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墨〕〔道祖,我来自地球〕〔垂钓之神〕〔重生为王〕〔重生当首富继承人〕〔龙婿当道〕〔第一宠婚:律政娇〕〔快穿之醋王系统总〕〔万古神帝〕〔狂兵赘婿(上门女〕〔罪鬼之证〕〔无限之次元幻想〕〔赘婿无双〕〔人间欢喜,皆不如〕〔影后的嘴开过光〕〔夫君不要带球跑〕〔最强医仙混都市〕〔都市超品圣尊〕〔至尊狂兵〕〔从西伯利亚开始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45.青衣红衣
    :

    门,开了。

    无风自开。

    熊野微微瞪大眼睛。

    那两个一品堂真武强者亦是微微露出惊色。

    四个老头并没回头,但也有所感应,神色各自有些变化。

    这或许就是强者和强者之间的感应。

    一青衣,一红衣出现在茶馆门口。

    青衣两鬓白,手持长剑,面冠如玉,虽然有些年岁,但像是越酿越香的老酒。如今看来,怕也仍是最能让得深闺怨妇捧心。

    红衣是个女人,高挑婀娜,长裙及地,容颜国色,看起来柔柔弱弱。眼神些微冰冷,但不是那种让人望而却步的冰冷,倒更像是将自己心门锁起来的冰冷。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茶馆。

    屋内人很是默契的住了手。

    四个老头退到门口旁侧,看向青衣人和红衣人。

    熊野等人微微气喘。

    他们乐得暂且休战,因为很难再坚持下去。

    所有人都看向门口两人。

    西夏众人俱是露出疑惑之色,因为没有谁认识这突然出现的两人。

    熊野微微皱眉,也是不识。

    倒是有武鼎堂供奉露出满脸惊喜之色,出声低呼道:“君前辈!”

    青衣者,青衣剑仙君天放。

    红衣者,一席红影倾城的韵景。

    出声的事武鼎堂老人,在武鼎堂已经呆过几年,当初在雷州行宫时见过他们。

    听得这声惊呼,四个破军学宫老头都是眉头微皱,脸色很不好看。

    姓君,且着青衣,又有这般气度的,蜀中只有一人。

    他们虽然深居破军学宫之中,不大可能见过君天放,但不可能连君天放的名字都没听说过。现在破军学宫可是已经出世了。

    一个青衣剑仙,已经能够让茶馆内局势发生微妙变化。

    两个真武中期、两个真武初期,还有几个上元境,纵是这四个老头个个自恃剑术无敌,心中也是有些没底。

    而且青衣剑修所修的归元剑法,也同样是江湖上最为顶级的剑法。他的剑术修为,绝对要胜过这两一品堂真武供奉,还有那黑色大氅的阴狠老头许多就是。

    “青衣剑仙君天放?”

    粗眉毛老头声音低沉开口。

    君天放淡然点点头,目光扫过屋内,眉头微微皱起。

    粗眉毛老头又道:“你来此处,该不是要阻止我等?”

    君天放神色没什么变化,只道:“我知道你们是破军学宫中人,刚刚见你们剑招,当属破军学宫中的破军剑法,着实不凡。若是寻常,君某或许还真不愿触你们破军学宫霉头。”

    他稍稍停顿,“但今日,这茶馆内,君某要保下几人。”

    粗眉毛老头冷笑,“既然知道我们是破军学宫之人,你还敢言及保人?”

    他眼中有着厉芒闪过。

    君天放这般清傲的态度,让得他也是怒火中烧。

    他们在破军学宫之中身份极高,到这宫外,更是受万人尊崇。青衣剑修名声赫赫不假,但也决不能在他们面前摆谱。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破军学宫在江湖中,何曾向谁低过头去?

    四个老头无疑都不会卖君天放这个面子。

    纵然君天放来,他们也不觉得自己这方就会输。毕竟,黑色大氅的阴冷老头已然接近极限。

    君天放眼神从四人脸上划过,右手放到剑后,轻声道:“既如此,那恕君某无礼了。”

    长剑豁然出鞘。

    一道寒光折射在茶馆横梁上。

    君天放身后陡然出现数道残影,他整个人消失在原地,眨眼间掠到没眉毛老头近前。

    也不知道他为何选择对没眉毛老头出手,而不是粗眉毛老头。

    或许,单纯是因为觉得不对眼?

    一剑如惊鸿。

    没有太大动静,气劲也并不惊人。

    但四个老头却是勃然色变。

    内行看门道。

    其余人看不出来,可浸淫剑道数十年的他们又怎能感应不到君天放这一剑有多么凌厉?

    剑仙,当真不愧剑仙称谓。

    四个老头心中都不禁收起几分出宫后小觑天下江湖人的轻视心思。

    君天放这剑,纵是放到破军学宫当中,也能惊艳众人。

    而当他们的剑和君天放的剑碰撞时,更是脸色再变数分。彻底再没有小觑青衣剑修的心思。

    四柄剑形成的阻挡,竟是被君天放这平平无奇一剑荡开。

    四个老头都微微后撤。

    没眉毛老头闷哼,肩膀上出现血淋淋伤口。

    君天放一触及退,飘然若仙。

    红衣韵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茶馆门槛上,竟是很不顾形象坐着。

    有带着极深韵味的乐声响起。

    红唇沾绿叶。

    红衣飘飘,丝竹动人。这悠扬缥缈的乐声,好似能飘向无尽远方。

    君天放神色清冷的将长剑归窍,“你们走吧!告诉你们学宫中的首席客坐泷欲,当初他助君某杀北山秋的人情还了。”

    四个破军学宫老头脸色青紫,受到莫大侮辱。

    他们何尝被人这般轻视过?

    但是,他们却明白,君天放有刚刚这一剑实力。他们今日已经不能够取得好去。

    粗眉毛老头阴沉沉道:“原来青衣剑修已经突破真武后期,只不知,刚刚这招,是归元剑法中哪一招?”

    君天放并无隐瞒之意,淡淡道:“归元。”

    归元剑法中最晦涩难懂的一招——归元。

    赵洞庭现在也只会其形,而不得其神。

    粗眉毛老头道:“归元剑法果真名不虚传,今日这剑,我们破军学宫记下了。日后,定然向剑仙讨教。”

    君天放青衣不再鼓荡,“剑仙之名,君某当不得。日后,君某当亲自上破军学宫讨教。”

    他这话,让得四个老头都是微愣。

    大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君天放竟然敢放这样豪言。

    破军学宫有多少剑道极高深者?

    纵是那什么藏剑阁的所谓剑神,怕莫也没胆量说这种话吧?

    粗眉毛老头眉宇间浮现深深怒色,“如此,只希望你不要食言才好。”

    “走。”

    他当先向着茶馆外走去。

    到他们这样境界,多数已经不是什么拖泥带水之辈。事不可为,便走得干脆。

    坐在门槛的红衣绝美女子纹丝不动,只是以绿叶吹着音律。在四个老头走出茶馆的瞬间,些微破音,好似有杀气迸射。

    但四个老头自然也不至于对她出手。

    纵然有这想法,有君天放在这,他们怕也不敢动手。

    茶馆内众人都是重重松口气,充满劫后余生侥幸。

    看着地上散落尸首,谁都仍是觉得背后微微发凉。这遭,真是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绕回来。

    有人跑向岳鹏、岳玥,有人跑向李望元。

    这回听潮府和武鼎堂供奉都是死伤惨重,而最让人担忧的是,他们三个有没有出什么事。

    韵景从门槛上起身,和君天放也走向岳鹏还有岳玥。

    君天放蹲下身去,搭上岳鹏的手腕,眉头微皱。然后再看岳玥,眉头皱得更深。

    有武鼎堂供奉道:“君前辈,岳将军和岳殿主……”

    君天放道:“岳将军内腑移位,静养段时间应无大碍。岳殿主……”

    武鼎堂供奉们眉头紧皱,“岳殿主她如何?”

    君天放道:“若是有妙手神医在此,兴许还能救。不然……大罗神仙转世怕也无力回天。”

    “这……”

    众武鼎堂供奉尽皆怔住。

    这岂不是说,岳殿主已经接近弥留之际了么?

    而在旁侧不远,仲孙启赋等人也是满脸担忧,李望元的情况,怕也绝不会比岳玥要好,甚至还要差些。

    仲孙启赋对着赫连城等人连连喊道:“快!快去让军中御医前来!”

    不等赫连城有所动作,一品堂中那位真武中期高手已经是向着外头掠去。

    君天放看向仲孙启赋等人,道:“让人救她。不然,君某就取你们性命。”

    他愿意出手救下大宋武鼎堂中人,但这些西夏之人的性命,大概就不被这位逍遥江湖的剑仙放在眼中了。

    他可不是武鼎堂的供奉。

    连仲孙启赋都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然后只得道:“自然,自然。”

    纵是他位极人臣,满腹经纶,在这刻面对着神色清冷的君天放,心里也是有些发怵。

    跟这样的武夫打交道,稍不小心,就得身首异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