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电影世界当神〕〔偏宠替嫁小娇妻〕〔少爷恭喜你通过了〕〔陈玄王千语〕〔万能女婿〕〔纸上谈婚,豪门佳〕〔婚途陌路〕〔我是污妖王〕〔修罗神帝〕〔废婿当道〕〔贴身狂医混都市〕〔凰盟〕〔我有一个总裁女友〕〔开局一个明星老婆〕〔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古仙医〕〔岚颜知己〕〔来自未来的神探〕〔绿湾奇迹〕〔武侠之神级捕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45.大鹰爪到
    闽清,某客栈。

    泷欲和吴阿淼还是呆在房间里,泷欲低头细细擦拭承影剑剑身。

    吴阿淼的剑却是被挂在床上,百无聊奈。

    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看这狗尾巴草已经有些枯黄,可能他已经随身携带有些时日都说不定。

    “师傅您今晚不用出去?”

    大概是觉得太过无聊,吴阿淼管不住自己的嘴,对泷欲说道。

    泷欲连眼皮都没有抬,“不出去。”

    吴阿淼故作诧异,搬着凳子坐到泷欲面前,“师傅您的事办完了?那咱们是不是明日就启程回去?”

    “没有。”

    泷欲道:“还不到时机,得等。你要觉得无聊,可以自己到城内去逛,如果你不怕死的话。”

    吴阿淼缩缩脖子,“我还没有成为天下第一剑客呢,可不能死。”

    “那就去打坐。”

    吴阿淼嘿嘿笑,便跑回到床上,老老实实打坐起来。

    泷欲继续擦拭几乎瞧不清剑身的承影剑,嘴里低语,“黄粱策,你什么时候到?”

    不知为何,他竟是没有要对赵洞庭出手的意思,而是将主意打到黄粱策的头上。

    而他竟然知道元朝派遣的人是黄粱策,这显然就耐人寻味了。

    宋军驻地。

    赵洞庭盘坐在自己房间内的床榻上,苦笑摇头,“这龙庭,真他娘的不容易破啊”

    自从在空善和尚的转生门内顿悟以后,他修为境界直逼上元,至此已经尝试用意志突破龙庭无数次,但龙庭内的浓雾,却是始终不见丝毫消散之相。这龙庭,果真要比虎柱还要难破得多。

    怕是已经失败有数百次了吧?

    哪怕是以赵洞庭心性,此时也很是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而这时,在他胸口垂着的空善和尚舍利子却是微微放出光芒来,犹如月华,温和纯净。

    一股清凉的气息涌入赵洞庭的五脏六腑,然后直向头顶而去。

    这清凉之气,让得他心中的烦乱霎时间尽去。

    赵洞庭低头看着舍利子,“空善大师,要是你这舍利子能帮我破龙庭该多好啊?”

    只是他也明白,世上显然没有这样的好事。

    能得李元秀、张天洞传功,修为境界以火箭般的速度直逼上元,他赵洞庭已经是得天独厚了。

    张天洞怎么说也是直逼极境的人,只要突破龙庭,到得上元,赵洞庭的修为进境说不得还是要比寻常武夫快上许多。

    时间,一日一日过去。

    如此又过近月。

    福州城内和闽清城内都是沉寂得很。

    建宁府那边没得蒲立德掌控大局,却是更乱数分。

    元屋企等人麾下那些江南西路的元军还没等到江南西路的粮草,索性占据了建宁府不少城池,惹得民怨沸起。

    只是他们,自然是不在乎这些的。

    清晨,海面上还飘荡着浓浓白雾。涛声淼淼,却是谁也瞧不见海面上是什么情况。

    这样的天气,便是最为娴熟的渔夫,大概也不会出海打渔的。因为极可能迷失在茫茫大海之上。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海面上浓雾中却是有着一艘船向着福州延翔寨缓缓飘来,然后沿着内海往福州而去。

    船很普通,看不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到内海,雾便渐渐稀薄了。

    船最终在福州城外的渡口停靠,有十余人陆续走下船来。

    才刚刚上工的渡口工人们都看傻了眼。

    最近这渡口可着实出现过几个好看的姑娘,至今,那个骑龟的小姑娘,还有那个同样娇俏的姑娘,至今还让他们记忆犹新。

    今日,竟然又来了个那样的大美人。

    而且,这位丰腴成熟的美人无疑还要更为符合这些工人的审美观。

    瞧那挺翘的屁股蛋儿。

    这样的女子,才好生养。

    只是当看到这女子旁边那十来个气势汹汹的灰袍江湖人时,这些工人们便也不敢再多看了。

    这样漂亮的女子,到底都不是寻常家庭的人。

    而这一行人,自然是黄粱策和李秀淑一行无疑。

    李秀淑年岁应该是三十多岁,但看起来还不到三十,正是将成熟魅力释放得淋漓尽致的时候。

    这样年纪的女人,较之含苞待放的那些,总要多几分魅人的风骨。而从宫中出来的李秀淑,就更要显得尤为出众了。

    饶是一路海行让得她神态有些萎靡,但也并不减她的姿色。

    大鹰爪黄粱策一如既往的阴鸷,刚上岸,便抛出一锭银子给一不远的工人,“将船看好。”

    肌肉扎实,穿着麻布衣的工人大概被这天大的馅饼给砸晕了,好半晌才回过神,连道:“一定给贵客看好,看好。”

    而黄粱策一行人却已走远。

    工人左右瞧瞧,忙不迭将银锭子贴身放好,又给些铜钱给同伴,道:“你看着船,我先回家里去。”

    财不露白,这却是典型的小农心理。

    同伴憨厚淳朴,得些铜板好处,也是已经心满意足,“好咧,你去吧!不过记得跟嫂嫂说,今晚可要杀鸡招待我。”

    汉子头也不回,“放心,酒也给你管够。”

    这样一枚银锭子,寻常家庭不知道得要多少年才能积攒下来。

    黄粱策带着十个绿林营大元境高手还有李秀淑很快便入了福州城。

    到城内,众人都是目不斜视,对旁边百姓的惊艳眼神也不理不睬,直接往府衙。

    这样的气派、气场,大街上自然也是无人敢惹。只道这又是哪个武林世家的小姐来到福州了。

    才到府衙门口,黄粱策从袖袍里掏出枚令牌,对士卒道:“带咱家去见蒲大人。”

    士卒还是高兴手下的士卒。

    他们现在还算是元军,没明目张胆地打上大宋旗号,这些寻常士卒,也不知道高兴已经投了宋的事。

    瞧见令牌上的金龙,士卒已经是晃了眼,忙不迭地就向府衙内跑去。

    蒲立信得到消息,又告知高兴。然后两人便匆匆往府衙门口疾行。

    到府衙门口,蒲立信对着站在众人面前的黄粱策躬身行礼,道:“见过上差。”

    高兴也拱手,“末将福州总兵见过上差。”

    黄粱策没瞧见蒲寿庚,眉头微皱,“蒲寿庚呢?”

    以他在大元朝中的地位,自然也无需太将蒲寿庚放在眼里,是以语气也不是特别和善。

    蒲立信道:“父亲父亲他已经遇刺身亡了。”

    “蒲寿庚遇刺身亡了?”

    黄粱策眉头便皱得更紧,“谁刺的?”

    蒲立信和高兴都是摇头。

    黄粱策轻轻冷哼了声,走进府衙,又道:“那议和的事情,你们可知晓?”

    高兴答道:“此事蒲大人生前曾与末将说起,末将已经转告蒲公子。现在福建事物由公子代为掌管,上差有什么吩咐,吩咐末将和公子便是。”

    他也期待着宋元议和,是以,对黄粱策一行很是客气。

    蒲立信的眸子,却是隐晦瞟向了李秀淑去。

    穿着淡紫色衣裙的李秀淑端得势美若天仙,哪怕是见惯美人的蒲二公子,也从未试过这样的绝色。

    瓜子脸的李秀淑只是颔首不语。

    黄粱策阴恻恻又开口,“现在福建内态势如何?”

    高兴拱手,“蒲大人遇刺,末将率着数万大军赶回福州。现在,闽清、邵武等城池仍在宋军之手。”

    “嗯”

    黄粱策声色中并不见什么波动,“既如此,你即刻点齐大军,随咱家前往闽清。”

    高兴诧异,“敢问上差,议和之事,需得大军前往?”

    黄粱策却是懒得说话了。

    高兴不过福州总兵,自然不被他放在眼里。

    高兴眼皮微垂,便也不再说什么,告辞直接向着府衙外走去。

    蒲立信带着黄粱策一行到正殿,好吃好喝地招待。

    这过程里,黄粱策却也再未问及半句蒲寿庚遇刺的事。大概是因为保不住福建的蒲寿庚,于元朝而言也没什么价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