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继承人〕〔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不是兵王〕〔一眼定情:冷少甜〕〔愿无来生〕〔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都市战神无双〕〔吾家娇女〕〔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萌狐悍妻〕〔阿加斯特的魔石舞〕〔盛宠小淘妻:总裁〕〔我真没想有天后姐〕〔真五行大陆〕〔心魔狩猎者〕〔抢救大明朝〕〔征服新大陆〕〔我要死七次才能回〕〔打穿西游的唐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33.蒲寿庚死
    福州府衙外街道,客栈内。

    泷欲从里间走出来,手中持着剑柄,却不见剑身。身上已是换上夜行衣,“你在客栈内等着。”

    含光、承影、宵练。

    含光白日不见其形,承影黄昏只见其影,宵练夜里只闻其声。此三剑,乃是杀道无上宝剑,又以含光为首,承影次之,宵练最末。

    此时,承影在泷欲手中,宵练在岳玥手中,而含光,则姑且是下落不明。

    这样的杀剑,持在穿着夜行衣的泷欲手中,真要行起刺杀之时来,可就和鬼魅无异了。

    吴阿淼躺在床榻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晃悠着,“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来?”

    “天亮之后。”

    “那要是没回来呢?”

    “要是没回来,那你就离开,以后你的路自己走。”

    泷欲神色清冷,却是充满自信,“不过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福州府衙内绝对无人能挡得住我。”

    说罢,他便径直向着门外走去。

    门被关上。

    吴阿淼看着门口,撇撇嘴,“得,又不带我去。我还是修习剑意吧!”

    他懒散的神情突然消散,盘坐起来。

    于剑术之道,吴阿淼有着超人的天赋,而于剑意之道,怕更是天下鲜有人及。

    要知道,便是连赵洞庭,也是在乐无偿的指导下才得以领悟剑意。而吴阿淼,却是摸石头过河,自己瞎捉摸出来的。

    这样的天赋,已经能够和最初创下剑意之道的祖师相媲美了。

    泷欲离开房间,下楼。

    守夜的小厮问:“客官如此深夜还要去哪?”

    泷欲没有答话,径直出门。

    小厮嘴里嘀咕两句,也不去追。福州城没有宵禁,他才懒得管这人到底要去哪里,刚刚问及,也不过是打声招呼而已。

    福州府衙门口,数支火把放着光芒。光芒中,是十余个守夜的士卒,此时也已经是哈欠连连。

    泷欲穿着夜行衣,走在府衙前大街上,绕到府衙后头,身影便飘然进了府衙院落。

    后院内悄然无声,只有巡逻的士卒持着火把走过。火把照耀处,大树影影绰绰,如同魔鬼。

    泷欲却更是形同鬼魅,在些微的月色中,都很难捕捉到他的身影。

    他双足落到院中后,借着极强目力,先是打量院中情形,而后,便又掠到了屋顶上去。

    身影在屋顶上飞快起落,以极快速度接近那府衙内最高的建筑而去。

    那是正殿。

    泷欲不熟悉府衙内情形,更不知道蒲寿庚是住在哪个院落里,显然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在今夜就刺杀掉蒲寿庚。

    一路到正殿上头,都没有人发现他的踪影。

    只是,正殿正门口却也有两个士卒守候。在两人旁边,灯柱中的油灯微微放着光芒。

    泷欲往下面瞧了眼,趴在屋顶上,看似入定,却是悄然的入了睡眠。

    胆敢在府衙正殿上头睡觉,大概也只有如他这种真武境,才能有这样的胆色了。

    府衙内守夜士卒少说也有数百,而他此时,无疑称得上是如入无人之境。

    明月当头,片瓦为床。

    这大概就是真正的江湖人。

    夜色,越来越沉。

    而当最沉的夜色过去,便也意味着黎明的降临。

    苍白的月亮悄然隐去。

    福州城在死寂过后,重现生机。有贩卖小菜的小贩已经赶夜挑着担,到福州城门口集市叫卖。

    一间接着一间的店铺开门营业。

    客栈内守夜的小厮见得接班的人出来,如逢大赦,打着哈欠,忙不迭就要回自己的房间,钻到被窝里去。

    福州城内飘荡起炊烟和柴火香。

    大户人家的下人、侍女们也都起床,各自去伺候各自的主子。

    而府衙内的下人,自然也是已经起床,有数个到蒲寿庚门外,轻轻敲响房门,“老爷,该起床了。”

    “进来吧!”

    屋里传出来蒲寿庚有些懒洋洋的声音。

    几个侍女便推开门走进去。

    等不多时,打扮得极是光鲜的蒲寿庚便腆着大肚子走出了门。

    又是一天。

    蒲寿庚抬头看着天,神清气爽。

    距离议和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到时候,福建,将会是宋朝的福建,但他蒲寿庚,仍会是这福建王。

    没有兵权算什么?

    挂着福建宣扶使之职,再有无数的产业做支撑,蒲寿庚有信心以后的日子仍旧过得逍遥自在。

    掌握着福建的经济命脉,也就掌握着大半个福建。

    他伸了个懒腰,又揉了揉腰,向着正殿行去。

    最近新纳的那个小妾着实妖媚,哪怕是他,昨夜竟然也忍不住折腾了数次。到现在,很是有些腰酸脚软。

    但这样的生活,岂不快哉?

    想着昨夜那小妾的娇呼,蒲寿庚嘴角不禁露出些微异样笑容。

    他最喜欢这种浅尝人事,却是媚骨天生的小姑娘了。清纯和娇媚融为一体,让他欲罢不能。

    “大人早!”

    “大人早!”

    一路行过,路旁士卒都给蒲寿庚躬身行礼。

    蒲寿庚也点头微笑。

    到得正殿,正殿的门已经打开了。守夜的两个士卒被换下去,换成了两排持着木杖的捕快。

    “大人!”

    捕快们也都给蒲寿庚见礼。

    蒲寿庚微微点头,“可有哪位大人到来?”

    捕快们摇头,“没有。”

    蒲寿庚道:“那看样子今日应该又没有什么事,本大人便回去了,有什么事,去后院叫本大人。”

    “是!”

    一众捕快们都是点头。

    有谄媚些的还说:“大人您回去歇息便是,这里有我们看着呢!保管不误事。”

    可就在这时,自正殿屋顶,却是有一道剑光,如惊雷般落下。

    泷欲持剑由高而下,轰然刺向蒲寿庚。

    剑意汹汹。

    他黑衣、黑发,只有两鬓的那几缕斑白,显得是那般的扎眼。

    蒲寿庚抬头,却只看到有丝丝剑光离着自己越来越近,而后,眼前便全然黑了去。

    头落,滚滚落到台阶下。

    一剑,蒲寿庚死。

    泷欲承影剑剑尖点在地上,脑袋在下,脚在上。承影剑剑身微微弯曲,又猛然绷直,他借力,飘然又向着正殿屋顶而去。

    “大人!”

    “有刺客!”

    捕快们却是这时才稍稍回过神来,眸子瞪得猛大,连连惊呼。

    惊慌瞬间蔓延开来。

    有人跑向蒲寿庚的无头尸,有人跑到广场向着正殿屋顶眺望。然而,却只能看到泷欲飘然远去的身影。

    他双足轻轻点在屋檐上,一步便是数十米,飘飘若仙。轻功造诣已算得上是登峰造极。

    这样的轻功,根本不是捕快们能够想象的,便是连去追的心思都没有。

    “来人啊!有刺客!”

    “蒲大人遇刺了!”

    “快来人!”

    声声惊叫起,以很快的速度在府衙内蔓延开来。

    然后,原本还较为安静的府衙便突然间慌乱起来。无数人带着不可置信之色,跑向正殿。

    后院数十道身影速度极快,听到消息后,施展轻功惶惶向着正殿而行。

    这些,却是蒲寿庚招纳的那数十个江湖好手。

    高瘦子、矮胖子两人速度自是最快的,到得正殿,推开围在蒲寿庚无头尸周围的人,看到无头尸,脸色微白。

    然后,两人大怒,喝问道:“是谁杀了大人?”

    有捕快颤颤巍巍道:“是、是个穿黑衣的剑客。”

    “往哪去了?”

    “那那边”

    高瘦子、矮胖子两人便掠向屋顶。

    可是此时,他们自然已经再也见不到泷欲的身影。

    泷欲已是到府衙外,将夜行衣脱掉扔在地上,露出青袍,在大街上缓缓向着客栈走去。

    看他神情,波澜不惊,好似斩掉堂堂福州中书左丞蒲寿庚于他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