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玄王千语〕〔水墨云清〕〔看来这个世界已经〕〔花掉1000000亿〕〔重生主神混都市〕〔甜蜜的冤家〕〔我的意识好神奇〕〔文娱之传奇巨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都市少年狂兵〕〔第一神婿〕〔请和我谈恋爱吧〕〔都市之我是武神〕〔透视神婿〕〔娘子当家:拐个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侯爷缠婚:青梅小〕〔燧灵记〕〔头号战神〕〔第一战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87.繁繁人心
    :

    “算算时日,钟进士也该快回来了。诸位都准备迎接吧,节度使有令,因王水村出了钟进士,整个村子免税五年呢!”

    官吏又笑着开口,态度很是和蔼可亲,看不到半点装腔作势的官威。

    这是实打实的好处。

    村民们回过神来,然后都又是艳羡又是感激的看向钟家几人去。

    他们能够得到这样待遇,都是因为钟健。

    王水村,无疑是淳朴的。

    此时这些村民们却是没有想过,钟健能够中秀才、举人、贡生,乃至进士,都是他们齐心协力给供出来的。

    要不是有他们,纵是钟健天赋超群,最终想必也只能泯然众人。

    人群中,有个面色黝黑的汉子突然跪倒在地,对着村民们叩头,“钟阿大谢谢诸位,谢谢诸位了。”

    紧跟着,他旁侧还有个面色同样黝黑,且颇为壮实的中年妇女也跪了下去。

    她旁侧还有一男一女,年岁都不大,约莫十多岁模样。大概还不懂进士意味着什么,只是见爹娘跪倒,便也跟着跪倒。

    唯有一个十八年华左右的女子,面色微黄,长得也并不怎么好看,轻蹙着眉头,却是在怔怔出神。

    她正在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双手很是粗糙,远没有富家小姐们那样的丰腴洁白,显然是常干粗活。还可以看到,手指上有不少针扎出来的小伤口。

    村民们能够给钟健提供盘缠已是极致,而钟健在学府内的生活费用,都是她用这双手织鞋垫织出来的。

    钟健的糟糠之妻——余敏。

    她是从外村嫁到王水村来的,家里也贫苦。秉持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

    钟健读书,家里少个劳动力。她便是又做农活,又做女织,而且还要拉扯两个比她仅仅小上几岁的小叔子和小姑子。

    以前,她心里只期盼着钟健高中,出人头地。

    后来钟健真的数鸣惊人,秀才变举人,举人变贡生,她难免又有些忐忑和自惭形秽。

    她长得不漂亮,这点,她自己心知肚明。

    再者说了,就算是长得漂亮的女子,又有几个经得住农活时那毒辣的太阳摧残?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配不上丈夫了。

    于是,她只能更加努力的做事,挣钱、伺候双亲、养育小叔子和小姑子。

    那时候,钟健高中,但到底还未正式封官。她不去深想,心中也就能渐渐平静下来。

    但这刻,余敏心中却是浪涛汹涌,再也无法平静。

    夫君是六品官了。

    以后钟家将会是顶天的官宦之家。

    可瞧瞧自己。

    瞧瞧自己这愈发壮实的身材,愈发粗糙的双手。

    自己还配得上夫君么?

    夫君成为大官,自己却不识字,又长得这般丑陋,以后岂不是会给夫君丢人现眼?

    “敏儿。”

    余敏正出神,心里七上八下好生纠结时,旁边钟健的母亲轻轻地拉了拉她。

    余敏回过神来,连忙也跪在地上,却是泪如雨下。

    想到自己要离开夫君身边,她真是心如刀割。

    “别,别。”

    村长走到钟阿大面前,连忙将他们扶起来,“阿大你们这是做什么,现在钟健可是朝廷命官了,你们怎能向我们下跪?”

    “是啊!”

    “我们可受不起!”

    “以后我们可得叫你钟老爷呢!”

    旁边村民们也是七嘴八舌,连忙将钟家众人硬扶了起来。

    而那来自节度府的官吏,只是笑吟吟看着这一切。

    皇上实施科举新政以后,寒门学子出人头地的例子,已然是不少见,在各地都有。

    其后数日。

    王水村的村民们除去务农的时候,便都是聚集到村口大树下,翘首以盼。等待着钟健回来。

    这可是他们王水村最有出息的人。

    以前,王水村没出现过这么有出息的人,以后,兴许也不会再有。

    钟健的弟弟、妹妹更是每天天还没亮,就跑到村口去守着。

    但是,作为钟健妻子的余敏却是始终都没有去村口翘首以盼。这几日反而颇为反常,很少走出家门。

    有和她关系不错的女人去钟家问她怎么了,她也只是摇头,啥也不说。

    连钟健的父母亲,都不知道自家这位儿媳妇到底是怎么了。

    只是后来经过村里老人的点拨,才渐渐明白。

    可明白了,又能说什么呢?

    这种事情,是没法劝的。

    哪怕他们是钟健的父母亲,现在却也不敢断言钟健就会始终和她厮守。

    六品官啊!

    这在王水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村民们心里已经是天大的官儿。

    连钟健的父母亲想到六品这两字,都有些心理忐忑,虽是父母,却哪里又还敢去代替钟健许什么诺言?

    两人也只能心里叹息。

    到三月最后这天。

    王水村村口沸腾起来了。

    有一队银甲禁军出现,前头还有许多小吏敲锣打鼓。个个都挂着红,好生喜庆。

    钟进士回来了!

    钟健回来了!

    瞧,走在那队银甲禁军前头的,可不就是咱们王水村最有出息的人。

    “钟进士回来了!”

    “钟大人回来咯!”

    守候在村口许久的村民们顿时吆喝起来。

    有人向着队伍跑去。

    “哥哥!哥哥!”

    钟健的弟弟妹妹更是撒丫子跑得飞快。

    看起来是农民,实际上也是农民的钟阿大眼神无比复杂,定睛瞧瞧自家儿子,却是走向村内。

    有村民不解,问道:“阿大你做什么去?你不去迎你家孩儿啊?”

    钟阿大顿足,道:“我去家里知会娘子和敏儿。”

    然后继续向着村子里走去。

    整个王水村外泥土路上,这刻都好似充满欢庆。

    钟健的弟弟妹妹穿过那些敲锣打鼓的小吏,跑到钟健面前,“哥哥!”

    其余村民们却是在想到钟健现在身份后,突然有些不敢靠近。隔着数米看着,站到路旁,满眼期待之色。

    钟健挠了挠弟弟妹妹的脑袋,不由分说拽住了两人的手。

    然后看向村民们,些微愣神,看出来村民们此时的拘谨。

    “村长!”

    “李爷爷!”

    “老刘叔!”

    “莫大婶子!”

    他很是熟稔地向着众人打招呼。

    “诶!”

    “诶!”

    村民们面红耳赤,好生激动,回答得极大声,好似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瞧见没!

    钟健有出息了,但还记得我们,还给咱们打招呼呢!

    这刻村民们心中的激动,简直无以言表。

    王水村总共不过二十多户人,钟健自是全都认识。边向村内行去,边连连向着周围村民们打着招呼。

    村民们都跟在队伍后头,满脸喜色。

    他们没想过太多,纵是钟健在他们面前摆官架子,不认他们,他们怕是也会觉得理所当然。

    现在,钟健对他们还这般热情,甚至已然能够让他们心中都生出感激之情来。

    人性就是这般复杂。

    不过他们自然还是不敢上前七嘴八舌和钟健说话的。

    钟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低头问弟弟妹妹,“爹娘还有你们嫂嫂呢,怎的不见他们?”

    钟健的弟弟瞧瞧村口大树,疑惑道:“刚刚爹爹还在这呢,怎的不见了?”

    妹妹接口道:“应该是去家里叫娘亲和嫂嫂去了罢!”

    然后她有些担忧的抬头对钟健说道:“哥哥,嫂嫂这几日好似有些不开心呢!”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要细腻些。

    钟健闻言便皱起了眉头,“什么事让得你嫂嫂不开心了?”

    妹妹却是摇头,“我也不知道。”

    村里对此其实已然议论开了,但显然,也不会传到他们这些半大孩子的耳朵里去。他们也不懂。

    钟健皱着眉头想了想,似乎是想明白什么,重重叹了句,“这个傻丫头啊”

    眼眶,却是在这刻通红。

    以他对自己妻子的了解,自是能够想得到,自家妻子为什么会不开心。

    那不是不开心,而是觉得她配不上自己,自己会要舍弃她吧?

    钟健的步伐突然加快了许多,匆匆向着家里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