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状元是我儿砸〕〔未来兵王在都市〕〔金币即是正义〕〔重生青梅逆袭记〕〔地球最强王者〕〔农家娇女有点泉〕〔两朝凤仪〕〔天赐良缘之追夫记〕〔重生之先声夺人〕〔给未完的青春做个〕〔金粉〕〔医路繁花〕〔我家皇后又作妖〕〔景福〕〔兵王之王〕〔娇刃〕〔万古剑神〕〔邪皇爆宠:毒医娘〕〔凌刀问道〕〔玄天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75.终到流求
    商船在离着流求港口还有约莫两里处掉头折返。

    港口上的流求士卒大概已经瞧见,但显然也并不会追上来。

    赵洞庭始终站在船头,等又遇得一艘出海打渔的渔船,便对老吴头道:“将船靠过去。”

    老吴头到底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数十年的,身手不算太强,脑袋还算灵活,“公子这是要借船登岛?”

    赵洞庭只是轻轻点头。

    自从海盗围船那次,老吴头没有出手,他们之间原本的些许缘分算是彻底断掉。

    老吴头心中叹息,只觉得如同哑巴吃黄连,但还是道:“那公子打算届时如何离开流求?”

    赵洞庭只道:“自有办法。”

    老吴头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让众水手将船往那艘渔船靠去。

    渔船上有两个精瘦黝黑的流求汉子,见得商船靠近,便不再往海里撒网,有些戒备地看向商船。

    赵洞庭对着船上汉子道:“能否借两位渔船登岛?”

    两个汉子却是露出茫然模样。

    他们听不到赵洞庭字正腔圆的汉话。

    赵洞庭微微皱眉,偏头看老吴头,“你懂不懂流求话?”

    “虾米。”

    老吴头对着船后头嚷了声。

    有一又高又瘦的水手答应了声,很快跑过来。

    赵洞庭当然还记得这个手法娴熟,用骰子赢走他不少碎银的水手,道:“虾米你懂流求话?”

    外号虾米的年轻人讪笑着答应,“懂的,懂的。”

    赵洞庭便道:“你跟他们说,借他们的船登岛。这锭银子,便是他们的。”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来。

    虾米看向那两汉子,“显弟,会当歹哩门嘚镩叮岛?”

    两个流求汉子见到赵洞庭手中的银锭子,其实已经是眼中发亮。

    他们两光是靠打渔为生,维持温饱都已经是勉强,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银灿灿亮眼的银锭子?

    “冒门特、冒门特。”

    当下两个汉子俱是连连点头。

    赵洞庭倒是勉强听得懂这句,回头看向船舱,“洪前辈,你们都出来罢!”

    然后又对老吴头道:“让虾米跟着本公子上岛,你带着小豆芽他们两家回雷州去,护住他们安全,你可愿意?”

    老吴头有种被天下幸福砸中的感觉。

    帮赵公子这个忙的话,岂不是又能和赵洞庭攀扯上关系?

    他不怕赵洞庭不麻烦他,就怕赵洞庭不麻烦他。

    霎时间,老吴头眼神比两个流求汉子还要显得热络几分,“愿意,愿意。公子所托,老吴头就是豁出这条命去也必定完成。”

    赵洞庭轻笑,“你可别想得太简单,小豆芽他们两个得罪的是海康的张光耀。想必你也听说过张光耀的名字,要是让他知道你们带着小豆芽他们回海康,可说不得连你们整个海龙帮都要受到牵连。以张光耀财势,要灭掉你们海龙帮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老吴头讪讪地笑,“那我们在港口等些时日,等公子回来就是。在港口,我们海龙帮还是有些势力的。”

    赵洞庭点点头。

    待洪无天几人和两户章家人都走出来,他便又道:“两位章家老哥,你们跟着老吴头回去雷州,现在港口住着,等本公子回到雷州,再替你们去那张家讨个公道。”

    章成林等人都是感激涕零。

    章小桃瞥着赵洞庭,红唇轻咬。

    只有小豆芽有些焦急,“洞庭哥哥,那小豆芽练刀的事?”

    赵洞庭对小豆芽总是特别宠溺,摸摸小豆芽的脑袋:“不急着这一时,等回到雷州,洞庭哥哥为你找个好师傅。”

    这些天来,在乡下练就坚韧性子的小豆芽练刀从不喊苦,倒也让赵洞庭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才。

    小豆芽却是撇嘴,“小豆芽想和洞庭哥哥学。”

    赵洞庭失笑,“现在洞庭哥哥可都还在和别人学呢!你放心,到时候洞庭哥哥给你找的师傅肯定比洞庭哥哥厉害得多,好不好?”

    小豆芽不知为何在这事上特别倔强,“小豆芽就只想和洞庭哥哥学。”

    小孩子的心事,有时候还真能让人难以揣测。

    赵洞庭难得诧异,稍作沉默,“这事,等回到雷州再说吧!”

    他倒也不是不愿意教导小豆芽,而是,他实在是没那个时间。要他亲自收小豆芽做徒弟,显然并不现实。

    小豆芽还要说话,却是被他父亲给轻轻拽了回去,也就没在说话。

    赵洞庭拱拱手,“诸位,雷州再会!”

    然后便以颇为潇洒的姿势提着虾米向着那渔船上跳去。

    波澜不惊。

    渔船连晃都没晃。

    两个流求汉子都是露出目瞪口呆之色。

    洪无天、许夫人、熊野、铁离断也跟着上船。

    众人在这里分别,老吴头不忘多说了句,“赵公子,那我们就在雷州等着您。”

    虾米面色复杂。知道跟着赵公子登岛,是个好亲近赵公子的机会,但是,却也怕自己死在流求岛上。

    现在流求摆明的对雷州不待见,他们这帮人登岛,未必还能再向以前那般受到当地人热待。

    在小豆芽的哭声中,商船向着海面深处渐行渐远。

    赵洞庭将银两递给一流求汉子,道:“这就回岛上去吧!”

    虾米在旁边连忙用闽南话照搬了句。

    两个流求汉子看出来这帮客人不是寻常人,又得到这么大的好处,也不迟疑,当下就收网准备回去。

    赵洞庭立在船头,双手负在背后,一幅高深莫测模样。

    他倒不担心老吴头敢耍什么滑头,他们现在没有那样的胆量,也没有耍滑头的动机。

    只是不知,能不能够在这流求岛上得到突破上元的契机?

    流求岛上那所谓的武林盟,又有几分实力?

    艳阳高照时,渔船到得港口。

    港口上的流求士卒见到赵洞庭他们是做着渔船过来的,倒也没拦着。

    流求现在是禁止和宋朝通商不假,但也不至于到连宋朝人都不准登岛的决裂境地。

    赵洞庭几人顺着桥板走上港口。

    港口上难免显得几分冷清。

    流求是海上孤岛,不和大宋通商,也就能和麻逸、日本等区区几个岛国贸易。这阵仗,自是比不得和大宋通商的时候。

    赵洞庭偏头问旁边左右张望的虾米,“流求阿猴城你会不会走?”

    虾米摇头,“公子,这里地属于盐水城,阿猴城还在北面,小的以前跟船也就在盐水城转过,没去过阿猴城。”

    赵洞庭微微皱眉,“那就先去盐水城吧!”

    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也是觉得有些烦恼。

    好在军情处在流求也安插有暗堂,就在阿猴城。只要到阿猴城找到暗堂,到时候再找那蔡剑九想必不难。

    要是光靠他们,哪怕那蔡剑九是劳什子武林盟主,想要找到,怕也不是容易的事。

    “咱们可以坐马车去。”

    虾米道:“要是光靠脚力走到盐水县城,今日怕是赶不到了。”

    赵洞庭很是豪爽的从袖子里又掏出一块银锭子给他,“你安排就是。等流求的事办完,本公子不少你的好处。”

    “谢过公子,谢过公子。”

    虾米本来想装大方不要,但到底还是没能抵住诱惑,满脸堆笑。

    他怕是不知道,要是他不要这钱,让赵洞庭欠他个人情,想来那好处,绝不是这区区些银子能够相比的。

    赵洞庭作为大宋皇帝,现在眼界高得吓人,岂会白驱使人?

    一行人走到港口马驿,虾米操着结结巴巴的闽南话,总算是租了两辆马车,向着盐水县城而去。

    赵洞庭沿途不忘观望流求的情况。

    偶有村落,但看起来都不富裕。要相较起来,大概只能和宋朝境内自杞那样的偏僻地方相比。

    “浪费啊,真是浪费。”

    赵洞庭少不得要感慨两句。

    以流求的地理位置,要是这年代海上贸易能够发达起来,绝对不会是这种破败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