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玄王千语〕〔水墨云清〕〔看来这个世界已经〕〔花掉1000000亿〕〔重生主神混都市〕〔甜蜜的冤家〕〔我的意识好神奇〕〔文娱之传奇巨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都市少年狂兵〕〔第一神婿〕〔请和我谈恋爱吧〕〔都市之我是武神〕〔透视神婿〕〔娘子当家:拐个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侯爷缠婚:青梅小〕〔燧灵记〕〔头号战神〕〔第一战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55.朕受之有愧
    “你真要不依不饶?”

    公子哥脸色微微涨红,看着赵洞庭,俊俏的脸蛋上有些狰狞。

    赵洞庭冷笑:“我从来不和陌生人开玩笑。”

    拔剑。

    洪无天、许夫人、熊野便都站到赵洞庭旁侧,将公子哥和那十来个雇从全部挡住。

    铁离断并没有上前,将名为林冲的老板还有他妻子拉到旁边桌子坐下,只问:“这些年你过得如何?你师傅他?”

    有洪无天、许夫人、熊野在,他不担心这些外地来客能够翻出来什么风浪。

    公子哥脸色已是变得极为难看,“你身边高手的确不少,但你”

    他大概是要自报家门,但是,话没说完,却是被悍然出手的赵洞庭一掌拍在胸口,向着后面飞跌而去。

    搏杀便在瞬时间开始。

    许夫人、洪无天、熊野纷纷出手。

    洪无天双掌含带莫大威力,大开大合。许夫人蛇杖如有灵,探头如灵蛇出洞。

    熊野大袖翻飞,蛊虫飞将出来,立刻黏上前面那些雇从。

    一时间惨叫迭起。

    林冲按捺不住,屁股微微抬起,却是被铁离断按住,“你不用管。”

    林冲微微愕然,便又坐下。

    而只在短短的十余秒内,公子哥的那些雇从便全部被打飞出去。

    这让得林冲露出更为愕然之色,被他称作素儿的妻子则是露出些微不忍之色。这是个笑容明媚,心思善良的女人。

    个个雇从在地上吐血,面如土灰。

    他们已经将洪无天等人想象得足够厉害,但却仍没有想到会这么厉害。

    连旁边桌子上的那些人,也是个个都露出极为惊惧之色来。

    中原高手原来强悍如斯。

    公子哥捂着胸口,对着赵洞庭口沫横飞,“我叔叔定然不会放过你!”

    赵洞庭恍若未闻,端起桌上的红烧鱼,缓缓走到公子哥面前,“我说让你吃光这条鱼就作罢,你自己不要这个机会的。”

    说罢,他对洪无天打了个眼色。

    洪无天顿时意会,走到公子哥面前,几指点在公子哥的胸口。

    公子哥神情愣住,只剩下充满慌乱惊怒的眼珠子还能滴溜溜转动,全身都被定住。

    赵洞庭一手捏着筷子,一手端着盘子,却是夹住一大块鱼肉,连带着刺,向公子哥的嘴里塞去。

    公子哥的眼睛瞪得滚圆。

    周围无人敢插手。

    他的那些雇从想要插手,却也是有心无力,根本再爬不起来。

    吞不下?

    赵洞庭用筷子将鱼肉往公子哥喉咙里怼去,也不管鱼刺会不会刺破他的喉咙,直到整条鱼尾巴都进去他的肚子。

    林冲忍不住问铁离断:“师叔,这人是谁?行事怎的这般”

    即便是在他看来,赵洞庭这样也是有些折磨人了。

    铁离断却只是轻笑,“如果你处在这位的位置,就不会觉得他行事过分了。这些,都是杀鸡儆猴。”

    在没有取得赵洞庭的允许下,他并没有自作主张将赵洞庭的身份说出来。因为那太过惊世骇俗。

    林冲面露疑惑,看向赵洞庭,若有所思。

    那些雇从,一个个都没有逃过。

    赵洞庭一个个喂过去,直到盘子里连鱼汤、佐料都不剩下。然后又走到公子哥面前,“你既然喜欢用这种东西,那想必也喜欢它的味道。”

    公子哥瞪着眼睛,根本说不出话。

    然后不过短短数分钟时间,他和他的十余个雇从便相继晕晕乎乎了过去。

    这种药,显然威力并不俗,连中元境的高手都可以迷倒。

    赵洞庭没管躺在地上的他们,坐回到桌子上,轻笑道:“咱们继续吃饭。”

    说着又看向林冲和他妻子,“两位既是铁前辈故人,不如同座共饮一杯?”

    林冲是老板,本想被拒绝,却是被铁离断轻轻拍了拍手背,微愣,便点头答应,“多谢公子了。”

    众人都回到桌旁坐下。

    李秀淑始终没有出声,也没有离座。此时轻轻瞥赵洞庭一眼,眼神有些惊讶,还有些好奇。

    赵洞庭举杯,敬林冲和他妻子。

    林冲不敢怠慢,连忙也举杯,“林冲多谢公子。”

    老板娘经过最初的羞涩后,也恢复落落大方的性子,声音如珠玉落盘,“素儿多谢公子。”

    不论是不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赵洞庭身份不简单。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高手相随。

    赵洞庭仰脖子饮尽酒,突然问道:“林前辈曾也是雁羽营之人?”

    林冲露出极为震惊之色。

    雁羽营之事,乃是绝密。

    然后他看向铁离断,铁离断轻轻点头。

    林冲道:“林冲也算是雁羽营之人,曾跟着师傅还有师叔在襄阳并肩作战过。”

    “失敬。”

    赵洞庭又举杯,“这杯,再敬前辈。”

    林冲还不知道赵洞庭身份,愈发疑惑。

    赵洞庭又道:“那你师傅现在”

    既是雁羽营之人,想必是高手不假。当初就是大宋武学最高殿堂之人,个个武力不俗,现在怎么说也能是真武境的修为。

    虽然眼下武鼎堂高手越来越多,但赵洞庭无疑还想拉拢更多的高手。

    战事休了,表面会风平浪静,但暗处,未必会这样。

    林冲微微黯然,“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先去了。”

    赵洞庭叹息,也惋惜。

    当初雁羽营高手如云,可这么些年过来,谁知道还剩下多少?

    绝世高手,当真是不可求,也难遇。

    酒,一杯一杯喝尽。

    赵洞庭知道当年襄阳之战的惨烈,对林冲这样的人是由心底里生出敬佩。

    过不多时,门外再有大波人涌入。

    只是这波人,却是官差,还有士卒。他们刚刚涌入到往来客栈里,就将客栈的门口及四周都团团包围住。

    还在吃饭的那些外地食客个个愣住。

    他们或许敢在民间称王称霸,但真正对上大宋的官差、军卒,还是有些忌惮的。

    林冲、素儿夫妻两也是露出讶然之色。

    赵洞庭等人则是稳坐钓鱼台。不用看,赵洞庭都知道是哪些人来了。

    要是陆秀夫他们等人到现在还收不到他回到雷州的消息,那只能说明他们对雷州的掌控力还差得远。

    而紧随其后,陆秀夫、苏刘义等宋朝大臣果真都匆匆走进客栈里来。

    他们个个穿着官袍,那红色官袍还有顶戴,让得哪怕是那些外地食客,也都露出极为震惊之色。

    这可不是寻常的官,个个都是两品大员以上。

    “臣等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陆秀夫一行十余人,到赵洞庭面前,毫不犹豫跪倒在地。

    林冲看向赵洞庭的眸子猛然瞪大。

    他已将将赵洞庭的身份想得足够高,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当朝皇帝。而他的妻子素儿,自是更不必提。

    当下,林冲拉着素儿就要跪倒到地上去。

    “不用。”

    赵洞庭眼疾手快拉住,“你们不用跪。当年参与襄阳之战的人,跪了,朕受之有愧,是朝廷对不住你们。”

    这其实并不关他的事。但是,既然他现在是大宋皇帝,那就必然要承受大宋的过往。

    大宋于当年襄阳之战的那些的人,都是有愧的。

    一句话,简简单单。

    林冲却是忽的眼睛通红,几欲落泪。

    当年的惨状,让他到现在,都还无数次在睡梦中惊醒。那堆积成山的尸首那熊熊燃烧的军旗

    他师傅,若不是在襄阳之战时留下隐疾,大概也不会在十余年前就撒手人寰。

    要说心中不怨,那自然是假的。

    如今等到赵洞庭这句话,他心中的怨气在霎时间消散。只余下浓浓的叹息和感慨。

    心情的剧烈波动,让他都险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赵洞庭看向还晕倒在地上的公子哥和那些雇从,“将他们拉出去,全部悬挂于港口两日,不用死,吃些苦头就行。以后敢在雷州,敢在我大宋之地作威作福的人,他们就是榜样。”

    “是!”

    自陆秀夫往下,一众大臣全部应诺,不敢有半句多言。

    皇上怒了,谁都能看得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