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器有灵〕〔扭曲界域〕〔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顾晚〕〔总裁宠妻进行时〕〔戴面具的爱情〕〔沐暖暖慕霆枭〕〔总裁蜜宠替嫁妻沐〕〔都市至尊药王〕〔古神教父〕〔大明流匪〕〔美女校花爱上我〕〔邪王轻轻爱:王妃〕〔重生九零:鲜妻甜〕〔望云山传说〕〔启禀陛下,娘娘又〕〔都市绝狂兵王〕〔随身桃花园〕〔漫威世界中的赛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32.两排牙印
    “速速带我去见他们!”

    文天祥对着禀报的百夫长道。

    百夫长忙在前面领路。

    两人在火把林立的泥路上走过,周旁守夜士卒见到文天祥,俱是单膝跪下行礼,“元帅!”

    文天祥行色匆匆,只是摆手。

    到得驻地门外,便见到在外等候的黄六甲等人。

    其余供奉或许不认识文天祥,但黄六甲却是在朝中和他见过的,见到文天祥,立刻拱手道:“黄六甲见过军机令。”

    文天祥眼神从他们脸上扫过,最后又落到图兰朵身上,“哈哈,你们可算是来了。这些时日,我和皇上本来还有些担心呢!”

    他走到黄六甲面前,将金牌递还给黄六甲。

    黄六甲脸色复杂,“此行我们的确发生意外,若不是无得在世佛赶到,我等怕是不能活着来到这闽清县城了。”

    “嗯?”

    正欲要带着众人往驻地里面走的文天祥露出景色,“怎会如此?难道是有江湖中人为难你们?”

    他同样也没有联想到蜀中上面去。毕竟这事,实在不应该会传到蜀中取才是。

    黄六甲道:“是破军学宫的人。他们刻意为阻挡我等而来,军机令,议和之事,怕是有人将其”

    他没有将话说完,但意思已经坦露得很明显。他怀疑朝中有人将这事泄露出去。

    而这,也就意味着朝中有大臣已经倒向了大理、蜀中。

    文天祥当然也能想到这点,眉头立刻凝了起来,稍作沉吟,道:“咱们还是先去见过皇上再说吧!”

    这等大事,他也不敢轻易断言。毕竟知道此事的那几人,个个在朝中的地位都较之他文天祥也相去不远。

    一行人匆匆进了驻地。

    而后,赵洞庭在睡梦中也被叫醒。

    他走出门,见得黄六甲等人,又看向图兰朵,头句话便是问道:“途中可还安稳?”

    黄六甲等人跪倒在地,“叩见皇上!”

    图兰朵则是轻轻哼了声,看着赵洞庭满脸不爽。

    赵洞庭正要伸手让黄六甲等人起来,图兰朵却是突然扑到他近前,然后张嘴,竟是死死地将赵洞庭的左手手腕给咬住了。

    “嘶!”

    赵洞庭吃痛,倒吸凉气。想要以内气将图兰朵震开,却又怕伤着她,怒道:“卧槽,你发什么疯?”

    只是卧槽这两个字,文天祥等人自然是听不懂的。

    图兰朵咬了足足数秒才松口,满是愤怒地盯着赵洞庭,并不说话。

    赵洞庭觉得莫名其妙,看自己手腕,竟然都已经流血了。抹掉血,上面便露出两排清晰的牙印。

    他当然有些恼,愤愤道:“你做什么?朕有哪里亏待你了?”

    虽然以前他整治过图兰朵,但是现在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她了。就算是女人,也不至于这般记仇吧?

    图兰朵脸色更怒,“你这恶贼!我只恨不得咬死你才好!”

    后头,文天祥、黄六甲等人都是面色古怪。

    “莫名其妙。”

    赵洞庭没好气地哼了声,自然也不至于和图兰朵这小姑娘计较,不再理她,看向黄六甲等人,“你们都起来吧!”

    然后又看向文天祥,“军机令,安排人将这疯丫头带下去,好生看管。”

    文天祥领命。

    很快有士卒上来,将图兰朵带走。图兰朵走前,眼神却仍是死死盯着赵洞庭,仿佛要永远都将这“恶徒”记在心里。

    她没在谁手里吃过瘪,更没被谁嫌弃过。这两样,却是都让赵洞庭给包圆了,这让锦衣玉食、从未受过委屈的她,怎能不将赵洞庭恨到骨子里?

    只可惜的是,赵洞庭压根就没将她充满恨意的眼神放在眼里。

    在他眼中,图兰度除去明珠公主身份外,不过是个刁蛮的丫头而已。

    待得图兰朵被带走,赵洞庭又问黄六甲等人,“途中没出什么意外吧?”

    他看出来黄六甲好似有话要说的样子。

    黄六甲道:“回禀皇上,我们在海门寨之时曾被破军学宫的人拦住。他们要劫掠明珠公主离开,是无得在世佛和乐舞姑娘出现,才将我们解救出危难。”

    “嗯?”

    赵洞庭神情猛然凝住,“无得在世佛和乐舞?那他们人呢?”

    相较于这个消息,破军学宫的人,倒是暂且被他给排斥出脑海了。

    黄六甲叹息,“乐舞姑娘要跟着无得在世佛,没有入城,我等出言相劝,但没能劝得下来。乐舞姑娘说她不想嫁肖将军,跟着无得在世佛,也让皇上和乐殿主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这个笨丫头。”

    赵洞庭苦笑,“不想嫁就不想嫁便是,弄什么离家出走。”

    只是以无得和尚和乐舞之能,现在纵是派人去追,他们要躲,也显然无法再找到他们的踪影了。

    赵洞庭苦笑过后,才又道:“破军学宫的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拦你?”

    黄六甲道:“他们两人刻意为阻拦我等而至,怕是议和之事已经泄露出去。”

    文天祥在旁边插嘴,“皇上,此事需得慎重,不得不查啊”

    赵洞庭皱起眉头,沉吟不语。

    议和之事的消息泄露?

    谁会将这件事给传到蜀中去呢?

    他知道,这事朝中定然只有陆秀夫、张世杰、苏刘义、张珏等人知道。可是,这些臣子,都是在大宋危难之际都不弃大宋之人,按理说是完全没有理由私通蜀中才是。

    难道是元朝的人?

    赵洞庭想到这种可能,眼神微凝,“此消息也可能是从元朝泄露,暂且压下,日后再提吧!”

    在他想来,若是陆秀夫等人中真有人已倒向蜀中,那他们迟早还会再露出马脚来。

    文天祥等人俱是点头。

    赵洞庭看着黄六甲,又道:“你刚刚说破军学宫有两人,可识得是哪两人?”

    “不识。”

    黄六甲摇头,回忆道:“只是这两人一中年一青年,中年的修为怕是能有真武中期,而且是无得在世佛旧识。他手中的剑也有些奇特,便是在白日,也看不太清楚行迹。而那青年,则是他的弟子,口花花,背上背着柄剑,始终不曾出鞘,才不到中元境的修为,剑意却也是极强,让人心惊。对了,他看到明珠公主和乐舞姑娘以后,嘴里还总是嘀咕,说他什么兄弟兴许能够看得上。”

    赵洞庭微愣,“那中年人是不是神色极冷?且两鬓有些许白发?”

    黄六甲说那剑在白日看不清楚行迹,让他意识到可能是承影剑。而承影剑,可是在泷欲的手中。

    黄六甲惊讶,“正是!皇上您识得此人?”

    赵洞庭轻轻点头,“自是识得,说起来,他还曾救过朕的命。这人,是破军学宫的泷欲。”

    说完,他的眉头却又是微皱起来。

    口花花,剑不出鞘,剑意却是极强。这怎么有点儿像是那个家伙?

    他怎么会成为泷欲的弟子?

    赵洞庭仔细回忆吴阿淼的容貌,却没找出其太过特别的地方,只又道:“那年轻人是不是贼眉鼠眼的?”

    黄六甲很是肯定地点头,“正是。”

    赵洞庭心中喃喃,“怕真是你这个家伙了!你难道要站在我的对立面么?”

    只是不知道吴阿淼要是知道赵洞庭用“贼眉鼠眼”这个词形容他,黄六甲还满是肯定,心中会作何感想。

    如他那样的性子,想必是绝不会承认自己长得贼眉鼠眼的。

    而想到吴阿淼跟着泷欲阻拦黄六甲等人,赵洞庭心里也不是很痛快,微微沉吟后,便道:“你们一路上都辛苦了,且先下去休息吧!”

    说完,便转身向着屋子里走去。

    吴阿淼虽然和他相处时日很短,但却是是少数被他当成朋友的人,在赵洞庭心里,绝不愿意以后和吴阿淼为敌。

    可是

    破军学宫,却是蜀中的破军学宫。而蜀中,又是大理的蜀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