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萌妃是大佬〕〔厉少爱妻成瘾简安〕〔别叫我歌神〕〔神级大明星〕〔极品神印少主〕〔极品全能保安〕〔第一豪婿〕〔校花的全能教师〕〔重生媳妇有点甜〕〔我的极品老婆〕〔农家美食日常〕〔珠光宝妻致富记〕〔主播好难:老公比〕〔万欲妙体〕〔大佬又要崩坏了〕〔超强蜜恋:老婆大〕〔皇子妃〕〔最后残仙〕〔奶茶店主会法术〕〔献祭诸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39.各擅胜场
    蒲立德见过高瘦子、矮胖子等蒲寿庚以前拉拢的供奉后,没让他们出府,只是在他的院子里保护他的安全。

    蒲立信猫在自己的院子里,房间内油灯未熄。

    看似平静的府衙,总好似有浓浓阴云笼罩在上空。

    十余个黑衣身影在浓浓夜色中悄然跃进府衙,而后向着蒲立德所住的院落摸去。他们对府衙内的地形,竟也是极为熟悉。

    只是却不知,这十余个黑衣人,是来自哪家。

    府衙内有暗哨在暗中发现这些黑衣人的身影,也出奇的并没有出手阻拦,而是任由这十余个黑衣人径直往府衙深处去。

    十余人很快到得蒲立德的院子里。

    然而,才刚进院子,院子里内却就有油灯燃烧起来。许多身影,显现在油灯光芒下。

    然后,还不待这些惶惶的黑衣人退出去,就有高手从两旁院墙跃下,将院门给关了起来。

    一众黑衣人陷入进退两难之地。

    蒲立德的屋门打开,穿着孝服的蒲立德沉稳走出门口,看着这些黑衣人,“你们,是我二弟派来的吧?”

    高瘦子、矮胖子等一众蒲寿庚的供奉从暗处也都走出来,对着一众黑衣人虎视眈眈。

    众黑衣人惶惶,不答话。

    蒲立德自言自语,“二弟,你还真是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又欣慰,又失望啊你长大了,心思却对着自家人。”

    随后他摆摆手,对高瘦子、矮胖子等人道:“都杀了吧!”

    高瘦子、矮胖子带着一众供奉动手。

    他们两人有勉强能和真武境过招的实力,对付这些不过中元境、下元境的黑衣人,自是简单得很。

    刀光剑影下,数十供奉在须臾间便让得十余个黑衣人几乎都死在乱刀之下。

    蒲立德嘴角紧紧抿着,脸色阴晴不定,“二弟,你让哥哥如何待你呢?”

    而就在这时,他的脸色却是猛地僵住。

    然后,有血从他的嘴里汩出来。

    蒲立德怔怔看着前头,眼中尽是不敢置信之色,然后又恍然明悟,颓然仰倒在地上。

    只是死前,他的嘴角却是有着古怪至极的微笑。

    杀他,是高瘦子出的手。

    高瘦子在斩杀最后那个黑衣人的时候,夺下那黑衣人的刀,顺势甩出。刀,深深刺进了不通武艺的蒲立德的胸膛。

    一众刚刚停手的供奉都是怔在当场。

    油灯微微摇晃,院内供奉、士卒的表情在油灯微弱的光芒下,都是显得那般复杂幽深。

    高瘦子环视过众人,道:“大公子被张良东派人暗杀,此事,你们可有异议?”

    院内无人开口。

    这其中或许有忠于蒲立德的人,但是,蒲立德已死,此时高瘦子摆明是要栽赃张良东。谁都知道,开口是寻死。

    只是不知道,这黄老为何要出手杀了大公子。他是在为谁办事?

    “吱呀!”

    仅仅过数分钟,院门被推开。

    神色匆匆的蒲立信跑进院子里来,直接跑到台阶上蒲立德的尸体旁,哭嚎:“大哥!大哥啊!”

    他双眼通红,豁然回头看向围在周围的众人,“是谁杀了我大哥?”

    高瘦子拱手开口道:“回二公子,贼人尽皆已经伏诛。就是那些人。”

    说着,他指向还躺在地上的那些黑衣人尸体。

    周围人,无人敢开口,言明蒲立德是高瘦子所杀。

    以高瘦子和矮胖子的功夫,在府衙内也是有着极高的威望。这些供奉谁都知道,纵是联手,他们也不会是高瘦子、矮胖子的对手。

    蒲立信咬牙,嘶吼:“查!给本公子查清楚他们是谁的人!此血仇,不共戴天!”

    有人领命,但无人走出院落去。

    这时,蒲夫人的身影也出现在院门口。脚步蹒跚,忽然间老态尽显。

    到蒲立德的尸体前,她神情顿住,念珠摔落在地,红绳断裂,一颗颗佛珠滚落开去。

    蒲夫人怔怔看着蒲立德,眼中趟泪,“我的儿我的儿啊”

    蒲立信跪倒在蒲夫人面前,“娘亲节哀是孩儿无能,没能保护好大哥。”

    蒲夫人稍微失神的眼神看向他,嘴里只是喃喃,“你是好样的,你是好样的啊,胜过你大哥,不输你父亲啊”

    说完,她竟是带着侍女又往院外走去。

    她心思洞明,知道是谁下的手。但现在蒲家只剩下蒲立信了,她却也是没得选择。

    二儿子杀了大儿子,她又能够怎样呢?

    且不说她已经无法掣肘蒲立信,就算是有办法,难道还让蒲家绝后不成?

    蒲立信看着蒲夫人被侍女搀扶着离开,又低头看向地上的蒲立德,嘴角勾起些许狞笑。

    “大哥,这些供奉们可都是小弟用钱养着的,你怎会相信他们呢?”

    其后,蒲立信便也很快离开蒲立德院子。

    许多府衙士卒、下人离府,在这夜色中,往福州县城内一座座府邸而去。

    这些府邸内,住着的却都是这福州内的大小官员。

    蒲立德死,蒲家只会落到蒲立信手中。但他的野心,却也不仅仅只是个失势的蒲家而已。

    蒲寿庚已死,这样的蒲家,还有什么用?

    他要的,是仍然在巅峰的蒲家。所以,他也要争这“福建王”的位置。

    而要争,就免不得要联合福州县城内的那些官员们。

    张良东府邸。

    蒲立德被杀的消息也通过某种途径传到张良东的耳朵里。

    张良东坐在家中正堂内,喝着茶,嘴角露出微笑,“宦宜春死了连蒲立德也死了么?”

    “蒲立信你还真是有些手段呢,我倒是小觑你了。接下来,你该是打算如何对付我呢?还是以什么方法由商入仕?”

    一封封请柬,也很快从张家府邸被送了出去。

    这夜,却是苦了这福州的大小官吏们了。两封请帖,让得那些原本打算静观其变的官吏也不得不被迫站队。

    有人信蒲家的底蕴更深,前往蒲家。

    有人信张良东最后会大权在握,便前往张家府邸。

    张家正堂内和府衙蒲立信的院落里,俱是汇聚着不少福州官员。而那掌握着福州守军的何立马,却是在张家正堂内坐着。

    本来以他官位,绝不应该会做到张良东左手第一位置才是。但因他手握着兵权,却被如此特殊对待。

    这样以接近明刀明抢的争斗,兵权无疑才是最重要的。

    蒲立信在院子里,始终没有等到何立马,最终得知何立马去了张家府邸,神色难看至极,差点大发雷霆。

    何立马以前怎么说也是蒲寿庚亲信,他的确没有预料到,何立马会去张家府邸。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想要掌控福州,还有诸多变数。府衙内,可没有多少亲兵。

    蒲立信脸色阴晴不定,看着屋内一众福州官员,忽然起身,向着屋外走去。

    很快,高瘦子和矮胖子两人便离开府衙,往张家府邸而去。

    只是蒲立信到底许给他们什么承诺,这就无人得知了。

    夜色渐渐深了。

    而在张家府邸,张良东和众福州官员稍作商谈以后,却也是带着一众人离开了张家府邸。

    何立马手下已有数千守军在张家府邸外汇聚,前排将士个个高头大马。

    张良东意气风发,振臂高呼,“诸位将士,本官刚刚得知消息,蒲家中人暗中刺死宦大人。此行,随本官去蒲家讨个说法!”

    士卒们岿然不动。

    何立马在旁边忽然大喊:“出发!”

    士卒们这才轰然应诺。

    张良东脸色微微变幻,有些难看,又很快隐去。

    何立马却也是心中叹息。

    他掌握着福州城内守军,可以说是现在城内最具实力的人,但可惜,他的资历、地位都太浅,无望“福建王”的位置。

    数千人往府衙而去,火把林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