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CV〕〔超级鉴宝大宗师〕〔次元经纪人〕〔都市最强战帝〕〔我对你暗恋已久〕〔脑核风暴〕〔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凰墟〕〔国色潋滟〕〔郓城法医打包走〕〔重生之神级投资〕〔一起捉妖吧〕〔我家王妃超A的〕〔偷心盗贼之极品小〕〔国师夫人太彪悍〕〔落难男尊国的女尊〕〔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青春有你才甜〕〔每天都要甜一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28.游哨之战
    :

    刘十五原是侍卫亲军中马军士卒,赵昰、赵昺离开临安时,跟着数十万军民几经折转,最终到硇洲。

    后侍卫亲军分别并入天魁军和天罡军中,刘十五跟着并入苏泉荡麾下。

    他在现在的大宋禁军之中,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老卒。

    在硇洲、雷州之战,他都没能在大军之中捞到人头。其后,赵洞庭整军攻广南西路,刘十五看着营内不少新兵蛋子都因斩杀元军而得以成功成为伍长、什长甚至是百夫长,或许是被激发出血性,在梧州城下血战时骁勇异常,竟是在大军之中捞得五颗元军人头。自此,得以成为天罡军中游哨什长。

    游哨中都是精锐,这什长,也勉强可以和寻常步卒中的百夫长相提并论了。

    虽然游哨也意味着较之寻常步卒要更容易折戟沙场,但家中已无亲故,又被激发血性的刘十五已经不再在乎这些东西。

    以前有比他更老的老卒说,阎王爷是长眼的,在战场上越怕死的人越容易死。刘十五本不信,如今发现,的确是这么回事。

    他甚至想着,等什么时候捞足军功成为百夫长,还可以娶个大屁股娘们。到时候,老刘家又能开枝散叶。

    “疾!”

    十人分为三队,相互之间间距大概五米左右。在听着脚步声愈发真切时,刘十五低喝。

    他亲自带着两人,当下步伐要更快上两分。

    双方游哨在夜色中碰撞,直到互相间距不过两三米开外,总算能够看到对方身影。

    “刃!”

    刘十五再低喝。

    他和他旁边亮个游哨士卒俱是忽的跳将起身来,圆刀向着前面黑影重重劈去。

    以势压人。

    游哨在大规模作战时想要捞军功并不容易,只有此时才是机会。

    不过这些大理军中胆敢长驱直入的游哨显然也是精锐。

    刘十五三人跃起劈刀时,大理游哨有两个黑影向着后面懒驴打滚躲避开去。还有一人,则是用刀架住了刘十五的刀。

    “好个魁梧汉子!”

    刘十五终于得以看清眼前此人,眼中不禁有些惊讶。

    横刀架住他刀的家伙是个五大三粗汉子,较之他的身材要大上两个型号。

    铿锵声响。

    弯刀刀刃顺着眼前这大理游哨的短刃刃身划过。

    “收!”

    刘十五再低喝,毫不犹豫,转身而退。

    刘十五没上过什么私塾,这套下达命令的方法却是他自己从大军传令方法中依葫芦画瓢学的。如今在天罡军游哨中颇为普及。

    在他们旁侧不远的另外两个小队,也同样有人发出这样的低喝声,或是刃,或是游。

    刃,是血斗。

    游,是围杀。

    而刘十五所说的收,却并不是撤退。

    他们三个人抽身而退不过三米多,就忽的再同时转身,手中弯刀向着前头直直劈去。

    那身材魁梧的大理游哨自然是追击了上来。

    三刀同时落下。只是在夜色中,并无什么光芒。

    魁梧游哨眼睛瞬间瞪得滚眼,嘶声大喝,后撤已经是来不及,猛地将短刃由下往上提去。

    他练过些把式,有股子力气,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赴死。

    又是金铁相交的声响。

    两柄弯刀被这魁梧游哨用短刃架住。

    他果真是力道极强,同时架住两柄双刀,单手竟是纹丝不动。

    但是,他却是没能挡住能算得上是老油条的刘十五。

    刘十五在弯刀要被架住的瞬间忽然改变了招数,矮身下去,接连数刀如电光火石,扎进魁梧游哨的肚子里。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啊……”

    魁梧游哨又是怒,又是痛,又是恨。

    他大概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活下去,已经阴沟里翻船,想要拼死刘十五,不管两柄弯刀,短刃猛然刺向刘十五的背。

    但刘十五却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在短刃刺到他前,就地向着后头滚了去。

    两柄弯刀同时重重砍在魁梧游哨的肩膀上。

    这种蒙古式弯刀最是能劈能砍。

    两柄不说削铁如泥,但绝对势大力沉的刀同时落在肩膀上,能造成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魁梧游哨嘶声痛吼,两臂处血如泉涌。

    短刃随着他的断臂落到地上去。

    饶是他牛高马大,在接连受创以后也显然不可能再存活下去。痛叫声噶然而止,整个人也跟着扑倒在地。

    而直到这个时候,和他因是队员,却不及他这样艺高人胆大的两个游哨才扑杀上来。

    见得魁梧游哨重重扑倒在地,两人都是色变,不做迟疑,向着旁侧的小队跑去。

    不会分析实力对比的游哨都不是好游哨。

    常常有游哨在军中颇为自豪地对其余兵种的士卒说,咱们做游哨的可不像你们那有,跟着大家伙举着刀枪傻傻往前冲杀就行。

    二对四无疑是没什么胜算的。

    但这些大理游哨除去魁梧汉子外还剩九人,面对刘十五十个游哨,就不能说没有胜算了。

    刘十五懒驴打滚起来后,拔腿便追。

    他旁侧两个兄弟也连紧紧跟着。

    这让得那两个大理游哨跑得更是飞快。

    场面登时更为纷乱起来。

    夜色中瞧不见刀影,但杀机,无疑始终笼罩着这小小范围。

    这厮杀,足足持续有十余分钟之久。

    而在这茫茫大山内,还有数处,也正在发生这样的遭遇战。

    刘十五从地上爬起来,嘴里骂骂咧咧,愤愤吐了口唾沫,“他奶奶的,小牛犊子你丫的刀法能不能准备,老子差点被削了脑袋!”

    小牛犊子年岁不大,但并不稚嫩,满脸络腮胡。听到刘十五的话,嘿嘿挠挠脑袋,“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刘十五走过去就是一巴掌扇在小牛犊子脑门上,“还下次,老子有几条命能让你霍霍?”

    小牛犊子仍是嘿嘿笑着,然后对着周围喊道:“小五子、卖糕的……”

    有人从黑暗中走出来。

    火折子重新被吹亮。

    但是,十个人不可能再重聚。

    大理游哨共十人,被杀六人,逃走四人。大宋游哨,也只剩下六人。

    数分钟后,刘十五几个人没能等到有兄弟再从黑暗中靠近过来,轻轻摇头叹息。

    称不上太多伤感,因为做游哨的都是朝不保夕。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再心软的人,经历得多了,也会心如磐石。

    刘十五道:“把卖糕的他们的腰牌都取下来,那些大理贼的头颅也都切下来,准备回去吧!按老规矩,如果是卖糕的他们弄的人头,咱们轮流分军功。这回,应该是到小牛犊子你了吧?”

    小牛犊子点点头,然后几人持着火折子往地上那些尸首摸索而去。

    没谁说要帮那些阵亡的弟兄做些什么什么事。

    刘十五这个小队有个规矩,再有新入进队时,他总是会不厌其烦的说。

    在队伍里,不问弟兄出身、不问弟兄家事、不问弟兄姓名。

    要不然,也不至于整个队伍都是这般稀奇古怪的绰号。

    至于理由,刘十五是说,都他娘在军中当兵,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谁有闲工夫替别人照顾家人去?

    所以,刘十五的这支游哨小队便像是一根根浮萍结起来的。

    大家在队伍里是兄弟,死了,那也就是缘分尽了。

    小牛犊子等人也习以为常。

    至今,队伍中来来去去换的人一茬又一茬。莫说本就不知道的真名,便是连绰号,也有些都已经记不清了。

    六颗血淋淋的人头。

    刘十五杀两人,得两颗。

    另外还有三个弟兄运气好,下的致命一刀,也得了一颗。小牛犊子得了死去的卖糕的军功,也得一颗。

    将这些人头别在腰间,刘十五几人拿着兵刃,回往军营。

    而在这莽莽大山内,还有些队伍也正像他们这样。只是,有的归宋,有的归理。

    不过大宋游哨队伍近百,最终当然还是大理游哨吃了大亏。

    整个入山的十余支游哨队伍损失殆尽。

    深山到足足两个时辰后才重归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