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狂仙〕〔隐形学霸超A的〕〔强势锁爱:总裁大〕〔重生之苍莽人生〕〔盛世娇宠之名门闺〕〔万兽朝凰〕〔医武兵王〕〔我的佛系田园〕〔我的光影年代〕〔地球最强修仙〕〔重生之神极兵王〕〔总裁爹地超凶的〕〔黎隐传奇〕〔天后的绯闻老爸〕〔第一侯〕〔豪门甜婚:给总裁〕〔万界画师〕〔这个怪奇物语有点〕〔福满农门〕〔美人娇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34.初说迁宫
    “走!”

    回到客栈,吴阿淼还躺在床上,四脚朝天。

    不过泷欲却也没因这弟子的惫懒模样而生气,吴阿淼于剑道修行是否努力,他全部看在眼里。

    看这家伙仰头而倒,横在床上,显然是昨夜盘坐修行直到睡过去为止。

    吴阿淼嗖的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睡眼,“师傅事办完了?”

    泷欲点头。

    吴阿淼便匆匆起床,洗漱完,背着自己和泷欲的包袱,然后跟着泷欲离开客栈。

    泷欲去做了什么,做师傅的不说,他这做弟子的却也不问。

    他只是想做天下第一剑客,仅此而已。之前帮泷欲出手,也只是报答泷欲的授业之恩。

    闽清县城。

    赵洞庭这个时候早已起床,在院内屋顶修习剑意。这已成为他雷打不动的习惯。

    剑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江湖中曾有因闲散而导致境界跌落的例子数不胜数,此时虽然距离和谷主的五年之约还有两年的时间,但在这两年内,能否破龙庭,纵是赵洞庭心中,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要做就做得最好,破虎柱,他以意志而破,总不应该在破龙庭的时候,倒用内气、丹药这等下门的法子去破。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皇上。”

    而在赵洞庭刚刚修习完剑意不久,在院内练习归元剑法和逍遥步,院内紫薇花飘摇而落时,元真子却是带着元离子、元休子等一众龙虎山大小天师赶到。刚到,便揖礼道:“贫道等打算离开闽清,特来向皇上辞行。”

    他们已经在福建呆了很长的时间,现在战事休止,也该是去重开山门的时候了。

    赵洞庭身形突然止住,收剑,“诸位天师这就要前往雷州而去么?”

    元真子笑道:“皇上身边有洪帮主等高手相助,贫道等人也无需继续留在这里。也该去雷州寻个好地方了。”

    赵洞庭轻轻点头,却是沉吟起来,“朕心中倒是有个好地方,诸位天师或许可以去那里重立天师道。荆湖南路衡山福建的祝融峰,海拔高俊,气象巍峨,且有云海随之相伴,又相传上古祝融氏居住之地。其处,倒也不会辱没天师道。”

    “这”

    元真子等人微微动容。

    他们这些时日起来,自然已经考虑过南宋境内的名川大山。这衡山祝融峰,他们也觉得是个好去处,但却仍有疑虑。

    元真子叹息道:“不瞒皇上,其实贫道等人也想过这祝融峰。只是祝融峰上已有道观,我等前去,未免有些喧宾夺主了。”

    “无妨。”

    赵洞庭笑道:“朕会昭告天下,将祝融峰赐予天师道做道庭。至于原本在祝融峰上的道观,天师何尝不将他们也吸纳到观内?这南方道教可是大多以天师道为祖道,若是天师愿意如此,那些个道观想必会是开心还来不及吧?”

    “谢皇上。”

    元真子等人大喜过望,连忙揖礼。

    有赵洞庭下旨,那他们也就不至于背负以大欺小的名声。作为祖庭,元真子他们还是极为珍惜翎羽的。

    赵洞庭笑着摆摆手,“用不着谢,朕也是有私心的,以后,可少不得要到祝融峰上去叨扰呢!”

    “嗯?”

    元真子露出疑惑之色,然后猛然反应过来,“皇上您这是要迁都荆湖南路?”

    如果不是这样,赵洞庭绝不会说出会常常去祝融峰叨扰的话来。

    看他神情,刚刚说得可不是客气话。

    而行宫在雷州,皇上还能常常跑去祝融峰不成?

    “算不得迁都。”

    赵洞庭摇头轻笑道:“我们大宋的都城,只有临安。朕只是打算将行宫迁过去而已,眼下就要和元朝达成议和,想必数年内和元朝不会再有战事。雷州偏远,不便政务管理,且雷州侧还有大理、越李朝虎视眈眈,迁行宫于荆湖南路,倒能让得朝中众臣安心。”

    元真子轻轻点头,“那皇上打算迁都于哪里?”

    “长沙郡吧!”

    赵洞庭不假思索。

    他前世就是长沙人,虽然现在他已经将前世之恩怨彻底抛出脑外,但要迁行宫,难免还是会想要选择自己熟悉的地方。

    元真子、元休子等人都是露出笑容来。

    他们好似看到天师道的希望。

    虽然赵洞庭只是打算将行宫迁到长沙,但在这数年之内,祝融峰势必都能因为傍着长沙郡而被天下瞩目吧?

    到时候若再有皇上相助,他们在祝融峰重开的道庭说不定能够在短时间内再现祖庭之相。

    “皇上!”

    而就在他们相谈甚欢时,院外却忽有士卒禀报:“高兴高将军求见。”

    话音未落,仍旧穿着元朝甲胄的高兴就已是匆匆走进院子里来,神色慌急、愤怒、痛惜。

    赵洞庭等人俱是看向他,察觉不对,赵洞庭道:“高将军,出什么事了?”

    高兴眼神从元真子等人脸上扫过,见没有外人,沉声道:“皇上,刚刚福州传信,蒲大人他遇刺身亡了。”

    “什么?”

    赵洞庭震惊,失声,“是泷欲。”

    他想不到此时还会有谁去刺杀蒲寿庚。

    元宋议和只差个仪式而已,蒲寿庚投宋的事情知之者又甚少,元朝是绝对没有理由杀掉蒲寿庚的。

    而泷欲先是想要劫下图兰朵,阻止宋元议和。那么现在,最可能刺杀蒲寿庚的,也只有他了。

    蒲寿庚作为元朝大臣,突然被刺身亡,少不得要为宋元议和之事添些波澜。

    他看着高兴,“可知道刺杀蒲大人的是谁?”

    高兴情理之中的摇头。

    他也只是收到蒲寿庚被刺的传信而已,自然不可能知道泷欲的身份。

    赵洞庭皱眉沉思。

    他现在最关心其实不是蒲寿庚到底是不是被泷欲刺杀,而是蒲寿庚之死,会引起哪些后果。

    蒲寿庚作为地道的福建王,他还活着,举福建投宋是板上钉钉的事。可现在他死了,福建最可能会由谁接管?

    而有能力接管福建的那些人,会向宋还是向元?

    如果福建被向元的人接管,那即便宋元议和,怕也会带着无数财宝和官吏跑到两浙东路去。这无疑是赵洞庭不愿看到的。

    有蒲寿庚投宋在先,他现在只想将整个福建都收入囊中。

    豁然,赵洞庭的眼神凝聚起来,盯着高兴,“朕想知道,高兴将军此时是个什么想法。”

    以前高兴是蒲寿庚手下总兵,蒲寿庚投宋,他几乎没得选择,但现在,蒲寿庚死了,情况就不同了。

    文天祥还没有接管闽清城内的官吏,那些兵权,可以预见的会全部落入到高兴手中。

    高兴将会成为福建军中最有兵权的人,他有这样的能力和声望。而这也就意味着,他将有自主选择的本钱。

    投不投宋,将会是由他说了算。

    高兴猛然跪倒在地,“末将仍愿交出兵权,在军机令账下任参谋将军之职!”

    他在收到福州传信以后,显然已经考量过这些事。

    可他的想法,却也是和蒲寿庚差不多的。

    蒲寿庚是担心离开福建以后,根基不稳,在两浙东路不能再像在福建内这样逍遥自在。而高兴担心的,则是在元朝中,自己很难再有什么发展。

    元朝兵多将广,他虽然有些能耐,可现在连后台蒲寿庚都已经死了,没得支撑,他又能爬多高?

    甚至,率兵到两浙东路去以后,他手中兵权都可能会很快被两浙东路的中书左丞徐光煜夺掉。

    而在大宋,他就不同了。

    在这种时刻下,他仍旧选择投宋,这就是大功。有这样的功劳在,想必皇上不会冷落他。

    再者,皇上之前已是对他有承诺在先的。

    所以,他愿意赌。

    “好!”

    而赵洞庭,果然露出笑脸来,“高将军大义,朕必不相忘。朕允诺你,两年之内,让你在我朝担任一军统帅之职。”

    他一颗心,算是落下了半颗。

    高兴还投宋,起码这福建的兵权,是落入大宋囊中了。

    “叩谢皇上!”

    高兴闻言,也是喜不自胜,连忙叩头。

    一军统帅,这职位,可不比福建安抚使要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