲神色更为冰冷,“既然你们自己寻死,那便怪不得我了。”

    双方剑拔弩张。

    即便连嘻嘻哈哈的吴阿淼,此时神色也是悄然变得凝重。

    “杀!”

    黄六甲大喊。

    泷欲剑意勃然而发,屋内动荡不休。

    “阿弥陀佛!”

    而就在这时,客栈门口却是有佛号响起。

    一慈眉善目,身形消瘦的老和尚,带着一大眼睛水汪汪,看着便伶俐活泼,容颜不在图兰朵之下的姑娘出现。

    只是这姑娘,眉宇间却好似也带着淡淡的忧郁。

    黄六甲等人微愣。

    泷欲剑意亦是突然消散,回头,神色复杂,“你是来挡我的?”

    无得和尚双手合十,微微低头,“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僧无得,还请诸位解下刀兵。”

    “乐舞姑娘!”

    黄六甲露出喜色,看向粉雕玉琢,十四、五岁的乐舞。

    他们也都知道乐舞离开雷州,皇上始终在寻找她的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图兰朵也是露出笑容来,喊道:“乐舞!”

    乐舞露出微笑,“图兰朵姐姐。”

    图兰朵被软禁在雷州行宫的那些时日,她们两个年岁相差不大的姑娘已经成为很不错的朋友。

    泷欲嘴里嘀咕:“又来个漂亮的小姑娘呢,唔我那兄弟会更喜欢哪个呢?”

    “无得无得”

    泷欲嘴里喃喃,突然发笑,“无得有失。龙爪,你既然已经遁入空门,又何苦要出现在这?”

    无得和尚脸上古井无波,只是又口诵佛号:“阿弥陀佛。”

    泷欲再问:“你确定要拦我?”

    无得和尚道:“时间荏苒数十载,你何不放下?”

    泷欲眼中闪过恨色,“你无得,我有失。她死在襄阳,死在我的面前,你让我,如何放下?”

    无得和尚叹息,“昔人之过,何必加诸今人之身?”

    泷欲却是有些不耐烦了似的,“来吧,当年你教我的剑法,我此生,不会再用。”

    无得和尚左手牵着乐舞走进客栈,挡在黄六甲等人面前,仍旧看着泷欲,“于私,老僧不该拦你,便让你三招吧!”

    “好!”

    泷欲咬牙,甚至连手都有些发抖,“你以为我不会杀你?此间,谁挡我,我便杀谁!”

    剑光过。

    黄六甲等人护着图兰朵和乐舞匆匆而退。

    无得和尚岿然不动。

    衣袂落。

    而这袖袍一角,却是从泷欲的袖口落下。

    他割破了自己的袖袍,眼睛盯着无得和尚,“这一剑,断你于我授业之恩!”

    而后又一剑。

    仍是袖袍飘飞,缓缓落地。

    “这一剑,断你我同生共死之交。”

    泷欲的剑,终于再度指向无得和尚,“你我恩断义绝,这一剑,我会取你的命。”

    “阿弥陀佛。”

    无得和尚却仍然只是口诵佛号。

    泷欲剑意积蓄,喷吐不休。

    有寒芒在他的承影剑上掠过。

    平平无奇的一剑刺出,剑意却是无比磅礴,直取无得和尚头颅。

    “师傅!”

    乐舞惊呼,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然而,无得和尚却仍然只是不动如山。有种极为玄妙的意境自他体内散发出来。

    道道罡气绕着他运转起来。

    佛门金钟罩。

    泷欲的剑好似受到重重阻力,原本快到看不到影子的剑,突然间缓慢许多。

    然而,他终究是真武境中期的绝世强者。

    凌厉无匹的剑意在似快似慢的瞬间还是冲破无得和尚的护体罡气,直取无得和尚头颅而去。

    无穷的气劲荡漾开来。

    周遭饭桌上碗筷摇晃不休,最终破碎。

    “唔!”

    无得和尚倒地还是闷哼,脸色微微苍白,嘴里叹息,“看来你这些年在破军学宫所学不错。”

    他的左臂整个跌落到地上,有血液顺着伤口哗哗而下。

    说完这话,无得和尚才封住自己穴道。

    泷欲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极为复杂,“你为何不挡?”

    无得和尚道:“当初若非我拉你入门,便也不会有今日之事。这条左臂,是老僧欠你的。”

    泷欲眼睛有些通红,似怒似痛,“那我刚刚要是取你的命?”

    无得和尚道:“那老僧这条命,便是欠你的。”

    泷欲袖袍鼓荡不休,嘴里喃喃:“你终究是在拦我!”

    然后大吼:“是在拦我!”

    他状若疯癫,“但你以为这样,就能抵消我心中的恨吗?连她都死了,这天下,任谁再死,我都舍得!”

    承影剑直直抵着无得和尚的胸口,“三剑已过,你不再欠我!动手罢,今日,看你能不能救得下这明珠公主。”

    “好。”

    无得和尚轻轻点头。

    剑,又动了。

    而无得和尚,也果真动起手来,不再相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