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毁灭木叶之佩恩霸〕〔最强枭皇〕〔重生之神极兵王〕〔绝品女婿〕〔齐欢〕〔外挂傍身的杂草〕〔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拯救巫师世界〕〔至尊人生〕〔妙女多娇〕〔我原来是富二代〕〔鸿元至尊〕〔我爸是大富豪〕〔朱氏娇〕〔妖医倾城,鬼王的〕〔空间医女:穿梭古〕〔农门辣妻喜耕田〕〔叩天门〕〔我真的不是穷人〕〔超品农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15.两项新政
    :

    带着洪无天等人出宫到国务省府衙,陆秀夫等人都在,且陆续还有官员再往国务省府衙行来。

    向东阳为官以后行事低调,从不参与拉帮结派,只做实事,这也让得他在朝廷官员中大受敬重。

    赵洞庭进府衙以后,直让太监带往向东阳办差的衙门。

    这个时候,向东阳的遗体自是还未运走。

    到门口时,可以看到外头已经站着不少官员,俱是穿着紫、红色官袍。说是满堂朱紫贵,真的半点不假。

    “都免礼!”

    见得赵洞庭到,这些官员们便都要跪到地上行礼。赵洞庭只是摆摆手,匆匆往大堂内走去。

    向东阳遗体就摆在大堂中间。

    旁边,只有陆秀夫、苏刘义、王文富等正一品、从一品的肱骨大臣。

    赵洞庭走到近前,制止陆秀夫等人行礼,看着现在仍伏在案桌上的向东阳,摇头叹息不语。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除去愧疚还是愧疚。

    如果能够早些重视朝中官员青黄不接的问题,不让向东阳等人这般终日操劳,便不会发生此刻的惨剧。

    洪无天走到向东阳近前,看着向东阳那灰白两鬓,双眼微红。

    他和向东阳是相交数十年的好友,此时若说心痛,应该是以他最为心痛无疑。

    忽的回首看向赵洞庭,洪无天道:“皇上,老乞丐现在真是有些后悔当初劝东阳兄入宫为官了。”

    他心中无疑有些怨念。

    赵洞庭眼神愧疚,“是朕的过错。”

    他跪倒在地,对着向东阳叩首。

    起身后,对陆秀夫等人道:“向大人没有亲眷,一应后事由朝廷妥善办理,以皇亲之礼下葬。追封太师,谥号文忠。”

    陆秀夫等人皆是躬身领命。

    赵洞庭上前背起向东阳遗体,很瘦,骨骼膈人,怕莫只有九十多斤重,“送向大人遗体回府,朕当为向大人守灵三日。”

    一众大宋官员跟着赵洞庭离开国务省府衙。

    到向东阳府邸。

    府邸不大,里头下人也只有寥寥数个。一个管事兼厨房的老仆,两个打杂小厮,还有两个从宫中差遣出来的婢女。

    这简直很难想象会是当朝从一品大员的府邸。

    赵洞庭背着向东阳遗体到正堂,放在椅上。随即有朝廷小吏匆匆忙忙进来,布置灵堂。

    向东阳遗体入棺椁。

    赵洞庭跪在棺椁前,不再言语。

    朝廷大员逐个上前跪拜祭奠。

    这整夜,赵洞庭就是跪在棺椁前。杨淑妃和颖儿、张茹等人赶到时,让赵洞庭保重龙体。

    赵洞庭只是轻声道:“向大人劳累猝死,是朕的过失。朕应该替他守灵堂。”

    才在翌日,衡山天师道天师元真子奉召带着数位小天师火速赶到长沙。

    赵洞庭执孝子礼,披白。

    到傍晚时,陆秀夫等人处理完衙门事宜以后赶到向东阳府邸,也打算陪着赵洞庭守夜,被赵洞庭拒绝。

    他说:“朕已经失去向大人,不想再失去你们。”

    陆秀夫等人只是叹息不语。

    向东阳猝死任上之时逐渐在民间传开,无数百姓自发赶到向府外,跪倒在地叩首。

    分田制度出于向大人之手,说向大人是他们天大的恩人,这都毫不为过。

    到向东阳灵柩出府安葬时,长沙城内万人空巷。只有主街,数万百姓蜂拥如潮,为向东阳送行。

    天师道元真子等人走在送葬队伍最前头,嘴里念念有词。赵洞庭执灵位,以向东阳子嗣身份跟在队伍中前行。

    朝廷上至杨淑妃、陆秀夫、张世杰,下到三品官员,基本悉数到齐,俱是跟在送葬队伍内。

    得知消息后主动请命朝廷为向大人送葬的佛、道人事就更是多不胜数。

    岳鹏率天魁军披白拱卫。

    整个送葬队伍,不算夹岸相送的百姓,也已逾万人。

    大宋史官在史书上记载浓厚一页,大宋景炎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太师、副国务令向东阳猝死于任,藏于岳麓山。

    陵墓规格,以皇上亲王之规格待之。

    待得赵洞庭等人下岳麓山以后,无数百姓自发赶往岳麓山太师墓祭拜,香火逾月未熄。

    而赵洞庭下山以后,当即便带着陆秀夫、王文富、张世杰等肱骨去了行宫大殿。

    向东阳葬礼这三日,他痛定思痛,终究还是打定主意要将这事跟陆秀夫他们明言。

    让太监给众人上座后,赵洞庭便说道:“今日,朕有两件事想要知会几位大人。”

    陆秀夫等人都是神色微凛。

    皇上既然说是知会,那显然这其中已经没有什么探讨余地。

    几人都是抬头看着赵洞庭。

    赵洞庭道:“向大人猝死于任上,这是大宋的损失,也是朕的损失。朕痛定思痛,决意再施新政。以后朝中取消朝会,诸位大人不必再每日早晨上殿。若有事宜,诸位可在各自府衙内召集众臣举行会议便是,需得朕出面的大事,可直接进宫见朕。另外,朝中三品以上官员,年岁超过六十岁者必须退离主官位置,不得再终日操劳国事。过六十五岁,便不得再朝中任职,可挂学士之职安心在家养老。五品以上官员则再低五岁,过六十岁者离官卸任,朝廷每月都发以抚恤。”

    他这番话说出来,让得陆秀夫等人登时都是露出极为惊讶之色。

    以前朝中官吏确实也是有“退休”这个说法,但却没有具体的年龄规定。

    陆秀夫沉吟过后,拱手道:“皇上,若是如此,现在朝中岂不是就得有许多官员必须卸任?”

    赵洞庭点点头,“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先将这新政颁布下去,再给到达年限的官员两年时间,让他们着重培养下头有潜力的官员,届时朝廷酌情提升。现在国子监也已初成气候,朕看科举制度也可以再度施行了,仍分文武科举,但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考四书五经、诗文、武艺之类。”

    他这几天心中都在想着这事,说出来也就不用再加思索,“文举;主考修身、治国,武举;主考修身、治军。科举之前,可公布朝中空缺官职,让举生们自行选择衙门,如监察、提刑等省,就还得考监察、提刑等方面知识,再如水利、农业等,则还得考这方面专业知识。你们以为如何?”

    说着又看向接王文富班的国子监大祭酒,道:“以后国内各最高学府,分别开设这些科目,注重培养各方面人才。”

    陆秀夫等人都是怔住。

    赵洞庭此时说的这些,这真是他们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的。

    以前科举,可不就是考谁更熟记圣人教诲?谁更能作出景绣文章?

    只是现在想来,如果真依皇上的意思办,似乎这样提拔起来的官员,办事能力真的会要高上许多。

    跟着赵洞庭这些年,他们的思维也逐渐跟着潜移默化开放起来,不再那般拘泥于古法。

    王文富有多年任职国子监的经历,对这项新政益处最是能够心领神会,率先拱手道:“皇上圣明。”

    这事,便就这么被定下来。

    陆秀夫等人竟然没谁提出异议,这倒反让得赵洞庭有些惊讶了。他本来还准备费些口水说服他们的。

    仅仅就在翌日早朝,赵洞庭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宣布了退休、文武科举这两项事宜。

    满殿皆惊。

    特别是如陈江涵这般已经到退休年纪的官员,就更是心潮起伏了。

    这可是和他们切身有关的事。

    但到底还是没有谁提出异议。毕竟这事皇上是一刀切,而不是针对哪个个人而言。

    他们都是朝中任职多年的官员,也是明白,皇上突然颁布这样的退休制度,定然是和向大人猝死有关系。

    皇上这是怕他们中间再出现有如向大人那样的情况。

    有到得退休年纪的官员心里不禁很快开始掂量着,衙门下头有谁能够接自己的班。

    赵洞庭想要任能才治国,但也并不代表,个个官员都是这种想法。

    这其中的牵扯,说是千丝万缕都并不为过。

    官场上人走茶凉,谁还不想培养个亲近的后生,能够让得家族继续鼎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