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BOSS来袭:甜妻一〕〔少奶奶每天都在崩〕〔从一只手镯开始〕〔修恶道〕〔横推十万界〕〔大国航空〕〔凌天搅星河〕〔倾心已久:总裁的〕〔狂婿〕〔红尘医圣〕〔不良魅妃惑君笑夏〕〔顾南舒陆景琛〕〔蚀骨强宠总裁妻〕〔霸道总裁心尖宠〕〔我的1982〕〔氦金超神〕〔超宠契婚:老公,〕〔重生相公娇娘俏〕〔我不当鬼帝〕〔温柔深处是危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50.城门议和
    如果他和泷欲继续交手,借用泷欲之压力,完全有可能借此突破到真武境后期。

    可现在,泷欲受创而退,让得他突破的契机也是随之消逝。虽然实力较之之前已经有不小长进,但无疑已经无法再突破真武后期。

    起码短时间内是无法突破的。

    出现松动的瓶颈,少不得还要费去大量的水磨工夫才能彻底突破。

    而以黄粱策现在的年纪,又还能有多少年的水磨工夫?

    所以他怎能不怒?

    但洪无天却是嬉皮笑脸,“黄公公,老乞丐助你打退泷欲,你怎的不谢反怒?”

    “咱家!”

    黄粱策唰唰又是两口血吐出来,更是差点没气得心肌梗塞。

    他娘的!

    洪无天怎会看不出来刚刚恰是他突破的气机?

    这老乞丐,竟是做了坏事还要卖乖。

    黄粱策当下之恨不得立刻将洪无天撕成两半才好,就如当初随皇帝狩猎时,生生撕裂的那只熊瞎子那样。

    可是他却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要胜洪无天并不容易。刚刚为追求突破契机,实在已经耗去他太多的精力。

    更遑论,据他所知,现在闽清城内可还有不少真武境高手。

    那个大宋的小皇帝,着实是有能藐视天下年轻人的手腕和魄力。

    短短数年时间,他身边汇聚的江湖高手虽然自然比不上朝廷绿林营数十年的积累,但也可以说已经相去不远。而在塔河之畔伯颜、也速儿两位元帅遇刺,连带着绿林营姓丁的和姓褚的两个真武境长老也被杀,更是拉近这种差距。

    整个绿林营,真武境高手才多少?

    高兴手下将士在旁看着,有些手足无措。

    他们还不知道议和之事,当然将洪无天当成敌人。可是,以洪无天刚刚这掌之势,又实在让得他们不敢妄动。

    这些个江湖高手简直都不似爹养娘生的,倒更似那天上掉下来的神仙。

    乐无偿见得泷欲退走,这时候也从树上掠下来,直到洪无天身侧,对着黄粱策拱手:“黄公公,久违了。”

    黄粱策眼睛微微眯起,不作回答。

    十个绿林营大元境高手带着李秀淑悄然走到他的旁边。

    宋朝两个真武境,有搏杀大鹰爪的可能。虽然宋朝并没有太多理由会杀大鹰爪,但同样不得不防。

    洪无天和乐无偿见状都是轻笑。

    乐无偿又道:“黄公公,皇上说之前你在自杞可是让他受到不少惊吓。洪帮主这一掌过后,皇上和你之间的恩怨算是两清了。”

    黄粱策轻轻冷哼,眸子极为阴鸷。

    两清?

    当初明珠公主虽然用暗器迷晕大宋那小皇帝,但他们最后还是没能将那小皇帝怎样吧?

    可现在呢?

    洪无天一掌虽然没有创伤他,却是让得他的突破契机没了。这简直比重创黄粱策还要让他感觉更为痛恨。

    只是在宫中伺候皇上数十年的大鹰爪老公公自是明白人在屋檐下的道理,是以,他心中再怒,也并不开口,做那无用的口舌之争。

    洪无天、乐无偿两人大概也觉得索然无味,见黄粱策不搭茬,便又笑笑,然后拱拱手,向着城门走去。

    两人很快便消失在夜色里。

    高兴看着两人离去,虽然有些狼狈,心里却是在暗笑。

    皇上这手可谓是玩得妙,竟是让泷欲和黄粱策都同时吃了亏。

    其后,大军在稍作整顿,收拾好士卒遗体以后,便又继续前行。

    城内客栈,赵洞庭和吴阿淼都是喝得微醺。谁也没有用内气去逼除体内的酒气。

    吴阿淼和赵洞庭勾肩搭背,已经有些大舌头,“这辈子,就你将我当成兄弟,不问我的出生。这份情,比他娘的救命之恩还要重。你是不是庶出的,我不知道,但我是庶出的。你、你别急着不信,真要论起排场来,我那些同父异母的所谓兄弟,个个也都不低。只是,我只有给他们牵马的份,还要挨他们的鞭子而已。在悟出剑意以后,我就不敢再继续呆在那个家族里了。出来行走江湖,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因为臭味相投和我拜把子的,哪怕我师傅,收我为徒,也未免没有见我在剑意之道上有些天赋,不想他那身剑术失传的想法。”

    “去你大爷的。”

    赵洞庭笑骂:“你是臭味,老子可是正经公子哥,身上香得很!”

    “对!去我大爷的!”

    吴阿淼哈哈大笑,“去我那个该遭天谴的大爷的!”

    只是眼中,却是泛出些许泪光。

    这些话,大概他和谁都没有说过。

    赵洞庭拍拍他的肩膀,“行了,别娘们似的。等你成了天下第一剑客,让你那些兄弟都给你牵马喂马就是。”

    他瞧瞧外头,“牛肉吃光了,酒也没了。你师傅估摸着也快要回来,我也该走了,咱兄弟俩,天涯再聚。”

    吴阿淼喃喃自语,“我才懒得和他们计较。只可怜我那心善的娘,到最后郁郁而终,都没等到我那大爷去看她一眼,还让我不要恨他!狗日的大爷!”

    赵洞庭哭笑不得,又拍拍吴阿淼的肩膀,便向着客栈外走去。

    走到客栈,嘴里呢喃:“你信你娘的话,不好找他们的麻烦。我这做兄弟的,既然知道了,总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他带着许夫人、熊野、铁离断离开,直往城头。

    闽清东城头,灯火通明,火把无数。

    赵洞庭直上城头。

    文天祥、任伟等人都已经在城头上,图兰朵也被带来。看到赵洞庭,眸子中便欲要喷出火来。

    只是稍会儿,便有黑影从前头官道上直掠上城墙,然后在众人惊呼声中往城内而去。

    是泷欲。

    许夫人三人立刻看向赵洞庭,“皇上。”

    赵洞庭只是摆摆手,“由他去。”

    只是看在吴阿淼的份上,他现在也不想将泷欲怎么样。而且,泷欲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显然也是有所依仗。

    其后,洪无天、乐无偿两人也赶回到城头上来。刚掠上墙,洪无天就对赵洞庭笑道:“皇上,办成了。”

    “哦?”

    赵洞庭眼中露出饶有趣味之色。

    洪无天便将刚刚插手泷欲、黄粱策搏杀的事缓缓说出来。

    文天祥等人听着,都是不禁笑出声来。

    这个闷亏,泷欲和黄粱策怕是气得不轻。

    夜风拂过。

    城头宋朝国旗哗哗作响,迎风飘扬。

    等又过数十分钟,官道上,高兴大军的火把便在众人的目视中渐渐到了城下。

    高兴驱马上前,对着城头大喝:“元朝使臣内侍大总管黄粱策到。”

    赵洞庭偏头看向旁边文天祥。

    文天祥传令士卒打开城门。

    城门洞开,露出里面黑黝黝的甬道。

    莫名的,里面好似有阵阵阴风刮过一般。

    黄粱策盯着甬道,抬步,却又轻轻放下去。

    虽是议和,可大宋皇帝会不会出尔反尔?

    若是入城被大宋那些真武境高手围攻,哪怕黄粱策再为自负,也不觉得自己还能够安然抽身而退。

    到时候李秀淑落入宋朝之手,宋朝还会不会议和?

    说到底,不管是忽必烈还是黄粱策,对现在大宋的情形都并不是知根知底。

    按理说宋朝也应该吃力不住,需要休养生息。但直到现在,宋朝却都没有露出后力不济的表象来。

    几经犹豫,黄粱策还是不打算入城,对着城头上道:“咱家奉皇上之命前来议和,议和书已经准备妥帖。还请宋朝皇上放明珠公主出城。”

    说完这话,他从袖袍中掏出一金黄圣旨,朗声念起。

    圣旨内容,自然不过是奉天承运,元宋两朝为体恤黎民,停止兵戈,元朝归还福建、利州东西两路等地于宋朝云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