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货大帝国〕〔剩女高嫁〕〔萌妻有药:总裁别〕〔封灵星神〕〔染爱成婚:老公别〕〔重回八零:盛世小〕〔万古第一神〕〔首富心尖宠:多面〕〔我在大夏开黑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农门福女〕〔爆笑王妃宠翻天〕〔西游之斗战圣佛〕〔一剑独尊〕〔都市全能奶爸〕〔上神种田之后〕〔逆流纯金年代〕〔一直觉醒一直爽〕〔贴身狂医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61.折服帝师
    :

    “呵!”

    李秀淑清冷发笑,“旧土内咱西夏皇室所剩之人应该不多了吧,而且也不是嫡系皇室血脉。本宫这些年来虽深处元宫之中,却也听闻,这些家伙在旧土内如何对那些元朝臣子阿谀谄媚,比家中养的狗都还要忠厚老实,就怕忽必烈将他们也都掳到宫中去,甚至甘愿改名换姓,让咱们西夏皇族颜面扫地。这些人,仲孙太傅也打算将他们扶持起来?”

    仲孙启赋默不作声。

    李秀淑坐回到床上,“依本宫想,若是这些人真能堪当大用,入太傅您的法眼,太傅您便也不会这么多年都不曾露出峥嵘,宁愿费劲心思藏头漏卓,也不宣布复辟了。要是让这些人做皇上,西夏必不能兴盛。等仲孙太傅您寿终正寝,不出意外会沦为那几家大族的傀儡,这西夏,纵是不亡,也不再姓李了。”

    “可是……”

    仲孙启赋叹道:“总得有人登上大宝的,不然,西夏这便会乱了。”

    屋内光芒洒在李望元脸上,依旧昏黄。

    李秀淑微微眯眼看着仲孙启赋,“太傅大人真要本宫将话挑明么?”

    仲孙启赋抬头。

    李秀淑眼中再无丝毫柔弱之色,只有高贵、霸气、冰冷,“这西夏,只有本宫称帝,还能够继续绵延下去!”

    仲孙启赋并不惊讶。

    他刚才当然是在装傻,在之前,李秀淑的许多话里有已经隐隐流露出争权之意。他都听得出来。

    而他始终不接盘,也自然是心中有疑虑。

    现在,李秀淑将话挑明,他便也不再隐藏心中想法,轻声道:“公主殿下韬光养晦,能远胜过国内那些扶不起的人,也能胜过皇上,但是……您终究是公主,是女儿身。”

    李秀淑也没露出惊讶之色,只是冷笑,“是古法重要?还是咱们西夏的千秋社稷更为重要?”

    “这……”

    仲孙启赋微愣,眼中露出犹豫之色。

    依古法,公主自然不能称帝。而看现状,西夏境内却又着实没有能够扶持得起来的皇室中人。

    这些年来,仲孙启赋渴望李望元能够回国的同时,也没少关注那些人。

    李秀淑说得没有半分差错,那些有皇室血脉的家伙都是软弱无能之辈。扶持他们,西夏绝对不能长久。

    若是李秀淑是男儿身,这刻,仲孙启赋觉得自己肯定已经毫不犹豫跪在地上效忠了。

    李秀淑双眸直勾勾看着仲孙启赋,意味深长又道:“自古女人不能称帝,但仲孙太傅以为,唐朝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的武曌如何?”

    武曌,既唐朝武媚娘。

    仲孙启赋犹豫许久,终是实话实说,“传奇之帝,胜天下男儿无数。”

    李秀淑追问:“那仲孙太傅认为我李秀淑又如何?”

    仲孙启赋直视李秀淑数秒,答道:“胜国内那些皇室男儿无数。”

    “如此……”

    李秀淑眼中精光爆闪,“仲孙太傅可愿助本宫登基称帝?”

    她满脸诚恳,忽的跪倒在地,“本宫不为一己私欲,只为这西夏千千万臣民,为哥哥报仇雪恨,请求中孙太傅给本宫这个机会!若本宫不能带领西夏走向辉煌,镇不住国内群臣,甘愿禅让于仲孙太傅,让您仲孙家,成为这西夏皇族!”

    最后这句话,有如当头一棒,却是直直敲在了仲孙启赋的心头上。

    他知道李秀淑这只是表决心的话。

    他仲孙启赋若是有意称帝,以他在西夏现在的威望,虽然会有些麻烦,但又何尝没有可能?

    只是,他心中始终不敢有这种想法而已。

    仲孙家承蒙西夏先皇大恩,他仲孙启赋,这辈子,都当为西夏鞠躬尽瘁。

    这位李望元帝师,西夏当朝太傅终究还是跪倒在了地上,“老臣愿鼎力相助公主登基大宝。”

    李秀淑是女子不假,但这份城府,这份韬略,还有这份真诚,都足以将他打动。

    说不定,公主殿下称帝以后,真能像是唐朝武曌那样,让西夏出现盛世。

    李秀淑又掺起仲孙启赋,这时候眼中倒是淌出泪水来,“本宫替天下百姓多谢仲孙太傅了。”

    “老臣不敢。”

    仲孙启赋脸上露出些微谦卑之色,“以公主之才能,登基称帝乃是天下之福。只是……国内那些望族……”

    他位高权重不假,但西夏,终究还不是他一言堂。

    李秀淑神色淡漠,“只要仲孙太傅能说服其余老臣助本宫登基,那些人,不足为患。”

    仲孙启赋微微讶异,这刻,更是觉得李秀淑非同寻常。

    这样的话,便是连他,也不敢说出来,因为没有十足把握。

    沉默数秒,仲孙启赋才道:“那老臣这就回去和同僚们通通气。”

    “嗯。”

    李秀淑轻轻点头,“事不宜迟,本宫希望,能在哥哥驾崩之事传出以前,得到诸位老臣的效忠。”

    “是……”

    仲孙启赋轻轻答应了声,向着屋外退去。

    步伐,却是较之之前要轻松几分。

    他是真正从李秀淑身上看到希望,哪怕是之前根正苗红的李望元,也从未让他心中生出过这般的希望。

    皇上的城府、心计,还有果决,较之公主殿下真是相去甚远了。

    屋门又被缓缓关上。

    屋内仅剩李秀淑。

    她又坐回到床榻上,眼泪水说收便收了,也不再去抚摸李望元面颊,轻声呢喃道:“哥哥,你真的让我好失望……”

    她脸上有着痛楚之色,但隐约中,还有种恨意。

    当初西夏高手刺赵昺的事情传到赵洞庭耳朵里以后,赵洞庭当即就去见了李秀淑。

    刚见面,赵洞庭是这么说的,“你哥哥派人想劫持朕的弟弟,怕是不想再用夔州路将你换回去了。”

    那个时候,原本对此抱着极深希望的李秀淑感觉整个天都塌了。

    她问:“失败了?”

    赵洞庭道:“当然失败了。不过你哥哥也还算好,起码还想用这样的法子换你回去,没真将你置之不理。”

    李秀淑低头不语。

    都是换她回去,但用夔州换,和劫持广王赵昺换,中间差别却值得人深思。

    原来在哥哥心中,她还不如那区区夔州路。

    而既然劫持失败了,哥哥大概也不会再想着换自己回去了吧?

    这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那时候的李秀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至亲的、相依为命的哥哥会这样对待自己。

    也是在这样的时刻下,她终于明白,万事都得靠自己。

    从那以后,李秀淑的脸色便再也没有什么柔弱,只有清冷。纵是有柔弱时刻,也是装的。

    ……

    “失了夔州,还能再得。可没了我,便真是没了我了……”

    李秀淑不断喃喃自语着,“那时候我本是想死的,也想让你痛苦痛苦,后悔后悔,但后来想,你既然都舍不得用夔州换我,那我便是真死了,或许也未必能够让你感觉心痛,所以我决定还是要活着。心里想着,要是有机会再回到你身边,先痛打你这西夏新帝一番,再去死也好。”

    “呵,如今我回来了,比我所想的要早。可你,却死了,也比我所想的要早。”

    “哥,皇权真的就那么吸引人?天下就真的能让你弃我若敝履?”

    “只是你后来又怎的改变主意?还是用夔州换我回来呢?良心发现么?”

    “以前在宫中你照顾着我,这之前的事,妹妹便不和你计较了。你换我回来,我总得也为你做些事。你要这皇权,我便为你登大宝,你要这天下,我便为你得天下。你没完成的心愿,我都得为你完成了。谁害的你,我也必然千倍万倍的偿还回去!”

    这夜,帝师仲孙启赋将许多老臣叫到房内,商议到深夜。

    而后,一众老臣夜赴李望元寝宫,跪在李秀淑面前,宣誓效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