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探〕〔重生之绝世废少〕〔贴身战兵〕〔校花的全能教师〕〔逆转重生1990〕〔我的人生重置了〕〔帝后现代起居注〕〔狂婿〕〔虎山行〕〔绝世小神医苏叶〕〔暖婚100分:总裁,〕〔寒少的宠妻叶幽幽〕〔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刁蛮甜妻不好宠〕〔君予妾意三生三世〕〔我在明朝开学院〕〔我把系统玩疯了〕〔风荫领主〕〔我有一块属性板〕〔在巫界玩牌的日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71.定下大局
    :

    “苗家主。”

    李秀淑脸上泛起清冷笑容,“据本宫所知,苗家主也并非是苗家长子吧!你们苗家,在你之前可又有过废嫡立庶之先例?”

    嫡,就是嫡长子。庶,既是庶子。

    这个年代,大到国家,小到寻常殷实家庭,甚至平民百姓家,都讲究个嫡长子继承制。从周朝以来,就是如此。

    姓苗家主顿时哑口无言。

    他当初能够成为家主,这其中苟且,不能与人言的阴暗手段,可就太多太多了。

    以前他还以此感到自豪,现在,却是隐隐然有些如芒在背。

    看公主殿下表情,俨然已经对自己生出不满。这刻,他心中实在是有些后悔刚刚冲动,为何不让其他人出头。

    不过他也算是有急智,稍愣之后就连说道:“公主殿下所言既是,苗立叩见皇上!”

    他对着李秀淑叩头便拜。

    没法子,有仲孙启赋等人支持李秀淑,他区区苗家,在其余人都没有表态情况下,实在是不敢得罪李秀淑。

    李秀淑轻轻点头,突然间又如沐春风。

    这,大概算是将刚刚苗立语出不逊的事情给接过去。

    可下面的家主、贵族们心里头就不爽了。

    他娘的,姓苗的怎的这般没有骨气?

    赫连栋更是轻轻冷哼出声。

    苗立和他同出甘肃军司,平时苗家还得仰仗他们赫连家鼻息。可现在,这家伙竟然是直接投向公主殿下。

    这让他赫连栋的脸往哪里放?

    同时,他心中也明白,自己等人想要阻止公主殿下登基称帝怕是难了。

    再来之前,他们根本不知道李望元驾崩,没有互相通过气。此时各执心思,如何能和仲孙启赋等老家伙掰手腕?

    而如赫连栋这般想法的人,此时怕是有许多。

    果然,在苗立效忠以后,很快又有人对着李秀淑叩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是谁都能有赫连栋、拓跋雄、武登等这些个顶尖望族族长的底气的。

    一个接一个人的开口。

    赫连栋等人的脸色便一下胜一下的变得难看。

    他们望族势力需要联合起来才能够给和仲孙启赋这股老臣势力过过招,可现在,仲孙启赋等人还未出招,他们已是先乱。

    便是那些在军中执掌莫大权力的族长们,这刻念头也渐渐不再那般坚定。

    谁都能想得到,这时候莫说是出言反对,哪怕是最后表态,怕也得被这位十有八九要称帝的公主殿下给记恨上。

    而等她称帝,羽翼渐丰,岂不是逃不过她的收拾?

    赫连栋眼神隐晦看向赫连城而去。

    赫连城虽是庶出,但在军中已有很大威望,对这个儿子,他看得比那中庸的嫡长子要更重许多。

    赫连城轻轻点头。

    他在军中已经领教过李秀淑的手段,比谁都更明白,这位公主殿下不好对付。

    她纵不是武媚娘,怕也相去不远。

    见赫连城点头,赫连栋犹豫挣扎的眼神便在数秒之后沉定下去,叩首道:“赫连栋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这一开口,便是让得许多人都看向了他。

    赫连家掌控着甘肃军司,其底蕴和影响力,可远远不是苗家那样的家族能够相比的。

    此时西夏,除去坐镇中兴府的仲孙家族以外,还有哪个家族敢妄言胜过赫连家?

    赫连城的表态,意味着望族势力再度失去一臂。

    无人再心存侥幸。

    说到底,什么古法,什么牝鸡司晨,都他娘的是屁话。

    大势所趋之下,谁还真正会去计较是不是个女人登基称帝?

    再者李秀淑也说得没有错,虽然她是女流,但现在西夏皇室,除她之外,还有谁是真正嫡系?

    紧接着,坐镇白马强镇军司的武家家主武登、坐镇黑山威福军司的拓跋家家主拓跋雄便也都紧跟着表态,对李秀淑俯首称臣。

    李秀淑脸上笑容逐渐浓郁。

    旁边,仲孙启赋眼中露出惊叹之色。显然,便是连他也不知道李秀淑竟会以这样的方式定下登基之事。

    这位公主殿下,不论手段、计谋,还是胆识,真的要胜过皇上太多啊!

    仲孙启赋心中很是有些感慨,为何皇上和公主殿下性格不能对调,若是如此,那西夏就真是盛世可期了。

    到最后,黑水镇燕军司、西平军司也都有望族族长开口效忠。

    李秀淑登基称帝之事算是就此定下。

    不管这些望族族长们回去以后会如何,但她登基称帝,绝对已经没有人能够再阻拦。

    至于临洮、凤翔、利州西路、利州东路四地,本就和老臣势力很是亲密,虽然四路节度使此时都还未到,但他们的态度,显然无需多说了。

    “众爱卿平身吧!”

    李秀淑真正以皇上自处,雍容华贵至极,轻轻抬手,“随朕进殿!”

    这刻,她面含浅笑,眼神深邃。

    没谁能猜想得到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说完以后,她捧着李望元的骨灰盒,率先向着大殿内走去。

    仲孙启赋紧随其后。

    众名门望族抬头看着她的背影,神色复杂。

    于回朝当日就定下登基之事,且和先皇下葬之日同期登基。这位女帝,当真是好大的魄力。

    其后,众人鱼贯而入,走进大殿里去。

    这过程里,没人交头接耳。因为谁都明白,这个时候说再多,也是没有用了。

    而且真正说起来,这些望族之间本就关系错综复杂,理都理不清,虽然各家都有联姻,可谁又能信得过谁去?

    李秀淑登大宝。

    众人在大殿内各自站定。只是没个确定头衔,是以站得颇为杂乱。

    李秀淑始终将李望元骨灰盒捧在手中,开口道:“皇兄复辟,再复祖宗基业,在座诸位,都功不可没。”

    众人眼中又起波澜。

    公主殿下,不,皇上已经确定登基。这是要开始论功行赏了?

    有人意动,有人心思深沉。

    西夏自立,现在到该分蛋糕的时候了。可这蛋糕,皇上会怎么分呢?

    自己这些人,真就这样效忠女帝?

    而其他人,又是什么心思?

    李秀淑看向仲孙启赋,轻笑道:“仲孙太傅为我西夏殚精竭虑数十年,居功至伟,当执中书,为中书省宰相。”

    饶是以仲孙启赋的城府,都不禁露出些微激动之色,连忙叩首,“老臣仲孙启赋谢陛下隆恩!”

    西夏有中书、枢密二省,分执文武权柄。这中书省宰相,是当之无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再兼着有太傅之职,仲孙启赋在朝中地位更是无人能及。

    虽然这本也没太出乎他的意料,但真到这刻,激动自然还是难免。

    老臣种有人眼中隐隐露出期盼之色。

    除中书、还有枢密、三司、御史台、开封府等,都是位高权重之职,皇上会赐封与谁呢?

    他们这些人暗中努力数十年,是对西夏皇室忠心耿耿。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在权力上就没有追求。

    谁不想登峰造极?

    李秀淑眼神却又落到拓跋雄身上,道:“拓跋家主于复辟之事亦是功不可没,仲孙太傅曾与朕言,当初若非拓跋家主在黑山威福军司登高一呼,这黑山威福军司便难以脱离元朝掌控,军心所向。朕封你为右相,掌枢密省,如何?”

    拓跋雄懵了。

    殿下许多人都懵了,露出极为意外之色。

    枢密省执武柄,右相之职仅次执掌中书的左相,谁都以为会落在那些老臣头上。可谁想,女帝竟是有意将这职位封给拓跋雄。

    拓跋雄于复辟功不可没?

    屁话!

    如果不是他受仲孙太傅等人蛊惑,又实在被元人欺压得很,会有支持复辟的想法?

    他娘的!

    有人心中不爽。

    这极重的武柄,怎么就会落到拓跋雄头上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