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历〕〔诸天尽头〕〔一人之力〕〔医武高手闯天下〕〔不可思议的奇幻之〕〔万界玄修群〕〔万古第一龙〕〔精灵之我的亲和力〕〔上门女婿的逆袭〕〔帝都狂仙〕〔异界至尊妖圣〕〔盖世天帝〕〔大帝纪〕〔半缘修道半缘君〕〔神话少女〕〔采集万界〕〔撞鬼后我能回档〕〔乱世婚宠:少帅,〕〔最后一个起灵人〕〔天降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58.皇上薨了
    :

    利州东路巴州清化郡。

    历经月余,仲孙启赋、赫连城等人终于带着所剩接近四万大军回到这里。

    皇帝李望元仍旧卧床不起。

    他伤得实在太重,现在性命已经无忧,但要想下床,还得静养段时间。在重庆府的岳玥也是差不多情况。

    看到清化郡城门,仲孙启赋等人甚至有热泪盈眶冲动。

    这回能够活着回到巴州,真属不易。当初重庆洪水,靠的是在世佛无得。后来白马军攻城,又是多亏岳鹏两千轻骑。

    不然,他们这些人怕是都得死在重庆府内。

    到现在,虽李望元重伤,但已经能算是最好情况。

    城门口,西夏巴州知州易天华带着众臣亲自相迎。他原本是元朝官吏,只不过利州东路节度使庞红光投诚西夏,他们这些下官便也只能跟着投诚。等得宋元议和,元朝将利州东、西两路让与宋朝,他们就更没有什么回元的心思。

    仲孙启赋等人稍微和易天华等人寒暄过后,便率着大军入城。

    易天华年约六旬,已是老臣,对待仲孙启赋等人很是恭敬。

    西夏军卒在夔州路虽然初逢大败,但其后知耻而后勇,将白马军赶到重庆府,这还是没让易天华这些元朝旧臣失望的。

    虽然现在各国中西夏势力最为单薄,但总算不至于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城内街道两旁,尽是驻足观望的百姓。

    先属宋,又属元,现在又属西夏。这些百姓们见到龙撵从街头上过,神情却是有些麻木。

    数十年也不过三两代人,朝廷反复,连他们自己,都不再确信自己到底是何朝之人。

    李望元静悄悄躺在龙撵内,面上仍旧没有什么血色。眼睛已经睁开,却是在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此番攻夔州之行,他心境、观念所遭受的冲击可谓巨大。

    先是为妹妹李秀淑甘愿愧对整个西夏臣民,其后,却又逐渐感受到肩头上使命之重,皇权之妙,便又渐渐倾向于放弃李秀淑。那段时间里,他整个人都沉沦在皇权里,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让西夏发展壮大。重庆大水,他濒临绝望,无得只身挡洪峰,将他们解救于危难之际。

    他感激之余,也被无得和尚无私精神而重重感触。

    由此,也生出还是想换回李秀淑想法。

    如今看来,西夏虽然损兵折将,但他总算也快如愿以偿。且和大宋隐约形成联合之势,也算不虚此行。

    只是李望元心中总还是觉得有些空落落。

    他不自禁的想着,若是能够救回妹妹的同时且将夔州路握于手中,那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人心不足蛇吞象。

    李望元陷入皇权之中,想要再自拔,实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龙撵缓缓穿过街道,最终,跟着易天华等人入府衙。

    大军怕是要在城内休憩几日,李望元便也被安排在府衙内后院居住着。

    长途跋涉显然不利于他的恢复,而且军中缺药,那些负责给他养伤的御医们还得在城内采买药材。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夜,清化郡府衙内却是发生让仲孙启赋等人惶惶如终日的变故。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数个楠木灯柱上油灯散发着柔和光芒,将整个屋子都弥漫在内。

    有几个妙龄侍女守候在床榻边。

    皇帝李望元躺在床上,眼睛微微合着,在休憩。

    有御医端着汤药进屋,走到床榻旁,轻声呼喊:“皇上,该用药了。”

    李望元睁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御医将汤药递给旁边侍女。

    侍女轻柔抬起李望元的脑袋,将其枕在自己圆润大腿上。面色微红,小心翼翼地喂李望元喝药。

    药似是很苦,李望元的眉头微微皱起。

    不过他在元朝皇宫中长大,不像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皇族,这点苦头自是吃得。

    端药进来的御医也轻轻松口气。

    这药,是恢复内伤,化除淤血最好的方子,但很苦,他之前还真有些担心皇上会发怒。

    然而,就在李望元将汤药喝干净以后,脸色却是豁然发生了变化。

    他原本苍白的脸色陡然间变得殷红如血。

    双目瞪得滚圆。

    “皇!”

    还不等吃惊的御医将皇上两个字完整喊出来,李望元一口血就从嘴里喷涌而出。

    仰着面的他,这口血全部都吐在自己的脸上,瞬间无比狰狞、渗人、狼狈。

    “啊!”

    半抱着他的侍女发出惊呼,玉容失色,连手中的瓷碗都落到地上。

    鲜艳的宫裙上被点缀数滴血液,是那般刺眼。

    “皇上!皇上!”

    御医眼中满是惶恐和不解之色,大喊数声,连忙搭住李望元的手腕给他把脉。

    但是,李望元嘴里的血却像是不要钱似的不断往外汩着。

    他的眼睛越瞪越大,似乎承受极大痛楚,眼眸都要鼓出眼眶一般,极是吓人。

    “朕……朕……”

    嘴唇张张合合,却始终不能说出完整的话来。

    侍女已然吓傻了。

    血液很快将她的宫裙下摆全部染透。

    旁边几个侍女也是惊慌失措,尖叫不已,有人甚至因此而晕厥过去。

    御医的手微微发抖。

    此时此刻,莫说把脉,就是让他听脉,怕是都听不真切。

    只约莫过去十余秒中时间,李望元的神情就彻底僵化在脸上。

    因为疼痛而握得极紧的双手忽然间无力垂下。

    脑袋也向着旁边偏去。

    屋外,有带刀侍卫闯进屋子。

    见到床头斑驳血迹,都是呆愣当场。

    “皇上!”

    随即有人惊呼。

    众侍卫铿锵都将佩刀给拔了出来。

    雪白刀芒在折射在屋内房梁上。

    但李望元,自然是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反应。

    须发皆白的御医满脸灰白之色,无力坐倒在地上。搭在李望元手腕上的手也收了回来。

    皇上没有脉搏了。

    皇上,薨了。

    李望元在军中称帝还不到四个月时间,还来不及回到西夏皇城中兴府正式登基,就这样暴毙在清化郡府衙内。

    屋内的人全部都被控制住。

    就在旁侧屋子里住着的两个一品堂供奉进来以后,也是呆愣当场。

    有侍卫匆匆跑出院落,前去禀报仲孙启赋等人。

    只不多时,西夏众随军出征的文臣武将尽皆赶到屋内。

    当他们看到满脸血污,已是没有任何动静的李望元后,神情各有变化。

    帝师仲孙启赋好似在这瞬间苍老数岁,老泪纵横,“天要亡我西夏皇族,天要亡我西夏皇族啊……”

    他跪倒在地上,不断捶打着自己胸口。

    除他之外,还有几个为西夏耗尽心血的老臣也是同样如此。

    而赫连城等青壮将领、臣子们,虽然也是满脸痛楚,但看起来,就远远显得没有这般发自肺腑了。

    他们还未出生时,西夏就已经亡国。他们是在元朝统治下长大,对西夏皇族,说到底实在远远称不上忠心耿耿。

    赫连城抽出腰间佩刀,大步走到那瘫软在龙床边的御医旁。

    刀倏然架在御医脖子上,“皇上为何会如此?”

    御医打了个激灵,似乎这才回神,“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方子,是微臣和数位同僚都确认过的啊!”

    他浑身簌簌发抖不停。

    “本将是问你皇上为何会如此!”赫连城大喝。

    御医双腿间有带着些微黄色的液体流淌出来,“中毒,是中毒。有人在皇上的汤药中做了手脚,赫连将军,饶命啊!”

    赫连城冰冷眼神落在侍女身上。

    “哇!”

    侍女便也在瞬间被吓哭了,“不关我事,不关我事。奴婢、奴婢只是喂皇上服药……”

    屋内侍女们都跪在地上,全部都喊着类似的话。

    仲孙启赋等人还是痛哭不止,撕心裂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