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且盼如意得长久〕〔本宫玩转高科技〕〔风熠宸顾好〕〔宠妻总裁坏透了〕〔陆言遇白葭免费阅〕〔将军他怀了龙种〕〔行走江湖的说书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金陵异闻录〕〔终是繁华如梦〕〔九阳踏天〕〔龙门枭雄〕〔神级女婿何金银〕〔上门为婿〕〔何金银和江雪小说〕〔陆言遇白葭〕〔双宝来袭:亿万爹〕〔过期不爱:隐婚总〕〔洛卿卿唐琛〕〔透视医圣林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78.薛姓总管
    赵洞庭不免诧异,“流求国主阿星皇就无动于衷?”

    萱雪摇摇头,“不清楚。阿星皇和武林盟的关系,我初来乍到,捉摸不透。”

    赵洞庭便也不再问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好像要杀蔡剑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武林盟在流求原来还竟然有这样的底蕴。在大宋,这是绝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哪个宗派胆敢占据城池?还不得立刻就被朝廷铁骑给分分钟踏得烟消云散?

    牵马入城大概数十分钟。

    萱雪停下脚步,指向旁边一名为富甲布坊的店面,“上差,就是这里了。”

    几人便将马拴在店外的柱子上,然后走进布坊去。

    里头有掌柜的,是个看起来富态可掬的些微肥胖,笑容热情的中年人。看到萱雪,先是微愣,随即道:“客官又来了?”

    萱雪抬手指指上头,“有大生意,掌柜的,咱们里边慢聊?”

    掌柜的便以打量眼神看向赵洞庭几人,然后伸手,“好,几位客官里边请。”

    直到楼上雅阁。

    掌柜的刚进屋关上门就对着赵洞庭几个拱手,“见过上差。”

    刚刚萱雪抬手指天那个动作,是暗号,意思是上头有上差到。

    “嗯。”

    赵洞庭轻轻答应了声,也不客套,摆出上差架势,在楠木椅上坐下,“你就是这个暗堂的堂主?”

    掌柜的躬身,“正是。”

    赵洞庭又道:“那你可了解这流求的武林盟?他们的实力如何?”

    掌柜的道:“武林盟盟主蔡剑九,上元境后期修为,其下还有七大长老,俱是上元境修为,实力不俗,整个流求江湖都已武林盟为尊。这斗北城也是武林中人向往之圣地,城内士卒皆是武林盟中人。除去盟内不计其数的高手,光是士卒,就有足足两万多人,实力辐射周边两个城池。”

    赵洞庭微微皱眉,“那这蔡剑九岂不是这里的土霸王了?”

    “上差所言甚是。”

    掌柜的虽然不知道赵洞庭为什么问这些,但老老实实解答,“武林盟在这里独大,连流求国主都管不着。”

    “那流求国主就没有想过要覆灭这如同眼中钉的武林盟?”

    掌柜的微做迟疑,“属下听闻,流求国主和武林盟的关系很深。”

    “怎么个深法?”

    “流求国主登基时似乎是受益于武林盟某位绝世高手的鼎力帮助,才得以从几位兄弟中脱引而出,得到本不该属于他的皇位。是以他在登基以后对武林盟也是十分信任,且投桃报李,将这偌大个斗北城都赐予武林盟,而且还常常到这斗北城来。据说和蔡剑九会面时,流求国主对蔡剑九还颇为客气,没有丝毫拿捏皇帝的架子。”

    “呵。”

    赵洞庭嗤笑,“这还当真是怪事了。任由哪个皇帝再大度,也不至于大度到这份上吧?”

    在他想来,就是赐斗北城给武林盟,也绝不该任由武林盟在这里发展壮大才是,“难道那阿星皇就不怕武林盟夺他的皇位?”

    只可惜,这个问题,掌柜的却是也答不上来,只是摇头,“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

    赵洞庭点点头,又问:“可有法子见到那蔡剑九?”

    掌柜的还是摇头,“蔡剑九在斗北山上深居浅出,请上差恕罪,属下却是到现在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这还真是个麻烦事。”

    赵洞庭捏捏下巴,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也没有见过蔡剑九,哪怕是杀到斗北山上去,怕也未必就能找到蔡剑九,到时候便只是白费力气。

    而这时,掌柜的又道:“不过属下和武林盟中负责采买的总管倒是见过,他兴许见过那蔡剑九。只是要让他带上差去见蔡剑九,或是画出蔡剑九的画像,怕是得费些手脚。”

    赵洞庭凝眉。

    旁边始终不开口的熊野忽的冷笑,“桀桀,只管将他带来。老夫自有法子让他就范。”

    赵洞庭眼中微微发亮,想起熊野蛊术手段,点头,“嗯。你总有法子将那个总管给叫到这里来?”

    掌柜的拱手,“属下这就去办。”

    然后便退出屋去。

    铁离断道:“咱们何不直接杀进去那斗北山?”

    这话,让得萱雪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刚刚掌柜的说过武林盟中光是上元境高手便有近十位之多,她没想上差旁的高手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底气。

    他们到底是什么实力?

    赵洞庭轻笑着摇头,“以几位前辈能耐,要杀进去当然不难。只是我怕那蔡剑九会当缩头乌龟,到时候我们被大军缠住,怕是没得什么时间去寻他,还打草惊蛇,这趟,也就白来了。”

    铁离断眉角轻抬,“那蔡剑九莫非能这点儿胆气都没有?”

    赵洞庭不以为然道:“要是他胆气很足,就该在雷州吃瘪以后带着高手杀到雷州去了。哪只会在这里耍些小手段?”

    铁离断轻轻嗯了一声。

    在雅间内,很快便过去约莫半个多时辰。

    外头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掌柜的从外边推开门,没走进屋,而是对着旁边一中年点头哈腰,“薛总管请。”

    姓薛的总管眼神在赵洞庭几人脸上扫过,神态倨傲,抬脚进屋。

    他穿着镶嵌有金丝的红色袍子,看手艺丝线,竟然还是在大宋境内都少有人能穿得起的泉州织锦。

    福建的丝织工艺,可是在整个中原都闻名的。价格,也不比名气要低。

    赵洞庭眼中闪过异样之色,看来这流求不是没钱,而是贫富差距大得很。

    他没有站起身施礼的意思。

    长得还算周正,有股子气势的薛总管见状微微冷哼了声,回头看向掌柜,“就是他们想要提供我们武林盟的瓷器?”

    掌柜的关好门,点头,“正是。”

    薛总管露出眼高于顶之色,居高临下,“我们武林盟的瓷器,可不是谁想提供就能提供的。更遑论你们这些外人。”

    赵洞庭轻笑着偏头看旁边熊野。

    熊野咧嘴。

    有只蛊虫登时从他袍子里飞出来,向着薛总管蹿去。

    “嗯?”

    薛总管脸色微变,拂手就要挥掉蛊虫。

    可他才刚出手,熊野的身影却是突然掠到了他近前。

    只是一招。

    姓薛的总管脸色涨红,脖子被掐住。眼中露出极为慌张之色,只能眼睁睁看着蛊虫飞到自己嘴里。

    熊野松手。

    赵洞庭开门见山道:“要活命,带我们去见蔡剑九。”

    “咳咳!”

    薛总管大概从没想过会阴沟里翻船,眼中布满愤怒,先是回头盯了眼掌柜的,却见掌柜的只是低眉顺目。他又回头看向赵洞庭几人,“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斗北城撒野,找死不成?”

    话才说完,脸色就变得极为扭曲,捂着肚子躺到地上去,蜷缩如小虾米,冷汗如雨,“你们、你们给我吃的什么?”

    “一只小虫子而已。”

    赵洞庭对这傲慢的家伙没什么好感,偏偏然起身,“一只随时都能让你生不如死的虫子。带我们去见蔡剑九,这虫子便帮你弄出来,不带,就让你这么痛死过去,你可以自己思量。”

    赵洞庭并不急,因为在这个薛总管来到这个房间的那刻,就已经注定他要被他们死死给吃住。

    撑死最多是中元境的总管,还能在几个真武境强者面前翻出什么波浪不成?

    萱雪眼中浮现异样。

    薛总管只觉得肚子里愈发绞痛难耐,撑不过数十秒便松了口,“我、我带你们去见、见盟主。快、快让这东西、从我肚子里出去。”

    话音刚落,也不见熊野有什么动静,薛总管就如释重负。

    肚子里的绞痛忽然间就没了。

    他心有余悸看着赵洞庭几人,慢慢站起身,“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赵洞庭轻笑,“看来你还没有为奴为仆的觉悟,连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都不知道。”

    “啊!”

    薛总管又痛叫,冷汗涔涔倒在地上。

    说实话,这幕,其实连赵洞庭看着都心里微微发麻。

    若论歹毒手段,蛊术还真有其过人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