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神符师:君上〕〔轮回三千年〕〔福运宝珠〕〔最爽新人生〕〔蜜婚娇妻:老公,〕〔猎户出山〕〔医品至尊〕〔快穿之拯救黑化bo〕〔至尊战神〕〔王妃C道出位〕〔都市最强战帝〕〔农门金枝〕〔男神超智能:夫人〕〔狐妃嚣张:独宠高〕〔超神从主播开始〕〔一顾芳华〕〔重生娇妻已上线〕〔最狂弃少〕〔我有一座冒险屋〕〔大红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599.天各一方
    在章家众人感激目光下,赵洞庭带着熊野、蔡吠紊离开章家。

    外头于全东见得他要离开,欲言又止。都头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始终不敢抬头。

    周遭章家村百姓皆以极为疑惑、恭敬眼神看着赵洞庭。

    到夜色笼罩时,赵洞庭回到行宫外。

    希逸带着数命亲卫快马,在捕快引领下火速赶到章家村。

    那付都头官职低微,不识得荣耀殿相当于正二品的圣剑令,他作为雷州知州,又是得赵洞庭赏识的近臣,自是识得,也就自然不敢怠慢。

    希逸到章成林家门外时,门口围拢的人比赵洞庭在时还要更多。

    见得穿着绯色官袍,头戴长翅帽的希逸,哪怕是章家村村民们都立刻停止窃窃私语,露出极为恭敬之色来。

    宋朝官员官袍着装都有具体制度,九品以上着绿,六品以上着绯、四品以上着紫、红,是以又有“满朝朱紫贵”的说法。

    自从朝廷迁宫长沙以后,希逸就可以说是这雷州境内硕果仅存能着绯色官袍,腰悬银鱼袋的大官儿。

    哪怕是雷州监察、提刑,也因为较他要稍次半级,只是从六品,便也没法穿上绯色官袍,更别提御赐的银鱼袋。

    好在赵洞庭之前让捕快去叫希逸时说话声音不小,这些本不能确定希逸身份的百姓,也能猜想到是知州大人前来。

    当即,周围人尽皆跪倒在地,“见过知州大人。”

    跪在地上已经双腿麻木的付都头又是微微发抖。

    没想到知州大人竟然真的来了,而且来得还这般快。那锦衣公子到底有何等能吓死人的身份?

    洪无天带着于全东等人从屋内走出来。

    章成林他们刚刚都听得外头呼喊,也恭恭敬敬跪倒在地,给希逸见礼。

    莫说知州,光是海康县县丞老爷,于这些百姓而言就已经是天大的官儿。太多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能亲眼得见这样的大官。

    希逸见着洪无天,腆起笑脸连忙跑上去,“洪前辈,这些不长眼的家伙招您惹您了?”

    然后却是伸着脖子往里头看去。

    洪无天对希逸这机灵青年印象还是不错的,轻声道:“那位已经回去。你不用瞧了。”

    然后又对章成林道:“章成林,你将你们两家的遭遇说给知州大人听,知州大人会给你们做主。”

    就跪在张光耀尸体旁的张家奴仆尽是簌簌发抖。

    他们老爷在世时,声望地位都远远不及这位备受皇上恩宠的知州大人,更遑论现在老爷已死。他们知道这回怕是得遭殃了。

    章成林给希逸叩头,将张光耀霸占他们田土,且欲要强抢他们两家媳妇的事给原原本本说出来。

    希逸听完,脸露怒容,“那张光耀在哪?”

    洪无天指着地上张光耀尸体,笑道:“见着公子,他已经给吓死了。”

    希逸微愣,然后又看向旁边跪着的付都头,微微皱眉,“你是何处都头?怎会在这?”

    因为路上来得及,他也没来得及向那领路捕快问清各中事情。

    付都头怯懦不敢言。

    洪无天又道:“是来给张光耀撑场子的。至于他后头还有没有人,就得知州大人你去查了。”

    希逸又腆着脸到洪无天耳边,“洪前辈,您就提点提点小辈,皇上是个什么意思?”

    洪无天只道:“皇上遇着贪赃枉法的,从未姑息过。”

    希逸点点头,“那小子明白了。”

    再偏头看向付都头等人时,神色便变得很是冷冽,“脱去他的官服,下狱等候本府亲自审讯。其余捕快,全部革职,此生永不录用。”

    几个亲卫走上前,将付都头扯起来,三两下扒去他的官袍。

    这可是吃饭的家伙。但是,付都头却不敢有半点反抗。

    官大半级都能压死人,更别说,希逸的官要比他高出几个品级去,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官袍被剐下去后,付都头霎时间便少去许多精气神。

    跪在地上的捕快纷纷求饶,想要保住饭碗,却也并没有得到希逸理会。

    希逸只是又看向那些张家奴仆,道:“你们都跟着本府回府衙,本府倒要看看,你们老爷这些年做过多少天怒人怨之事。”

    说完回头看洪无天,眨巴眨巴眼睛。

    洪无天知晓他意思,对这结果也已经满意,便轻轻点头。

    虽然张光耀所作所为让赵洞庭极为生气,但也不至于将这些人全部斩首。

    希逸甩甩袖袍,“全部带回府衙。”

    数个亲卫佩刀押着数十垂头丧气的捕快以及数十张家奴仆,跟着希逸、洪无天,离开章家,回往海康。

    章成林带着章小桃等人又跪倒在地,“叩谢青天大老爷。”

    章家村村民全部跪倒。

    呼声久久不曾停歇。

    于全东带着海龙帮帮主亦步亦趋跟在后头。

    到村口,洪无天驻足,对旁边希逸道:“这回海龙帮于帮主及众弟兄也出了些力气。”

    希逸为官也有几年,稍作揣摩,便很快领会赵洞庭意思,眼神看向于全东,客气道:“此行多亏于帮主了,于帮主先带着众弟兄回去,本官过后自会论功行赏。”

    于全东受宠若惊,连忙拱手:“多谢知州大人。”

    他倒也不是在乎朝廷的赏赐,能够在知州大人面前露个脸,已经是心满意足。

    只是最终也没能得知那位赵公子身份,让他稍觉遗憾。到此他也回过味来,赵公子这是不想和他们海龙帮牵扯下去。

    但他又能够怎么办?

    只能心里轻叹而已。

    有些靠山高枝,不是说攀就能够轻易攀得上的。以前他和府衙打关系,可都吃过不少闭门羹。

    两批人在章家村外分成两股,一股向港口,一股向海康,尘土飞扬。

    章成林家门外乡邻们仍未离去,希逸走后,气氛便陡然松弛下来,众乡邻七嘴八舌问章成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有人问那位双指断刀的锦衣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

    只是章成林显然也答不上来。

    他根本就不敢想,这锦衣公子会是当今天子。

    雷州行宫。

    原本诺大个行宫,因为杨淑妃等人离去,虽然知州希逸也紧随其后搬进来,但无疑仍是显得冷清。

    赵洞庭的寝宫无人敢动,回到寝宫,早先赶回到海康的许夫人和铁离断便都从房间里走出来。

    此时铁离断伤势也已经养好,赵洞庭见状,也是终于放下心去。

    在他还未睡下时,希逸赶回府衙,将付都头等人下狱,没有连夜审讯,就跟着洪无天匆匆赶来见赵洞庭。

    刚见到赵洞庭,希逸就跪倒在地,道:“微臣治下不严,请皇上降罪。”

    赵洞庭没好气地笑,“你这家伙也给朕来这套,要是因为这点事就降你的罪,你心里还不得说朕寡淡无情?”

    希逸听到赵洞庭这话,就知道皇上没有生他气的意思,嘿嘿笑,“微臣哪敢啊!”

    赵洞庭走上前,扶起希逸,“你是朕亲自破格提拔入朝为官的,以后这雷州交给你打理,你莫要让人在背后说朕闲话。张光耀欺上瞒下,不可姑息,张家必抄。那些个在背后助纣为虐的大小官员,也个个都不得放过,治官从严,只有如此,以后雷州还不会出现什么纰漏。现在雷州发展得太快,有很多人的心思也就跟着活泛了,你要多上点心。”

    希逸不再嬉笑,郑重点头,“微臣领命。”

    赵洞庭又拍拍他肩膀,却是忽的又发笑,“朕就要离开雷州,陪朕喝上几杯,没有君臣,如何?”

    “好。”

    希逸点头。

    他这顿酒,不为给君王践行,而是给朋友践行。以后天南地北,两人怕是难再碰面。

    这夜,大宋最大的官和雷州最大的官盘溪坐在屋顶上,举杯邀明月,对饮成六人。

    回想,当初希逸冒死送信,还恍若昨日。

    如今柳弘屹去静江府任职,希逸留在雷州,赵洞庭将前往长沙,以后天各一方,此生能否再相见,没有定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