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如不遇倾城色苏〕〔幻灵之寻墓传奇〕〔世界第一富豪〕〔张牧李晴晴〕〔婚色荡漾:顾少,〕〔史上最狂赘婿〕〔全职赘婿〕〔樱雨飞扬〕〔经年情深:苏律师〕〔时光仍在,再爱不〕〔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张牧〕〔长生三千年〕〔仙草供应商〕〔女婿如龙〕〔我有千万打工仔〕〔弈士〕〔我能借用身体练功〕〔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89.双皇拜别
    士卒们没等到将军下令,见得国主到面前,终究是向着两旁让去。

    后头武林盟弟子不再跟着,站在原地,看着阿星皇、赵洞庭几人下山。

    阿星皇向山下行数十米,到士卒群中,又忽的回头,看向莫里,“莫里将军护驾之心天地可鉴,本国主封你做个异姓王,坐镇这斗北诸城,如何?”

    这番话说得实在是无厘头,没有丝毫的预兆。

    莫里花容微变,随即眼中淌过些许喜色,单膝跪倒:“末将莫里谢过国主!”

    阿星皇轻笑,转头继续下山。

    占据台阶的士卒纷纷让向两旁。一行人安然无恙下山,熊野背着蔡吠紊尸首,无人敢拦。

    下斗北山,再出内城。

    城内都不见有什么动静。

    阿星皇对着赵洞庭拱手道:“能否劳烦宋君及几位高手前辈再送阿星皇前往桃源?”

    “好。”

    赵洞庭当即答应,“不过得先去个地方。”

    随即他带着阿星皇回到富甲布坊。

    掌柜的正在柜台里,见得赵洞庭几人,立刻露出喜色来,“您回来了?”

    至于阿星皇,他自然是不认识的。

    赵洞庭看向被洪无天搀扶着的铁离断,道:“这布坊不要了,你即刻和这位前辈离开斗北,回去中原。”

    说着又对许夫人道:“夫人,铁前辈就托付给你了。”

    铁离断伤势不轻,显然不方便再跟着去桃源城,受那车马颠簸的苦头。

    许夫人却是有些迟疑,“那您”

    赵洞庭笑道:“有洪前辈和熊前辈在,不妨事。”

    流求不是中原,冒不出那么多的大高手来。有两个真武境在侧,他自己亦是上元境,并不担心会遭遇什么危险。

    至于胸膛处的剑伤,因为当时蔡剑九的剑未能刺进去很深,他又服下龙虎妙药大还丹,是以倒也没什么大碍。

    许夫人闻言,只得点头。

    掌柜的虽然有些猝不及防,但也不敢多言,只是点头,“好,好。”

    就这样,赵洞庭没继续在斗北城迟疑,其后便立刻带着阿星皇、洪无天和熊野在城中买了快马,出斗北城往北而去。

    紧随其后,富甲布坊掌柜的也是两辆马车出城,却是往南。

    富甲布坊,自是说不要便不要了,关门大吉。

    那妖里妖气的莫里到底会不会改变主意,还难说得很。早离开斗北城,便能早些脱离危险。

    出斗北城以后,阿星皇脸上神色终于是真正轻松几分,驰马在赵洞庭旁侧,有着几分意气风发之色。

    风从耳旁刮过,周围景色从眼角流窜而过,如白驹过隙。

    赵洞庭轻笑道:“国主这份心智,让人佩服啊!只是我有个疑问,当初封闭港口,国主你到底是被蔡剑九胁迫,还是本就乐得配合他?”

    阿星皇哈哈笑道:“是前者,是后者,宋君心中应该已经有定论不是?”

    赵洞庭便也笑,“运筹帷幄,运筹帷幄啊”

    他还真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心智却能让人感觉到胆寒的阿星皇。

    只怕蔡剑九禁严港口,说不得还有这位国主旁敲侧击的怂恿功劳。

    至于刚刚下山这段路,阿星皇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他跟那莫里说蔡吠紊死,怕桃源出乱子,乍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仔细去想,却有着警醒莫里之意。桃源城等各地还有蔡吠紊培植的党羽,就算莫里挟持他阿星皇,到时候也未必能够以令诸侯,甚至说不得更要成为众矢之的,引火烧身。因为,莫里并没有蔡吠紊那样的功力和底气,不足以震慑众人。

    而后来又说封莫里为异姓王,看似是安抚莫里,向他示好,但实际,却也未必不是暗藏祸心。

    等得阿星皇真正掌控桃源等地的军权,这莫里还真能在斗北城做他的异姓王?

    再者,封他为异姓王,本来就能算是捧杀了。

    这事传到流求朝中去,少不得有人说莫里卖主求荣,更会以为是他和阿星皇联合杀蔡吠紊。到时候蔡吠紊那些旧党会怎么想?

    赵洞庭可以想得到,莫里成为异姓王后,过不得什么安生日子不说,少不得要焦头烂额。

    他忽的又问阿星皇,“你打算让这莫里再活多久?”

    阿星皇想了想,却是摇头:“不知道。如果运气好,他兴许活得时间短点,运气差,则说不定能寿终正寝。”

    赵洞庭轻轻点头。

    看来现在流求的情况真是差到极致,不,应该说是阿星皇的情况不容乐观。被蔡吠紊控制这么多年,怕是没能在朝中培养出多少自己的势力。以阿星皇的心智,竟然都没底气能够收拾流求这个烂摊子。

    想想,赵洞庭又道:“要不要我帮忙?”

    阿星皇偏头看向赵洞庭,本要摇头,忽的却又点头,“如此,多谢宋君了。”

    赵洞庭轻笑,挑挑眉眼,不再说话。

    他这话,自然有再试探阿星皇的意思。如果阿星皇拒绝,就只能说阿星皇对他有着很深戒备,那两人,终不能成为真正盟友。

    现在,倒是有这种可能。

    到夜色近晚,几人到了一县城,就在县城里找客栈住下。

    这年代夜空总是格外明朗。

    赵洞庭喜欢看星空,也就逐渐养成喜欢夜里到屋顶赏星的习惯。

    一壶美酒,一碟花生米,没有半点皇上的派头,但很惬意。

    洪无天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也没有真武境绝世强者派头,吃花生米还不忘将手伸到嘴里,将粘上的盐沫给添干净。

    “皇上,您打算出兵帮助流求国主?”

    等得酒差不多要喝光了,洪无天才问赵洞庭。有酒喝的时候,他很少说话。

    赵洞庭看着星空,道:“现在还早,阿星皇没有暗中培植出势力来以前也不会冒然动手。等他动手的时候,帮不帮他,咱们再看情况而定。”

    “嘿。”

    洪无天轻笑,“皇上您和这流求国主的心脏怕都要比寻常人多生了几个窍。”

    赵洞庭轻轻摇头,失笑。

    阿星皇大概是真多生了几窍,而自己,则多得益于是穿越而来,要不然早就被人吃得连骨头都剩不下了。

    熊野房间。

    蔡吠紊的尸首被他放在床上,被剥得精光。熊野眼中放光,不断往蔡吠紊身上涂抹着什么。

    很快,十多天过去。

    到桃源城下。

    桃源城看规格,较之斗北城要稍差些,没有斗北城那样虎踞天下的浩荡气势,相对内敛许多。

    但这座城自然还是有些它的底蕴。

    流求这海外之国,自从有国度衍生以来,桃源就是国都。城墙斑驳,总要比光鲜亮丽的斗北城多几分韵味。

    赵洞庭就在城外勒马,对阿星皇道:“国主,你自行入城。”

    阿星皇也勒住马,道:“宋君不在城内歇息几日?”

    赵洞庭笑道:“你也是做国主的,难道还不知道这是个苦差事?”

    阿星皇便不再说这茬,对着赵洞庭拱手:“此行真是多谢宋君了,阿星皇冒昧禁严港口,诸多失礼,还请宋君见谅。宋君有何吩咐,现在尽管开口,阿星皇定然不做推却。”

    他满脸真心实意。

    赵洞庭却是摆摆手,说话没有半点客套,“还是等你真正成为国主再说,现在,你可真帮不上我什么忙。”

    两人都是大笑。

    阿星皇道:“那就此拜别了,宋君珍重。”

    赵洞庭也拱手,“珍重!”

    “驾!”

    阿星皇拍马,一骑往桃源城内而去。

    赵洞庭看着阿星皇渐行渐远,勒转马头,嘴角露出笑意,“洪前辈、熊前辈,咱们也回去罢!”

    三人往南。

    流求不管日后怎样的风起云涌,自然再与他们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