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卦宠妃〕〔我靠充钱当武帝〕〔八零甜妻萌宝宝〕〔重生五零巧媳妇〕〔老子才是富二代〕〔头狼〕〔奇迹的召唤师〕〔永恒圣王〕〔今天也没变成玩偶〕〔逆天神医魔妃〕〔拜师九叔〕〔明廷〕〔我的小人国〕〔天命道尊〕〔武道霸主〕〔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尚书大人易折腰〕〔韩娱之崛起〕〔抢救大明朝〕〔明帝国的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73.西夏之议
    空竹惊喜,虽没有下跪,但终究对着赵洞庭躬身拱手。

    “都起来罢!”

    赵洞庭摆摆手,“在本公子心里,本以为你们这些刀里来剑里去的人不会喜欢下跪才是。看你们现在也没心思留我们在岛上吃饭,这样吧。”他看向红娘子,“首领你安排几个人架船带我们出岛,我们自行离去就是,便不继续呆在岛上了。”

    他又指指老吴头等人,“海龙帮的船、海龙帮的人,我得带走,还有用。”

    老吴头重重松口气,赵洞庭总算没有撇下他们不管。

    红娘子自然答应,“遵公子令。”

    赵洞庭微不可闻地点点头,轻轻嗯了声,“嗯。过些时日,自会有船给你们送钱粮来。”

    说罢,便转头,带着洪无天等人又往那海洞走去。老吴头等人自是忙不迭跟上。

    魁梧汉子回过头,冲着赵洞庭死命叩头:“我们也愿认公子为主,还请公子收留!”

    可惜,赵洞庭连头都没有回,更别说停下脚步。

    这样势单力薄的海盗,连被他招揽的资格都不够。

    红娘子看着赵洞庭渐渐远走,眼神复杂。终究,还是起身,自己跟在赵洞庭后头跑去。

    “唉”

    空竹轻轻叹息,啪的收拢纸扇,跟在后头。几个头目也跟上。

    小豆芽又被赵洞庭牵着。

    包括章小桃在内的两户章家人看他时眼神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

    小豆芽偏过小脑袋,稚嫩道:“洞庭哥哥,你刚刚的样子好吓人啊”

    赵洞庭微愣,“吓人么?不会吧,洞庭哥哥长得这般帅气,怎的会吓人?”

    章小桃翻起白眼,章小桔满是艳羡,偷瞥赵洞庭。

    洪无天在旁边轻轻发笑,有意无意地说了句,“公子现在气势确实是越来越浓了。”

    赵洞庭不再说话,些微出神。

    每个人的心态、气质、气势,都会随着地位、经历的变化而变化。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融入皇帝这个身份了吧?

    到海洞下头,再回到商船里。

    红娘子和空竹等几个头目亲自驾驭小船,为赵洞庭他们的商船开路。

    赵洞庭见状,面露微笑。

    看样子红娘子现在心里不仅仅只是觉得憋屈,也应该意识到这是她的机会。要不然,她不会亲自出来划船。

    商船再度回回到茫茫大海上。

    夜色,也在不多时候降临。

    老吴头等人都算是这条航线上的老油子,虽然被掳到月牙岛,偏离原来航道,但要回到老航道上,也不过是费些时间而已。

    夜里海浪汹涌,船只便也跟着剧烈摇晃不休。

    不过所幸船上的人在船上呆这么长的时间,能习惯的以及习惯,习惯不了的,也已经把能呕吐的东西都给吐了个精光。

    船舱里,赵洞庭和洪无天几人盘坐练功。

    老吴头大概是竭力想要和赵洞庭重归于好,两户章家人便也因此沾光,被安排到另外船舱居住。

    小豆芽留在赵洞庭这个船舱里,双手平举着老吴头的朴刀,小脸蛋通红,跟着船只摇摇晃晃。

    利州东路境内羊州郡。

    李望元自从去年八月被白马军杀得丢盔弃甲,领兵退回到这里,便再也没有出兵动静。

    宋元议和,元朝一股脑将凤翔、临洮、利州东西两路都让给大宋。蜀中白马军因为到底名义上还是大宋军队,是以在实际掌控整个夔州路以后便也老老实实,没敢继续侵占其他州路,背上大宋逆贼的名号。

    如今距离开春都过去有十余天时间,李望元救妹心切,终于再度打算兵进夔州。

    赵洞庭始终在等西夏出兵,没有让张珏率军入夔州,未免也没有因为缺少个进攻由头的原因。

    当然不是实在造不出由头,而是不愿去费那力气。

    羊州郡内原节度使府邸。雕栏玉砌,回廊千转。

    远处重峦叠嶂,云雾缭绕。

    利州东路是个要山有山,要水的好地方。

    李望元下头的西夏旧臣,用数十年时间暗暗浸入凤翔、临洮、利州东西两路的军、政、商三界,本就几乎将这四路掌控在手中。等元朝放弃这四路,还呆在这些地方的元朝官员武将便也失去最后根基,或是出于气愤,或是出于心灰意冷,索性便投了西夏,向李望元俯首称臣。

    到头来,西夏倒好似是成为议和之后最大的受益者。

    大宋费尽力气不过得到福建、蜀中白马驰掠纵横,也不过得到夔州。西夏打了败仗,却尽得四州。

    李望元算是坐实西夏皇子名号,只要他愿意,立刻复辟登基也不是什么难事。

    此时,这名为“长春府”的原节度使府邸里,李皇子高高坐在殿内,下面,是仲孙启赋等一干西夏有影响力的旧臣。

    文官在左,武将在右,站得整整齐齐。这场面,当真复不复辟,也没有什么两样。

    李望元眼神扫过下面众人后便开门见山,“今日召集诸位过来,是想和诸位商议再取夔州的事。”

    取夔州的事情,李秀淑一日不回西夏,李望元便一日都不敢忘。

    堂下众臣谁都早推敲出李望元的心思,也没露出什么惊讶的模样。

    有一年岁约莫三十出头的年轻将领出列,向着李望元拱手,“皇子,以我军现在实力,要破白马、取夔州,想必没有太大问题。只是某将斗胆请问皇子,如今皇子心中是否还抱着取夔州献大宋,以换回秀淑公主的想法。”

    李望元眉头微皱,“当然如此,赫连将军还需得本皇子说几次?”

    这些时日来,西夏旧臣们还总是在取夔州换李秀淑的事情上纠缠不休,早就让得他怒火中烧,很是不耐。

    在这些家伙眼中,难道身为血统纯正的西夏公主的妹妹,和夔州比起来就如同弃履不成?

    李望元看重妹妹,是以也极度反感这些将臣不将李秀淑太放在心上。

    今朝,他定然要将出兵夔州的事情给定下来。

    然而,这回,反对浪潮却是出乎李望元意料的大。

    赫连将军才刚刚收口,便又有文臣出列,道:“臣恳求皇子再做三思!”

    然后便是几个文臣跟着出列躬身。

    李望元右手重重拍在椅子把守上,“你们这莫非是吃了一次败仗,就被白马军给打得连胆气都没了不成?”

    众臣神情却是没有太多变化,显然在进殿之前已经通过气。

    李望元到底是坐享其成,这些西夏旧臣也就不似宋朝大臣那样对赵洞庭言听计从,有进谏的底气和实力。

    最先出列的那文臣又道:“我等并非是反对皇子攻取夔州,而是希望皇子在以夔州换回秀淑公主之事上再做三思。”

    李望元眉头凝得更紧,“此话何意?你们是想取了夔州,却不顾秀淑的死活?”

    现在挂着西夏甘肃军司总管之职的文臣拱着手,将身子躬得更低些,道:“宋元议和,元朝将凤翔、福建等路都让给宋朝,宋朝成为天下仅次于元朝的势力。臣斗胆请皇子深思,若是我朝取夔州欲换回秀淑公主,宋朝却出尔反尔,让我朝将名义上属于他们的凤翔、临洮、利州东西两路也都归还于他们,我朝当如何?”

    李望元沉默。

    甘肃军司总管又道:“就算宋朝不做那出尔反尔的事情,我朝本就疆土狭隘,实力不如宋元两朝,折兵损将地拿下夔州,再送与宋朝,也只是更加壮大宋朝实力。以后要再和宋元、大理争天下怕是就更胜算渺茫了。臣以为,此时此刻,我朝应该趁着宋朝没有出兵夔州以前,将夔州握在手中,如此,才能让得我朝实力更为壮大,日后征战天下,胜算也能多几分。”

    李望元还是那句话,“那秀淑她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