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仙农〕〔何日请长缨〕〔神偷问道〕〔韩娱之你的名字〕〔快穿:我只想种田〕〔我能举报万物〕〔人生交换游戏〕〔万界基因〕〔重启修仙纪元〕〔泰坦与龙之王〕〔淡蓦凉亦棣星辰〕〔归一〕〔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制霸全球〕〔联盟之魔王系统〕〔我有一座世界门〕〔愿你情深不被负〕〔别叫我歌神〕〔无限刷钱系统〕〔都市武道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21.尽释前嫌
    过去许久,张珏才又抬起头,看着还在流泪的谷主,道:“香儿,是我对不住你。”

    谷主只是摇头,又哭又笑。

    听完张珏的这些话,她对张珏自是再无半点恨意。相反,心中还生出许多自责。

    这数十年来,她都只以为是张珏辜负自己。现在才明白,原来张珏承受的痛,远远不比她的恨来得要轻。

    妻子惨死,女儿早亡。她很难想象,张珏这些年是怎样带着张茹走过来的。

    他如今能够成为大宋的副军机令,那得立下多少军功?得杀多少元军?

    他大概将自己的恨全部倾泻到那些元军身上了吧?

    谷主脑子里依稀浮现张珏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场景。

    那一刀刀劈杀,那一声声怒吼,都是带着无穷的愤怒和恨意吧?

    可自己,在谷内,却还记恨了他数十年。

    她恍惚间想起什么,手忙脚乱,“我替你疗伤,我这就替你疗伤。”

    在谷中清冷数十年,从来都是以冷面示人的谷主,大概在数十年前回谷以后,就再未露出过这般惊慌的样子。

    张珏笑了。

    屋内三人,也都笑了。

    随即乐婵眼神却是有些黯淡下去,“皇上,我们”

    赵洞庭奇怪道:“怎么了?”

    乐婵声音也是有些哽咽,“我父亲和我娘,还有张大人和师尊,他们都明明深爱着对方,却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磨难。我们以后”

    张茹也是看向赵洞庭。

    自古情字最是动人,却也最是折磨人。

    赵洞庭紧紧握住两女的手,“朕是九五之尊,绝不会让你们两个离开朕的身边。”

    他难得的在这方面意气风发,将两女同时揽在怀中。

    屋外,谷主起身给张珏疗伤,却也同样被张珏搂在怀里。

    秋意萧瑟,情义却是动人。

    又过去许久,谷主羞红着脸从张珏怀中挣扎出来,见院内宫女太监都瞧着,轻啐了几口,却还是忙不迭给张珏疗伤。

    等她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给张珏又是运功、又是服用丹药的疗伤完,赵洞庭才牵着张茹和乐婵两人走出寝室。

    他笑眯眯走到张珏和谷主近前,看着满脸红润的谷主,笑道:“谷主,这下您不会再阻碍我和乐婵成亲了吧?”

    谷主却是根本不搭理他,而是走到张茹面前,将张茹搂在怀里,“孩子,真是苦了你了。”

    在张茹脸上,她依稀还能看到自己年轻时模样。大概,蝶儿年轻时也是长得这般国色天香的吧?

    张茹咬着唇,差点又落下泪。

    赵洞庭摸摸鼻子,自讨了个没趣,好生尴尬。腰间软肉也不出意外被面皮极薄的乐婵给捏住了。

    再回到前宫大殿,宴席还未散去。

    众臣其实都已经饮宴完毕,却还在这等着,无疑是在等赵洞庭几人出现。

    五人出现在大殿门口,众人瞧剑赵洞庭拽着乐婵和张茹的手,张副军机令也拽着谷主的手,笑容便都是有些玩味起来。

    谷主再不复之前的河东狮吼模样,都不敢抬头看众人。

    虽然她的年岁已然很是不小了,但常年居住在谷内,就如苦等洪无天数十年的许夫人那般,在这方面,仍是面皮薄得很。

    张珏虽然伤势未愈,但已经好太多,满面春风,“诸位,这是张某夫人。”

    他今日虽然挨了一掌,但心中着实痛快万分。孙女出嫁,又和分离数十年的妻子尽释前嫌,人生能有几回这样的双喜临门?

    “恭喜恭喜!”

    殿内满是恭贺声。

    岳鹏跟着张珏打过不少仗,也算是张珏手下亲信大将,笑眯眯,“副军机令,您和夫人久别重逢,末将也想讨杯喜酒喝。”

    张珏瞪眼,“乱说什么,老夫都什么年纪”

    可话为说完,赵洞庭就打断了他,“朕看如此甚好。”

    满殿皆笑。

    陆秀夫等人和张珏关系也都很是不错,地位又差不多,便不免也打趣张珏。

    张珏苦笑不跌,众情难却,只得答应。

    这更是只让得谷主差点将头都给埋到胸口去,实在是羞涩得不行。

    洪无天遭殃,呲牙咧嘴,被许夫人捏住了腰间软肉,“你就不打算给我也补个婚礼么?”

    洪无天连连告饶,“补、补!夫人,改日老乞丐就迎娶你过门。”

    满殿更是大笑连连。

    陆秀夫捋着胡须,对旁边张世杰等人道:“看来咱们接下来几日都有酒宴可吃了?”

    连张世杰都难得的开玩笑,“如此甚好。只是苦了我那些珍藏多年的书画啊”

    一场酒宴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左右才散去。

    君臣尽尽兴。

    张茹算是正式成为宫中贵妃,杨淑妃见赵洞庭和乐婵之间也是卿卿我我,少不得要拽着他们还有几个亲家去后宫说些家常话。

    皇室其实也是寻常家庭。

    只是乐无偿有些尴尬。

    他和张珏之间向来以兄弟相称,可又娶了谷主的弟子,女儿也成为了谷主弟子。

    如今知道张珏和谷主竟然是夫妻,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谷主才好。

    又到寝宫坐下,赵洞庭忍不住又问谷主,“谷主,朕是不是可以向百草谷下聘了?”

    他实在是迫不及待想要迎娶乐婵进宫。

    如今他娶了张茹,该叫谷主奶奶,算是亲戚。谷主怎的也没理由该反对才是吧?

    然而,谷主却是摇头,“还是等皇上您破了天仙阵再说罢!”

    赵洞庭满脸苦涩。

    瞧瞧乐婵,又瞧瞧张茹,心里止不住的想,谷主该不是担心乐婵会抢去自己对张茹的恩宠?

    忙不迭又表态,“谷主您放心啊,朕娶了乐婵入宫,也绝不会亏待茹儿的。”

    两女都是娇羞,低垂着头不说话。颖儿在旁边偷偷的笑,乐不可支。

    杨淑妃自是帮着自家儿子的,道:“夫人,昰儿的品行你还是能够放得心的。既然静妃是你孙女,婵儿又是你徒儿,依本宫看,择日让婵儿入宫为后,实在是件美事。”

    谷主却仍是摇头,“太后,皇上可是九五之尊,君无戏言,怎的能轻易反悔?”

    乐婵轻轻拽了拽赵洞庭衣袖,“皇上,您就不要为难师尊了。”

    赵洞庭苦笑不跌,却也只得叹息,“好吧,那谷主您就等着朕去破那天仙阵吧!”

    杨淑妃本有些不快,但见赵洞庭都这么说了,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这才刚刚让静妃入宫,她总不可能和静妃的奶奶闹个不愉快。曾是贵妃,后又是太后的人,不可能这点事都想不明白。

    其后在屋内,众人便只是说些家常话。

    乐婵到底还未入宫,最后跟着乐无偿离开。赵洞庭望穿秋水,无可奈何。

    张珏带着谷主前脚刚走,朝廷诰命文书就尽皆这送到了张府。

    张珏是当朝从一品武将大员,谷主自然也是从一品诰命夫人。

    张府门庭在宋朝堪称尊贵至极。

    百草谷的几个长老还有弟子们也都跟着谷主到张府,只有小舞丫头跟着乐婵。

    谷主在谷中数十年严令谷中弟子不得和谷外男子生出情愫,到张府以后,看着长老还有弟子们,又是羞涩又是难堪。

    可如今再让她离开张珏,她显然是做不到的。

    当初恨得有多深,如今便可以说歉疚有多深。这余生,她都只想陪伴在张珏身边。

    沉默许久以后,她从袖中掏出谷主令,递给一个长老,道:“以后,我便不再是百草谷的谷主了。”

    “师姐。”

    长老却是没接过令牌,而是轻轻笑道:“您又何苦继续拘泥于谷规,依师妹看,如今那条谷规,也该是到废去的时候了。”

    谷主些微动容,看向其余三位长老。

    她们,也都是面带微笑。

    百草谷禁止男女恋爱,本就是条极绝情又极极端的规矩,显然并没有继续存在必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