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药王〕〔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催更大魔王〕〔帝长歌〕〔我的房分你一半〕〔婚色荡漾:顾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护卫在都市〕〔我和超级大佬隐婚〕〔太古龙帝诀〕〔最后一个大魔头〕〔贴身狂医俏总裁〕〔仙御〕〔天才萌宝:爹地,别〕〔未婚美妻超级甜慕〕〔如水微澜暮寒凉〕〔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一往情深,傅少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38.机关算尽
    洪无天只是喃喃叹息,“以前却是老乞丐小觑天下高手了。”

    熊野微愣。

    一众人眼睁睁看着泷欲离开,身轻如燕,很快消失在官道之上,隐入到旁边的山林里。

    洪无天突然轻哼,捂住胸口,有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

    熊野道:“你受伤了?”

    洪无天摇头不语,回身走向高兴。

    其实以他巅峰时期的实力,和泷欲交锋,倒也不至于受到内创。只可惜,他年岁颇大,如今却已是过去巅峰时期,和晨一刀决斗之败,不仅仅让得他此生几乎无望真武境后期,连境界也被稍稍打落,若无机缘,难以再现巅峰实力。

    武道之路如过独木桥,从来都不好走。

    熊野眼神微凝,也跟着走回军中。

    此时,他心中的孤傲怕也是要放下许多。

    以前他在苗疆时,所向披靡,论单打独斗,无人是他对手。可到中原,却是接连遇到实力较之他还要强上不少的人。

    且不说真武中期的元真子、洪无天,还有现在的泷欲,便是之前的元离子、元休子等人,实力也都不在他之下。

    中原高手,实在是浩瀚如繁星。

    泷欲隐入到山中以后,似也没为没能刺杀高兴而觉得有多懊恼,神色依旧冷淡,向着闽清方向继续走去。

    这些,吴阿淼都看在眼里,忙不迭从青石上蹿下来,也往闽清方向跑去。

    其后不多时,高兴大军便在旁边山下扎下了营寨。

    炊烟升起。

    天色全黑。

    拂晓。

    高兴大军继续出发,前往福州。

    福州城外,十余匹快马匆匆到北城门外,俱是江湖人打扮,有的挎刀,有的负剑,头戴斗笠,遮盖住额头和眼睛。

    到城门口,十余人下马,牵马向着城内步行。

    士卒并未阻拦。

    但就在十余人向着城内去的时候,城门口却是有数个士卒各自向着城内各处跑去。

    蒲家大公子回来了。

    虽然蒲家大公子可以装扮过,但显然也瞒不过他们这些有心之人的眼界。

    宦宜春、张良东等人都很快得到消息。

    福州城更是暗流涌动,几人欢喜几人忧。

    绝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蒲立德回来,甚至可以说大部分人都不希望他回来。但是,谁也不会愿意去做那出头鸟。

    杀了蒲立德,那将会成为蒲寿庚以前那些死忠的死敌。这样的代价,谁也不愿意付出。

    破船还有三斤钉,蒲寿庚虽然死了,但蒲家,也不是说拿捏就能够拿捏的。

    而如宦宜春、张良东这样有实力硬刚现在蒲家的人,则更希望蒲家上演夺嫡之争,自然更不会去拦着蒲立德。

    于是乎,蒲立德一行十余人安然无恙地到了福州府衙。

    在府衙门口,蒲立德掀开自己头上的斗笠,露出正脸,和蒲寿庚长得很是相似,五官轮廓很深。

    守门的士卒见到他的正脸,连忙单膝跪倒在地,“见过大公子。”

    “嗯。”

    蒲立德轻轻点头,神情严肃,带着一众随从入府。

    而在他走后,士卒们竟是露出轻松之色来,“大公子回来了,看来福州不会发生什么大事。”

    可想而知,蒲立德在外面,威信却是要比经商的蒲立信大得多的。

    “大公子回来了!大公子回来了!”

    很快,府衙内响起下人带着些微惊喜的呼喊声。

    府衙后院在须臾间便又是热闹起来,蒲家一众有点地位的管家都向着蒲寿庚灵堂跑去。

    蒲夫人离开院子,眼角含笑,“我儿终于回来了。”

    “哼!”

    蒲立信院子,得知消息的蒲立信却是眼中闪过厉色,冷哼,“张良东你还是向着我这位大哥么?”

    他很快走出院子,对着一个亲信吩咐了几句,然后也往灵堂而去。

    亲信匆匆离开府衙。

    等蒲立信到得灵堂,蒲立德已经跪倒在蒲寿庚灵柩前。十余随从矗立在门外,怀中俱是抱着兵刃。

    “止步!”

    这些随从显然是不认识蒲立信的,待得蒲立信要走进灵堂时,有两人伸手将他拦住。

    蒲立信眼角直跳,脸色阴沉至极,“狗奴才,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二弟。”

    正在灵柩前叩头的蒲立德回头,神色淡漠,“这些都是我请的供奉,不得无礼。”

    蒲立信眼角再跳,哼哼两声,拨开供奉的手,走进灵堂。

    蒲立德轻轻的一句话,却让得他更加坚定心中要夺家主之位的想法。

    就为这些狗奴才,蒲立德竟然说他无礼。在他心里,真有将自己当成弟弟吗?

    “大哥。”

    到蒲立德身旁跪下,蒲立信只是不冷不淡打了声招呼。

    这个大哥向来城府极深,不苟言笑,蒲立信也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过不正经模样,开玩笑从来没有过。

    “嗯。”

    蒲立德又只是轻轻应声,理所当然地吩咐,“家中产业你看好,莫要让人钻了空子。父亲的死,我去查。”

    蒲立信微微沉吟,“家中产业我可以看好,只是父亲身亡,城内怕是有很多人不老实。”

    “活人,都不老实。”

    蒲立德话语中杀气森然。

    又对灵柩三叩首,他便不再理会蒲立信,起身走向屋外,对供奉们道:“你们去罢!”

    十余个供奉都是拱手行礼,向着院落外走去。看他们步伐,还有高高鼓起的太阳穴,显然都不是俗手。

    蒲立德又对在院子里的下人吩咐,“去将父亲的供奉们都请到我的院子里。”

    有下人也领命而去。

    蒲立德回头,看着蒲立信背影,“二弟,父亲遇害,眼下是我们蒲家的困难时期,你会和我一条心的,对吧?”

    蒲立信回头,“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弟弟当然和你同心。”

    蒲立德点头,转头离开。

    两个各自转回头去的兄弟,眼中俱是有着阴狠光芒闪过。

    蒲寿庚能有这样两个儿子,可以说是幸事,但也可以说,是不幸。

    而这日,白日的福州县城,竟是出乎意料的沉静。

    时间悄然到夜里。

    城内宦宜春和张良东两人府邸外,各有数道身影从僻静处跃进府邸里去。

    张府。

    数个黑衣人刚进府邸,在墙角处落下,自不远处大树上、假山后,就忽然有冷箭破空声响。

    周围忽的灯火通明。

    几个黑衣人大惊,有人猝不及防,被冷箭射倒。

    不到大元境,想要在仓促间挡住射来的冷箭,显然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有埋伏。”

    有黑衣人低声冷哼,当即就要向着围墙外跃去。

    而面对他们的,却是一阵箭雨。

    不仅仅府邸内有暗哨向着他们放箭,在之前空荡无人的围墙外,竟然也有无数箭矢向着刚跃上围墙的黑衣人射去。

    “呵呵。”

    容貌俊朗的张良东突然从阴暗处走出来,出现在火光下,“想要杀我,这些的伎俩,未免也太稚嫩了些。”

    一个个黑衣人惨呼,死在箭雨之下。

    两波箭雨过,只有一个黑衣人捂着胸口匆匆而逃。

    却殊不知,他刚走,在张家府邸中就有数个高手悄然跟了上去。

    宦府。

    宦宜春作为元朝任命的福建行省中书右丞,是福建名义上的最高长官,排序犹在蒲寿庚之上。他的府邸,虽不在府衙内,自然也是福州城内最具气派的。

    数个黑衣人悄然跃进他的府邸里后,并未引起什么波动。

    宦府内虽有士卒守护,但为数不多。

    宦宜春这些年在福建过得并不容易,只是个光杆司令。如果不是蒲寿庚死,他的门庭向来都是冷清得很的。

    这些个黑衣人竟是对他的府邸地形很是熟悉似的,入府衙以后,从阴暗处直直向着宦宜春的寝室跑去。

    这夜,还未来得及在福建真正露出峥嵘的宦宜春遇刺身亡。

    而始作俑者的蒲家,却也同样不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