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网络会变身〕〔我带着科技穿回去〕〔捡个古人当特助〕〔是男人就知难而上〕〔我真的长生不老〕〔网游之最强法王〕〔邪王宠妻:废材嫡〕〔医武兵王俏总裁〕〔惹火甜妻:老公大〕〔兴汉室〕〔后汉长歌〕〔仗剑问仙〕〔世子很皮〕〔太虚化龙篇〕〔蜜婚娇妻:老公,〕〔因爱颓费〕〔影帝今天做人了吗〕〔系统从天下第一开〕〔快穿之媳妇快到碗〕〔都市绝狂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68.又添真武
    :

    摊主愣住许久。

    当初金戈铁马数十年,如他们这般为朝廷招揽之江湖武夫,可谓为朝廷奉献出了所有。

    那些年的斗智斗勇,江湖厮杀,不是三言两语说得尽,也不是区区年华老去就能忘却。雁羽堂先震江湖,再挡元军,在很长的时间内声名无两,他们这些人不知道为其付出过多少血与泪。

    而这所有,都在襄阳战败,雁羽堂解散后烟消云散。

    雁羽堂威名一朝毁。

    如摊主、铁离断这些人,心中所留,大概只有无限惋惜和无奈,以及对当初朝廷的怨念。

    当初铁离断不愿再出世,刚刚摊主又是如此,实在是因为已经心灰意冷。

    不过,现在摊主却又微微动心。

    这代皇帝的英明神武,连他也是常有耳闻,从海外之地用区区数年时间便光复大半国土,这不是以往任何哪代皇上能够相比。

    分田制、布恩令更是开创前所未有,造福百姓。

    这样崭新的宋朝廷,绝不再是以往宋朝廷能够相比。

    铁离断见摊主没有说话,忽的轻声笑道:“无名,难道你就不想让武鼎堂再现当初雁羽堂之辉煌?”

    现在武鼎堂已经在江湖中名声初显。

    这句话,让得名字就是无名,往年被江湖人闻风丧胆称为“银面人”的摊主彻底意动。

    当年雁羽堂那般辉煌,谁不当雁羽堂就是自己这辈子归宿?

    有几人不将雁羽堂当成能荣辱与共的家?

    雁羽堂解散,这些雁羽堂高手们当初心有多冷,实是旁人无法揣测和体会。

    摊主双眼有些泛红,对着赵洞庭拱手道:“草民,愿再为朝廷效死。”

    赵洞庭隔着桌子连忙将无名扶起,没有说话,但脸上是情真意切的感动。

    这些武道修为极高的高手,其实说是这个年代最为纯粹的人也说不定。

    这夜,铁离断、无名对饮,忆当初雁羽堂往事,赵洞庭等人作陪,俱是喝得微醺。

    赵洞庭也是听得津津有味,这才知道,原来当初雁羽堂中竟有那么多值得追忆的往事。

    想来,正是这些往事,让铁离断、无名他们难以忘怀。

    后来,张茹扶着赵洞庭到房间里睡下。

    这夜喝得微醺的赵洞庭和张茹之间会发生什么,自是不用多说。

    翌日,众人便启程回长沙。

    沿水路比陆陆还快,因为启程极早,在日落之时便到了长沙城内。

    赵洞庭又得无名这样的高手,自是神清气爽。

    无名虽然当初在雁羽堂中只是负责情报查探、处理,如今却也已经是真武初期修为。

    每个真武境,都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大高手。

    等赵洞庭带着众人回宫以后,大宋武鼎堂荣耀殿上便再添一人。

    赵洞庭打算在武鼎堂中再设情报殿,让无名掌管。无名却是婉拒,“皇上,草民还有许多兄弟尚还活着,有他们,足以。”

    赵洞庭便也不再说什么。

    无名既然能够说出这话来,那自然是有他的底气。如他这种人,不会无的放矢。

    将无名妥善安置在武鼎堂内以后,赵洞庭便去了御书房。

    打开门,朱河琮和朱海望两兄弟在里头。书案上,摆着厚厚一摞奏折。两兄弟正在屋内打扫卫生。

    瞧见赵洞庭下来,连忙跪下,“微臣叩见皇上。”

    赵洞庭笑着摆摆手,示意兄弟两起来,“最近没有什么重要奏折承上吧?”

    “回皇上。”

    朱海望道:“近几日并无特别重要奏折,所有奏折和密信都已经按时间摆放在书案上。”

    “嗯。”

    赵洞庭轻轻点头,“做的不错。”

    将奏折按时间早晚摆放,这点他没交过朱海望、朱河琮两兄弟。他们两能够误导,显然算是不错。

    小黄门,其实就和现代的秘书差不多。

    而有眼力劲、会找事做的秘书才无疑是好秘书。

    朱家两兄弟暗暗心喜。

    赵洞庭给他们这个机会,能侍奉天子左右,若说他们两心中没有点忐忑,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赵洞庭虽然只是淡淡夸他们做得不错,但也足以让他们稍稍放心了。

    两人连忙去给赵洞庭泡茶。

    赵洞庭做到龙榻上,开始批阅书案上摆放的奏章。

    其实现在大宋除去夔州路外,其余诸路也并没有什么大事。

    寻常事情陆秀夫等人足以拍板,真呈到赵洞庭这来的,不出乎要钱要粮要人。很少有官吏有什么奇思妙想,呈现上来。

    赵洞庭刚看过几本,就觉得有些头痛。

    国库尚且还紧巴巴的,这下面的人却是张着嘴嗷嗷待哺。这样他好生无奈。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纵是他带着现代许多知识穿越,想要短时间内就将大宋经济状况打开,也无疑是难如登天。

    国内鼓励作坊、经商,往北再开和元朝贸易,往东、往南大力支持海外贸易。这些都是生财之道不错,可是,在这初步阶段却也还是要往里头不断砸钱的,现在能够勉强做到收支平衡,已经是赵洞庭绞尽脑汁后的结果。

    连看十余本奏折,赵洞庭发现,上面竟然清一色的都是向朝廷要东西。

    他加快翻阅奏折的速度,不再提笔批阅。

    书案上奏折一本一本低下去。

    等奏折看完,露出底下压着的密信。赵洞庭挥挥手道:“朱海望,这些奏折你代朕批复。”

    朱海望有些发懵,甚至惶恐,“皇上,这、这如何使得?”

    虽然赵洞庭是出名的喜欢做甩手掌柜,但要他批阅奏折,朱海望却是万万不敢。

    赵洞庭微微蹙眉道:“没什么使不得的,都统一批复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就是了。”

    他知道这些向朝廷开口的官吏都是迫于无奈,但是,却也有些不厌其烦。

    朝廷现在是这样的情况,他们应该不是不知道。自己用俸禄养着他们,若不能排解难题,养着做什么?

    赵洞庭此举,显然也是有考究这些官吏的意思。

    百废待兴年代,需要的事敢闯、敢拼、敢有奇思妙想的官。那些中庸的,显然并不足以开拓进取,打开局面。

    朱海望听得赵洞庭这话,才算是稍稍放心。

    原来皇上只是让自己在这些奏折上写字,不用拿主意,还好还好。

    而在他点头时,赵洞庭又已经是低头打开书案上的密信。

    破军宫主闯剑阁,杀一楼剑奴,星辰剑法“明”、“灭”两招斗剑神,剑神挡下。两人私语几句,破军宫主离去,剑神封剑阁。

    看完这封信,赵洞庭怔怔出神。

    重庆府之战,六个真武期灰袍剑士入城助天魁,他原本怀疑是藏剑阁,但也不敢确定。现在,自然已是确定万分。

    而破军学宫的立场,无疑也是已经极为明确。

    破军宫主这显然是为蜀中幕后那个势力泄愤而去的。

    只是两人为何私语几句后又罢手,赵洞庭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空荡子封阁,是妥协?

    既然他妥协,应该早会料到有今日,当初又何必派剑奴去重庆府相助大宋呢?

    赵洞庭缓缓摇头,空荡子的立场,他还是看不透。

    于大宋,空荡子当初赠湛卢,如今再加上这剑奴出阁,能算是帮过两次忙。但是,他却又始终没有和大宋亲近的意图。

    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直等到朱海望将所有奏折都批复完毕,赵洞庭仍旧还在怔怔出神。

    这位雁羽堂昔日营主,其心思,当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赵洞庭心想,凡是空荡子透出些许信息,自己也是愿意冒险出兵蜀中去将藏剑阁之人全部带回大宋的。但可惜,空荡子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今天也没变成玩偶〕〔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一婚二宝:帝少宠〕〔玄灵霸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