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神教主〕〔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我的爷爷是至尊〕〔妖怪调查局〕〔农门娇娘来种田〕〔神罚鬼门关〕〔黎少你命里缺我〕〔舰娘世界的故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仙界丐帮〕〔名门公子:四少独〕〔大宋男儿〕〔病宋〕〔你是明珠,莫蒙尘〕〔与他有关的日子〕〔末日生存大师〕〔英雄联盟宇宙服务〕〔三国之老师在此〕〔洛杉矶之王〕〔终极小飞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98.吓死老爷
    张光耀说这章家村是他家私地数十年,那他到底有没有按照朝廷分田制度老实将田土真正分下去,已是不用再做推敲。

    相较那些没吃苦头以前叫嚣着宁死不分田、不肯恢复贱民地位的贵族,赵洞庭更为憎恶张光耀这种阳奉阴违。

    而对张光耀对三令五申的分田制都不施行的愤怒,又要更甚于他欺压这章家村的百姓。

    为富不仁者欺负百姓在这个年代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屡见不鲜。但敢不拿朝廷制度当回事,只能说明朝廷其实在贵族阶层威严还是不够。这是让赵洞庭怒说中烧的关键。

    “当然是”

    张光耀肆无忌惮,认定于全东不敢插手这档子事,也没有把刚走到门口的年轻人放在眼中。

    锦衣玉袍没什么了不得,这海康县虽然算不得什么大县,但能穿得上锦衣玉袍的公子哥也算不少。

    直到看清楚赵洞庭的脸,他的声音便噶然而止,脸色再霎时间变得灰白。

    他作为雷州贵族爵位最为煊赫之人,曾经在赵洞庭施行推恩令时见过赵洞庭。后来雷州众贵族密谋行刺,赵洞庭索性杀个干干净净,他张光耀运气不错,被赵洞庭特意留下这条命背黑锅,才得以继续苟延残喘下去。虽然这几年来背后不断被人戳着脊梁骨,可生活仍旧滋润。

    只是这次,张光耀明白,自己是万万没有再能活下去的可能。

    在瞧清楚赵洞庭面容的刹那,他心中身为雷州仅剩贵族的骄傲和底气便荡然无存。

    肥头大耳、穿着华贵的张光耀突然摔落下马。

    这个祖上曾有人在宋朝内位列两品大员的雷州贵族,常年山珍海味,怕是被猪油蒙住心,就这样被活生生吓死。

    “老爷!老爷!”

    尘土飞扬。旁边张家家丁忙不迭跑到老爷身旁,探过鼻息,发现老爷竟然就这么去了,哭天喊地。

    绿色官袍都头脸色难看。

    张光耀死在这里,他以后少个金主且不论,这事难免闹大,连他处理起首尾来也会有些麻烦。

    作为雷州仅剩的贵族,张光耀的死,可不像是寻常百姓死后那么好收场。

    有着络腮胡的都头抬眼看向赵洞庭。

    他没见过这位锦衣玉袍的公子。细细思量,仍是没有半点印象。

    而自朝廷迁往长沙以后,这城内上得台面的公子哥所剩不多,他都是有印象的。也就是说,这公子哥要么不是海康县人,要么,就不是那种上得台面的公子。这两者,说起来其实也差不多。

    强龙不压地头蛇,都头有信心,哪怕这公子哥在徐闻或濉溪两县有些地位,在这雷州首府海康同样得被他压着。

    想到这里,都头的眼神便是有些阴冷起来,直接声色俱厉下令道:“将这杀害张老爷的凶徒擒下!”

    他知道张光耀的死和这年轻公子其实没什么关系,是暴毙而亡。但是,他却急需抓个人草草顶罪。因为这事要是对簿公堂,有诸多章家村百姓作证,到时候张光耀霸占田产、鱼肉乡里的事情定然暴露,他和张光耀来往密切,到时候也会被牵扯其中,难辞其咎。

    朝廷上头对分田制度向来可都是严格把关的,这种事情,他兜不住。

    只有先行将这锦衣公子拿下,草草结案,免去对簿公堂的过程,他才可以明哲保身。

    至于为何独独选中赵洞庭顶罪,这其中自然也是有些蹊跷。

    因为都头拿捏不准赵洞庭的来历深浅。

    若是随便找个章家村百姓去顶罪,到时候这公子哥为其出头怎么办?

    而拿下这锦衣公子,届时哪怕这公子哥动用关系成功脱罪,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处理好首尾,让得霸占田产的事情不至于闹上公堂。与这相较起来,得罪赵洞庭也就算不得什么大事。

    作为东城都头,他这点底气还是有的。

    一众捕快拔刀涌上前头。

    然而,锦衣公子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想那般束手就擒。

    于全东已经开罪这姓付都头,咬咬牙,索性不再左右徘徊,挡在一众捕快前面。

    后头跟他有些年头的老兄弟都仅仅跟在帮主旁侧。

    这让得绿袍都头怒不可遏,大喝道:“于全东,你竟然胆敢阻止官差办案不成?”

    双方对峙。

    赵洞庭稍作思量后,对绿袍都头的打算也大概推测出个七八分,心中冷笑。

    他也知道于全东不会真敢和这些官差捕快名刀明抢的干仗,但对于于全东此时表现,已经很是满意。

    虽然这其中肯定夹杂这极重的功利心,但此时还敢出头,说明于全东这人根子里还是有些血性的。

    赵洞庭自然不会再让于全东为难,回头对走到身后的洪无天轻声言语了几句。

    洪无天从袖袍中掏出令牌,递给赵洞庭。

    这不是龙凤令,铁外镀金,呈剑形,上面写着武鼎两个大字。旁侧是束小字,御赐于某年某月。

    赵洞庭握令抬手,对绿袍都头轻声冷笑:“你敢抓我?”

    才不过区区九品的都头其实是认不得这武鼎堂荣耀殿圣剑令的,但光是上面御赐两字就已经足够吓人。

    原本端坐马上的都头不禁有点心肝儿发颤。

    伪造令牌乃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更遑论伪造御赐令牌。他不觉得这个锦衣公子哥手中持着的会是伪造令牌。

    这回已是没有任何转圜余地的踢到铁板上。

    一众捕快也是露出极为震惊之色,有人悄然将刀收回鞘中。

    带着御赐两字的令牌,已经比他们都头所携带的令牌分量要重得多了。

    都头好歹是没从马上摔下来,杀气在这短短数十秒内起起伏伏数次之多。最终,选择拔刀。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和这锦衣公子和解的可能性。

    “竟敢伪造朝廷令牌,拿下此僚!”

    他知道自己手底下这些捕快已经心生忌惮,是以自己从马上蹿下,挥刀就向着赵洞庭砍去。

    这刀,没有任何留手。

    都头是铁了心要斩杀赵洞庭,因为只有赵洞庭死,这事他才有足够去转圜的余地。

    然而,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事,自己刀到近前,竟然是锦衣公子两指轻轻拈住。

    都头用力拔刀,锦衣公子纹丝不动。刀身没能有半点晃动。

    都头额头冷汗如雨。

    赵洞庭衣袍鼓荡,猛然发力。朝廷发配的质地已经能算是不俗的钢刀在这刹那发出脆响,断成两截。

    噗通。

    绿袍都头伴随着这声声响轰然跪倒在地,“下官有眼无珠,冲撞上差,请上差饶命!”

    他连恕罪两个字都不敢说,只敢乞求饶命。

    “你也真是个能屈能伸的汉子。”

    赵洞庭冷笑,语气中尽是嘲讽之意,“拿不下我,就承认我是上差。若是拿得下我,我还不得被你给斩了?”

    有在周围本欲挥刀而上的捕快为之傻眼,紧接着尽皆单膝跪倒在地。

    还在观望的章家村百姓们以及海龙帮众打手就更是惊讶万分了。

    哪怕是于全东,也为赵洞庭武力感到惊讶。两指断制式钢刀,这点,他扪心自问做不到。

    赵洞庭将断刀扔到地上,声音冰冷对旁边跪倒在地的捕快道:“拿着此令,去让雷州知州希逸过来见我。”

    看到顶尖上司都已经认栽的众捕快不敢怠慢,最前那人连忙接令,越上都头的马,往村外疾驰。

    “你们都在这里跪着,谁都不许走。”

    赵洞庭指指跪在地上的捕快和那些张家奴仆,然后直接转身又往屋内走去。

    他的口气之大,让得都头脸色更白数分。这持着御赐令牌的公子哥竟然直接让知州来见他,那来头得有多么惊人?

    章成林等人回过神来后惊喜交加,跟着进屋便跪倒在地,“章成林多谢公子。”

    赵洞庭只是摆手,“我说过,这事我也有责任。”

    说着看向洪无天,“洪前辈,你且先在这里看着这些人,我先回去。”

    他终究还是不想和海龙帮有过深牵扯,而留在这,等希逸赶来以后暴露身份,不赏赐海龙帮又说不过去。

    可作为皇上,又怎能赏海龙帮这种做灰色生意的帮派呢?

    这种事,只能让希逸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