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狂魔老婆求负〕〔水果大佬〕〔穿越财富人生〕〔不死帝尊〕〔都市绝代兵王〕〔神级大明星〕〔最狂赘婿〕〔红尘篱落〕〔大唐如意郎〕〔极品全能保安〕〔神帝归来〕〔子规子规胡不归〕〔我家爹娘超凶的〕〔都市我为尊〕〔凌霄大圣〕〔郑原李茹萍〕〔阴山怪谈〕〔厉少,你家老婆超〕〔钱我是拒绝的〕〔上门龙婿免费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49.老乞丐搅局
    内气是力量。

    剑招是力量。

    意境是力量。

    其实,情绪何尝不也是种力量?

    只是这种力量,比之意境要更为玄奥难测。

    而且,这种力量的威力也更是难测。

    譬如怒到极致,兴许一介书生的怒吼,也可以震惊极境高手。但又兴许,只能惊走山中的几只鸟雀。

    而泷欲这种悲愤的情绪,在剑招中体现出来,却是能让黄粱策也感到心惊的。

    他只觉得泷欲好似招招都在搏命。

    这让得大鹰爪一退,再退。

    他有过拼死的觉悟,但真正到这个关头,被无形气机所罩,也难免心中生出怯意。

    谁还能真正想死?

    这怯意,却是让得大鹰爪只能更加疲于招架。

    有剑气在他的衣袖上划出许多到细碎的口子,甚至隐见血光。

    一退,便是十五步。

    周遭士卒连连避让开去。

    泷欲剑招一气呵成,卷起罡风无数,将黄粱策的正面尽皆笼罩在内。

    忽然间,这漫天罡风噶然而止。

    黄粱策正愣,罡风又席卷开来,随着剑招,聚于一束,直直刺向他的胸膛。

    生死关头到了。

    这才是泷欲的真正实力,被以武问鼎江湖数百载的破军学宫供为首席客座供奉的实力。

    显然,他之前不论是和无得和尚交手,还是和洪无天交手,都没有用尽全力。大概,能不能杀高兴,于他而言也实在不重要。

    相对宋元议和大势,莫说高兴,其实就是蒲寿庚,又能算得什么?

    那都不过是泷欲的障眼法,他真正的目标,始终都只有两人。图兰朵和李秀淑。

    杀这两人任何一人,便可以搅乱天下大局。

    而现在,泷欲是否已经用尽全力,怕也难说得很。

    黄粱策看着这一剑直直向自己递来。

    剑未至,胸口已是有些疼痛。纵是护体罡气,也挡不住这样的剑势。

    是退?

    还是挡?

    若退,怕也难以全身而退。

    大鹰爪浑身汗毛直竖,在刹那间眼神数次变幻。最终,双手舞如影,竟是选择正面硬挡。

    罡气在他指尖缠绕不休,接连探在泷欲的剑芒之上。

    以这个年纪,若是再选择退却,将如何在武道之路上得以精进?

    黄粱策心中,此时已然再顾不得其他。

    他冥冥中有种预感,自己似乎能在这样的危机中突破。体内窍穴,都在不断震动。

    下元到中元,有虎柱。中元到上元,有龙庭。而上元到真武,则需破银河,也称飞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破了飞川,下、中、上丹田才可通达,和虎柱龙庭形成完整的循环,达到三花聚顶。

    至于真武再往上,便真是举步维艰了。

    每个窍穴的点亮,都需要无穷的努力,和莫大的机缘。

    黄粱策天赋出众,少年时便堪称妖孽。但即便如此,他在真武境中期,也已经被阻了足足三十年有余。

    有多长时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感觉了?

    在皇宫中过着按部就班生活,本就没太在意岁月流逝的他,已然有些忘了。

    不到真武后期,这数十年,都是白过。

    剑气,在经过如暴雨般的无数次弹击后,几近消散于无形。

    最后承影剑剑尖虽然递到黄粱策身前,但终究是被黄粱策用双掌给夹住。

    大鹰爪气势陡升,且在以极快的速度继续向上攀升,不断突破巅峰。

    “嗯?”

    泷欲难得地露出惊色。

    黄粱策在这种时候寻求到突破气机,着实让他意外,也让他感觉到很是艳羡。

    撤剑。

    “魔!”

    泷欲嘴里再吐一字。

    刚刚清明的眼神在勃然间便又变得更是通红如血起来。

    两鬓白发旁,突然再添几缕。

    “死!”

    他竟是要赶在黄粱策突破到真武后期之前,将黄粱策斩杀掉。

    一丝接着一丝的黑发变得苍白。

    泷欲满头发狂舞。

    剑势在瞬间浩荡到极致。

    无形剑气笼罩周围足足十余米,有摧山断海的浩瀚。

    剑气笼罩下,周遭没退得太远的士卒一个个七窍流血,竟是被如此活生生的碾压至死。

    战马嘶鸣不休。

    泷欲一剑由上而下,如水泄银河,磅礴斩向大鹰爪的脑袋。

    承影剑无形,但浓聚其上的剑气却好似要露出行迹。

    黄粱策头上些微灰白的头发掉落寸缕。

    “喝!”

    他低喝,双手举上头顶。好似要撕开天幕。

    两道气机发生剧烈碰撞。

    大鹰爪双腿硬生生陷入坚硬的官道泥土中十余公分。

    不过,泷欲这一剑,终究还是被挡住了。

    但是泷欲却也随着这一剑飘身而起,掠到黄粱策上头数米,又一剑,递下。

    这一剑,似要破地。

    黄粱策双腿还嵌在地里,周遭地面竟是发生皲裂,尘土飞扬。

    周遭火把在这一瞬间被气机拂灭。

    不远处,大树上。

    洪无天喃喃感慨,“疯魔剑,不同凡响。鹰爪功,也不俗。但更不俗的,是黄粱策这颗攀登武道的心啊”

    乐无偿眼力自然要低些,道:“我看这大鹰爪似乎是要突破?”

    洪无天点点头,“要么死,要么突破。他没死,突破也是理所应当。只是,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在泷欲手中取得这样的机会。”

    乐无偿伸手握住剑柄,“咱们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

    洪无天笑咧嘴,“老乞丐可不想看到黄粱策突破,这对大宋而言,不是好事。”

    说着,他却是将剑递给乐无偿,“你帮我拿着剑。”

    乐无偿微愣,“您这是作甚?”

    洪无天摊开双手,瞧了瞧,“手有些痒痒了。”

    话音落,他的人影便也消失在树上,向着泷欲和黄粱策两人而去。

    打狗棒法是丐帮绝学,但洪无天,却还是更为中意降龙十八掌。这粗狂的掌法,显然更为符合他的性子。

    黄粱策这样的年纪,还能置身于死地以求突破?

    老乞丐虽被江湖后起之秀打败,又算得什么?

    这刻的洪无天,受黄粱策影响,虽未霎时间内就重回巅峰,但却是有这种迹象。

    泷欲剑招再递到黄粱策的头顶。

    黄粱策仍是双手撕天。

    只是脚下难免再沉入泥土数寸。

    “看你如何突破!”

    泷欲还未落地,便又借力再度跃起。又是一剑向下刺去,气势更为磅礴数分。

    他此刻的脸色,赫然很是狰狞。

    黄粱策却也同样如此。

    瓶颈在逐渐皲裂,只要突破到真武后期,泷欲将不再是他对手。

    只要再撑住那么数分钟,不,甚至数十秒就可以。

    “哈哈!”

    可就在这时,洪无天却是掠到了,“打得好生热闹!老乞丐也来凑凑热闹。”

    夜色中,掠动的老乞丐忽然一掌,拍向空中正刚刚递出一剑的泷欲和正在抬手抵挡的黄粱策而去。

    黄尘卷如龙。

    莫大气机将地面上的黄尘悉数卷起,翻滚着,汹涌而出。

    龙抬首。

    好似真有龙吟在空中响起。

    连就在泷欲下头的黄粱策都被这道来势极大的黄龙所摄,双手猛然向上再拍。双腿因此也再入泥数分,没到膝盖。

    脸色些微苍白。

    泷欲浩荡剑势微微凝滞。

    听得洪无天的声音,看到黄龙,脸色更是狰狞数分。

    黄粱策临阵突破,竟是让得他没能在宋朝高手赶来之前杀掉他。

    他身形在空中翻腾,数剑递出,以无穷剑气绞黄龙。

    一团团灰尘勃然消散。

    龙吟声似乎也轻了。

    泷欲从空中到地上,略退几步。眼中通红血色渐渐隐去,头发也不再继续变得苍白。

    有丝丝血迹从他的嘴角流出。

    洪无天出手的时机选得太巧了,正是他和黄粱策气机全部汇聚的时候。

    这一掌,可谓是打了他和黄粱策一个措手不及。

    泷欲冷着脸盯向洪无天,“原来洪帮主也这般不讲规矩,当真是让天下人高看你了。”

    然后,他收剑,向着黑暗中掠去。

    他显然很清楚,洪无天来了,他将没法再杀掉黄粱策和李秀淑。毕竟洪无天也是真武中期的大高手。

    洪无天自顾自地呵呵笑,“老乞丐耍赖,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你!”

    黄粱策双眼通红,也是盯向洪无天。脸色由白转青,却是忽的一口血吐出来。

    这口血,不是伤的。他没被洪无天那掌首当其冲,所以也没像泷欲那样受到了些许内伤。

    这实实在在是给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